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命运因果,轮回陷仙之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91
  第1138章 命运因果,轮回陷仙之剑!

    龙虎山上,老道人闭着眼睛,而后停止呼吸,不,或者说不是停止了呼吸,而是他的呼吸变得极为缓慢,悠长,近乎于无法察觉一般,神色安然平和,而那身前的命魂香也正在缓缓燃烧着,当然,燃烧的速度极为地缓慢,如果不是具备修行的人去专注地看着话,几乎难以察觉。

    黑猫类依偎在老道士怀里,喵呜了好一会儿,也得不到回应。

    头蹭了蹭老道人布满了皱纹的手掌,有些悲伤地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卫渊看着老人,道:“不知道,或许很快就回来了,也或许需要漫长的时间。”

    “这一次的核心目的只是为了让他的一缕魂魄回到过去,以能在过去留下锚点,补足过去,奠定踏足十大巅峰之下第一境的基础,这说起来是有些难的,但是以张道友的资质和心性,我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黑猫类还是不明白,道:“烙印?”

    “要怎么样才能做到?”

    卫渊想了想,道:“只要张道友的这一缕神魂在过去,能够踏入佛道两家任何一家,或者说走了武夫以力证道的路子,有一身的修为,踏上了修行之路,就算是留下了一丝烙印,那样的话,等到他的神魂归来,补足缺陷,自我归一,就可以慢慢修行,踏破现在阻拦他的关隘。”

    “直到最后成功突破进阶到十大巅峰之下的第一境。”

    卫渊回答的时候看了看手里的天庭玉帝玉符。

    只要境界足够负荷这一道玉符,就相当于直接拥有了调动天庭符箓大阵当中无数法力的权限,那样的话,在不计代价的元气弥补加持的状态下,足以发挥出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当中都算是相当靠前的能力。

    若是在人间界。

    这个人间符箓天庭体系的最核心作战。

    展现出来的战斗能力和底蕴,还会更上一层楼。

    但是这终究只是外力啊。

    卫渊看到了老道人袖袍里面还放着一张信笺,原本被收好了,但是在老道人真灵回到过去的时候却又浮现出来,卫渊讶异,伸出手将这一封信笺招到手里,展开之后,笔墨早已经干了,看起来是早几日就已经写好了。

    里面详细地写下了若是张若素自己身遭不测之后,龙虎山该如何是好。

    而在最后则是写着他对于天庭符箓体系玉帝符箓的评价和安排建议。

    “此物威能甚大,却不可以长久属于一人之手。”

    “否则必然遭致祸患。”

    “长久持拿威能之力,久而久之便不愿放下,不愿放下则是生执,生出执念则是有心魔,有此心魔则兼具失去此力之恐惧及驾驭此力量之傲慢,如同水火两端,必坏修行。”

    张若素看得很清楚,这一道玉符归属于天庭,归属于人间界,却从不曾归属于他。

    沉迷于外物的力量,而忽略了自我的修持。

    等到有朝一日失去了这玉符,又该如何?

    再说了,作为天庭符箓体系最强的战力,也是人世间常规情况下的庇护者,玉帝位格本就该是属于每一百年间人间最强的道人,这样既可以给后人留下更高的阶梯,也可以让这些天资横溢的道人修士们体验操控磅礴元气的资格,并且借助这一过程,体验一番更高的境界。

    如此对于往后的修行和法术神通的掌控,大有裨益。

    这等为后辈子孙开山开水,令我人族后世真修源源不绝的法门才是张若素所希望的。

    至于以自己和卫渊的交情,占据天庭符箓,坐镇龙虎山中,享人间仙人清福。

    死死占着这好处而不放手。

    这版行径,张若素可不屑为之。

    他从不是玉皇大帝。

    他乃是年少就持剑,自号当鞭笞天下,犹如素王的道门英才。

    卫渊将这一道符箓收起来,注意到了黑猫类期待的目光,继续解释道:

    “至于若是能够修行境界,颇为厉害,比方说到了一地真修的层次的话,那他回来应该会在三年之内突破到道果境下第一阶梯,而如果说能够做到威震一方,在地方上行侠仗义,留下不少传说轶事的话,呵……”

    卫渊注意到了周围这些道人神色哀伤,眼眶微红的模样。

    没有把这种事情可能性微乎其微的结论说出来。

    只是笑着道:

    “若是那样的话,就相当于以传说为锚点,古往今来,但凡听过他传说的人,就都是他的锚点了,而只要念过他的名号,也就相当于给他增加了一缕锚点痕迹,如此下来的话,张道友未必做不到一步登天,直接将过去之锚点烙印完成。”

    “而后在归来一刻踏足十大巅峰道果之下的最强批次。”

    黑猫类的眼睛亮起来:“那就太好了。”

    “那他的名字现在不就是在道藏里面吗?会不会,会不会?”

    “赶快去找,把道藏里面的名字都找出来!”

    黑猫类旋即又有些担心:“可是那么回来的是他还是道藏里面的大真人?”

    它已经下意识地认为那个老道人哪怕是失去了记忆失去了一切,仍旧会走出来,会走上修行的道路上,然后在过去的岁月里面,留下这样那样的传说,被人铭记,被人唱诵,只是这样的话,回来的还是那个老道士吗?

    卫渊俯下身子摸了摸黑猫类的头。

    笑着道:“这一点你放心吧。”

    他伸出手在地面上引来一条河流,而后又在笔直的河流上画出支流。

    让支流转了一个弧度,最后又落在了主脉上,水流变化顺着这新画出来的轨迹流出来,汇入主脉当中,化作了一个循环,卫渊收回手,道:“命运就如同这一条长河,虽然后来再看的话,可以看到这水从支流流出又汇入主脉,分不出究竟是主脉的水进入支流还是支流的水进入主脉。”

    “但是你应该知道。”

    “原本这命运是笔直向前的,而后是我增加了一笔,才有这样的变化。”

    白发道人嗓音温和:“所以,这里才是支脉的开始,亦如张道友,无论他的一缕分魂回到过去,有过怎么样的经历,但是都是从他开始的,他才是一切的开始,也将会是一切的结束,自成一因果循环。”

    卫渊声音微顿。

    隐隐地把握住了什么,却又似乎如同风中微尘,雨夜落花,看不真切。

    而黑猫类则是听得懵懵懂懂。

    只是知道了最后归来的肯定还是张若素,这才按下心来。

    卫渊也看着前面打坐的老迈道人,道一声道友珍重,等待着他的归来。

    ……

    “所以说!”

    “我说!”

    “你是不是,有点问题?脑子有点?”

    “有种那什么,脑干缺失的美?”

    大荒靠近南海的区域,水鬼擦了擦汗,看着前面这个拉着自己离开了人间界,离开了博物馆空调房还有冰镇快乐水的白泽,咬牙切齿,一路上的吐槽就没有停下来过,白泽撇了撇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最好省点力气。”

    水鬼咬碎一口牙。

    开明已经离去,这家伙正在忙着修复自己的九天门。

    啊对。

    就是被那个元始天尊给拆了的九天门。

    更妙的是,拆了九天门的目的是为了救开明自己。

    这种闷亏让开明仰天长啸郁闷地无以复加。

    真的相信这家伙真的是被涂山氏的狐狸们养大的。

    偶尔总能做出来这种千年狐狸精都搞不出来的骚操作。

    让开明不单单肉疼的要死,还得要扯着笑脸感谢他。

    淦你……

    那时候的开明都要忍不住爆粗口了,逼得这昆仑三神里面至少卖相是最好最文雅的开明都要爆粗口,卫狐狸你罪大恶极,罪大恶极啊,但是就在他要说出【娘】这个字的时候,开明就只感觉到了背后一股一股阴森森的寒意,简直要让他的头发都炸开。

    ‘伏羲在注视着你’

    ‘请注意措辞。’

    ‘说,谢谢伏羲!’

    坐见十方的开明清晰无比地从周围的天机和恶意当中读取了这样的文字。

    嘴角抽了抽。

    然后把这句话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旁边大号明幽见远的白泽嘴角抽了抽,同样也‘看到了’天机的变化,忍不住破口大骂:“伏羲,你个上下三千八百万年都数第一号的超级臭妹控!滚!”

    开明都惊呆了。

    卧槽,不是这家伙这么勇的吗?!

    白泽什么时候这么狠了?

    白泽双眸赤色,清冷如血,白发如雪,面容慵懒,然后悄悄道:

    “其实吧,你骂伏羲是妹控,这个算是在夸奖他。”

    “如果说他是古往今来第一号妹控。”

    “也就是比起其他的伏羲更妹控的话,他就会更加开心的。”

    开明面容缓缓凝固。

    等一下,你怎么会懂得这种八卦知识的?

    卧槽你个混蛋,你拿着明幽见远的神话概念和权能在做什么啊!

    之后又过去了相当漫长的时间,白泽和水鬼两人终于抵达了南海,白泽勉勉强强扶着腰站直了,看着远方的壮阔南海,维持着自己的逼格,而旁边的水鬼重新化作了开明的状态,道:“终于来了啊,神代南海,你这一次真的只是为了让你的功体恢复?”

    白泽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

    他伸出手握了握空中,道:“……真的是,感觉这一次收回功体也会有麻烦啊。”

    “把功体分出去这么久的时间,现在想一想的话,也是有些不负责任啊。”

    “孩子放在外面性子都会变野,何况是功体呢?”

    白泽忍不住感慨,而后道:“其实除了这个目的之外,来者南海也是为了铸造一柄剑啊。”

    “自世界诞生之初一直到现在,漫长的岁月当中,无数的因果天机,顺着长河流淌,最终就像是要汇聚在一起爆炸开来一样,这就是大劫,是所谓的应运而生,这运不是气运,而是命运。”

    “虽然命运已经被斩杀了,但是命运之道其实还是存在的。”

    “虽然我觉得浊世大尊那个多少有点破坏欲的死宅有点问题,但是他说的话是没有问题的,道果境界的强者或许是开创者,但是也只是大道力量的使用者,道果境界的强者会陨落,但是那些大道是会始终持续下去的啊。”

    白泽道:“这一次的破局和破劫的节点之一就是卫渊那个家伙。”

    “为了防止我死在什么地方,我得要让他强大到足以劈开这一次的大劫。”

    “至少要让他活下来,活到后面。”

    “所以,需要帮他铸造剑。”

    开明挑了挑眉,回忆起卫渊使用的那名为诛仙剑阵的可怖手段,道:“他的剑阵需要四柄剑,但是现在的话,道剑,天剑,人剑都已经有了,你要铸造地剑?可是,地剑最适合的不应该是昆仑吗?再说了,祝融也不在。”

    白泽嗤笑一声,道:“谁说,最适合地剑的是昆仑的?”

    白发青年赤红如血的眸子看着远方,道:“最适合地剑的,应该是生死之境,犹如九幽的黄泉轮回,而此地正有火神祝融利用浊世真实开辟出的轮回之地,可以使得众生有一定限度的轮回,生于大地之上,死葬大地之下,此为轮回,轮回生死,仙人也要陷入其中。”

    白泽声音顿了顿,道:“至于铸剑。”

    他伸出一只手,虚笼前方,语气平淡玩味道:

    “你说,我请此刻在这生死轮回之地的青衫女神献来帮忙,她会不会答应?”

    “比方说,以身献剑,以身铸剑?”

    “献这个名字,从来不是一个好的寓意啊。”

    !!!

    开明惊愕。

    而后忍不住脱口而出喝问道:“你疯了?”

    白泽摸了摸鼻子,笑着道:“开个玩笑而已嘛。”

    “我还以为毒辣如你,若是能够扫除珏的情敌,肯定什么都会做。”

    开明嘴角抽了抽,道:“休要试探我!”

    “那家伙的兄长比我还要毒辣!”

    白泽放声大笑。

    朝着前面伸了伸手,道:“现在我才能够真正相信你啊,走吧,老友。”

    “我们去拜访一下她。”

    “钟山赤水之主,也是现在的生死轮回之地的镇守者,青衫龙女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