第1145章 通天,归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08
  第1145章 通天,归位!

    南海之渊。

    开明眼睁睁看着那边的白泽被‘白泽’强行逼婚。

    那个身穿儒雅长衫,气度文雅的白泽功体如同优雅求婚的绅士一样半跪在地上,然后带着狂热,双手死死抓住了那边真正白泽的手掌,死死地不放开,而蓝衫白发,红瞳如玉的美丽生物体已经满脸黑线,挣脱又挣脱不开。

    一只穿着鞋的脚死死地踩住了自己功体的脸。

    然后用出了吃奶的劲儿。

    硬生生挣脱不开!

    白泽功体的手掌当中,仿佛有一股绵绵而坚韧的劲气,让白泽根本走不脱。

    巅峰时期掌握百般技艺,本身位格乃是十大巅峰之下第二阶梯常态化水准的白泽,很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功体在和自己离开之后,奋发向上,拼搏努力,耗费了足足五千年的时间之后,硬生生地从第二阶梯最强的那一批,提升到了十大巅峰之下的第一阶梯。

    而且还是这功体所说的。

    【大道将成,修成正果】!

    白泽狠狠地踹他。

    对面非但不觉得痛苦难受,反倒是满脸狂热愉悦。

    白泽心态崩了。

    这他么是在踹你!是在踹你!

    不是在奖励你!

    你不要露出那种一脸愉悦的表情啊!

    白泽气急败坏,转过头看到那边的开明,看到开明不单单没有帮忙,还坐在那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罐的快乐水,啪地一下打开来,满脸愉悦地将快乐水倒在旁边的高脚杯里面,旁边的手机里面播放着婚礼进行曲。

    开明崽喝了口快乐水,玩味道:“其实很简单。”

    “大不了你就从了他。”

    “这么努力又奋发向上的病娇,我是说,功体,不是很棒的吗?”

    “在没有你的情况下,你的功体在努力地闭关,不单单把自己的境界提升到了道果之下第一阶梯这个层次上,还联手祝融,欺骗真实道果,创造了阴阳生死轮回之地的基础,这谋略也算是上乘了,还通晓百般技艺,多才多艺。呵……之前我还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帮祝融。”

    “现在倒是明白了。”

    开明抚掌赞叹道:“生死轮回之地将会诞生出新的大道,新的道果。”

    “他帮助祝融,并非是被祝融大愿打动!”

    “而是他要寻找新的得道之机!”

    “只要修成道果境,则过去现在未来,诸我合一,永久存在,那么他将不再是你的功体,而是单独自我的存在,那么这就是那句话‘待我修成正果,本体你嫁我可好’,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并非是遵循祝融之大愿。”

    “他的大愿正是你!白泽!”

    “啊哈,一个能支撑十大巅峰之下第二境的功体,五千年来苦心孤诣地布局谋划。”

    “若非是卫渊这小子横插一手,若非是浊世大尊更有手段一些,恐怕已经成了!”

    “哈哈哈,遇到这样的人,你还在犹豫什么啊白泽。”

    开明眼底满是戏谑玩味:“反正祂是你的功体,勉强也能够算是你的分身。”

    “你嫁给他。”

    “最多也就相当于自亵了,其实也不是不能接……”

    轰!

    一座山直接朝着那边砸落过去。

    开明袖袍一扫。

    剑光吞吐直接将这一座山给搅碎!

    出手的竟然是白泽功体。

    “我不准你侮辱本体!”

    模样是儒雅文士模样的白泽功体震声道:“什么叫做亵!”

    “本体,本体是完美无缺的!”

    白泽:“……”

    开明放下手里的快乐水,摇了摇头,转身之时,刹那分光化影,一瞬间就掠到了白泽功体之前,而后出招的时候,精妙非凡,飘渺孤鸿一般,不可测度,只是数招就将列位于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道果境的白泽功体擒拿。

    开明松了口气。

    心中重新充斥了自信。

    果然,像是卫渊当年那么离谱的道果境下第一阶梯,果然也就只出了他这一个怪胎。

    差一点整得我都不自信了。

    开明直接一记手刀封住了十方内外,然后暂且将昏厥过去的白泽功体扔了进去,道:“不过,我见识过分身暴动的,见识过分身造反的,但是这种类型的分身还是第一次见,不单单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什么的,甚至于具备有修行和学习的能力,除此之外,竟然还可以布局。”

    “那个布局竟然连道果境界都设计进去了。”

    “你是怎么搞出来这么个玩意儿的?”

    蓝衫白发,红瞳如血的白泽直接脱了靴子扔到了南海里面。

    只穿着白袜踩在地上,闻言面色一僵。

    然后下意识转移开视线:“咳咳,这个嘛,啊突然想到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咱们之后再说,现在先闪了,找个时间和机会把我的功体给收回来再说。”然后转身就走,而后却有一只手从天而降,直接扣住了白泽的脑袋,开明道:“说。”

    白泽倒抽冷气:“嘶呼……”

    “松手松手。”

    “卧槽要死要死要死,脑子要被捏爆了。”

    开明松开手。

    白泽方才不情愿地道:“是仓颉临死之前记录的书,而这本书其实是卫渊那小子写的。”

    “其中有一部分讲述的是当时卫渊的境界领悟,我从里面推演出了一个超脱法门……斩七情,决六欲,斩出三尸,断绝欲望。”

    “我知所有,却也断绝一切。”

    “以此来抵达让自我无有挂碍的境界。”

    开明听着听着神色微有古怪。

    听到最后他猛地抬头,失声道:“卧槽,你!你是把自己的七情六欲都斩出去了?!”

    “那根本不是你的功体!”

    “是你的三尸!?”

    ……

    卫渊将自身气机清浊变化,刹那之间已经抵达了浊世之中。

    而后又将自我的因果遮掩。

    因为因果的特性,卫渊现在数次地大闹浊世,浊世留下不知道多少属于他的痕迹,而这些对于因果之主来说,都是无法忽略的锚点,尤其之前还曾经传道给浑天之躯,这一份故友之情,传道之功,联系之紧密,哪怕是浊世大尊都轻易不能撼动。

    再以因果一遮,就更是没有丝毫的痕迹。

    卫渊直接锁定了浑天之躯所在的位置。

    只是抵达的时候,卫渊看到了浑天之躯只是坐在了浊世大尊给祂划定的区域内,毫无疑问,哪怕已经过去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浑天之躯仍旧没有去修行卫渊之前给他留下来的《上清灵宝宗大洞真经》。

    ‘因为自身和浑天的关联,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谁,处于一种自我认知的茫然’

    ‘之前吕凤仙向我要的名字里面,他似乎是选择了【苍天】。’

    卫渊若有所思。

    没有立刻出去,只是坐在此地,看着浑天之躯,打算观察一下他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过的,只是略有些超过卫渊的预料,浑天之躯就像是没有半点自我意识一般,就真的如同是一桩兵器,面无表情地坐在这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不需要呼吸。

    更不曾去存神观想大洞真经要诀。

    只如一件兵器。

    但是卫渊也可以感知到浑天之躯心中激荡着的挣扎和纠结,那种不知自己是谁,却又有着脑海中诸多记忆的痛苦,他能够和记忆中发生的事情感同身受,但是却又清楚地明白,记忆当中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那些和他自己谈笑的‘好友’属于那个人,属于浑天。

    也由此更加加剧了心中之痛苦挣扎。

    白发道人叹了口气。

    浑天之躯在前面盘坐闭着眼,而卫渊则是在后面感慨无言。

    他自己并不是擅长交流,更不擅长开解这样的事情。

    坐在后面等待一日,浑天之躯都不曾吐纳呼吸,不曾运转大洞真经,卫渊反倒是觉得有些惆怅之感,如此如何渡化,浑天曾经嘱托过卫渊,让他帮忙看顾浑天之躯新生的意识,但是此刻浑天之躯犹如顽石,一言不发,即便是已经传给真经,也不愿修行。

    这是心里冲击太大了,故步自封了啊。

    在修行者里面,这个是放任自流,非善非恶,无所作为,而非道门无为。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在之前那个未来里面,浑天之躯会被浊世大尊所控制。

    无他,未曾勘破心魔!

    困住他的并不是外来的神通,浊世的大法,至少不仅仅是。

    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正当卫渊心虚复杂的时候,忽而察觉到数道气息的靠近。

    微微抬眸。

    道人没有兴趣在这个时候和浊世强者们产生矛盾冲突,就遮掩了自身的气息。

    来者是数尊神魔,气焰滔天,满脸警惕,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卫渊若有所思。

    看来是自己跨越因果前来,哪怕是遮掩了气息,却也对于浊世大道来说创造出了丝丝缕缕的涟漪,而或许也正是自身的绝大部分力量都被收敛,留下了那一缕痕迹,就让浊世巡查的神魔们误以为,只是寻常的敌人入侵,故而大胆前来,却不知道来者是何等强者。

    祂们以手中至宝巡查左右,自然是一无所获,只得恨恨收回了视线。

    但是却不曾离开。

    祂们的视线注视着旁边漠然的浑天之躯,其中一尊魔神舔了舔舌头,眼底颇有些贪婪之意,道:“……兄弟们,要不要试试汲取这兵器当中蕴含的浊气,这可都是都只能大尊亲自铸造的,哪怕是些许泄露出来的力量,都足以让我们实力猛进。”

    旁边魔神皱眉道:“你不怕他暴起反击?”

    那魔神冷笑道:“他?不过只是一介兵器而已……况且有大尊给与的玉符,纵然是不能操控他,却也足够让他的功体冻结,连功体都不能运用,又没有自身灵智,就真的只是寻常兵器罢了。”

    “当年的统领大人,不就是靠着看守这兵器,汲取浊气。”

    “只耗费了区区千余年的时间,就已经从寻常的战士进阶为一方的大统领。”

    另外的魔神也出现迟疑,众人对视一眼。

    还是按捺不住进阶的诱惑,浊世唯利是图,这样的事情,也多有魔神愿意冒险,倒不如说,祂们之所以前来参与这个最危险的护卫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往日没有机会来,今日有这般的突发事件,让他们来到了这里,下一次还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

    如此机会,自然不能够放过!

    当即祭炼出玉符,玉符直接让浑天之躯的功体停滞住,不再运转,这正是因为祂的身躯乃是由浊世大尊而淬炼出的。

    既然是被对方淬炼而成。

    那么自然也会收到对方的克制。

    就如同后来那些浊世神魔们胆敢控制卫渊的山神之躯一般无二。

    浑天之躯被控制住,双目幽深,他的意识是新生的,竟然在这个时候,回忆起之前自己的根基和浊气被吸走的画面,一柄兵器,哪怕是再如何地强大的兵器,只要没有自我的意志,也总是得不到敬畏,在他的自我意识因为卫渊而苏醒之前,早已经经历过不知多少次底蕴被吸!

    那千百年,数千年被汲取功体汲取底蕴的痛苦和愤怒几乎同时在回忆里疯狂涌动!

    生者的记忆,就是他的经历,而经历之中诞生情绪,情绪之中将会凸显出自我。

    此刻的他,心中同时升起了愤怒和荒谬!

    愤怒于,这帮弱者竟然敢于如此!

    荒谬于——

    强大如自己,竟然无从反抗,无法反抗!

    不甘!

    不甘!

    此刻浊世的功体被克制。

    浑天之躯任由从不曾发生过的怒意,甚至于过去那个自己也不曾感觉过的怒意爆发在自己的身上,新鲜而又真实,这不再是过去的祂的东西,而是自己的,这个念头升起来,先前困住他的牢笼登时破碎。

    疯狂调动自身身体的力量和潜力。

    虽然浊世的功体被克制——

    却仍旧有一股清气流转,在他体内变化。

    缓缓游动。

    而后,似乎苏醒,似乎激怒,开始了流动。

    上清宗大洞真经!

    此刻,竟然自行而动——

    与此同时——

    人间界。

    上清宗门,忽然剧烈震不休。

    祖师堂中最上层,流光灿烂,忽然而起,浩瀚磅礴,绵延不绝。

    不周既已归来。

    自然灵宝当生,通天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