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超脱之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7
  第1144章 超脱之法

    梦幻泡影,化作真实不虚,就好像是一滴水,汇聚入了磅礴的汪洋大海当中。

    这虚幻着的江南道的城池,最终和整个宋朝的原本历史完成了融合和接洽,在经历过大盗和捕快故事的包拯一行踏出了虚幻,走入真实的历史世界的时候,双方就有了因果的联系,完成了接洽,只是这个时候,卫渊看到了那昆仑镜上,竟然泛起了层层涟漪。

    而后,以他的功体,本能地感知到了丝丝缕缕的因果反馈——

    有机缘在此!

    卫渊睁开眼睛,冥冥之中感知到一股庞大无比的因果,甚至于只是这因果之一正在其中,卫渊感知到这因果的浑厚程度,似乎不逊色于无支祁的即将走的那一条【以神话为锚点】的道路对于自己的反馈。

    可是似乎这一道因果所涉及之事还极为虚幻缥缈。

    如同是指掌之中纠缠不休的云烟。

    似乎还未曾彻底地定下这一番因果。

    卫渊再想要继续探查的时候,却只觉得岁月长河,汹涌澎湃,而手中的昆仑镜之中发出了层层叠叠的浩瀚流光,以卫渊此刻之功体,竟然只是能够勉强维持住此物和过去岁月的链接,但是想要在跨越时间岁月长河的情况下,去捕捉到那若有若无还未曾汇聚成型的因果,却也颇困难。

    最后昆仑镜散发出阵阵流光。

    猛地收敛,只余下了丝丝缕缕的涟漪,残留其上。

    卫渊眉头皱着,而后缓缓松开:“……还差一点。”

    西王母道:“差一点什么?”

    她不知为何,隐隐松了口气,语气却仍旧还是维持着雍容和清冷,道:“想要炼假还真,用昆仑镜中经历的一切和原本的历史岁月合流,本身就是极为痴心妄想的事情,哪怕是你现在的道行和境界,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极为困难,倒也不必……”

    “哦,这个的话已经做完了。”

    卫渊回答。

    西王母的神色迟滞了下。

    “做完了?”

    “是。”

    白发道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想到旁边这位西王母毕竟是老丈母娘,不能够势力,安慰道:“毕竟我是因果之路,相对而言做到这些,不算是太难的。”

    西王母哽住。

    ……因果?

    我可从没有见到过一剑刺穿清浊两界,一句搬山直接就把不周山搬过来的因果道果。

    “那你刚刚说什么很难?”

    卫渊视线落在昆仑镜上,道:“就在刚刚昆仑镜中的‘历史’和真实岁月相连接的时候,我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因果在其中,似乎是与我成道之基相关联的机缘,但是似乎是因为我的功体其实不算是太强,所以还没有能彻底把握住,就消失不见了。”

    西王母的神色微有变化:“成道机缘?”

    卫渊颔首道:“是。”

    西王母下意识道:

    “谁告诉你的?是浑天?祂竟然将超脱的路数都告知你了吗?!”

    白发道人却只笑道:“不是谁告诉我的,只是我自悟的,大道徐行,旁人怎么能够给出你该走的道路?若是循着他人所指出来的方向走,那么最终是你践行大道,还是说你不过是那给你指路之人的傀儡,所走的也只是对方希望你走的大道呢?”

    “大道徐行,你我不过只是求道之人,唯独自悟。”

    “自悟……”

    西王母呢喃。

    白发道人旋即笑道:“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走的毕竟是【因果】之路,任何和我有因果的事物,都会让我产生本能的感应,相对于你们来说,我能更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机缘吧。”

    西王母眼底忍不住浮现出一丝丝向往之色。

    因果之道果,实在是太过于玄妙了。

    论及玄妙之处,几乎是只在当年那遭遇围杀的命运之下。

    只是这一条大道,当初诸神强者都看得出来,虽然玄妙,但是却极端地缺少针对同阶位强者的手段,故而不为人所取,谁都没有想到后来会出现这样一个,本身就极端强大足够强大的人执掌了因果。

    可惜,可惜……

    道人起身,道:“只是可惜,这一次涉及到了我自己最重要的成道之基的时候,就连因果都变得模糊起来,或许等我的自身根基再强一步的话,就可以更为得心应手地感应到这个因果了……”

    卫渊伸出手,右手搭在了旁边西王母都必须在震怒之时才可以拔出的九龙吞天灾厉神枪上,轻描淡写地就将这柄极端沉重的长枪拔出,激荡的气流牵扯过云气,缥缈浩瀚,西王母让卫渊将此枪带走,他方才既然没能说服,那么此物就先留在手中也好。

    只是要走的时候,西王母将桌子上的昆仑神镜也以一股柔和气机送到卫渊手边。

    “这是……”

    “既然你说,这里有和你的成道之基相联的东西,那么昆仑镜,就暂且放在你的手中。”

    西王母正色道:“只求你一句话。”

    “你可曾看到浑天那一步?”

    卫渊颔首,道:“浑天本是浑沌一体,是最初,开七窍以体周天变化,故而圆满。”

    “我的道路……”

    “要缔结因果之后,诸果之因,而后斩断因果。”

    “道门说大道无情,太上忘情,只是究竟是忘情,还是说这情本就不会存在,是诸果之因,一切的开始和结束,但是同样代表着和众生的联系,这已经是因果之道的极限了,可以被称为浮黎玉虚,但是下一步,唯独斩断因果,才有可能超脱于因果之上。”

    白发道人感慨着道:“那个时候的我,应该就是浑天的境界了吧。”

    “甚至于要比浑天那一步更为圆满。”

    “不过看来,我也只能够半步踏足而已。”

    西王母听得入神,下意识道:“半步?”

    她以为是卫渊没有把握。

    白发道人已远去,只是叩剑而歌,大笑道:“大道无情,太上忘情。”

    “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超脱俗世,哈,我还有妻儿,踏出这一步,我也要收回来。”

    西王母目光刹那凝滞。

    看着那道人远去,许久之后才收回视线,以手按心,许久才长呼出口气:

    “半步……”

    “踏出这一步,也要收回来。”

    西王母呢喃而后苦笑:“这样的气魄,也不比彻底地超脱差了。”

    “能放能收,都随自己的心,他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话……”

    况且。

    她想到这道人当年那无可匹敌的剑道。

    或许只有如此的剑术境界,才看到了自己的道路,是成就诸果之因后。

    以掌中之间,断尽因果,斩尽尘缘。

    而后踏足过去和未来,开始与结束的概念之上。

    彻底地超脱这一条道路吧。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剑术境界所爆发出的威能,就真的比超脱之后弱吗?想着这件事,即便是西王母,都只觉得一阵阵的情绪激荡。

    ……

    卫渊走出昆仑山之后,就已经得到了天帝,不周山,以及烛九阴三人的回应。

    是卫渊之前传讯,希望他们三个帮忙,联手围杀浊世之基的要求。

    烛九阴的声音平淡,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和烛照九幽之龙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年交道的卫渊,硬生生是从这已个字的字节语气变化里面,听出了千回百转,层岩叠嶂,山雨欲来风满楼,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味道。

    卫渊想要把握因果。

    旋即发现因果被烛九阴这个家伙遮掩地严严实实的。

    那是半点缝隙都看不出来。

    卫渊又不好直接用自己的因果去勘破。

    因为烛九阴的表情几乎已经是直说了‘你碰下试试看?’

    所以最后卫渊只好略有古怪道:“……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吗?”

    烛九阴轻描淡写道:“堂堂浮黎玉虚元始天尊,自然是不会得罪我这沉寂于九幽的寻常神灵了。”

    卫渊头皮发麻。

    完了!

    完犊子了!

    这绝对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让烛九阴直接炸毛,啊不,炸鳞片了。

    这是绝对的震怒。

    只是烛九阴并没有多说,只是又语气平和道:“卫渊,我这一次会帮你,至于因果之反馈,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取回来,你我因果之间,互相抵消便是了。”

    卫渊不愿意以自身的因果权能强行去看好友遮掩的那部分天机因果。

    故而哪怕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一层遮掩因果的幕布只是一剑便可以斩断。

    卫渊也没有去看,只是颔首道:“好。”

    不周山对于卫渊的询问只是放声大笑表示完全没有问题,他老人家都已经躺了这么久,筋骨都有些乏了,浊世之基,听说过听说过,皮厚力气大,是个不错的对手,这一次正好可以来一场拳拳到肉的战斗,好好地舒展一下自己的身子骨。

    而天帝帝俊的说法就更简单了。

    “打一场,我帮你。”

    而对于此,卫渊也只能够说一句——

    不愧是你。

    道人捏了捏额角,接下来也就是将浑天之躯彻底渡化入了道门,而后尝试更正其被大尊控制的功体,呵……正好可以从破解其功体奥秘的过程中,弄清楚大尊创造功体的基本原理,如此就可以尝试将浊世之基的功体纳为己用了。

    老不周山归位,令天地之间天柱重现。

    秩序归于神代。

    这磅礴的因果反馈让卫渊具备了极为磅礴的肉身力量。

    卫渊倒是有些期待,等浑天之躯回归的时候,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反馈?

    或许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尝试弄清楚,宋代之时的大因果究竟是什么了。

    卫渊对于这件事情很重视,至于原因。

    大唐之时,剑圣纵横,大明的时候,则是游走于人间界的乘龙仙人。

    只是这中间漫长的岁月。

    也不乏乱世,卫渊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痕迹。

    这其中,必然发生了什么,所以卫渊对于发生在宋代时的大因果机缘,颇为上心。

    心中沉思考虑了许久,而后在确认了烛九阴三者的气机已动的时候,心念微动,也准备前往浊世,渡化浑天之躯,也破去浊世之基,真正意义上,斩去浊世大尊的一臂。

    ……

    九幽之中。

    烛九阴看着手中的信笺,上面以俊秀的文字写着一行字——

    【兄长卫渊与昆仑天女珏于涂山氏定亲】

    烛九阴叩指虚空。

    虚空因果变化,天机链接,直指着南海之畔的生死轮回之所,直接和青衫龙女献链接。

    青衫龙女道:“?烛九阴……你有何事?”

    烛九阴注视着手中的那邀请函,第一次沉默许久,最终也没有开口,淡淡道:

    “只是问你,在南海可还习惯?”

    之后便是一阵彼此都觉得尴尬疏离,不咸不淡的交流,因果断绝,而烛九阴反手将手中的邀请函覆压在掌下,做出决定。

    等到帮卫渊诛杀了浊世之基,结下因果。

    就将此物,交给献。

    烛九阴冷淡的脸上浮现一丝复杂。

    无论如何,是成失败,她也该要直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