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佛门魔考,伏羲铸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86
  第1134章 佛门魔考,伏羲铸剑

    痛苦!

    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痛苦,简直像是被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脑子里面一样。

    那是几乎堪称是实质化的真灵级创伤!

    伏羲嘴角抽搐,而后直接抱着头落在地上翻滚,那边的龙兽也终于像是后知后觉,也或者是,连真灵都已经被这惨烈的菜欧拉欧拉得殴打到了迟钝的程度,惨叫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碰地装在一起,然后齐齐地仰天便倒。

    龙兽完全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食物’。

    当场就直接双眼泛白,口吐白沫,直接倒地不醒。

    爪子和龙尾还不时地抽搐一下。

    就好像是哪怕在昏厥当中,都遭遇到了惨无人道的待遇,那残留在嘴里的味道,仿佛化作了某位莽夫在神魂深处殴打他,连昏迷都不得安生。

    伏羲就要好很多,但是那种味道仍旧让祂嘴角抽搐。

    简直像是有一只卫渊在他的嘴里跳舞一样。

    惨烈!

    非同一般的惨烈!

    伏羲咬牙切齿。

    他已经迅速地反应过来。

    厨艺,被拿走了。

    不,这甚至于不只是被拿走了!作为曾经为了投喂年幼娲皇而辛苦磨砺过自己厨艺的伏羲,哪怕是没有了卫渊的厨艺加持,也不可能做出这种,简直完全可以作为杀招一样的东西,你这是做菜?不不不,哪怕是伏羲这样的判断力和神魂感知力。

    都无法在毒里面找到一点点的菜。

    伏羲额头青筋贲起。

    “好啊臭小子。”

    “和我玩阴的是吧。”

    但是伏羲现在,对于自己吃下了这个直观感觉和被不周山弹了脑瓜崩一样的食物,心中只有庆幸!是的,庆幸,因为如果不是他吃了这个的话,那么这种堪称大杀器的东西岂不是会被阿娲吃下去?!

    故而,此刻吃了这个东西,伏羲心中反倒是极为庆幸的。

    但是这种庆幸之心,和对于卫渊那个臭小子的‘杀意’,完全不冲突!

    丫了个巴子的。

    等我回去……不对,这臭小子的根基什么时候竟然强大到了这样的程度,竟然能够做到遮掩了天机不被我发现的情况下,从我这里拿走了他原本的厨艺根基,还把他现在这种堪称灾难的东西给我置换回来的?

    伏羲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家伙,什么时候开窍了?

    因果之力上的造诣,竟然抵达了这样的层次吗?

    伏羲隐隐察觉到了某种不妙的感觉。

    这岂不是以后更加没有打得过这个便宜外甥的可能性了?!

    正在伏羲开始为了自己未来的家庭地位而感觉到了由衷的担心的时候,忽而听得了一阵阵佛音梵唱,心中一动,抬起头来,已经远远看到了那边,大和尚圆觉,已经手持禅杖,朝着前面的地藏抡起砸落下来,僧人欲要阻止,欲要渡化。

    而地藏却因为之前南海之战的时候。

    浊世伏羲尝试唤醒其身躯本身的记忆,以图令地藏作为浊世战力出手。

    却不想一路行来,受到了圆觉和释迦的点化指引,心中已经留存了一丝佛心佛性,竟然未曾听从这个身躯的本能,却又因为时日太过于短暂,佛心虽有,却又无法和浊世大地留下的身躯本能记忆相互抗衡,最终陷入一种自我冲突的境地,如佛如魔,癫狂无我。

    圆觉手中禅杖砸落。

    佛音大作。

    而地藏则是双臂交错,就只是靠着道果境界的肉身硬生生抵御住了佛门气息。

    圆觉神色安宁,双手按住禅杖,臂膀发力。

    仿佛传说之中释迦抛掷巨象的伟力。

    硬生生压着前面的地藏往后走去。

    佛门纯粹的气息浮动出来,侵染左右,地藏如同触碰到了烈焰一般,发出了阵阵的嘶吼咆哮,周身有无数的浊世气息被佛门之力洗刷逼迫出来,但是却纠缠盘旋在了地藏的身边,配合其因为剧烈痛苦而不断嚎叫的狰狞面容,简直是如同妖魔。

    “嘶……这是要杀他吗?可是为什么不直接动手?”

    龙兽不知道什么时候缓过劲儿来。

    也或许是因为陪着伏羲时间太长了,被天机洗刷。

    哪怕是寻常的龙种都得到了脱胎换骨一般的巨大变化。

    再加上,严格意义上来说,那个东西虽然看上去像是毒药吃起来像是毒药,连效果发作的感觉都像是毒药,但是那东西的本质确确实实是一道菜,用的都是极为美味且有营养的东西,故而龙兽也没有直接眼睛一闭去见了九幽烛九阴。

    只是看到那边的两个僧人交手,龙兽实在是不解。

    伏羲道:“因为这就不是在杀,而是渡。”

    龙兽不解:“渡?”

    伏羲颔首道:“所谓打着【度化】的名义而去实行杀戮的,不过只是给自己的杀戮找到了一个号的名头,而眼前这个和尚倒勉勉强强算是个有坚持的,呵……他是在以自身的佛门根基化作佛光,洗刷眼前这家伙的根基。”

    “若是能够忍受剔除浊世魔性的过程,保留下来了佛心和善性的一面。”

    “这就是渡化。”

    龙兽道:“那要是对面不肯呢?”

    伏羲撇了撇嘴道:

    “既然不肯回头,也救无可救,那么佛门这些家伙自然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要不然你觉得佛门的禅杖为什么要做得那么沉?”

    “而且还有棱有角的。”

    “说是禅杖,看看那个棱角,再看看那个纹路。”

    “像不像是战场上的八宝瓮金锤?”

    龙兽瞠目结舌。

    伏羲反倒是拍了拍它的肩膀以表示不要大惊小怪的。

    佛门传到了神州炎黄之后,自然会被改造。

    很正常,很正常。

    龙兽决定不和这个家伙来争辩这些东西。

    只是看着那边的争斗,此刻的激烈程度已经抵达了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层次,至少是摸到了边缘,那个地藏暂且不说,毕竟是道果境界的肉身,光靠着这个肉身都能够算作是十大巅峰之下第二阶梯的佼佼者,激发潜力的时候,更是不容小觑。

    可是那个和尚,明明已经是面色苍白,几乎没有血色。

    却还支撑着苦战。

    而一直到如今的地步,双目却始终平和。

    龙兽收回视线,觉得那个和尚身上散发出一股让它感觉到敬畏的精神意志,这是来自于这个人类本身具备着的品格,和这个僧人的力量没有关系,龙兽道:“大老爷,您老要不然出手,把他们两个分开?”

    “您不是认识这个人吗?”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这里吧?”

    伏羲颔首赞同道:“我确实是认识。”

    龙兽稍微松了口气。

    就听到了眼前的俊美男子带着笑意自然而然地问:“可为什么我要救他?”

    “我认识他,和我要出手救他,这是两件事情啊。”

    龙兽的神色凝固。

    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冷意顺着自己的尾巴尖儿一路蔓延到了脊椎骨上,连鳞甲都炸开来,看着眼前笑着的俊美青年,僵硬了下,道:

    “那,那咱们在这儿做什么?”

    伏羲随意摘了一个杂草咬在嘴里,笑着道:“当然是看热闹咯,不然呢?”

    龙兽一脸不信。

    他追随着伏羲,或者说,是被动追随伏羲算算也已经有了一段时间。

    对于眼前这位爷究竟是个什么性格。

    不说是一清二楚,那也是多少品砸出了点儿味道的。

    无利不起早都算是客气些的说法了。

    既然把持天机,洞彻未来,自然是可以靠着这种手段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还看热闹?

    娲皇娘娘都在人间界,你不去人间界找她,还专门一口气跑了这么远的地方,趴在这里看着两个和尚打架?说是看热闹?哪怕是龙兽都对这件事情嗤之以鼻,伏羲倒也不在意,嘴里咬着草枝,笑吟吟地看着远处,眸子黑亮,鬓角黑发垂落,气质懒散而俊朗。

    “差不多来了。”

    伏羲忽而开口。

    而下一刻,圆觉猛地出手,和抵抗的地藏气机交错纠缠,而后脚下突然出现裂隙。

    双方竟然就这样齐齐坠落下来。

    刹那之间消失不见!

    伏羲眸子亮起,道一声:“还不快追上去!”他抬手一拍了下旁边被这一幕惊地目瞪口呆的龙兽,然后飞身之上,龙兽本来是不想要去的,刚刚那彼此战斗的两个和尚都比他强大得多,这两位都被直接吞了,它何德何能啊,可是背后就是伏羲。

    这基本上是待会儿死还是现在就死两个选择。

    于是龙兽福至心灵。

    脚下发力,腾起云雾,载着伏羲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在那裂隙消失之前踏入其中。

    ……

    圆觉浑浑噩噩。

    方才只是出手,尝试要以毕生根基去渡化地藏的浊气。

    却不知为何,忽然就眼前一花,坠入了一片苍茫浑浊之地。

    无宗无上,无有过去未来。

    圆觉下意识地运转佛门的气机,但是佛门之力,那浑厚无比精纯无比的佛门真元竟然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而他甚至于无法动用自己的力量,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被束缚住,如同传说之中死去的状态。

    僧人心中沉静。

    前面看到了昏厥的地藏,他皱了皱眉,尝试伸出手去拉住地藏。

    防止地藏坠入深渊之中。

    但是就连这样简单的动作,现在的他都无法完成。

    而眼前忽而流转出来无数的佛光。

    佛光澄澈浩大,庄严而恢弘,将天地都照亮,如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有无数的神佛虚影来来去去,也有佛门大神通者讲经说法,声如雷震,而一尊佛陀出现在前面,双手合十,双目慈悲却又在慈悲之中带着一丝严厉,看着眼前的圆觉,喝问道:“阿弥陀佛,圆觉。”

    “你身为佛门弟子,为何竟然要杀人?”

    “且不知渡一恶人,就是救一恶人?”

    “岂不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意?”

    “竟然杀戮,不知道慈悲!”

    这身影高大威严,散发出了一种强大莫测的力量,让圆觉本能地觉得眼前就是佛。

    而另一侧,则是有虚幻身影浮现出来,散发出天道之气息,此地正是伏羲曾经留存过的万法寂灭之处,而天道欲要直接占据那边昏厥的浊世地藏之身,借助这道果之境,再临人间,行走于这即将风起云涌的大世。

    只是眼前圆觉却似乎打算过去抓住地藏。

    天道所化之佛,正是佛门弟子心中之佛,入魂之时,决不能够被轻易触碰,当即以无边的天道之威压制下来,喝问道:“阿弥陀佛,圆觉,你可知罪!”

    声音层层叠叠,仿佛天道,似乎要将僧人直接压着跪下。

    要让圆觉叩首应下。

    僧人双手微微颤抖,合十回答道:“弟子无罪。”

    天道级别的真实之境,旁边一明王扬眉喝问道:“放肆!”

    “怎么敢说无罪?”

    “为何不渡化地藏,而是要去害他?!阿弥陀佛,需得引导其道路。”

    只需要跟着眼前僧人,就可以踏入这个时代的中心。

    再做些手段,找准如后土之类不擅战斗的弱小道果境界,就可以直接踏足更强。

    圆觉的神色却不为所动,道:“害?”

    “贫僧并非是害人。”

    “杀人岂不是害人!!圆觉你不知慈悲,愧为佛门弟子!”

    “不知慈悲!”

    “当打入无间炼狱,感受十八层地狱之苦。”

    对于被迷惑五感,已经失去分辨眼前佛陀能力的僧人来说,眼前所见就是神佛。

    他却未曾盲从,缓缓踏步上前,道:

    “诸位讲慈悲。”

    “可是,你可见到恶人犯下杀生之罪时只被关押劝说渡化,之后却仍旧杀戮不改吗?这不是慈悲!你见过年少的人杀人弑亲却只被管教的吗?那不是慈悲,你可见过连续杀戮甚至于食人的恶人吗?渡化他们,更不是慈悲!”

    “总有人说,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恶人,恶人也有改过的机会,可恶人不杀,那恶人所杀的善人岂不是枉死,岂不是间接地死于那个不杀恶人的所谓慈悲手中?而若是要专门盯着那恶人的行走坐卧,以防止其作恶,这一件事情上说消耗的心力,又不是可以救助千百个善人?”

    “将作恶杀戮之人,放得比善良可亲之人更重要,尔等诸佛,慈悲何其荒唐!”

    僧人的袖袍鼓荡。

    明明是被天道剥夺了功体的层次。

    却仿佛有更为纯粹的元气浮现于心中,他缓缓抬起头注视着前面高大仿佛宇宙般的佛。

    再没有半点地迟滞,缓声道:“将多余的慈悲,分给了杀戮善良之人的恶人,留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盲从之言,这就是佛吗?不放弃拯救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恶人?”

    “你们看到了眼前的人,看到了拯救一个恶人给你们心中带来的满足感,却看不到这些恶人所杀之人亲朋的哭泣,看不到恶人被放出后的杀戮。哈,诸佛,好修行!”

    大佛沉默许久,而后作为天道,道:“恶人杀生是罪孽,那你又有何资格杀恶人之生?岂不也是有罪?况且,你是佛门弟子,礼佛恭敬,敬无常天命。”

    “然否?”

    圆觉道:“是。”

    天道大佛道:“修行之中有关隘,说魔考,见天地大变,不可以动心,那我若是告诉你,这大劫和杀戮,都是命中注定,是天道所定,诸佛所说,你又如何?”

    僧人沉默,这一刹那,佛门弟子的习惯,追求佛法顺应心境的修行仿佛发生了剧烈的冲突,他忽而握拳,本来被剥夺的禅杖竟然在阵阵金色的佛光当中流转出来,然后似乎化作了一柄剑,他忽然抬眸,看着前面的大佛,突然竟然猛地踏前一步,掌中之心剑斩出,声如洪钟:

    “若是众生有救,就去渡化,去引导;若是十恶不赦,只得以罪斩罪,贫僧注定要坠入无间,可若是灭人间,就是佛门天命,若是恶人杀人,就是前世注定,那么这佛如魔,魔如佛,佛不成佛,天不成天,混乱之世,不成规矩,诸佛在上,贫僧圆觉,唯有——斩!!!”

    最后一句话说出,踏前半步,恢弘佛光带着霸道无比的气机斩落。

    周围的天道所化之情景竟然存存迸裂。

    而天道气息也被佛门气机从地藏身上逼迫出来。

    心中惊愕不可言。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凡人,佛门修士怎么会想要诛佛逆天的?

    正在他打算直接动手的时候,一只手直接伸出来,将他捞起来,天道思绪凝固,而后听得了温和笑声,看到了眼前的俊美青年,天道气息剧烈震动起来,伏羲笑吟吟道:“哟,好久不见啊,果然,你之前和我是在藏拙啊,若不是这个小和尚吸引了注意力,我还没法子这么轻松拿下你。”

    天道声音威严:“伏羲……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不要这么生份嘛。”

    “我们也认识了那么久了。”

    伏羲带着笑意,道:“就只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俊美青年的瞳孔化作了危险而美丽的竖瞳,笑容越发温和俊美,道:“我外甥缺一把剑。”

    “嗯,这句话应该怎么说。”

    伏羲眸子微垂,笑容收敛,淡淡道:

    “在下伏羲。”

    “特来请天道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