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撑天拄地,唯我不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26
  第1130章 撑天拄地,唯我不周

    浊世大尊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奇怪的梦。

    倒不如说他这个境界的存在会做梦本身就是一件离奇的事情,但是和这个梦的内容相比起来,就算是他做梦都不算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他在这一场梦境当中,看到自己果然得偿所愿,布下了层层的手段,甚至于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终于将自己那个心腹大患诛杀!

    那种在心中的恣意和狂喜。

    哪怕是梦中,都无比地清晰无比地强烈,强烈和清晰到了他自己都分不清楚这是不是梦。

    而后的岁月里面,自然是挥斥方遒,纵横无匹,清浊两世尽在掌握之中,布下的层层计策,西吞昆仑,东破归墟,而后鲸吞四海,占据大荒,而就在他的计策实行的是,那本该死掉的元始天尊,竟然又一次地复苏!

    一路杀来!

    最后还记着的,就只剩下了那森然一剑。

    浊世大尊自沉睡当中被惊醒,缓缓睁开眼睛。

    他坐在浊世核心之处的御座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小憩,此刻睁开眼睛,心中满是惊疑不定之色,这个梦境充斥着混乱无序,就像是凡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单纯梦境,但是他可是大尊,这自然不会是简单的梦境,而那处处都极为模糊的梦境。

    惟独一个东西却极为清晰。

    剑光!

    锋利无比的剑光!

    这剑光给他留下的印象之深刻,让大尊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而后触手一片湿冷,竟然是在刚刚那短暂的小憩当中出了一身的冷汗,浊世大尊沉默许久,自语道:“……预知之梦。”

    “这意思是,只要本座不收手,只要本座继续原本的计划。”

    “你就会在之后取了我的性命,斩了我的大道,断了我的未来?”

    “将未来之一切尽数都遮掩住,但是唯独留下了这一点。”

    他缓缓起身,看着清世之方向:

    “元始天尊啊。”

    “这算是你的威胁?还是挑衅!”

    【浊世之基】察觉到了浊世大尊的苏醒,察觉到了他的愤怒,缓声道:

    “大尊,可有什么吩咐?”

    “之前的安排和计划,皆已经实行,后土被困入阵法之中,是否要布下阵法,瓮中捉鳖,等待元始天尊?这一处阵法,并非是寻常之阵,而是前所未有的古阵,其中玄妙莫测,堪称绝品,哪怕是伏羲也不可能破去此阵。”

    浊世大尊按了按眉心,沉默着要出手。

    但是却隐隐然感觉到眉心刺痛,最终道:“……且先缓一缓。”

    “不必着急。”

    浊世之基讶异,不知道大尊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忍不住劝说道:“大尊,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许久,也是目前看来,唯一可以控制住元始天尊,甚至于布下天罗地网,封印大道规则,然后将他斩杀的机会,不可以这么放弃啊。”

    大尊眼底烦躁之意越发浓郁,那种被威胁的感觉已经无比清晰,对面几乎已经把剑放在他脖子上,不,是已经放在了他脖子上!但是他却不能够和任何人说,不能和任何人提起,不能说堂堂浊世大尊竟然在清气两人的联手之下死于浊世最深处。

    这不能说的心境,加上浊世之基的诚恳劝说,反倒更加令心中燥气愤怒,道:

    “本座说了。”

    “停手!!!”

    浊世之基脸上的神色凝滞。

    而后沉默。

    这位忠诚至极的浊世战神仍旧深深地一礼,嗓音沉默道:“诺。”

    ……

    霞光流动,万彩呈祥。

    不周山玉虚宫中的甲一非常开心地修剪着种在一侧的那些灌木丛,忽而感觉到了风的流动,哪怕是他这样没有多少道行和修为的非人之人,也感觉到了这种异相,而后抬起头,看到了天穹之上,无数的光华汇聚,而后有青紫色的雷光滚动奔涌过来。

    一层一层,浩荡不休。

    虽然说雷声令人惊恐。

    但是这雷光却只是恢弘壮阔,而且色泽极为正且大,让人不自觉就陷入其中。

    甲一忍不住道:“可惜啊,可惜。”

    “这样好看的景色,要是主人在就好了。”

    而后他听到背后那关了很久,但是每日都会被自己打扫干净的屋子传来了吱呀的声音,而后门被轻轻推开,身着青衫,白发垂落到腰间的道人推开门,在淡金色的晨曦之中迈步走出来,流光落在发梢,也落在那双黑色的眸子里,倒是映出一片通透如宝石般的浅褐色。

    甲一本来该欣喜或者说惊讶不已地询问眼前道人为什么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此刻不知为何,却只是心中平静。

    就好像眼前这个道人本来就该在这里。

    推门出来的时候,更是自然而然,说不出什么来,但是就像是花开,叶落,鸟叫蝉鸣一样,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自然而然不过,最不值得一说,却又最值得得一说的事情,道人坐在了石桌上,甲一就自然去热水沏茶。

    然后将每日都会准备一份的点心端出来。

    在用热水烫的干净的盘子上,摆出来了最好看精致的图样。

    这才给道人端上来。

    卫渊抬起头看着天空,看到那层层叠叠的青紫色雷霆,青色为美玉,是天穹,而当年道门第一位祖师爷出关的时候,就有紫气东来三千里的壮阔气象,眼前这青紫之气变化莫测,却又做雷声之状,雷声普化,响彻九霄。

    繁花似锦,烈火烹油都不足以形容这样的画面。

    卫渊喝了口甲一沏的茶。

    嗯,还是当年的味道。

    但是点心不是。

    点心比起当年做得更好吃了。

    呵,看来当年和他说了的那些话,他没有忘记,嗯,这个面点里面增加了来自于南海之外种在了深海之下九千里的一种特殊的材料,是当年后土带回来,然后施展出神通妙法,在池塘里面栽种的,增加了食物的层次感,可惜是因为太过于认真,揉面锻打的次数太多,反倒是过了。

    卫渊本能在心中评断了下。

    而后怔住,嘴角微微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伸出手,握了握,厨艺,真的回来了。

    果然,想的没有错,存在【实物】的,无法带回来,但是自我锚点的感悟是的,不过……只有这个,还不够,卫渊伸出手,五指微微握合,丝丝缕缕的金色因果汇聚而来,而后两相对应,直接锁定这个世界里面,属于自己【厨艺命格】的部分。

    而后手腕微转。

    做了一个往后来拉的动作。

    于是流光变化。

    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道人伸出手在袖袍里面找了找,而后将他离开之前那个未来时间线之前,伏羲最后交给他的东西拿出来,这里面写着伏羲认为的,如何扭转未来的节点写了出来,可以说非常地详细,里面不出所料地夹杂着各种‘只要信了就会被洗脑’,‘只要看了就会被干扰脑细胞回路帮助伏羲见娲皇’的东西。

    最后卫渊把这个帖子合起来。

    五指之中出现了雷火,将这来自于未来的帖子直接焚烧成为灰烬。

    留着这东西,恐怕是会成为这个时代伏羲的锚点。

    对于克制和反克制伏羲,卫渊实在是有着太过于丰富的经验了,常人说的久病成医,被一个家伙坑了这么久都没有点反制手段的话,高低是有些丢人了,而后袖袍一扫,让那帖子的齑粉四下散去,道:“说的很多,操作起来的技巧也很精妙。”

    “但是改变对面打算却还不如我的更简单点。”

    卫渊抬起头看了看那汹涌而来,恢弘壮阔地像是人间道藏记录的【天劫】般的青紫色雷光,耳畔听到了一声声的喊叫声音,道:“散了吧。”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那壮阔地像是要整个世界都包围和笼罩起来的云气一下凝滞,而后自然地消散不见。

    卫渊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失去了在之前的那个命运里面,基于不周山功体和浊世之基功体带来的巨大力量。

    这让卫渊一时间都有些不大习惯。

    但是却也多出了某种玄妙之感。

    纯粹极致的力量散去,正因为曾经已经体会过了这种靠着力量横推一切的感觉,故而当力量散去之后,身躯就会感觉到空空荡荡,而正因为身躯空空荡荡的错觉,就越发能感知到因果的玄妙,感知到这种力量的精深。

    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卫渊心情大好。

    然后却让甲一将东西收拾好,站在旁边,甲一对于道人的吩咐,从来都没有半点的疑惑和反对,当即老老实实站起来,而卫渊袖袍一扫,竟然直接将那玉虚宫都收了起来!刚才那雷霆云气滚动不休就已经是让人惊叹。

    不知道是吸引过来多少的修行者和天生神魔。

    眼睁睁看着白发道人直接将这玉虚宫给搬走了!

    他们看着这一幕,都怔住,不解其意,倒也是有人认出了这白发道人的跟脚,可是这不单单没法让他们明白什么,反而是更看不清楚了,这是要搬家吗?

    而道人看着眼前这巍峨,沉默,但是却仍旧孕育着强大力量和潜在灵性的高大山脉,想到了的却是自己祭奠了两颗首级两杯酒的那一座,还有老伯最后说的那句话,我不后悔救你。

    所以。

    我也不后悔,放弃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功体。

    白发道人忽而大声道:“搬山!”

    道门最基础的五丁搬山决。

    整个天地都仿佛摇晃数次!

    西北天境的不周负子山轰然巨震,猛地挣脱大地,而后朝着大荒中心处飞来。

    道人单手扶着不周山的原本位置,而后有声音不逊方才的青紫色气运雷鸣。

    不周山,被抬起。

    两座分开都极为高的山脉齐齐出现,而后生生被那道人用因果汇聚在一起,不周负子山腾起到极高而后平平移动,仿佛是顶住了天,然后恰到好处地落在了不周山断裂之处,刹那之间,清气上浮,浊气下沉,三千世界,无穷天地,都齐齐地震颤。

    而后众生突然发现,天穹越发地高了,大地也越发厚重了。

    这一天之后,重黎失去了原本的职责。

    烛九阴不必支撑九幽。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的格局开始变化。

    而十大巅峰中重新多了一个熟悉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