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不周山下人,玉虚宫中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56
  第1132章 不周山下人,玉虚宫中客

    磅礴至极的因果,几乎像是天河倒坠一般地出现,而后浩浩荡荡地落在了卫渊的身上,这一股因果的来源却并非是一种,而是颇为驳杂复杂的,其中基本可以分做三处来源,道人袖袍一震,五指微取,一缕玄妙之火升腾而起。

    就在道人手掌之中,其中仿佛有着人世之欲火,又有浩浩荡荡红尘之火,更有不屈之火。

    而这无数的火焰汇聚在一起,就化作了一种金红色的火光。

    不再像是之前那般,展现出汹涌燃烧,仿佛要燃尽一切般的高温。

    而是呈现出某种安静燃烧的状态。

    神话概念——炎黄。

    开启了大荒和人间界的裂隙,相当于直接让磅礴无比的元气进入了人族生存的区域,将会让炎黄一脉的人族生下来就更为强大,虽然说还无法做到那些大荒异种,神灵血裔那样夸张且离谱的资质,但是也已经和过去截然不同!

    曾经的武者们一生所执着的百脉具通之境。

    人族的孩子只需要自然长大到成年就可以踏足。

    呼吸就可以产生气感,任何的功法都可以更快地上手去学习运用,身体的耐受性和成长性都将会大幅度地提升,因为人间的元气浓度和大荒相比起来实在是过于地稀薄,如同是水流从高处,汹涌澎湃地涌向人间,未来一段时间内诞生的孩子中,将会出现一大批资质极高的。

    五千年时间内磨砺发展出来的,对于技巧的极端强化。

    以及终于到来的,庞大堪比上古神话时期的元气。

    卫渊已经可以预见到了人族的迅速发展。

    而神话概念炎黄,则是和人族的气运息息相关,人族越是强大越是昌盛,那么反馈在炎黄这一神话概念上的效果就越强,而这一道神话概念本身也就会越发地强大,无论是攻击力还是说难缠的程度,都和往日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卫渊稍微尝试了下,得到了大概的提升幅度。

    以前可以靠着岁月权能直接治愈这一道神话概念造成的伤势。

    而现在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对于岁月流逝的抵御提升了超过三倍,哪怕是寻常的神魔,沾上一丝都要感受到神魂和肉体都被灼烧的感觉,而因为炎黄反馈的神话概念越发坚韧,卫渊甚至于可以在对方身中炎黄概念的情况下,靠着因果共鸣,远程把握住炎黄概念。

    而后让这一丝金色火焰直接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时候引爆!

    灼烧神魂!

    焚毁肉身!

    甚至于反向燃烧岁月。

    “终于有了一种和因果之主匹配的手段啊……”

    卫渊倒是有几份的感慨,袖袍一扫,那一缕孕育有极端强大人道气运的火焰就缓缓地消失不见,最后化作了道人道袍上的金色火云纹,令这一身道袍在清淡之中,也多出了几缕威严之感。

    而其余的因果磅礴,则是来自于眼前的不周山。

    卫渊抬眸看着这一座巍峨的山脉,隐隐有所感应,口中自语:“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他神色微有惊愕,但是却并不是完全不解,就如同他在最终抵达了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境界之后,又将这个境界送出去,曾经抵达最强而后又坠入了最弱。

    故而明悟了大道补不足的道理。

    现在他并没有浊世之基和不周山的功体。

    在力量上自然【极弱】。

    却又帮助不周山恢复了原本根基,这就是结下来了因果,因果回转变化之时,竟然也让他得到了部分来自于大道规则的反馈,亦或者说,是他自己以因果之道撬动天地,而后借助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的大道,因果链接,反哺自身。

    卫渊伸出手,感知到磅礴力量顺着因果而来,五指握合。

    曾经在另外一个世界掌握过的恐怖力量再度地复苏,而后飞速地涌动膨胀,甲一在旁边,忽而一惊,看到了旁边身穿青袍的道人身躯忽而变大,肌肉变大,周身的虚空元气都开始隐隐扭曲,仿佛这一方天地被他的力量所震慑!被他的力量所排斥!

    卫渊五指用力。

    虚空一阵震荡。

    无形余波横扫四方和上下。

    周围天和地的概念竟然硬生生被撑开!

    甲一控制不住地连连后退,先前循声而来的诸多神灵们则是一下就被震得远去,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即惊惧不能言,而前方的白发道人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世界的一切都在离那道人远去,仿佛身处于无始无终的虚空,天地未形,浑沌未开,万物未生,而道人立于其中。

    而这样的画面,在下一刻就消失不见。

    就仿佛是错觉一样。

    但是它看到道人的白发扬起落下,而袖袍也重新垂落下来,那道人仿佛仍旧处于这个世界之中,但是却又似乎和刚刚有了些许不同的地方,甲一看不清楚,但是甲一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从来都不会怀疑卫渊,也不会去询问。

    他只在自己的小天地之中。

    卫渊五指松开,将自己的感受和刚刚的领悟道出:

    “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夫唯不争。”

    “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因果原来也是可以走水的道路。

    卫渊闭着眼睛,隐隐感觉到了自己和不周山之间有了更为紧密的因果,而刚刚的不周山功体特征也已经从卫渊的身上离去了,只留下了一种玄奇的感觉,让卫渊觉得,只要自己和不周山的因果还在,那么自己随时可以用出一定程度的不周山功体。

    而不周山并未曾受到损失,因为这其实是因果自天地之间所得的反馈。

    其中又涉及到了不周山恢复之后受其影响受其恩惠的众生因果。

    并非损人利己的法门。

    而卫渊所能用出来的不周功体,很有限制。

    毕竟只是【夫唯不争,以补不足】的法门。

    只像是截水引流,只可得了几分神韵,而不周山功体的几分神韵也已经足够强大。

    至少比起卫渊自己的身体力量要强大得多。

    甚至于,这些只是表象。

    卫渊感觉到,自己的锚点越发清晰了起来。

    眼前的不周山,在自己帮了不周山恢复状态之后,已经隐隐给卫渊一种类似锚点的感觉。

    ‘只要是和我结下了大因果的强者,对我来说,都可以看做是锚点吗?’

    ‘都可以让自我越发清晰稳定。’

    ‘对了,是了,我是被伏羲那个家伙带偏路了啊。’卫渊终于明悟过来。

    但是旋即也意识到,或许这也不算是被带弯了路,因为哪怕是伏羲当时也不知道卫渊走的是因果这一条玄妙的道路,毕竟哪怕是聪明绝顶到伏羲这样的层次,也是万万不肯将卫渊和玄妙莫测第一的因果联系起来的。

    若是有谁在那个时候和他说卫渊要证道因果。

    伏羲一定会哈哈大笑着把这个人留下来。

    然后好好地给他沏一杯茶。

    请他多讲讲类似这这样好笑的大笑话解解闷。

    卫渊恍然大悟,像是终于看到了前面的道路,自语道:“陆吾说跨越过去,现在,未来的锚点是最为难走的一条道路,而伏羲却也已经走出来,但是有谁说,锚点必须是事物?为什么不可以是人,为什么不可以是生灵,为什么,不可以是因果本身?!”

    “既然要确立跨越过去,现在,未来的锚点。”

    “那为何我不去寻找本身就跨越这时间长河的存在?”

    “人生而死,锚点也可能会被扭曲。”

    “但是西之昆仑,东海归墟,四海九幽,还有撑天拄地的不周山,就如同老伯所说的一样,他们的传说,是和整个世界一起,是不灭的……我当以这四方为锚点,以因果为联系,以我为核心,或许能够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也说不定。”

    卫渊双眸微敛。

    正如同帝俊所说的,他已经体验过了天下无双的心境,也曾经走到了十大巅峰道果境第一阶梯的高峰之上,此刻功体已经不见,那天下无敌的经历也仿佛是梦幻泡影一样地消散了,但是那样的眼界还在,浮黎玉虚的心境也还在。

    此刻再回过头来,看着自己此刻的状态,从浮黎玉虚元始大天尊的境界上看来,高屋建瓴一般,立刻就看到了新的可能和方向,曾经走过一次山巅,自然也当知道山巅是在哪一个方向,是要怎么样才能走过去。

    亦或者说,是一座富丽堂皇天下无双的巍峨宫殿,现在里面什么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了。

    里头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剩下来,但是这宫殿本身还在,框架还在。

    接下来只需要按部就班,将这宫殿堆满就行。

    卫渊伸出手。

    他的心中忽而升起了一种堪称大胆,但是却绝对会让帝俊放声大笑的想法。

    纵然没有了不周山的功体。

    但是朝着那曾经抵达的高峰去走,靠着因果之力定锚,以及【损有余,补不足】的法门。

    自己未必不能够在这个真正的时代,靠着自己的方法,重新证道浮黎玉虚元始天尊!

    执掌因果的,更为强大的浮黎玉虚元始天尊!

    而后,将那浊世大尊,彻底斩杀!

    卫渊吐出一口气,环顾周围,察觉到了先前被不周山复苏的动静惊来的诸神已经靠近。

    索性迈出一步,袖袍一扫将甲一罩住,而后刹那之间都消失不见,让那些想要凑上前来打个招呼的诸神心中懊悔不已,而却未曾察觉到,虚空中一粒肉眼不可查的微尘落下,掌中一滴水,十万八千虫,而这一点微尘比起这十万八千虫之一都更为微小。

    那是一座宫殿!

    玉虚宫!

    大可凌驾于不周山之上,小却也可隐介藏形,不显人间。

    卫渊坐在了之前曾和后土,和浑天论道的地方,看着前面风景,让自己心境重又安定下来,寻常之人的心境,如同瓢过水塘,泛起涟漪无数,而他此刻,已如珠入沉渊,不起丝毫涟漪,重新审视这因果之道,渐渐明悟一点。

    既然是损有余以补不足的路数,那自然要找到某些方位比自己强大的。

    而后结下大因果。

    否则的话,虽然卫渊所明悟的法门不会真的【损有余】,自身却也得不到什么裨益。

    “能够比我更强的,那岂不是只能找到【道果层次】?还要结下足够和帮助老伯恢复功体同等层次的因果……”

    卫渊想想都觉得头痛,若有所思,想了想,周围无声无息浮现出无数金色流光,流光汇聚化作因果,而因果朝着四方散去。

    以因果之主的特性,感知冥冥之中和自己有因果,也可缔结因果的方位。

    在卫渊的感知当中,一道道气息亮起,大部分都只是微弱暗淡。

    但是其中,也有数道因果,浓郁非常。

    几乎如光柱一般。

    道人屈指叩击一下,就在这玉虚宫前论道的地方,一道道因果汇聚化作实体。

    又想了想。

    就在这些因果落下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个蒲团。

    霞光千条,瑞气万丈,白发道人神色从容,玉虚宫前,似要讲道,而前方蒲团落下分布,却还没有一位客人。

    卫渊想了想,伸出手触碰第一个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