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且以头颅祭故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24
  第1123章 且以头颅祭故人

    博物馆——

    卫元君和章小鱼都保持了相当的安静,一句话都没有说,卫元君坐在凳子上,怀里抱着空了的剑匣,两只脚晃啊晃,却是一反常态地缄默不言,章小鱼至少还有几分心神在,勉强问道:“元儿,要吃点东西吗?”

    卫元君摇了摇头,然后无精打采地垂下头。

    小脚丫晃了晃,也无精打彩地顿住。

    两个人的交流又结束,陷入了长久的安静。

    卫元君用力抱了抱剑匣,往日里面冷冰冰的匣子此刻似乎都带了点温暖的感觉,嗫嚅着自言自语道:“爹,应该会把娘亲带回来吧……”

    “他那么厉害。”

    章小鱼还没有回答,忽而听到了一阵阵清脆的铃铛声音,博物馆的门打开来,两人都一下吓了下,却看到来者竟然是面容柔美的女子,身穿浅色的服饰,腰间垂落玉佩,正是珏,卫元君的眸子一下亮起,而后一下跳起来,道:“娘!”

    “娘亲你回来了!”

    卫元君笑容灿烂,眼眸明亮地展开双臂迎上去:“他真的没有说谎啊!”

    “嗯?他?”

    珏怔住。

    章小鱼很敏锐,察觉到了不对,迟疑道:“西皇您回来的时候,没有遇到阻拦吗?”

    珏微微皱眉,道:“有敌人,但是不强。”

    “你们说的他是谁……”

    女子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里的气机发生的变化,察觉到了战斗的余波。

    伸出手将章小鱼和卫元君都揽住,一双剪水秋瞳,却带着了难得的凌厉和淡淡的威势。

    而后视线凝固,看到了刚刚卫元君见到她时放在桌子上的剑匣,看到那剑匣已经打开,红绳自散,而匣子里面的剑已经消失不见,面容凝滞,眼眸瞪大,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而轰隆隆地炸开了一阵阵的流光,光华在先前就积蓄着的雨云似乎终于到了落下来的时候。

    但是落下来的雨却是红色的血水。

    天血雨。

    鬼神哭——

    有道果境界的强者陨落了。

    ……

    此刻正在浊世之中,隐隐做出了倾其所有,扑杀入侵清世之姿态,以借此机会制衡住天帝的大尊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猛然抬起头,看到了浊世之上缠绕着的大道烙印忽而大放流光,而后,其中有极为灿烂明亮,仿佛炽热着燃烧一切燃烧万物意境的一道烙印,竟然崩溃。

    浊世大尊的面容缓缓凝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咬着牙道:

    “怎么回事?”

    这突然的一幕让他隐隐然无法接受,像是迎面的一棍子打在了额头。

    生疼生疼的。

    他忍不住重复道:

    “……怎么可能?”

    “天帝已经被制衡住了,区区一个还没有进阶道果境界的西皇,怎么可能没有拿下,还被她杀了?!他怎么可能会死在那里的?怎么可能?连玄黑浊世旗都没有了下落,他是废物吗?”

    “又不是那持剑的元始天尊复苏。”

    “怎么可能!”

    大尊尝试把握天机,进行感应,但是不知道为何,只能够看到一片乱象。

    仿佛是开始和结局纠缠交错在了一起,仿佛是过去现在未来不同的时间线全部都纠缠在一起,乱做了一团,完全都看不出头绪,看不到变化,看不到进展,只余下了大片大片的混乱。

    清气之世,群星万象之上,天帝垂眸,隐隐然有所感应。

    ……

    “真的是,很了不得啊。”

    “这个动静。”

    “这家伙,该不会直接横冲直撞地打过来了吧?”

    大荒·不周山下。

    提前一步来到这里的开明和陆吾并肩而立,开明看着远处不断升腾而后落下的气机,看到属于修行者的强大气机腾跃在高空,引动了元气的剧烈变化,神色都隐隐变化,没有办法维持原本的宁静。

    他是真的笑不出来。

    换别人处于现在卫渊那种举世皆敌的情况里面,当然是会冷静理智,以求谋定而后动的,但是那可是卫渊啊,那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好像都不是特别离谱,说是在这种情况下和清气诸多强者一战也要做到自己的目的,那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在历史轨迹上是怎么出事的。

    来到这个未来锚点的理由不也已经完成了吗?

    已经找到了‘改变未来轨迹’的节点,只需要解开锚点,就可以回到过去的时间线上,然后从那个时间线上,将那三个节点都一一解决,譬如凑够了四把剑再去救后土,比如先提前把不周山的功体恢复了,比如警告不周山,如果说遇到自己陨落的消息,那之后看到自己的时候就一定要小心点,别傻乎乎地往前凑。

    这不就成了吗?

    还非得要在这里打一架吗?

    而陆吾转过身看着高大巍峨的不周山原址。

    原本在西北天境的不周负子山已经崩塌,全部都坠入了海域当中。

    此刻只剩下了这断裂的不周山,还孤独地伫立于此,巍峨依旧高大依旧,却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时代里面,无数山神前来拜访,恭敬听道时的壮阔和恢弘,而这一切的原因,也只不过是错信了一人。

    开明和陆吾看着这山神一脉最初也是最强大的山神,沉默复杂。

    开明想要开个玩笑,伸出手摸着不周山的山体,道:“没有想到,老不周山你活着的时候算是天下无双无对,但是两次重创,甚至于陨落的原因却都是如此地让人唏嘘感慨,呵……也算是足够乐子了啊。”

    白发白衣的少年陆吾平静看了他一眼。

    开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有办法再说下去。

    两人神色复杂看着不周山。

    而后忽而听到了脚步声,以及淡淡的血腥气味,开明和陆吾齐齐转过身来,看到面无表情的黑发道人就站在后面,身上有鲜血,气息也没有刚刚离开昆仑山的时候那样地凌厉厚重,左手空着,右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布囊

    卫渊和陆吾开明平静颔首招呼,提着手里的东西站在不周山的前面。

    巍峨的山脉,撑天拄地的天柱,哪怕是断裂了一部分,仍旧是极为高耸,仿佛神灵一般,给予人极为强大的压迫感,只是站在这高峰之前,却难以再感知到那雄浑奔涌着的强大灵气,也没有了那种,这一座巨大的山脉下一刻就会起身的错觉。

    卫渊坐在了不周山的前面,取出了一壶酒,看着这沉默伫立着的不周山,安静了好一会儿,而后自找话题道:“我之前从因果里面看到,这个火神在交锋的时候,曾经打伤了你,不过你那时候也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啊老伯,就连这么个角色也让你受伤了……”

    “我来看看你。”

    “这酒算是礼物,说起来我们虽然已经认识了很久,但是也只是在一起的时候我曾经做过饭菜给你吃,后来我连做饭的本事都没有了,更没有和你喝过酒,我倒是也没有想过,第一次喝酒会是这个样子。”

    “你真是老了啊,连这家伙当时不是我都没能察觉。”

    黑发剑客拿出两个杯子,给不周山前面放了一个杯子,然后盘坐在前面,伸出手握着酒葫慢慢倒酒,带着感慨的声音自语道:“真的是,你应该一巴掌拍死他的,傻不傻啊老伯你。”

    “不是说不周山力量天下无双吗?”

    “一巴掌下去,你也不用这么傻乎乎地又睡着了,还死在我的冒牌货手里。”

    “这不是让我也背了大因果吗?”

    “你这样的家伙,撑天拄地,周游六虚,挟山超海,怎么能这么死了?”

    陆吾沉默着站在不远处,看着那黑发的剑客就像是和须发洁白的高大老者在面对着面交流一般,语气平和随意地像是在拉着家常,而开明嘴角的笑意也慢慢消失,他的耳朵微微动了下,转过头看向了不周山相对的方向。

    卫渊起身,道:“这么大的因果,我也没有办法逃开,本来说弄清楚了我为什么会死,你为什么会出事,这一次来这个未来锚点的目的就足够了,对,本来。”

    将手里的那个黑色的布囊扔下来。

    布囊抖开,里面滴溜溜滚出了一个头颅。

    那是一名须发怒张的中年男子。

    红色的头发如同火焰一般。

    双目怒睁,似乎是在怒吼和遇到了某种不敢相信的,极为惊诧的事情之下才会有的表情,开明神色骤变,道:“这是浊世的火神?!是祝融的反面,那可是个疯子,你……刚刚是……”

    “杀了。”

    卫渊将这首级扔到不周山身前,道:“这是拜师的礼物。”

    “你当时传我功体的时候,说不收徒弟,但是这么大的因果,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道人撩起自己的衣摆。

    左手搭着自己右手手背,深深拜下。

    神色郑重:“今日叫你一声师父。”

    “一日为师,这辈子都是老师。”

    “你的仇,我给你报。”

    哪怕只是在这个时间线。

    “这个未来我会扭转。”

    在道人拜下的时候,那边的开明忽然有所察觉,微微一怔,眼底泛起紫金色流光,而后瞳孔收缩,看到了不周山的山体上,有流光汇聚下来,星星点点,仿佛星辰落雨,而后在卫渊的身前,化作了模糊的老者模样,白发白须,模样高大,似乎穿着一身粗布道袍,受了卫渊的一拜。

    卫渊抬起头来的时候,也同样看到了老者的模样。

    神色微有动容。

    “老伯,你没事?!”

    不周山老伯的嗓音温和,但是无论是谁都能听得到其中的勉强之意,连大笑都有些有气无力,道:“我怎么可能会死?我老爷子本来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就闻到了酒香,而后出来看看,没想到你小子居然给我拜下了,哈哈哈,不亏,不亏。”

    他忽而大笑着,身躯却泛起层层涟漪。

    这是不周山最后的底蕴。

    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一点,陆吾沉默,开明不言。

    开明忽而神色微变,感觉到了气息的波动,猛地抬起头,看向了不周山相对的方向,在那里,赤金色的光华和冰冷的波涛已经从天边出现,哪怕隔着很远,开明都已经感知到了那种炽热的感觉和一重一重连绵不绝的气焰。

    一路击溃清世的强者,无支祁,噎鸣,大羿,金乌,最终的波动自然引来了‘敌人’。

    火神祝融,水神共工!

    杀气腾腾!

    开明忍不住叫道:“卫渊你到底做了什么?!”

    卫渊神色复现涟漪,右手五指握合,虚空中气机变化,那玄黑浊世旗再现。

    但是一路厮杀,再加上本身功体都是浊世大尊所创造的二手货,其中还有浊世大尊的限制和控制的部分,强杀浊世火神之后,卫渊也身负伤势,功体都因为和浊世强者战斗的原因产生了部分的限制。

    就在这个时候,老伯似笑了笑,而后忽然伸出手按在了道人的头顶。

    磅礴的力量流转,不周山功体的最后底蕴,像是大江东去一般汹涌磅礴地涌入了眼前的道人身躯之中,而后疯狂地开始蔓延,而浊世之基碰撞融合。

    纯粹的力量!

    纯粹的最适合剑道的功体。

    老者的嗓音难得宽厚,温和道:“我马上就要睡一觉了,或许是很长很长的一觉,那么在遥远的未来再见吧,臭小子,呵……这是什么表情?只是觉得睡觉的时间这么长,功体放在我这里会浪费啊,倒不如暂时借给你。”

    道人的双目瞪大,眼眶隐隐泛红,不周山功体和浊世之基的功体完美融合,木簪碎裂,黑发垂落下来,最后不周山的光华流转,他收回了手掌。

    身躯也慢慢散开。

    老者温声笑道:“始终就只是一个遗憾啊,不周功体的极限在哪里,我自己都不知道,小子你去看看吧,这一次可不要输给共工了。”

    “就当做是我,是为师唯一的希望吧。”

    “不要觉得有什么,我是不周山,我的传说,和这清世的天地一样,是不灭的……”

    “我不后悔当初去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