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一人力敌天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540
  第1125章 一人力敌天下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黑发道人要让堂堂天帝等一天,排个队的原因只是要去一趟游乐场,这可是清世的第一人,或许也是清浊两界的第一人,如果不是因为需要庇护住苍穹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杀入浊世当中战个痛快了。

    这样的人亲自邀战,还要排队,排队的理由是要去游乐园玩一天。

    破天荒的,天帝竟然答应了这样的要求。

    而且难得颔首道:“哪家游乐园?”

    卫渊道:“那就要看她喜欢了。”

    袖袍一扫,将手中的玄黑浊世旗直接收入袖袍的袖里乾坤里面,他还想要回到人间界,但是脚步顿了顿,却又重新另外找了一个方向,消失离去,直接将陆吾和开明也抛下来,而天帝看着他远去的方向,忽然开口,道:“开明。”

    开明一个激灵,干笑道:“帝俊你做什么?”

    “我刚刚不是不想要阻拦水神火神和他打一架,这两个家伙来得太过于凶猛了,我现在伤势可还没好,还不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

    帝俊没有说甚么,只是平淡道:“你去召集清世的强者。”

    “无支祁,祝融,共工,四海,石夷还有你和陆吾,烛九阴,山海诸神,全部都找来。”

    “四灵四象。”

    “包括人族的强者,嬴政,白起,吕布,项羽,关云长,张若素。”

    “我会逆转岁月,将玄奘,张角,夫子,章邯,刘玄德,赵子龙,还有西皇的倒影找来,虽非本体,也具备一战的力量。”

    !!!

    开明头皮发麻:“你要做什么?”

    “不破,不立。”

    “不破天地,不见众生。”

    “不斩过往,不见自己。”

    天帝伸出手,明明说出的话已经霸道至极,语气却仍旧平淡:“那些除非自己亲自证明过,否则的话,是绝对不会相信卫渊就是卫渊的,都是极端自我的人,哪里有那么听话,若是真的我说什么他们就信了什么,他们也走不到现在。”

    “与其这样,不如让他们来这里痛快地一战,亲自去见证。”

    “不周山已经帮他完成了铸造的功体。”

    “那么这一柄利剑的开锋,将会由我亲自完成。”

    开明脱口而出道:“你忘记了?!他的未来锚点结束之后,就会回去了,这只是未来的可能性支脉,功体又带不走,你耗费底蕴做这种事情有什么用?!”

    帝俊回答:“但是横推天下,无敌于世之心已经铸造。”

    开明面容凝滞:“你要成就他?”

    “不,当然不会,我绝不会丝毫的放水。”

    “我会亲自和他一战,唯倾尽所有的全力才值得这样的对手,唯独这样的对手才值得我拼尽全力,天底下再没有比有对手更为有趣的事情了啊,究竟是我踏过他,走向更高,还是他超过我,铸造无敌之心,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值得期待的赌局了吗?”

    “他其实也知道了。”

    “否则你猜他为什么要问有没有恢复伤势的灵药?”

    天帝看向不周山,五指握合,将卫渊放在地上的酒壶提起,摇晃了下酒壶,道:

    “不周山啊不周山,我听到了你的话。”

    “你既然想要知道不周功体的极限,那我就给你这个极限。”

    “至少,在这个世界里面,我会让你看到这功体极限的一角。”

    帝俊饮酒之后将酒壶扔回去,看着前面巍峨伫立的不周山。

    “然后,我将再一次跨越你。”

    ……

    卫渊靠着因果搜寻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这个时代的伏羲,他还想要把自己的厨艺给收回来,不知道从未来锚点殴打伏羲掉落厨艺命格之后,能不能也带回去,这东西属于类似于感悟心得一样的东西,又不是功体这种实际性质的玩意儿,应该是可以带走的。

    但是也不知道是失去了道果之后,此刻卫渊对于因果的操控变弱了。

    还是因为不周山功体诸邪避易,万法不侵,连带着自身运用因果和天机的方式也变得迟滞,出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漏洞,这才被伏羲察觉。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伏羲那家伙也如天帝一样感知到了什么,而后担心卫渊找他的麻烦,提前溜了藏起来,这家伙虽然渣了一点点,但是各种方面来说还是很谨慎的。

    没错。

    卫渊确实是要找他麻烦!

    现在这一身功体,天克伏羲。

    自然要找机会先近距离殴打一顿试试功体的手感。

    当然,心底里面当然也存了殴打伏羲掉落厨艺,然后给卫元君做一顿好吃点的饭菜的念头,但是最后这个念头显而易见是落空了,卫渊调息休整了一日的时间,只能够说现在这一具功体的恢复力强大地和怪物一样。

    连续恶战,其中还包括了三个道果境界。

    哪怕是后来和祝融共工的交锋并没有直接打得不顾一切手段尽出。

    但是消耗也很巨大,之前和浊世火神交战,速杀浊世火神的时候,卫渊自身也受到了不轻的伤势,但是就只是一夜功夫,不管是损耗的底蕴和气机,还是说之前受到的伤势,都已经恢复原状,甚至于气血蓬勃,气力强横,比之于先前还要更强一丝。

    而卫渊在第二天重新回到人间界,打算在人间界见一见珏的时候,但是当卫渊推开门的时候,却没有能够看到熟悉的少女,只有卫元君和章小鱼在。

    章小鱼回答说是西皇尚且还有些杂事需要处理,所以这三日都不在家中。

    卫元君就得要章小鱼帮着看顾一下。

    又说可能三日间都无法回来。

    “爹!!!”

    几乎是看到卫渊的一瞬间,卫元君就已经冲过来,然后一下跳起来,双臂展开,就像是个树袋熊一样抱在身上,黏人地很,而卫渊看了珏留下的手信,他和她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很容易就看出了这信里面内容藏着的想法。

    她希望他能够弥补这些年卫元君没有父亲的经历。

    “爹,娘亲她怎么还不回来啊。”

    “明明她也很久都没见到你了。”

    “她不想你吗?”

    “可是她明明都抱着那个剑匣哭了啊,真的哭了,我悄悄地看到的。”

    被抱起来的小女孩凑到父亲耳边说着悄悄话,悄悄地把偷偷看到的母亲窘状也说出来了,卫渊道:“……娘有些事情,这几天爹陪你玩好吗?你不是说想要去游乐场吗?是打算今天去呢?还是明天去?”

    “今天去!马上就去!”

    小女孩的眸子亮莹莹的,从父亲身上跳下来,展开双臂,道:“而且,而且听我说啊,我还想要去做很多的事情,都想要做……”她几乎是小跳着跑去了自己的小房间里面,然后抓着一本粉色外壳的日记本,打开之后,里面用稚嫩的笔迹写着一行一行的字。

    她把这本日记本举高。

    上面的稚嫩文字歪歪扭扭地写着她想要做的事情。

    ‘想要让老爸扎头发’

    ‘要一起去玩。和爸爸一起出门。’

    ‘去游乐园!’

    ‘去吃早点!’

    ‘去放风筝!’

    ‘去看望路口的小猫猫’

    ‘比赛踩着路上的白线不歪出去’

    ‘……’

    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卫元君双眼亮莹莹地,卫渊俯下身子,揉了揉孩子的头发,嗓音温和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小女孩重重点头,然后乖巧地坐在了椅子上,任由卫渊亲自帮她把头发扎起来。

    然后卫元君一只手拉着卫渊大手,一只手抓着画册往外面走。

    走出博物馆的时候,她忽然想起来什么。

    转过身,对着博物馆里面的章小鱼用力挥了挥手,大声道:“小鱼姐姐我们出门了!”

    “我和爸爸出门了!”

    得到回应之后才心满意足地转过身来,拉着卫渊的手大步往前走,手掌摇晃着。

    和老街上见到的每一位还在的邻居大声地说话。

    在路口的早餐店坐下,很熟悉地对着已经老了些的老板打招呼。

    “赵爷爷,还是以前的!”

    那位老板脸上已经多出皱纹,笑呵呵道:“好,好,小元君今天一个人来?”

    “不是哦!”

    小女孩拉着旁边的黑发青年,骄傲道:“这是我爸爸。”

    “今天我们一起来的!”

    那老板讶异,似乎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旁边的青年,愣了一会儿,道:“卫馆主?”

    道人微笑颔首:“老板别来无恙啊。”

    那老板认出来了熟人,脸上的表情也更加开怀,道:“哈哈,都好都好,就是你啊,这都七八年没见了吧,倒是和七八年前没啥区别,我倒是不行咯,就算是练了养生功夫,估计也搞不出来什么名堂来,倒是身子骨好了不少,现在还能出摊。”

    “反正在家里面也是闷得慌。”

    “你这是工作回来了?”

    “嗯。”

    “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

    老板熟络地给卫渊把过去惯尝吃的东西端上来,豆腐脑都比往日放地更多,卫元君右手抓着勺子舀着豆腐脑,老板笑呵呵地道:“你老爸回来了就好啊,这小子,突然就失踪了七八年,我们还以为怎么了,后来才知道是出人间工作去了,倒是厉害。”

    “估计啊,这修为也是不差了。”

    “看着真年轻,七八年时间了,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反倒是还比以前看着年轻点。”

    “小元君啊,你是不知道,你老爹年轻的时候可是够潮的,把头发都染白了。”

    老板呵呵笑着闲聊着什么,旁边放着的豆腐脑腾起了热气,模糊面容,一切都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老板的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多了几条皱纹,道人喝了口豆腐脑,已经不如当年,七年岁月对于常人已经不短,红尘如烟变化。

    吃过了早点,小女孩认认真真地在本子上把一行字划掉。

    一路卫渊把她想要和爹一起做的事情都做了。

    其实都是些很寻常的事情,但是做这些寻常时期的时候,却总是会想到和另外的人一起,有时候哪怕只是寻常无聊的事情,也会变得很有意思,去喂养小猫,可能是卫渊和昆仑三神的关系,也可能是卫元君和昆仑的因果太重,任何猫科动物对小女孩都好得很。

    一起撸过了猫,看了卫元君的‘秘密基地’。

    阳光下摇摇晃晃踩着阴影和阳光的界限。

    小女孩展开双臂踩着一个破旧公园爬满了爬山虎的栏杆,黑发垂落的道人伸出手让小女孩的手掌搭着上面,一步,两步,最后卫元君努力地跳了下来,像是完成了某种了不得的任务一样骄傲地扫了扫自己的头发。

    最后只剩下游乐园了。

    没有想到的是,卫元君选择的游乐园,竟然只是很简单很寻常的那种,是卫渊小时候也被爷爷带着来过的地方,小女孩笑容灿烂,而卫渊抬眸,看到了前方虚空之中,水火共存,雷部齐至,层层的兵家煞气,堂皇的人道皇者气焰。

    但是都神色肃穆,手中握着兵器,仿佛山崩一般的气势凝重而压抑。

    稍微有些道行的人,能够察觉到这里的异样,或者说人世间的真修早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可是来到这里,却看到了雷部众神都在,山神水神都只够资格在旁边作陪,其余主位的存在有多强大他们想都不敢想。

    卫元君瞪大眼睛,她没有开眼,没有看到隐遁起来的诸神。

    只是看到了一个个头发发白的老头子。

    “好多老伯哦,他们也要玩吗?”

    这些人族的真修,以及其他为了打下手而召集来的神灵听到了话语,几乎就已经头皮发麻地心中暗暗地叫起来,玩?!这是可以玩的时候吗?!你不要开玩笑了啊!这,这,这般的气势,怎么可能玩得起来?

    知道些许内情的,却不知道这些位强者是在等待着谁。

    不知道的则更是吓得六神无主。

    卫渊微微颔首,当做打了个招呼,而后平淡从那些身影上收回视线,道:

    “不好意思,让一下,我们想要去园里面。”

    “谢谢,借过一下。”

    他带着女儿挤过去了另外而来的人群,走到了游乐园前面,买票,排队,进去,游乐园是有些老了,东西都比不过那些新的游乐园,但是卫元君还是玩地很开心,旋转木马,碰碰车,还有其实高度不那么高的摩天轮,小女孩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

    最后一口气从早上玩到了快要夕阳,才觉得有些累了。

    在卫渊买回冰淇淋的时候,小女孩已经坐在停下来的旋转茶杯里面睡着了。

    睡得很沉,可是嘴里还在说着梦话:“爹……”

    卫渊垂眸温和。

    把小零食放在旁边,道:“保护好她。”

    地脉之中化作一尊山神,道:“诺。”

    卫渊想要出去的时候,这游乐园的工作人员都警惕地看着外面,无他,外面一堆境界都很高的人已经直勾勾地站了少说一天了,而且人有越来越多的趋势,这不能不让人觉得头皮发麻,其他的游客本就寥寥无几,现在也都留在这里不肯出去,有个工作人员看到卫渊打算出门,好心阻止道:“客人,还是先等等吧。”

    “外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打过电话问过了,可能是有高手打架呢。”

    “可是这高手大家,怎么不把周围都遮起来呢?”

    卫渊大概隐隐明悟,道:“或许,是交锋的人想要让这个气机传递出来,也造出几个好苗子吧……”有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倒是没有开口,只是心中咕哝,这人间界哪里有什么顶尖的高手,能够做到这一点?再说了,他可不知道人间有谁的牌面这么大,竟然让这么多有名有姓的宗门执掌都出现。

    卫渊听到那边的卫元君在呢喃着说梦话:“爹,你做什么……”

    卫渊笑了下,没有回头,只是道:

    “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他看着那诸神万象,呢喃道:“老伯啊,你总说自己天下无双,但是这么多年,也不出手,旁人都不知道你的厉害,你都说了啊,撑天拄地,挟山超海,宇内无双,说话不做事情,就像是在吹牛一样,不过,今天我帮你做完这件事情。”

    他推门而出,旁边员工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己的门明明都锁死了,怎么忽然就开了。

    可是再一看,这门不是还好好的吗?

    他狐疑抬头。

    而后这他,所有拥挤而来的人甚至于这整个城市的人都猛地呆滞,刹那茫然,见到了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天穹之上猛地压下来,无数的天兵天将出现,山神在下,雷部在左,有江神握剑,有神灵怒目,气焰磅礴却又不影响周围,浩荡地像是远古蛮荒的神话,重临人间。

    而后他们的兵器都齐齐震动不已,似乎是感知到了某种绝对的恐怖而警惕鸣啸。

    每一张脸上都紧紧绷着,而后从雷部和山神们口中化作了怒吼长啸奔涌出来。

    “战!”

    “战!”

    “战!”

    忽而,苍穹化作了浩荡磅礴的黄天,往下压下来,而大地却是一片沉静,比起往日更为幽深,朝着上面浮动,天地正是黄昏夕阳,一轮红色夕日被黄天浊地夹在中间,仿佛一剑扫过的缝隙,虚空之中锐气长啸,瑰丽无比。

    先前的诸神所踏云气构筑的大阵猛地破碎!

    而这一幕壮阔绝世,诸神警惕的原因,只是因为刚刚陪着女儿玩完游乐园的父亲平静前行,似乎不再控制收摄自己的力量,那黑发伴随着步步而行化作了白发,而后五指握住了一柄玄黑色的旗帜,而后黄天浊地融合而来,化作这一柄撕裂清浊的战斧,猛地横扫。

    “今日卫渊以此战,证我不周天下最强之名。”

    “尔等——”

    “齐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