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自古美人情深,恩重难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4
  第1140章 自古美人情深,恩重难还

    青衫龙女的询问让开明的声音微堵。

    哪怕是骄纵如他也有些开不了口,说不出,你所心中喜好之人,竟然是要去和另外一个女子定亲的,而为了能够让他能够和那女子完成定亲的事情,所以需要你的帮忙,需要你去铸造一柄剑出来。

    荒唐。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白泽面不改色地笑着道:“有些事情需要细谈,但是这件事情,其实是会涉及到一桩极危险的事情,而如果说他没有这把剑的话,之后遇到危险,恐怕会有性命之忧,这件事情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

    “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详细聊一聊。”

    开明嘴角抽了抽,看着旁边白泽满脸纯良地说着这些话。

    这家伙的内心完全配不上祂的脸。

    这是一只内心乌漆嘛黑的,美丽的生物。

    是的,白泽的真容,既不是在博物馆里面的颓废大叔,也不是之前变化做直播时候的白发红瞳大姐姐,甚至于不是伴随着姬轩辕的那个慵懒文士,这些都只是变化之形体,白泽乃是天地所化生的生灵,而真正的美丽并不拘泥于性别阴阳,祂也没有这些。

    蓝衫如雨落荷花池,白发垂落,双瞳则如血玉。

    但是心是黑的。

    浑身都长了一身的懒骨头。

    年少时候的姬轩辕能够从那个时代的蛮荒大荒当中走出来,靠着的可是白泽的面善心黑啊,否则的话,就当初姬轩辕那尚未练成神功,姬水旁边做车轮家的孩子,还有白泽这张脸,怎么可能平平安安舒舒坦坦地生活着?

    只是开明万万没想到,这个面善心黑的家伙是真的不讲究。

    青衫龙女挑了挑眉。

    “生死之争,不来找我,却要你来,看来他是不知道了?”

    “你说我若是将你带回人间去询问,他会怎么想?”

    白泽挠了挠头,笑着道:“大概是会觉得我多管闲事,然后又觉得太过于麻烦你了吧,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需要你来决定,而且,你应该也会答应我的哦,关于这个事情,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青衫龙女献眼眸微垂,笑着道:“明幽见远,自信地太狂妄了些。”

    白泽道:“不不不,你弄错了一点。”

    蓝衫白发,红瞳如血的生灵道:

    “我有信心的不是对于我,而是对于你啊。”

    “不管是你心中如何怀疑,哪怕是已经有了九成的不信,但是只有那最后的一成迟疑,你都会听,那一成的迟疑,便已经是全部了,你不会赌,也不愿去赌。”

    青衫龙女献注视着白泽,嗓音清冷:“你这样很容易被杀。”

    白泽摸了摸鼻子,双手摊开,一脸无辜。

    白发红瞳的样子无害而美丽。

    足以化解九成九生命体的敌意,当祂的眸子注视着谁的时候,哪怕是再大的仇恨,都会让人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是应当听祂继续讲述下去的,而不应该直接动手,那样实在是太过于粗蛮了。

    “所以我其实一直都收敛着的。”

    青衫龙女脚步轻踏半步。

    周围的生死涟漪忽而地就开始散开了,就在他们的前面,已经出现了一条壮阔的,恢弘的,撕裂了生和死界限旋即又将这两者重新汇聚在一起的玄奇之感,其中的位格不是神农看到的生机勃勃,也不是烛九阴镇压的九幽沧溟。

    却又比起这两者更甚一筹。

    这让人感觉到一种大道轮回变化莫测之感。

    这又是一种新的大道!

    开明隐隐明悟,这样继续下去的话,眼前的青衫龙女未必不能够自己走出一条道路,直到最后,再一次地,靠着自己走上道果之境,毕竟她原本就曾经靠着烛九阴的一半根基功体,体会过了道果境界是怎么样的一番玄妙。

    而今又有如此的机缘,再上巅峰,并不困难。

    毕竟上山的道路也已经熟悉,纵然这一条路自己没有办法再走,但是一来烛九阴没有拿走全部的底蕴,而来也知道山巅是如何的风景,是怎样的方向,再上去也不困难,开明看地心中感慨,只是觉得时代变化,但是总是有天资纵横之辈,也有遇到特殊奇遇之人。

    白泽随口闲谈,将卫渊的剑阵,卫渊遇到的问题都齐齐地说出来。

    以及为什么他需要来寻找青衫龙女献来铸造剑,又是铸造什么样的一柄剑。

    作为明幽见远的白泽都能够完美地叙述出来。

    祂看着前面的阴阳生死,轮转之地,赞叹一声,道:“果然是玄妙之地。”

    又看到了前面有无数的生死变化轮转,以及化作了不少的生机,而后有死去的魂魄,其中有神族血裔,有百族之民,也有海外诸国的子民,甚至于还有不少的兽形的魂魄,都在这巨大的轮转之地,经由无数的流光洗刷,最后逐渐遗忘自己的过去,而后走向新生。

    “需要让他们遗忘记忆,至少是开始的时候要遗忘。”

    青衫龙女献嗓音清冷。

    “否则的话,人人都带着记忆转生。”

    “苏醒之后,必然还会有各种仇恨的延续,如此永无休止。”

    白泽问道:“祝融不是说,希望众生有限度地转生,来弥补未曾完成的遗憾吗?”

    龙女献回答道:“是啊,但是不会记着这些仇恨的记忆,祝融留下了他的力量,在这些心中有遗憾的人心中留下了痕迹,前世因为饥饿而死的人,会去一饱食之家,前世身躯病痛的,留下的烙印,则是会让他的一生都无病无痛。”

    “而死于战乱的,则会生于和平之世。”

    “都是最基础的满足遗憾的法门。”

    开明忍不住感慨道:“只能说毕竟还是火神祝融,真的是够温柔的。”

    他看到前面有些身穿破旧道袍的魂魄也经过了死生轮转的基础规则转世离去,坐见十方的力量看了一眼,认出来这些其实是在前一段时间当中,为了打破人间界面临的困局而追随关云长,张文远,白起等人杀入了大荒的人间道门护法阴兵。

    当时战死,魂魄离散。

    但是一点真灵不绝。

    最后汇聚而来,来到了这里,然后重入轮回之中。

    道门真修,不爱惜道行。

    生前的时候仗剑入劫,可能是刀兵战场,可能是妖魔乱世。

    死后则魂魄不甘离去也不危害人间,化作阴兵庇护后辈弟子。

    开明忍不住睁开眼睛,以权能看过去,看到他们其中都转世到了和平时代的人间,有的去读书了,有的则是在学习知识,有的放下了手里的剑,转而去弹起了古琴,琴音悠扬,而最后这么多人里,唯独一人则是仍旧走到山上,重入修行。

    前世战乱年间以身入劫,仗剑杀人救人死后的配剑在这少年道人上山的时候自然鸣啸。

    这孩子懵懂。

    而当年亲自将这些道门前辈的真灵兵马交出去,让本就为神州而死的他们死后继续为了人族厮杀的老道士却早已经跪在地上,对着一个生活在了和平时代的孩子而嚎啕大哭,泪流满面。

    饥饿而死者生于饱腹之家。

    病痛者可有一世的身躯健康。

    死国者生于和平之世。

    有帮助,但是不多,虽然不多,却也已经代表着火神最好的祝愿了。

    “祝融还是人族火正。”

    “他终究是这样的。”

    开明忍不住道了一声,嘴角带着些笑,视线延续,看到了在众生轮回转世的时候,生死之间的力量汇聚,在这可以直观看到南海波涛和生死之间变化的山崖上,化作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其中蕴含有磅礴的气机。

    开明站在当时由那道人一剑劈裂的山崖之前看着这珠子,神色凝重起来。

    “道果雏形!”

    他忍不住看着旁边跌落道果境界的青衫龙女。

    纵然是猜测到了后者是有可能重新回到这个境界上的,但是竟然如此之快如此之迅速。

    这让之前被坑的差点魂飞魄散,好不容易掰回一局,还搞得自己底蕴亏空的开明不由得有些颓唐,这样一比起来的话,自己会不会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地废啊。

    不不不!

    绝不会如此!

    不可能!不可能!

    开明连连摇头。

    而白泽在这一路上,也已经将铸造此剑的要求都说了一遍,最后青衫龙女忽而道:“也就是说,他是有死劫的,而这个死劫,需要补足他的四剑,以让他剑阵圆满,不会在出剑的时候出现问题,对吗?”

    白泽点头,道:“然也。”

    他侃侃而谈道:“虽然说只是靠着轮回之意多少是不够的,但是作为雏形是可以的,等刀到了祝融回归,再由祝融将这个雏形剑胚重新淬炼完整,就是大功告成了。”

    青衫龙女献不语。

    她忽而道:“你说未来他本来是会战死的,那么,这战死之后,我做了些什么呢?”

    白泽和开明对视一眼,最后白泽道:

    “若是卫渊战死之后,你本来想要去救他的,但是却未曾成功,因为你被烛九阴困住了……只是之后,幽冥暴动了,让一个微明宗的孩子自尽以一身道行镇压,所以想来,之后你并没有听了烛九阴的话,留在这里罢。”

    龙女似乎开心起来,眸子微微笑着:“是我会做的事情。”

    她想了想,指着前面的南海剑渊。

    这是当年道人出剑斩出来的,现在倒是正好做成生死之间的交错,颇为玄妙。

    她道:“这是生死之地,轮回之所,生死之间是大道,是大烘炉,最适合铸剑。”

    白泽和开明定神去看。

    然后忽而一个不防备,看到了那边的青衫龙女忽而动手,青色薄底绣鞋轻轻一碰,那垂于此地的道果雏形忽而飞出去,而后在白泽惊愕的目光中直接落入了这生死悬崖之中,进入烘炉,刹那之间迸裂四散!

    开明朝着前面冲去,被生死之间的大气焰反冲回来。

    看着那道果雏形也开始汇聚化作了剑的痕迹,忍不住道:“你!你何苦啊!”

    “拿着道果去给他铸造剑,他根本还不上啊!”

    “亏了,亏了!”

    青衫龙女看着生死的界限,道:“可我让他还了吗?”

    开明和白泽怔住。

    生死的火焰升起来,让龙女的青衫朝着后面微微晃动着,她笑着道:“实在不行,你们也不必告诉他,只说这就只是靠着白泽你的权能找到的就是了,你不是正好要让他欠你一个人情吗?这个正好了。”

    白泽未曾勘破这样的变化,讷讷道:“这么大的人情,他是还不上的啊。”

    “再有钱也还不上道果铸剑。”

    “何况他穷。”

    青衫龙女道:“还不上便还不上了。”

    “他的性格,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有谁欠了他的话,他不会在意;但是他欠了旁人的话,他就一定会永远记住那个人的,这样想起来,利用这个,我还真是有些卑劣的不像是神灵该有的雍容啊。”

    “但我就是要让他永远都欠着我……”

    “这样就可以,永远忘不掉我。”

    “永远记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