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清浊两界皆是敌,横推万里取人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53
  第1122章 清浊两界皆是敌,横推万里取人头

    卫渊回答,却并不是在给那浊世的神魔,而更像是在告诉旁边那个眼眶还有些泛红的小女孩,至于那手持玄黑浊世旗的浊世神魔,早已经在拔出青萍剑的时候,就已经被其上所携带的气机所斩杀了。

    此刻无声无息,血肉崩溃,神魂消散。

    【浊世之基】的恐怖功体,是纯粹的力量化强化类别,足以在纯粹力量上和不周山制衡。

    只是在其他地方和全面性上无法和老伯相提并论。

    但是在这无与伦比的力量加持之下,剑道的破坏力也在以恐怖的速度提升暴涨。

    卫渊也在这一剑之后,方才明白在得知了0自己所证的道果乃是【因果】之后,为什么天帝会如此地遗憾,天道恒常,纯粹战斗特化型的道果和【因果】这种莫测第一的幕后类型道果,战斗能力的提升自然是截然不同的。

    神魔烟消云散,只剩下了玄黑浊世旗落在地上。

    无声无息直接倒插入了地面里面。

    绘着玄奇纹路的旗帜安静垂落,并没有因为主人被杀而气机纠缠,灵性自然暴动反击,亦或者说是,这柄在浊世排名极高的神兵,根本没有将执掌着自己的浊世魔神看做是自己的主人。

    卫元君呆呆看着前面的黑发剑客,似乎还不敢相信。

    许久后,才眨了眨眼

    “你,你……”

    “爹?”

    她看到前面的黑发剑客将剑提在手里,而后蹲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双和自己很像的幽黑眸子里面带着温和的笑意,然后伸出宽大的手掌,按在自己的头顶揉了揉,回答道:“嗯。”

    卫元君有些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道:“爹?”

    “嗯,我在。”

    小女孩的眼睛一下亮起,又喊道:“爹!”

    声音一下变大,变得雀跃起来,卫渊单手提着青萍剑,将卫元君抱起来,小女孩双臂环绕着卫渊的脖子,一点都没有未来那样的冰冷漠然,双眼虽然是大而黝黑,却是亮莹莹的带着生机,卫渊抱着她,目光看着那边章小鱼,嗓音温和道:“小鱼,你长大了啊。”

    扫视了下,道:“修为不错。”

    少女那张素来都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还带着明显的不敢相信:

    “卫叔,你……回来了?”

    她没有说活过来这个说法。

    卫渊拍了拍卫元君,后者明明抱得很紧,像是树袋熊一样死死抱着突然出现的父亲,黏人地很,刚刚的雀跃似乎已经变成了委屈,卫渊衣服的肩膀位置都已经湿了一片,卫渊伸出大手在女儿头顶揉了揉,温声道:“元君,乖,在这里等一会儿。”

    “爹出去一会儿。”

    卫元君只是摇头。

    卫渊道:“我又不会不回来……”

    “我去把你娘带回来。”

    “然后,爹带你去游乐园?”

    小女孩抽泣了下,闷着声音道:“那,那你发誓。”

    “我发誓。”

    “嗯……那拉钩。”

    卫元君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卫渊伸出自己的手,和孩子的手指勾在一起。

    然后说出那个早就已经快要忘记的咒语。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最后把卫元君劝说下来,卫渊看了看手中的青萍剑,反手连带着剑鞘,一起直接倒插入了脚下的地面,青萍剑在剑鞘当中鸣啸震颤,无形的剑气伴随着金色的因果,瞬间就笼罩了整个博物馆和老街,如此的话,哪怕是再有谁敢于涉足此地,也会被被激发的青萍剑直接斩杀。

    而因为主人再度归来。

    青萍剑也鸣啸雀跃,不比那七年时间的不鸣不动,封锁匣中。

    章小鱼已经猜得到卫渊是要去战斗迎敌,看到他不取剑,怔了下,道:“卫叔,你不拿剑吗?”

    卫渊摇了摇头:“不了。”

    一来这里需要青萍剑庇护。

    二来,青萍剑是天帝帝俊亲自铸造。

    自己刚刚拔剑一寸已经是极限。

    再用此剑战斗的话,必然会惹来帝俊,那是个天大的麻烦。

    尤其是对于卫渊在这个时间段里面的身份来说,他还不想要以这样的状态对上下死手的天帝,谁都不知道当自身真灵寄托于未来锚点的时候,遇到天帝会有怎么样的结局,若是一不小心重创,导致真灵无法离开这个锚点的话,那可就是亏大了。

    未来直接定锚。

    现在这个山神之躯成为本体。

    过去也因而无法改变。

    章小鱼道:“可是……你难道空手去吗?”

    “空手?当然不是。”

    黑发剑客回答,而后道:“你们呆在这里,不要出去,很快,珏就会回来了。”

    他伸出手,五指微屈,那柄落在外面的玄黑浊世旗直接化作一团乌光,主动地飞到道人手中,而后欢呼雀跃,卫渊五指握合,手腕转动横扫,旗帜猛地一卷一变,直接蔓延变化,化作了一柄乌黑墨色的长柄战斧,无形气浪被分作两半,斧刃抵着地面,散发出清浊分界之感。

    【浊世之基】。

    堪比不周山的力量。

    果然还是用这样的重型兵器,更痛快!

    背后的卫元君忽而喊出声:“你一定要陪我去游乐园啊,你说过的!”

    “我们已经约好了!”

    黑发道人背对着博物馆摆了摆手。

    “我会把你的娘亲,带回来的!”

    已经消失不见。

    卫元君脸上还带着泪痕,那种刚刚强装出来的欢欣很快消失,咬了咬唇,低声道:

    “小鱼儿姐姐,他会回来的吧……”

    ……

    因果随心,哪怕是不具备了道果,但是卫渊还是成功地锁定到了敌人,而后尝试扭转其因果,让围堵珏的敌人和珏产生了路途上的偏移,其实从之前卫渊从金母元君的因果碎片上看到的画面来看,这一次珏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浊世妄图以【元始天尊山神之躯为诱饵围杀西皇】的计划还没有开始。

    就已经被卫渊强行真灵锁定未来锚点,而后一剑杀了了账。

    也就是说珏还不知道‘卫渊’归来。

    而从金母元君的因果画面来看,珏和她的分别是在珏知道了被放出的假消息之后。

    这一次的围堵,应该是出错了。

    但是卫渊也不能够完全地确信,因为,他所知道的【未来命运】,在因果插手其中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偏移,不再确定无比,是有可能出现些许偏差的,至少从那两个神魔的记忆里知道,至少有一尊道果境在拦截珏。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理由——

    某种如同怒火般的情绪在心中燃烧着。

    只是因果流转本来该悄无声息,而因果和岁月甚至于是超过不周山挟山超海的速度。

    更是不会有丝毫的痕迹。

    此刻卫渊本来踏着因果前行,耳畔却听到了如同波涛一般的轰鸣,而前方出现了碧色的水波,金色因果,刹那之间,竟然直接破碎,化作了烟气缭绕,而此刻不具备有因果道果的卫渊也从踏着因果前行的特殊状态当中出来。

    伴随着丝丝缕缕的金色因果碎片,一根巨大无比的铁棍朝着卫渊的额头狠辣无比地砸下!

    气势磅礴恐怖,带着似乎能够搅动四海,打碎一切的力量!

    卫渊瞳孔收缩,刹那之间后退避开了这巨大的力量。

    巨大棍棒沉重无比地砸落在地,让地面直接轰然破碎,出现了一道道沟壑,而后沟壑之间相互链接,最终导致脚下地面直接大片大片地化作了齑粉,波涛汹涌,直接将周围全部地淹没,而身穿甲胄的金瞳白猿站在那里,漠然冰冷地看着黑发卫渊。

    淮水祸君,无支祁!

    “……果然,我没有感觉到,因果的波动。”

    “你竟然还敢来这里,竟然还敢披着他的样貌来这里!”

    “找死!”

    知道卫渊已经在七年前陨落,而后又看到卫渊现在这个身躯杀害了不周山的无支祁愤怒至极,金色瞳孔冰冷地扫视着卫渊,握着手中伏羲亲自打造的棍棒,而下一刻,无支祁愤怒咆哮,根本不管卫渊要说话的模样,手中的神兵裹挟狂暴至极的力量,狠狠砸落下来。

    “死!!!”

    “不准你再披着他的样貌!”

    卫渊不断避开此刻气焰如虹的无支祁。

    “无支祁,冷静点。”

    “我就是卫渊,我靠着时间锚点来到这里,你冷静点。”

    “冷静点!”

    卫渊双臂交叉,拦住了无支祁霸道至极的蓄势一招,周围气浪滚滚滔天,无支祁金色瞳孔冷静,道:“哼,是卫渊?但是你这功体,根本就是浊世的!”

    “况且,卫渊的话,因果怎么可能会被我察觉到?!”

    “我承认你身上确实有我至交好友的影子,但是也只是影子而已!”

    “若你是卫渊,那就随我一起去找帝俊和伏羲,让他们来辨别一下!”

    卫渊道:“浊世拦截珏,我现在要去救她。”

    无支祁放声大笑,眼底却是愤怒至极:“哈哈哈,你当我会相信你!”

    “当年就是因为相信了你的鬼话!”

    “不周山老伯才会死在你的剑下,无论有什么话,都等我把你打得半死之后,再说!至于西皇那边,自然有天帝看护,怎么可能会出现问题?!给我死!”

    无支祁身躯越发膨胀。

    亲眼见到因为相信对面就是卫渊,而导致了不周山横死之局的他。

    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黑发且具备浊世功体的是卫渊。

    更是被刺激地在心底浮现出了本能的狂怒,双目泛起金色,手中的神兵裹挟磅礴巨力,以极端恐怖的频率和力度狠狠地砸落,根本就不听卫渊的解释,而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只是七年过去,无支祁的境界和实力就有了极为夸张的提升。

    卫渊连连闪避。

    看着癫怒的好友,咬牙。

    忽然隐隐明白。

    这或许就是改变命运时候的自然阻力,他要扭转这个未来,故而也会受到这个命运轨迹的反噬,这反噬不仅仅代表着天地阻力,还有人劫,这也是为何都说【因果】虽莫测玄妙,但是也只是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改变命运。

    无他,战力不够。

    卫渊又避开了无支祁的愤怒一招。

    眼前所见只是磅礴棍影,赫赫风雷,而就像是开明和陆吾提醒过他的那样一样,他的名号早已经在清世臭了,也只有珏或许还会相信他,此刻就在他感知之中,就已经有一道道熟悉的气息出现,而后朝着他这边飞速靠近。

    卫渊咬牙。

    再继续纠缠下去,就根本走不掉……会被直接拖住,要是共工祝融也来了的话。

    水神火神联手,他本体都未必是对手。

    举世皆敌。

    就是这个感觉吗?

    再继续下去,珏那边可能会出问题。

    而且真灵寄托于未来锚点是有时限的。

    卫渊心中隐隐也有一股火气升腾起来,不是对眼前的无支祁,而是对现在这个该死的时间和未来,忽而无支祁手中的神兵狠狠地砸落下来,气焰如虹,力若千钧,但是这一次,他没能狠狠地畅快地砸下去,卫渊也没有避开。

    无支祁双手握着巨大化的神兵,却始终压不下去。

    神色动容。

    一只手化作拳头,直接砸在了这神兵的另外一端。

    黑发的道人左手撑着金箍棒。

    右手握合,化作了战斧,周身的气焰猛地腾起,在现代转世之后,经过了现代经历之后始终有三分克制的眼底终于彻底释放出了秉性,自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始终压制着的戾气,隐隐浮现爆发:“抱歉了水猴子。”

    “我赶时间。”

    “兵器,下次还你。”

    咔嚓咔嚓的声音里,无支祁的瞳孔收缩。

    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神兵之上突然出现了裂隙。

    放声长啸当中,被巨大化的金箍棒从尾端直接寸寸崩碎!

    四下散落!

    黑发道人直接穿过了巨大化的如意金箍棒,而后手中清浊之气变化的开天斧猛然变大,在无支祁的眼底留下了一道森然残影,无支祁目眦欲裂,却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先睡一会儿吧!”

    “我办完事情,会和你道歉的。”

    ……

    大荒东海,归墟之壑。

    或者说是,东海到大荒东经所记载的大片土地上,浊世的火神再一次地停止住脚步,背后的浊世神魔们齐齐无言,火神扫视周围,赤红色如同燃烧火焰般的眉毛皱起来——

    路,不对。

    此刻大尊在制衡天帝。

    他们来到这里,擒拿截杀西皇,就像是天帝截杀因果之主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始终无法寻找到那位西皇,这都已经耗费了太多的时间,怎么感觉再继续下去的话,那西皇都要安全离开这里,回返昆仑或者人间了。

    浊世火神眉头皱起,觉得隐隐不妙。

    此刻抬起头,看到远处的大荒天穹之上,恐怖的元气波动几乎不曾停下来过,都是声威煊赫,仿佛要把天地都给掀翻了一般,浊世火神抬眸远望,瞳孔收缩:“这是……北极真武大帝的镇魔经气机?!!”

    “淮水祸帝无支祁?!!”

    “噎鸣?!”

    “十日横空之气机再显?”

    “还有这横跨天穹的箭矢,这,是大羿?!”

    “这是……”

    浊世火神心中怔住,这里面全部都是距离道果一步之遥,乃至于本身就具备道果境战力的强者,几乎是先后地爆发全力,而后招式气焰又迅速地湮灭,起的突兀,消散地也无声无息,反倒是给人一种极端震撼恐惧之感。

    哪怕是浊世的强者都感觉到了隐隐恐惧。

    浊世火神迟疑道:“这是我们的人?”

    “可是得多少人马倾巢而出才能引出来这么多怪物?”

    “又得多少人才能这么快把他们解决?”

    “大尊亲自出手吗?”

    忽而有一名眼神锐利的神魔发现了什么,道:“为什么这些强者的气息都是不同时间起落的?而且总感觉,距离这里越来越近了啊。”

    浊世火神怔住。

    而后面色骤变,前方看到气焰滔天的清世强者之气也再度消散下去,似乎已经被击败,前方所见,气焰腾起,而后落下,连绵不绝,浩瀚壮阔,隐隐然,竟然仿佛一剑,上斩苍穹,浩荡磅礴地横扫而来!

    分明无人无剑!

    却已有无形之锐气扑面,直指眉心!

    浊世火神心中忽而警铃大做。

    哗啦——

    前方的水波分开。

    东海之中,一道身影猛烈地靠近。

    黑发黑衣,衣衫之上,隐隐有些许的血迹,木簪束发。

    却自有壮烈和雍容。

    浊世火神还来不及说话。

    只是一瞬,就已经有壮阔锋芒,撕裂天地和视线,直接劈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