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 元始天尊度人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09
  第1136章 元始天尊度人经

    卫渊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金母元君,他曾经见到过年幼时候的卫元君,是七岁的模样,眼睛亮莹莹的,还带着点婴儿肥,天真烂漫地可爱,也曾经见到过已经经历过漫长岁月的杀伐,尊号金母元君,目光凌冽,如同无底深渊的她。

    而此刻的金母元君,就像是处于两者之中的状态。

    模样还有长开,正应该是少女天真烂漫的时候,却自有一股凌冽的勃勃英气。

    先前她在‘押着’这一个白头发的娲皇奶奶看书。

    完成当年她母亲珏未曾完成的事情。

    这些凑在一起的文字密密麻麻,既然是在龙虎山上,那么用来启蒙的书卷自然是以道门的为主,这些道藏哪怕是人间上出学来的人们看,都会觉得是无趣地很,会想要走神和打瞌睡,白发娲皇刚刚的视线已经偏移开来,追逐着流云啊,风尖儿啊,或者说飞过龙虎山的蝴蝶。

    当看到卫渊出现的时候,更是欣喜。

    那双原本没有什么波澜涟漪的眸子亮起了光一样。

    然后就毫不犹豫地站起来。

    朝着那白发道人奔去。

    然后柔美苍白没有血色的面容之上,浮现出了灿烂美好的笑容。

    连金母元君都有些忍不住失神的美好微笑。

    白色的长发被系成了稍微有些复杂的发髻,垂落来的鬓发则是朝着后面扬起。

    “阿渊,你回来啦?”

    白发娲皇一下就跑过了短短的距离,卫渊伸出手揉了揉少女的头,嗯了一声,笑着道:“想到了一种好吃的东西,试了试觉得味道还不错,所以回来给你做着试试看,唔,正好刚刚做了点,还热乎着呢,要不要试试看?”

    白发少女眸子亮起,重重地点头。

    然后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捧着卫渊做的点心。

    咬了一口。

    眼眸亮起,一边小口吹着热气一边小口吃着。

    卫渊笑了笑,抬起头的时候,看到那边坐在龙虎山座椅上的卫元君拍了拍衣服褶皱站起来,眼眸平淡清冷,面无表情地抱着书卷往前走,白发道人看向卫元君,道:“这位姑娘要不要也吃点?”

    他故意没有说出真话。

    只是微微抬了抬手,刚刚做好的点心放在食盒里面朝着那边递过去。

    却不想卫元君眉头皱起,抬起手,啪的一下,直接把他的手打开,道人刚刚带着开心的做好的点心被打翻在地,落在地上翻滚了两下,白发道人看着眼前的少女,后者眼底浮现出极为冷冽无情的神色,道:“不必客气。”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也不想和你说话。”

    “你做的东西,我宁可扔掉,也不会吃哪怕一口!”

    “请你,离我远一点!”

    “告辞。”

    卫元君走过这里,神色冷漠无情。

    只是走远了的时候,看到那白发道人仍旧站在那里,伸出手做出把点心递过来的动作,看到他好像恍然梦醒一样附身把那些掉在了草地上的点心都捡起来,一个一个好好放在了匣子里面,脚步顿了顿。

    不知为何心中忽而揪了一下,鼻子有些发酸。

    而后摇了摇头,将这一奇怪的感情从自己的脑海里驱逐出去。

    我是不会原谅他的!

    绝不会!

    她咬了咬牙,抬起头,大步的离开。

    ……

    “可惜了……”

    卫渊捡起来这些点心,叹了口气。

    那边的白发少女也同样赞同地点了点头,而后稍微有些手足无措道:“其实,她是很乖的,之前不这样。”

    “嗯,我知道。”

    卫渊笑了笑,道:“大概是哪怕改变了未来,而她也是道果之境,诸多命运自我唯一,但是也需要时间去感知到发生的变化,嗯,这需要一个过程,让她慢慢地想起来,不过这样来看,确实是【弱于境界,强于战力】。”

    “总是在这种地方像是我。”

    卫渊忍不住吐槽了下。

    白发少女指了指盒子里的点心,道:“这个怎么办?”

    她有些失望地道:“脏了啊。”

    卫渊笑着道:“没关系,我刚刚用了一个因果【落下去五秒内捡起来就没有事】。”

    “所以这些点心还是好着的。”

    “就是心理上过不来这一关。”

    “不过,正好可以给伏羲吃!”

    “既然是你喜欢的点心,那么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某位元始天尊面不改色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而并没有很强烈善恶观,且对于伏羲没有多少好感的白发少女赞同地点了点头。

    卫渊笑着把匣子收起来,然后道:“走吧,除了这个,我还有很多味道不错的点心,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多做点,你想吃什么都可以。”白发少女重重点头,身上的开心喜悦几乎是遮掩不住的。

    唐朝之时,卫渊在昆仑墟断后的时候,就说出来了要给她做好吃的。

    可惜厮杀出来之后,记忆逐渐丧失。

    而到了南海的时候,更是连厨艺都不见了。

    就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不过还好,有机会弥补。

    更何况,卫渊发现自己的厨艺根基里面又多出了非常非常厚,足足能够再写一本山海经的厨艺知识,涉及到的东西,全部都是娲皇的喜好,关于娲皇最喜欢吃的东西,娲皇最喜欢吃的食物口感,要怎么样才能够把卫渊所知道的一切厨艺知识和菜肴都烹饪到娲皇最爱吃的口感柔韧度和口味。

    堪称一整本《娲皇投喂指南》!

    卫渊只是想想就知道了,这些知识和厨艺肯定是伏羲搞出来的。

    经历过漫长的经验积累和磨砺,伏羲付出了无与伦比的心血和苦工。

    终于给卫渊卫馆主增加了娲皇投喂技能·MAX。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卫渊心中忍不住吐槽,他大概已经知道这一段时间的伏羲消失不见究竟是在做些什么事情,这几乎已经是明摆着的了,他真的很想要说一句,你就真的只是在专心研究这个吗?然后卫渊立刻意识到。

    好吧,对于伏羲来说,天底下是真的没有比这件事情来说更重要的事情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卫渊无奈,至于伏羲积攒出来的娲皇投喂技能,当然是顺理成章地被用了。

    卫渊找到了娲皇,然后找了各类的食材,本来还想要见一见不周山老伯,不过似乎是老伯在察觉到了自己的功体恢复过来之后,就是再也忍不住,马不停蹄地赶回去,要好好地重新感受一番自己的力量,以尽快地将恢复过来的功体全部掌握。

    “可惜了……”

    “本来还有些酒,想要和老伯喝一杯的。”

    卫渊叹了口气。

    然后把点心递给旁边少女娲皇。

    白发少女坐在左边,双眼亮亮的。

    往日的时候,她的面容白皙得没有血色,神色也是冷淡的,让人敬而远之。

    这个时候却是捧着点心小口吞咽。

    脸颊微微鼓起来。

    平添了许多可爱。

    旁边黑发垂落腰间,身穿黑色衣衫的娲皇则是端着一杯茶,神色温和柔美地看着那面容和自己极为相似的白发少女,气氛和煦安宁,远处却忽而传来了一阵大笑声,隐隐然还有几份咬牙切齿的味道:“卫渊啊卫渊,可算是让我见到你了!”

    正在投喂少女娲皇。

    并且在这一个过程中得到了极大满足和安慰的卫渊微笑一滞。

    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张若素那张熟悉的脸。

    卫渊回想起之前的经历,略有心虚,神色一僵。

    他刚刚甚至于把老道士手里的酒葫芦幻视成了上清灵宝宗的护心金丹。

    “啊,这,这不是张道友吗?哈哈哈。”

    “这么巧。”

    “你也出来吃东西啊。”

    老道士嘴角抽了抽。

    你臭小子刚刚是想要说你也出来吃药吧?绝对是吧?老道士想到这一段时间里面的经历,就隐隐有一种咬牙切齿,仰天长啸的冲动,可是看了一眼那边的两个娲皇,张若素酝酿出来的愤怒和悲愤之感就那么刷刷地消失了。

    没有人族能够在娲皇面前发火。

    这个是直接源自于最初的buff。

    当然,学名叫做安心宁神,母亲的安慰就可以让子女心中平缓下来,而人族之母自然效果更加厉害,只是坐在那里就可以,张若素无可奈何,最后反倒是怒气冲冲过来的他自己觉得有点尴尬了,挠了挠头,喝两口酒,道:“卫渊你过来。”

    “老道士有话和你说。”

    然后声音顿了顿,忙不迭地郑重补充道:“先把点心多做点。”

    “这个更重要!”

    这一句话一下让卫渊都忍不住笑起来,之前的心虚感觉都没有了,他隐隐觉得张若素过来可能不是来和自己说那些关于保命护心丹的,而是另外有什么事情,当即把手中的点心做好,娲皇微笑着颔首,伸出手擦了擦旁边白发少女嘴角的点心屑,嗓音柔和道:“渊你且去。”

    卫渊点了点头。

    沿路和张若素并肩而行,云气流转,缥缈的仙家盛景,霞光千道,瑞气千条,更有年少修道之人坐于山松青石之旁,迎着云气流风,听山泉叮咚,或者对弈下棋或者诵读道经,予人一种人间修行之地的清淡缥缈。

    两人一路行到了龙虎山后山的莲花池前。

    张若素坐在那里,倒是好一阵的沉默,卫渊带了几份玩笑道:“我还以为,张道友你会和我说一说这速效救心丸的事情,提一提我做的事情有多不地道,最不济找我报销一下这上清宗金丹的价钱。”

    张若素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吐槽道:“找你报销?!”

    就这四个字。

    千回百转,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也好像什么都已经说过了。

    老道士拍了拍腰间的剑,道:“再说了,我虽然每每被你搞出来的这些事情给吓得不轻,可是也多亏了你,老道士我才能够在这个岁数上看得到如此盛景风光,见识到了世界之外的风景,能够有这样的机缘,哪怕是再被吓唬一吓,又有什么呢?”

    “只是可惜……”

    张若素神色复杂,沉默许久后,忽而自言自语道:“修道一百余年。”

    “已经一百多年了啊,这龙虎山却也还是如此。”

    “曾经纵横江湖,天下无敌,也曾经仗着年少,就逍遥自在,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后来就镇压于龙虎秘境,一百年不履江湖,我本以为此生至此已经足够精彩,没有什么遗憾,但是却仍旧还是滋生出了不甘。”

    张若素缓声道:“我所憾者,是此生终究不能更进一步。”

    卫渊道:“玉皇大帝的符箓在身,加上你自己的雷法造诣,不也已经足够强了?”

    “十大巅峰之下的第一境界中,能赢过你的也不多吧。”

    老道士自笑道:“如此这样的话,强大的是这符箓还是贫道呢?”

    “若是仗着外力就自傲自大的话,那么我和那井底之蛙又有什么区别?”

    他叹息道:“修行修行,当然不能够缺乏降魔外功,但是却若是执着于力量之上,反倒是失去了修行的真意,况且,这玉帝符箓,老道士我绝不会永远占据,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心境,只会让人陷入自以为是之中。”

    “况且,修道修的是逍遥超脱,最后却限制在了玉帝之中,这不能不说,也是一场【劫】。”

    “虽得了伟力,却离道越远。”

    “若是执迷于这力量,那就只会越来越远了。”

    卫渊已经知道了老道士真正想要说的话,叹了口气。

    张若素起身,袖袍一震,拱手一礼:“诸天炁荡荡,我道日昌隆。”

    “元始天尊。”

    “请度我一度。”

    “度我一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