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古今无双之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37
  第1135章 古今无双之剑

    请天道祭剑?!

    祭?!

    这个字仿佛听在耳朵里面,仿佛都带着了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血腥气,这天道气息乃是万法终灭之地,是无数的法则碎片所汇聚而成的特殊所在,这一道天道正是其中诞生之物,先天所生,根基天资都是绝世无双。

    和浊世的道果境强者诞生极为相似。

    只是没有肉身。

    只能在这万发终末之地生存,而无法出世。

    之前本是看上了浊世厮杀一场,而后被重创的伏羲。

    觉得这可真的是上天赋予祂的一桩大机缘,外貌自然是不必多说了,而且还是道果之境,而天机变化,颠倒阴阳之说,也极为地高深奥妙,当即就想要侵占伏羲的肉身,却万万不曾想到,伏羲只是故意示弱,反倒是被伏羲逆向汲取了磅礴元气,险些连累自己。

    之后数千年间双方更是多次交手。

    而天道从不曾赢。

    亦或者说,曾经有过胜利。

    但是此刻的胜利,就代表着之后更大的吃瘪。

    往往会连本带利地被伏羲给压榨出去。

    那是一点都没有剩下。

    此刻闻言,更是惊惧不已。

    因为他知道,拿着自己祭剑这种事情,眼前的人渣是真的可以做出来的。

    当即惊怒恐惧,道:“你!!!伏羲,你我之间不算是有什么交情,那也是认识了几千年的时间,做了足足几千年的邻居,至少算是不打不相识,你何至于此,竟然为了一个和你不对付的所谓便宜外甥,就要对我这老邻居动手!”

    “你是想要什么好处吗?”

    “说,你尽管说。”

    “需要什么,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弄到。”

    “我乃是天道。”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伏羲讶异,而后道:“这样说来,我确实是有一件想要的事物。”

    天道挣扎讨饶道:“你说!”

    俊美青年微笑道:“那当然是阿娲主动拥抱着我,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喊我兄长大人你最棒了啊,怎么样,你做得到吗?”

    天道沉默。

    伏羲饶有兴趣道:“做不到的话,我再给你说一个,那么我还想要两个阿娲,左拥右抱,或者说,你把所有时间线的阿娲都带回来,并且还要以特殊的手法令她们能分别存在,而且都愿意和我住在太清净大赤天里面。”

    !!!!

    天道气息若是化作人,此刻早已经满头大汗。

    伏羲遗憾道:“做不到吧?”

    “根本做都做不到是吧?”

    “就连本座也做不到,你又有什么资格做到呢?”

    天道气息终于反应过来,咬牙切齿:“你在耍我?!”

    伏羲笑着道:“不可以吗?”

    俊美男子伸出手,天机变化流转不定,化作无数的牢笼,玄妙万方,如一层层天地,直接将那这天道气息直接笼罩其中,彻底封印起来,淡淡道:“竟然还敢和我说话,和我闲聊,和我谈论条件,可笑啊可笑,连卫渊那个小子都不如。”

    “从你当初妄图占据本座身躯的时候,你我之间早已经生死仇敌了。”

    “哼,天道之体,万发终末之处温养而出,正是天底下最适合铸造剑的材料啊,虽然我不屑于给卫渊那臭小子铸造剑,但是阿娲必然会希望我帮助他,当年正是因为我的疏忽才让阿娲……呵……”

    伏羲将天道握住。

    轻描淡写地赛入袖袍,淡淡道:“能以你的性命来博取阿娲的一笑。”

    “你就算是死,也该没有遗憾了吧。”

    天道在一声声惨叫声中,神魂崩碎,直接化作了炼化剑的材料,伏羲动手之狠辣无情,哪怕是旁边追随了他一路的龙兽都感觉到头皮发麻,让人心中惊惧难言,卧槽,卧槽这么狠,几千年相处的,这真就一点点感情都没啊。

    卧槽,卧槽。

    我不会也哪天就被这家伙拿去烧烤了吧?

    卧槽!

    这一天,这可怜的龙兽仿佛已经窥见了自己的未来,而伏羲五指握合,那天道气息化作碎片,层层叠叠,化作了一柄剑的模样,天意如刀,天意如剑,而后摇了摇头,袖袍一扫,这柄剑只是得到了主要材料,还需要一些辅助。

    既然是大道之剑。

    又岂能够以寻常意义的方法去淬炼?!

    哼,帝俊铸造的剑,是以浑天之遗留,以群星为炉火,万象皆斗拱,已经是将壮阔浩大推动到了极限,伏羲除去涉及到娲皇的时候会变得极为好说话之外,在寻常时候就是那种冷淡傲慢且极端自我的绝世强者。

    又怎么肯输给帝俊。

    “非铜非铁亦非钢,森罗万象其中藏,帝俊青萍剑已得之。”

    “本座自然也要想个法子。”

    “决不能落在其后。”

    伏羲听到了脚步声音,神色没有什么涟漪波动,抬起头。

    拿到那边以自身意志和佛心,和天道意志来了一次对抗的僧人气机已经萎靡不振,却将同样陷入沉睡当中的地藏背负起来,想要寻找到出口,身子摇摇晃晃,佛心淬炼强大无比,只恨其功体孱弱,哪怕是经过了忽帝的底蕴淬炼,也只是堪堪抵达了十大巅峰之下第二境巅峰。

    距离第一境都需要搏命,玉石俱焚。

    更何况是道果境的边缘?

    此刻虽然靠着无可比拟的心境心性,不可思议地击溃了天道的压制,但是却也已经油尽灯枯,几近乎于当场坐化寂灭,此刻仍不肯放弃那执着渡化的地藏,伏羲微微垂眸斟酌,最后做出了某种选择:“……哼,虽然说纵然那小子得知本座利用了你让你死在此地。”

    “本座也不甚在意。”

    “但是若他找去阿娲,倒也是一桩麻烦。”

    “对,只是如此。”

    伏羲道:“本座就给你个机会,但是若你过不得这一关,也就休怪本座袖手旁观了。”

    圆觉已经浑浑噩噩,几乎是陷入了昏迷之中,周围一片漆黑,眼前却出现了一名看不清楚面容的男子,圆觉不知为何,觉得这名男子极为地熟悉,只是这男子忽而笑了一声,道:“大师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啊?”

    圆觉本能回答道:“从来处来,去处去。”

    伏羲所化的俊美公子笑着道:“我看大师,是修行佛法的?在下虽然也是人文之家,却是不修佛法,敢问大师,什么是佛,什么是法?”圆觉双手合十,道:“佛是过去之人,而人是未曾觉悟之佛,佛是觉者,众生觉悟,便是佛。”

    伏羲嘴角勾起,淡淡道:“哦,可是本座却觉得,佛者,弗人也;僧者,曾人也。”

    “所谓的佛法不过是非人之道。”

    “至于为何,不过是佛门戒律清规,戒此戒彼,佛门戒杀生,可不杀生人就不能吃肉,世界规则弱肉强食,这是抛弃强大而选择弱小之路;戒淫邪,克制男女之情,这不也违逆人伦阴阳合和之理,无有男女之情,人族如何繁衍生息;不耽于欢乐,谨小慎微,人之一生就是青灯古佛,芳华刹那,青春不在,只余下后悔。”

    “人之为人,而非是那路边的石头,就是因为有七情六欲。”

    “而佛却要让人去断绝七情六欲。”

    “这难道不是非人之道吗?”

    圆觉嗓音平淡道:“……人有七情六欲,然神州先辈也曾说过,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佛道之前辈深知人性恐怖,欲望一旦得不到控制,就如同山上滚石一般再也停不下来,只会让人癫狂。”

    “故而如同在一匹野马之上加上缰绳,如此才可以克制它。”

    伏羲忽而大笑:“哈哈哈,克制欲望,超越人性,这不正是非人之道?”

    “你本就是人,为何要克制人性?”

    “本就有七情六欲,此乃天授之物,为何要将其剥离?”

    “可笑可笑!”

    “原本是人,却要视人之性情如洪水猛兽,视七情六欲为剧毒之物,放着好端端的人不去做,却非要去做无情无欲的石头,美食就是错的吗?纵欲又有何不可?和尚啊和尚,佛啊佛,你在怕什么!你在怕什么?!”

    “若是真金,何怕火炼,若是真佛,又怎么会怕人间?!”

    伏羲抬手一指那边的地藏,道:“你为何要渡化他?”

    俊美男子笑意灿烂:“因为浊气,还是魔性?”

    “是了,佛门要渡化魔,视其为敌;佛门要跨越业力,视其为障,哈哈哈,既然如此,渡魔为佛,跨越业障是佛,那么岂不是佛要因为有魔才能成就,岂不是业障成就了佛的果味和智慧?你岂不是应该更为尊重他?”

    圆觉心中迟滞,既觉得眼前之男子简直是胡说八道。

    却又觉得对面似乎也有其道理。

    尽管是这道理并不正确。

    但是有有谁说过自己的道理就是对的?

    看到眼前的圆觉神念动荡,连带着原本就油尽灯枯的功体都开始崩碎,伏羲眼底闪过流光,而后放声大笑,道:“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伸出手直接按在了圆觉身上,而后口中道一句且去。

    强横无比也玄妙无比的法门施展开来。

    圆觉和地藏竟然硬生生被伏羲【融合】。

    龙兽惊住。

    伏羲放声大笑:“且封你真灵,且去人间去看,看看你是流落于世,还是说自有一番造化,我看看,佛门怒目之心,浊世地藏功体,这大荒诸神万界之中,也多有不平之事,且去,且去看看这七情六欲,各色人间。”

    而后袖袍一扫,刚刚以天道所化的那口神剑飞出,一分为二。

    虚空因果汇聚化作了一柄剑鞘。

    将这柄剑层层叠叠汇聚包裹。

    直接扔给了眼前新生的僧人,道:“天道剑魂,自然应该以红尘不平之事淬炼。”

    “以剑断罪。”

    “你且去,看你行走这天地万界之中,以不平之事为火,以众生愿为锤,方可彻底铸造此剑!等到你想清楚了,也将此剑铸造而成,那么我自然会让你回来原本之姿态。”伏羲伸出手,直接在这僧人身上一推。

    万法终末之地层层崩塌。

    而这昏厥的僧人就被这无数的流光席卷。

    不知去了何处。

    有因为此地乃是没有时间概念的特殊之地。

    甚至于不知道被送去了什么时代。

    伏羲捻起鬓角一缕黑发,看着这曾经困住自己数千年的地方彻底毁灭,还靠着这毁灭的余波,将僧人送去了过去,反正不必要自己出力,何乐而不为?如此杀其魂魄,毁其道场,才可以一报之前那天道妄图侵占身躯之仇的万一。

    天道之剑被分作了剑身剑魂。

    伏羲提着那剩下的剑,道:“算了,先用这个给那臭小子,至少断不了。”

    复又自语道:“以佛门真修证道之路为引,以天下万界不平之事为火,而众生之愿力为锤,淬炼天道为剑,可斩因果,断五蕴,破八苦,方才有资格,和那青萍剑一较高下而不落下风啊,卫渊啊卫渊,阿娲是一定会让我帮你的,我确实是帮了。”

    “而且帮到了最好。”

    “但是你能不能驾驭这一柄,绝世神剑呢?”

    “你最好驾驭不得。”

    “在阿娲面前出个大丑。”

    ……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在拿到了自己厨艺之后,立刻就去做了一顿饭菜。

    鼓起勇气,吃到嘴里的时候。

    卫渊才真的确定自己的厨艺回来了。

    长呼了口气。

    当即也顾不得去看第二个和自己证道有关的因果,干脆利落,直接把握住因果气息,刹那之间离开,直接前往寻找因浊世伏羲而出现的白发娲皇。

    当初在南海,就早早就说了要做一顿好饭菜给娲皇的。

    在少女口中的‘好吃的’。

    结果被坑了,做了一顿极为难吃的东西给她,那顿饭的强度,就连禹王和石夷都扛不住。

    卫渊现在还记得她当时的遗憾和失落。

    然后就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是时候履行了啊。

    给妈做饭,可以拖的吗?!

    当然不可以!

    卫渊想着,而后已经化作微尘的玉虚宫刹那之间消失不见,出现在了龙虎山上,卫渊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白发娲皇,看到了后者转过头来,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出现了惊喜的神色。

    也看到了模样变化成了约莫十四岁左右的金母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