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极限的不周功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5
  第1124章 极限的不周功体

    最后星星点点汇聚而来的光辉散去,这也代表着不周山最后的一缕意识陷入了沉睡之中,而在他身前,巍峨而高大的不周山也旋即陷入彻底的安静下来,就连坐见十方,双目具备有勘破诸多隐秘之能的开明都没有办法看到丝毫的灵性。

    祂死了吗?

    未必,堂堂不周山,神话级举足轻重的存在,十大巅峰的道果境界,再加上他本身的功体特性,哪怕是自身真的已经陨落,只要人世间和大荒山海之中,还流传着他的传说,那么他就有一定的机会和概率从岁月中归来。

    但是那一定是非常非常漫长的时间了。

    只能说,这毕竟只是已经化作了支流的命运可能性。

    若是卫渊回归过去的话,只要做出足够正确的反应,仍旧可以避免这样的惨状发生。

    开明隐隐然有种感觉。

    或许这才是卫渊本来的命运,就像是过去的那五千年当中一样,在不断的失去当中不断地成长,最终走到了时间尽头,已经足以称得上一句立足巅峰,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后没有敌人,却也没有了朋友。

    不过这个命运的轨迹,在他得到【因果】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偏移。

    只是这个时候,开明已经开始觉得头痛了,天边金红色焚毁一切的火焰和涛涛的碧波已经急速靠近,天地之间同时间充斥着混乱而暴虐的元气流,像是他这种,在道果境当中完全称不上一句擅长杀伐的类型,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在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麻了,这是真的麻了……”

    “本来卫渊这小子的情况一句两句地还说不清楚,一路上上了头,直接打了过来。”

    “直接把祝融和共工两个给吸引过来,还有老不周山。”开明一时间哽住。

    陆吾皱眉:“共工祝融,并非是蛮不讲理之人。”

    “你我二人好生解释,他们至少会听一下。”

    开明摇头道:“听?听个大头鬼啊听。”

    “刚刚老不周山是不知道卫渊是从过去来的,老爷子最后的力量是希望卫渊能够从大尊的控制中挣脱出来,这当然是大大的好意,可是在祝融和共工的感应里面那是甚么?”

    开明嘴角抽了抽:“那就是卫渊不单杀了不周山,还要来彻底地毁尸灭迹。”

    “而我们,竟然是什么都没有做,你猜他们会怎么想,再加上之前卫渊一路横冲直撞的事情,那两个家伙肯定会选择,先打一架,拿下来之后再仔细盘问,说得好听一点叫做上古传统,文官秉性,没有证据就几句话他们可不会听,况且……”

    开明声音微顿,道:“你说可不可以不打,那你也要看看着边的答不答应。”

    陆吾循声看向旁边的黑发道人,开明的视线同样也落了下来,后者身上所穿着的是原本昆仑时穿着的黑色华服,之前是以气机化作了道袍,后来气机散去,自然也恢复了原状,裁剪不是那么合身,而是更为宽大雍容一些,而此刻却有无形气机高速盘旋流转。

    之前也算是一桩宝贝的发簪早已经被浊世之基和清气昆仑两股不同气机碰撞之时的余波搅碎,化作了碎得不能够再碎的齑粉,足可以见到哪怕是已经跨越了岁月,真灵寄托于未来锚点的卫馆主仍旧是半点财运都无。

    开明本来想要用这句话来稍微嘲笑一下卫渊的。

    只是现在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刻那道人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有着无比沉重巨大的压迫感压下来,让开明都不得不眯着眼睛,而旁边白发少年模样的陆吾,也已经把右手搭在了剑柄上,双眼本来是金色的,此刻像是直视大日的猫虎一样变成了竖瞳,白发微微炸开。

    不周山,清气撑天拄地。

    以及浊世之基。

    清浊合一。

    以及最为极致的剑术。

    祝融和共工已经逼近,因为卫渊先前将本来要截杀珏的浊世火神反向截杀,一路将阻拦自己的清世强者也直接击败的原因,此刻无论是火神还是水神,都毫无疑问地起了真火,在判定前面的存在大概率就是那个占据卫渊身躯锚点,还靠着卫渊的脸杀了不周山的敌人的时候。

    很难让火神和共工保持冷静。

    那可是执掌寂灭之火的火焰之神和当年头撞不周山的水神共工!

    开明虽然说早早就想要摆烂,但是陆吾和开明不同,早就已经凌空而起,直接前去阻拦,将事情以最快的语速讲了一遍,但是就如同是开明所预料的那样,此刻的祝融和共工,并不会因为这一句话而信任,因为不周山的事情,他们现在只会信任自己亲自验证过的。

    而那需要有一个先决条件。

    按照基本逻辑——

    “先拿下来!”

    “好!”

    “你我一起出手!”

    祝融和共工瞬间达成了共识,而后金红色的寂灭之火和蓄势已久的碧色波涛同时间暴起,而后朝着眼前的黑发道人落下,纯阳寂灭,飞瀑如海,烈焰行左,浪涛行右,道果境界当中同样极为擅长战斗的两名强者注视刹那就绝学尽出!

    陆吾持剑。

    而开明毫不犹豫直接暴退。

    下一刻,金红色烈焰,碧青色长光猛然爆发,纠缠交错冲向天穹,让苍穹的一半化作了火烧云般的状态,像是整个天空都燃烧起来,而另外一半则是浸润着幽幽的冷意,仿佛九天之水,逆而倒悬,浩荡磅礴,轰然砸落。

    气息猛地荡开。

    本来会水火相交,气机碰撞造成进一步撕裂般伤害的招式却始终没能碰撞。

    火神祝融的眸子里面满是惊愕,而水神共工瞳孔收缩。

    刀锋和长枪同时止住。

    黑发道人同时拦住了他们!

    一只手直接扣住了刀背,另一只手则是死死抓住了水神蓄势之后的长枪枪锋下一寸枪身,一左一右,两名怀揣着怒气和杀意而来的神灵牙关紧咬,双目怒视着前面黑发垂落的道人,毫无疑问已经是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

    但是刀锋和长枪仍旧被缓慢而坚定地拉开来。

    水火无情。

    但是,此刻却也不过如此。

    水神眼神冰冷,周身权能已经升腾而起,火神的寂灭之火也已经开始流转。

    但是却也不能阻止兵器被拉开的趋势。

    力量!

    绝对的力量!

    直接抵达认知极限的纯粹的力量!

    一层一层恐怖的气焰朝着四面震荡而出,祝融感知到手中的神兵甚至于开始出现了内部的呻吟,而水神共工手中的长枪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弧度,卫渊五指猛地握合,眼神平静,将两柄兵器握紧,功体权能运转变化。

    撑天·拄地!

    轰!!!

    两把神兵直接脱手飞出,水神共工的反应冷静迅速,猛然拉远距离,波涛汹涌的声音几乎是从耳畔奔涌而来,天边大片水域出现,四海波涛直接被他扯来,飞跃陆地,而不是水淹天下,如同一道道匹练一般飞来,横贯苍穹,浩荡磅礴。

    道人右手一握,玄黑浊世旗直接滑落,这一次气机变化,旗帜一卷,化作了一柄长剑。

    抬起头。

    水神之威,四海凌驾于苍穹。

    怒意磅礴,蓄势而来。

    道人握着这柄剑,想到不周山最后玩笑说的那一句话,五指次第开合,剑锋之上有丝丝缕缕的气机变化流转,他道:“就如同陆吾说的那样,我是靠着锚点从过去而来的。”

    水神共工道:“这件事情,先等你被拿下来再说吧!”

    “哼,若你是他,也该知道我们的选择。”

    卫渊没有说什么,毕竟如果是他的话,也会选择这种最为保险的手段,手中玄黑浊世旗所化的剑微微抵着地面,抬起头看到了滚滚波涛,水神共工令四海之水齐至,而后长啸一声,无数的水流纠缠轰然砸落而下。

    四海之水的重量,何至于亿万吨可以形容?

    卫渊抬眸的时候,忽然想到,背后即是不周山,此地正是水神共工曾经怒撞不周山之处,眼下的一幕,和当年何其相似,而这波涛之上,竟然还腾起了金色的火焰,水火齐至,而卫渊看了一眼背后的不周山,只是单手握着剑,最后连剑都放下来,空着双手,就像是老不周。

    功体流转变化,让周身的虚空隐隐扭曲。

    卫渊长剑倒插于地,黑发垂落:“当年你在这里撞倒不周山,今日也是在这里,我代替老师来接你这一招。”

    开明头皮发麻。

    卫渊踏前一步,右手化掌,猛然砸出,浑厚霸道的气焰腾空而起,喧嚣恐怖,哪怕是他竭力克制,仍旧让自身的力量流转激发,出拳的时候,也带着三分剑道,而后仿佛和背后的不周山共鸣,背后气焰升腾的时候,化作了那高大的老者之影。

    头顶苍穹,脚踏大地,不可计量之高,无可形容之恢弘,放声大笑。

    撑天拄地,不周功体!

    出拳!

    可怖的纯粹力量压缩到了极限,而后再猛烈地爆发,黑发道人单手出拳,而不周功体之显化同样共鸣,那轰然砸落下来的水流波涛滞住,而后水流朝着相反的方向奔腾,速度加快,奔涌,咆哮,一拳之下,水火尽散!

    共工和祝融被逼退。

    被水神召来的四海之水重又重重砸回,发出巨大的轰鸣,水火交错,腾起云气,云气又化作了暴雨落下来,黑发道人站在地上,站在那一座巍峨却沉寂的山脉之前,道:“看来,水神共工,并不是不周山的对手。”

    水神共工咬紧牙关。

    而这个时候,有主动放出的气息插入此地,祝融共工面色微有变化,下意识回头看去,看到了身穿墨衣的帝俊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这里,或者说,作为观测庇护着整个清气之世的最强者,天帝自然会察觉到这里。

    此地的气机忽然变得紧绷起来。

    卫渊看着天帝:“那么,陆吾之前说的解释,帝俊你应该知道了。”

    “你相信吗?”

    帝俊平和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我相信。”

    他指了指自己,淡淡道:“此身,亦归属于未来之锚点。”

    “所以我可以感知到你的特殊。”

    而后天帝话音一转,平淡道:

    “但是,我相信你,这和我想和你尽力一战,没有冲突。”

    帝俊的神色平和,视线落在卫渊的身上:

    “同时具备有不周山功体和浊世之基力量,又有你的剑术,这样的对手,怎么可能放过?”

    卫渊身上的气机开始快速收敛,他五指张开,将玄黑浊世旗握住,看着帝俊,道:

    “我要为老伯复仇,而且,我也得要回去正常的时代和命运的主干上……”

    “天帝有迅速恢复伤势的灵药吗?”

    帝俊看着卫渊,颔首表示有。

    而后给出了一个卫渊难以拒绝的要求:

    “去浊世之前,和我一战。”

    “若你赢了,我可和你同去。”

    复仇是势必要进入浊世的,而若是能够和天帝一起前往浊世的话,复仇的概率也会更大,况且,和天帝一战。

    卫渊想到不周山所说的遗憾,遗憾不知道不周山功体的极限。

    他沉默了下,点了点头,答应下了天帝跨越七年的约战,而后补充道:

    “但是,可能需要一天时间。”

    “我答应了另外一个人。”

    “要有先来后到。”

    帝俊平淡道:“也是交手吗?”

    “不……”

    道人摇头,脸上的神色温柔缓和下来,回答:“我答应她,要带她去游乐园玩一天。”

    在离开这个【未来】之前。

    “玩过之后,再和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