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天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47
  第1128章 天尊

    星辰坠落,自然牵引着整个天地之间的秩序都产生了巨大的失衡,此刻在清气之世当中,只能看到一轮一轮巨大星辰坠落,炽热的流光划过天穹,让整个苍穹都被笼罩在了赤红的绝影之中,大地震颤,众生恐惧。

    这也让开明真正明白了为什么天帝这样的招式不肯轻易用出来。

    无他。

    星辰移位,苍穹横砸。

    这不单单是浊世神魔会在这一轮一轮星辰当头砸落下来的恐怖场面里面死无葬身之地,就连清气之世都会在星辰移位带来的余波之下付出足够恐怖的代价,这倒也不是帝俊故意,只能说这位真的放纵自己,那带来的破坏力真的就是所向披靡,常人无法想象。

    而后开明就想到了那不知道和帝俊交锋结局如何的天尊。

    两人最差也是打了个平手。

    帝俊有这样伸出手去,就摇落星辰砸穿两界的恐怖手段。

    再说起来,天帝真的切磋几乎不会留手。

    那么也就是说此刻的卫渊,就算是不如这恐怖至极的天帝,却又差了多少?那满打满算已经是当世前三甲的恐怖手段,想着想着,开明脸上的笑容就有些绷不住,最后连这一丝丝的笑意都已经消散不见。

    作神嘛,要笑着面对一切啊。

    笑……

    笑不出来了。

    开明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那边虽然沉寂却依旧是巍峨高大的不周山,感慨叹息:“老不周山啊老不周,你这一下走的倒是潇洒,自己睡觉睡了个痛快,怎么就创造出了这么一个恐怖至极的玩意儿啊。”

    浮黎玉虚元始大天尊啊。

    开明嘴里有些发苦,这东西和怪物没有甚么区别啊。

    板上钉钉的十大巅峰道果境最强一批次。

    “可惜,可惜。”

    “幸好幸好。”

    刚刚还在头疼于卫渊太强大了的开明突然叹气起来。

    众人现世愣住,最后也都反应过来,都有些叹息和遗憾起来。

    这是支脉的未来!

    在【因果】窥测到未来走向的时候,未来或许还是定局。

    但是当因果动心动念之后。

    这未来就会在刹那之间偏移。

    也就是说,这强大无比,堪称绝世的功体,也只能够在此地存在,毕竟这一个未来需要让不周山都陨落一次,而后交出自己的功体,才有可能踏足成为那浮黎玉虚元始天尊,而偏偏以卫渊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功体而眼睁睁在幕后布局,冷淡注视着不周山为了救自己而死去?而后吞噬其功体,以进阶至强?

    开明都忍不住觉得后背发寒。

    那才真的能称之为天魔!

    不过,此刻说幸好,是因为乐子人的开明终于知道了自己更为安全。

    叹息。

    却是感慨往弱了说都是当世前三甲的无上强者,竟然也只是昙花一现。

    故而甚是遗憾。

    两件事情,两个反应,倒也是不算冲突

    忽而,在场所有都陷入沉寂和思考当中的强者们都感知到了某种凌厉无比的气息流转不定,哪怕是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几乎直入神魂的刺痛感觉,一一的面色都有些变化,这是神魂在提醒他们,有一股凌厉到足以威胁到他们的可怖力量出现了。

    但是这一股本能的感应又很快地散去了。

    无支祁转过身,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陆吾同样如此,只有坐见十方的开明最先反应过来,再度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了在巍峨不周山前,多出了一名白发的道人,玉簪束发,青衫依旧,一只手提着剑,一只手还抓着什么,就这样松松缓缓站在那里,但是一眼看过去却仿佛要将他忽略。

    仿佛和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身上既有跨越不知道多少转世和漫长岁月的沧桑,却又有着一种自然的平和。

    遗世而独立。

    开明这才明白,那位天帝为何不回天帝山,而是在这里是为了什么,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为了和他们多说话的,卫渊随手将手中的剑放下,然后抖手一扔,就像是昨天的时候,浊世的火神首级被扔下一样,此刻又有一颗首级落下。

    说是首级,其实不然。

    那更像是一截被斩断的大道!

    其上纠缠着不甘,怨恨,还有无边的愤怒,有着无数纠缠着的时间岁月气息。

    浊世大尊!

    一瞬间众人都心中震动不已,尤其是开明,当年他是被浊世大尊险些打得魂飞魄散,而陆吾也曾被暗算,陷入了长久时间的沉睡当中,卫渊坐在不周山前面的青石上面,洒脱从容,天尊背后,天帝负手而立,淡淡道:“杀了?”

    道人脱剑膝前横,洒脱笑道:“杀了,却也没有杀了。”

    “毕竟是和浑天一个时代的大前辈。”

    “就算是浑天当年都没有能够在浊世把他打死,我又如何能杀了他呢?境界之高,也是很厉害的,就这么死在我手里,太可惜了。”白发的道人拿起酒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看着清澈的酒水,端着酒,与眉心齐平,对着前面的不周山,道:

    “我能做到的,也只是把这七年间的他杀死了。”

    “既然你已经布下了群星万象坠落的手段,我也不能太差,试了试,成了。”

    “所以现在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从过去定锚未来,这七年的时间里面,发生的一切都循着这个命运而来,那么浊世大尊的命格将会在今天结束,以剑术被我定锚死劫,相当于他的命运将会在这里戛然而止。”

    开明的眼皮狂跳不已。

    直接给大尊的未来画上一个句号?

    本来大尊这样的境界,就该是九天之水磅礴浩荡从天而来,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只是按照现在这个轨迹的话,就相当于要直接把这一条雄浑壮阔的水域直接斩断了,这一瞬间哪怕是开明都无比心动,这代表着未来再也没有浊世大尊!

    然后他听到卫渊开口道:“不过我不想要选择这个命运。”

    “我本来就是为了改变某些这个未来而来的,但是最终我却成为了这个未来的一部分,那么这倒是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循环,我对这种情况很熟悉,我就是靠着类似的方法踏破了因果循环,而后走出了那一步,我担心命运会因此复苏。”

    帝俊淡淡道:“说真话。”

    白发道人的动作顿了顿。

    而后笑了下,若无其事道:“我只是不想要他们死。”

    “所以啊。”

    “我最后只是斩了这个时代的大尊锚点,只是可惜啊,我还想要改变未来,所以如果未来出现了新的轨迹,如果说会有新的发展,那么那个浊世大尊也会自然而然地出现新的未来锚定吧,哈哈,就像是个傻子一样,大闹了一场,倒像是什么都没用一样。”

    “但是老伯会回来,白泽也不会死,他们的命比起大尊的命要重要的多。”

    道人的笑容温暖。

    与其说是无双的天尊,倒不如像是一个终于满足的凡人。

    天帝淡淡垂眸。

    右手垂下,手中端着的酒和道人举高到眉心的酒杯碰了一下。

    而后微微仰脖,饮酒。

    淡淡道:“这一次大闹,我心中亦是愉悦。”

    “你现在不具备因果的道果,故而无法斩杀他,再来一次的话,可能做到?”

    白发道人道:“你都说了是大闹,如果不是这个未来即将被改写的话,你也不会直接坠落星辰砸入浊世的吧。”

    天帝不置可否。

    天帝天尊饮酒,旁人无法上前半步,大荒诸神更是心中震动,面容惊惧动容都有,哪怕是噎鸣和金乌,所见到的天尊都是清冷平淡,高高在上,永远都是一切都在掌握,什么时候看到天帝竟然会主动和人碰杯,何曾看到如此清淡的谈论。

    两人饮酒,道人随意坐着,而天帝却始终维持着清冷模样,不肯坐下。

    天帝喝酒三杯,拂袖离开,而那白发道人却仍旧自斟自饮,喝完了天帝山中窖藏最老,据传是天帝未曾得道的时候亲自酿造的美酒,随手将那杯子扔下,大笑着对天帝的背影道:“喂喂喂,帝俊,我们都打了一架了,之后回去,应该不需要再打了吧?!”

    天帝淡淡道:“和本座打的是不周功体。”

    “又与你何干?”

    卫渊瞠目结舌。

    天帝离开,白发天尊似乎也难得心中酣畅淋漓,而后却也慢慢收敛,看到了旁边大尊的残骸,对着不周山道:“一世因果一世了,老伯,你的因果,我还了。”

    “也该走了。”

    开明听到这句话,看着前面的背影,迟疑了下,还是道:“你不去见珏吗?”

    “不了。”

    道人坐在青石之上,嗓音平和下来,道:“过去之我非我,现在之我非我。”

    “现在之她也并非是过去之她。”

    “相见不如不见。”

    “我终究并非是她真正想等到的那个我。”

    开明心中复杂,还是感慨着道:“不过,还是可惜了啊……这么强大,或许,稍微……”

    他最后忍不住道:“哎,浮黎玉虚元始天尊啊。”

    那道人却是怔住,而后放声大笑。

    笑得难得畅快。

    他眼眸清亮,笑着问道:“那么,浮黎玉虚元始天尊,是这功体吗?”

    “我将这一具功体给你的话,你就可以成为浮黎玉虚吗?若是可以的话,那么这玉虚天尊不过就像是一个宝物,既然只是外物的话,对于我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呢?而若是浮黎玉虚元始天尊是我,那么我既已经得到了,失去功体又有什么关系呢?”

    开明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白发道人起身,连这个时代的青萍剑也留下,也是无法带回去的。

    因为这只是未来,这和过去是一条轨迹,就像是过去把东西埋藏下,在未来这东西和过去的是一件,青萍剑带回去也只是会有一把,他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拍了拍道袍上沾染的灰尘,将手中的酒直接洒向了前面的不周山。

    那浊世大尊被斩,却又还有执念不灭,还在怒骂不休。

    道人本来要走,忽而退回来。

    直接一脚踩下去。

    在诸多清世强者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直接一脚把浊世大尊的首级踩成稀巴烂。

    碾了碾。

    “还敢骂,不要忘记,我不动老伯,不代表我不去动浊世之基。”

    “回去,再杀你一次!”

    他拍了拍开明肩膀,道:“既然你那么在意所谓的浮黎玉虚元始天尊,那我就给你吧!”

    开明怔住。

    然后感知到道人竟将功体全部转交给自己。

    白发道人只是安然带着几份戏谑地笑道:“你好啊,浮黎玉虚元始天尊。”

    “想要啊。”

    “送你了。”

    这两句话轻飘飘的,却也重得离谱。

    开明瞠目不能言。

    这可是功体!

    这个可是浮黎玉虚元始天尊!

    你就不要了?!

    明明前面的道人没有了功体,但是那种浑然天成的气机却比起往日更为强烈!

    道人却只是转身,朝着众人拱手,袖袍微微垂落下来,郑重地拱手一礼,然后轻声道:

    “诸位,有劳。”

    诸多神灵几乎是下意识挺直腰背,下意识地拱手行礼,齐齐道:

    “天尊无量。”

    竟然是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开明。

    白发道人转身,看了一眼人间的方向,就已经散去不见,而真灵意识离开未来锚点的时候。

    却未曾立刻回到真身。

    而是出现在了一处玄妙之境里,看着前面的俊美男子,许久后,道:

    “伏羲,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