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大尊的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73
  第1141章 大尊的礼物

    铸造剑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尤其是铸造此剑所用的材料如此地珍奇,如此地天下无双,所需要的时间自然也会更为地漫长,而青衫龙女献没有再去和开明以及白泽多说什么,被道人一剑斩裂的南海深渊峡谷仍旧如常,慢慢地被生死变化的气机所遮掩笼罩起来。

    白泽看着这一幕。

    看着那青衫龙女走入生死之间,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白泽通晓万物,但是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并不是知道就可以拥有解决的办法。

    而更多的东西,是知道的越多,越是痛苦煎熬。

    最后寄情于山水,或者说饮酒当中,希望暂且忘记这些烦恼之事。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卫渊这小子为什么总是要招惹这些人啊?”

    开明感慨一声,而后道:“话说白泽你是怎么想的?”

    “你要不要帮龙女献做这件事情,比方说隐瞒她帮忙铸剑这件事情?”

    “当然要啊,我白泽可不是那种违背诺言的人,既然已经答应了献,那这个事情,一个唾沫一个钉,我辈炎黄,自然也给信守承诺。”

    白泽的回答堂皇正大。

    然后话音一转,道:“不过嘛,答应帮忙是答应帮忙。”

    “这能不能瞒得过去,这就不是我能够控制得住了。”

    “毕竟,那家伙已经越来越恐怖了,隐隐似乎有种在元始天尊这个位格上面更走一步的趋势,我一介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神兽,平尽全力竭尽一切想要帮助青衫龙女献隐瞒她想要隐瞒的这些事情,但是最终却是无能为力,还是被因果之主勘破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对吧?”

    白泽面不改色。

    开明看着理所当然,且理不直气也壮的老友,无可奈何地大笑。

    白泽摸了摸鼻子,指了指眼前的南海生死裂隙,道:“这一个深渊本身就是卫渊那家伙用自己的剑气剑意劈斩出来的,可以说就像是铸造剑器的模具一样,而且是全天下最适合卫渊所用的剑的模具,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这柄剑就会自然地铸造出来。”

    “这就是神物天造的意思了。”

    “不过也很可惜。”

    “这样铸造出来的剑最终也就只是剑胚,还需要火神祝融的帮忙,才能够最终定形。”

    白泽感慨一声。

    “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就去找找看我的功体吧,啧,放出去那么久了,也是时候该要找回来了,否则的话,未来大劫余波我可能都过不去了,你要去吗?还是要在这儿等着剑铸造完成?”

    白泽看了一眼开明。

    开明没好气道:“我还要修我的九天门,修好之后,还要带着九天门回去给那卫渊用上一次,真的是……明明是他给我打碎的啊。”开明想起来这个就觉得心里面憋屈遭罪,当即朝着那边蓝衫白发,红瞳如玉的白泽摆了摆手,真灵离去。

    九天门的碎裂相当地严重。

    几乎已经濒临彻底崩塌毁灭的级别。

    如果不是因为九天门的特性,以及其和昆仑地面的联系。

    换做是任何一桩神兵宝物,都早已经在元始天尊的诛仙剑阵和烛九阴的岁月长河之下彻底坍塌湮灭钓了,开明感慨不已,却还是静下心神,尝试将这一件碎裂的神兵恢复原状,而且还需要在比较短暂的时间内恢复原状。

    卫渊想要借助此物寻找到【后土】的踪迹。

    之前只是靠着九天门当中的一座,未曾寻找到她。

    现在以九天门汇聚的话,这一神兵能够发挥出的效力,提升之高,何至于十倍百倍,再加上这家伙在因果之道上的感悟也随之提升了,想必是真的能够找得到【后土】踪迹的,而开明所希望的是,假如再借助九天门的力量和卫渊因果的造诣。

    加上那柄九龙吞天灾厉神枪。

    是不是也可以将真正的昆仑西皇找到?

    至少找到其踪迹,弄清楚之前的一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和念想在。

    开明才会如此尽心尽力地修复九天门。

    并且还愿意,在修复完成九天门之后,将九天门交给卫渊去使用。

    耗费了颇多的心力,将原本已经碎裂的部分全部小心翼翼地以更多的天地大道符箓修补完成,然后又像是个修补匠一样以昆仑山藏着的诸多天材地宝熔铸为散发出金玉之色的液体,顺着剑气劈斩出来的裂隙浇筑下来,然后这九天门就好像是有着自我的灵性一样将其吞噬。

    开明擦了擦冷汗,带着几份咬牙切齿和肉疼地道:“……砍得真是碎。”

    “这帮文官。”

    “就都是这么擅长拆东西的吗可恶!”

    “不过,好在之前藏着的东西还不少,也悄悄在大姐头和陆吾那个死脑筋的眼皮子底下攒出了一点家底,要不然的话,想要这么快就把这九天门给修复了,基本不可能,哼哼,能够在陆吾眼皮下攒了这么多好东西,不愧是我!”

    开明颇为得意。

    旋即看了看自己的藏品,陷入了巨大的惆怅。

    估摸着,等到了九天门被修复之后,这些藏品,怕不是什么都剩不下来了。

    被卫渊那小子硬生生打得破产!

    穷啊!

    开明惆怅不已,旋即突然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儿——按着之前,白泽那家伙早应该把功体收回来,然后开始联络自己,让自己立刻回去了,这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动静?开明忽然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而后刹那之间选择了一点真灵回到了南海之中。

    然后在瞬息之间寻找到了白泽所在的方位。

    “喂喂喂,白泽你没事吧?”

    “不就是一个功体。”

    “还能怎么得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在偷鸡摸狗地拖延时间?”

    开明声音戛然而止,而后看到了那边的白泽,两个白泽,其中一个自然是白泽的功体,身材修长,白发垂落的儒雅文士,具备有无可比拟的温和沉稳的气质,就好像是天下之大,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仿佛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去询问他。

    而另外一个则是慵懒的白发白泽。

    本体。

    此刻的白泽功体半跪在地上,满脸的欣喜狂喜,道:“是本体,是本体!”

    “本体是完美无缺的!”

    然后祂对着那看蓝衫白发,红瞳如玉的美丽生物,满脸狂热道:

    “啊,完美无缺的本体!”

    “本体,我已镇守此地五千年,已经要走出自己的道路。”

    “待我修成正果,本体你嫁我可好?!”

    开明脸上的神色缓缓凝固。

    然后昆仑三神,坐见十方的开明张开嘴。

    缓缓开口道了一句——

    “卧槽。”

    ……

    人间界·龙虎山。

    张若素已经一点真灵离我身,神游过去未来亿万里的状态,而卫渊在老道人身边留下了一道道因果化作的剑气阵法,保护住了张若素的真灵命魂不动不摇,这才离开了这里,而后回到了一粒微尘玉虚宫中。

    他先前看了,和自己证道之基有关联的,除去了无支祁的气运因果。

    老不周山的因果反馈。

    还有两股比较雄浑的。

    其中之一是东海之大壑,浩荡磅礴,显而易见,就是在归墟,卫渊沉吟,回忆起之前,在那个原本的七年后的命运轨迹当中,那些浊世强者说过,珏为了寻找他回归,不相信他已经死去,所以走了归墟之主原本的道路,诸天万界,无处不在。

    而这一条道路又显而易见地不如原本最适合珏的,地水风火的那条道路。

    毫无疑问,这个和卫渊的证道之基相关联的,与其说是归墟,大概率应该是指得珏。

    卫渊既然知道了珏有更好的证道之路。

    自然不肯让珏放弃更高层次的道路,转而选择了归墟之主的路子。

    嗯,不过,没有想到,珏居然打入了归墟的内部,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候,归墟之主还是归墟之主,再过上个几年时间,搞不好归墟之主都要换人了,嗯……也就是说,之前和珏联系的时候,珏说她是在进货。

    原来是在归墟之主的宝库里面进货的吗?

    卫渊的神色古怪。

    而后在心中对于这位慷慨而富有的归墟霸主表示了十分的尊重和敬意。

    归墟之主,好人啊!

    玉虚元始天尊如是说。

    卫渊收回右手,没有立刻对于归墟插手,归墟的事情,还是要在幕后悄悄关注一下的,但是现在既然这因果还仍旧稳定,那么就也代表着归墟之事尚且没有开始,还可以稍微放下些心来,卫渊想了想,视线移动,落在了旁边另外一道雄浑苍茫的因果之上。

    这代表着第三道,足以和无支祁,和珏,和不周山相媲美的因果。

    是支撑着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核心反馈。

    卫渊伸出手触碰。

    而后看到了浑天的面容。

    浑天已死,这当然代表着的是浑天之躯的意识,卫渊忽而想到了,之前在七年后的未来轨迹当中得到的线索,导致了自己当初败亡于浊世的原因之一,就是浑天之躯虽也已经有了反抗之心,但是毕竟功体还是来自于浊世大尊,而后为其所控制。

    是时候去浊世一趟了。

    卫渊心中若有所悟,握了握拳,因果勾勒反馈之下的不周山功体将源源不断的磅礴之力灌输给他,但是距离自己记忆当中的最巅峰,还差许多,卫渊松开手掌,让那股本不该属于因果之主的,无可匹敌的肉身蛮力散去了。

    不如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力量。

    但是这并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这个解决的方法不单单就在卫渊的脑海当中,甚至于,这还是浊世大尊自己亲自把【补全浮黎玉虚元始天尊功体】的基础方法告诉卫渊的,白发道人自语道:“当初对你说的话可不是假的啊,大尊,言出必行,说要在再杀你一次,就再杀你一次。”

    “我不会动老伯的功体,但是不代表我不会动其他人。”

    “浊世之基,还在浊世对吧?”

    “浊世大尊,感谢你给我的礼物,让我知道他的功体和我有多匹配。”

    白发道人赞叹道:“你可真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