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我叫卫渊,是她的父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0
  第1121章 我叫卫渊,是她的父亲

    以张若素林守颐这一辈分为第一代的话,那么其实章小鱼只能够算得上是道门四代弟子,这还是因为是微明宗颇有些辈分的老道士收下了她做弟子,她的那些师兄师弟们都能够做她的叔叔伯伯了,但是过往的经历,生死之间的领悟,让她的道术进境极快。

    尤其是【正一北帝酆都法】,脚踏生死,足涉阴阳,又肯下苦工。

    进步之快,堪称是数百年来独一份。

    毕竟死后转而复苏的经历也是千古难有,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她可以将这一门法门道统修行到前无古人的境界,但是纵然如此,她也只是十多岁的年纪,一身的道行能有多少?面对着外面的两名神魔,竟是连一根手指都难以动弹。

    里面的小女孩似乎察觉到了来者不善,没有察觉到章小鱼眼底示意快跑的眼神,亦或者说哪怕察觉到了,仍旧选择了想要把她拉回来一般地跑来,而被卫元君死死握在手里面的玉佩则是无声无息亮起了微微的流光。

    章小鱼忽而感觉到了自己能够稍微控制身体。

    努力地挣扎,身上属于道门最高等级的符箓猛然绽开流光,但是碍于施术者的实力层次,最终只如螳臂撼车,只是那神魔似乎是发现了目标,随手一震,直接将章小鱼朝着前面抛出去,少女勉强控制住了身形,抱住了卫元君在地上一个翻滚拉远距离,而地面上已经被瞬间布置下了一层层的符箓。

    少女半跪在地上,将卫元君护在怀里,左手手中倒扣着一柄短剑。

    剑身宽厚。

    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道纹。

    北帝酆都生死之仪。

    这是一柄符剑!

    正是北帝酆都正法这一路道统所具备的宝物,黝黑的眸子死死盯着那边的道人,像是一只幼虎,正在磨砺爪牙,那浊世神魔微微抬眸,而后洒脱地走到了这博物馆当中,道门和昆仑在此地的防御层似乎是不存在一般,被破开,祂道:“没有想到。”

    “如此年幼,境界上竟然丝毫不弱。”

    “人族虽然弱小,但是人族的成长性却也让人感慨,若是放到我浊世的话,可以比拟三百年道行左右的水准,啧啧啧,虽然天资弱小,但是悟性和意志却充满了后天的可塑性吗?还当真是被伏羲摆了一道。”

    那位浊世神魔身穿甲胄,啧啧称奇。

    面对着章小鱼的警惕和戒备,却是不为所动。

    仿佛那不是一位道门修士最终决死的手段。

    而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

    在他后面是另外一位身材修长,面容木然古拙的男子,手中持拿一物,乃是一面旗帜,悬挂垂落下来,仿佛有着无穷玄奥,无穷隐秘,遮蔽群星日月,散去因果天机,正是浊世神兵之中最为玄妙之一。

    “玄黑浊世旗。”

    章小鱼认出了这件宝物。

    在卫渊玉虚宫讲道的时候,这一件旗帜类的法宝曾经被浊世用来暗杀卫渊。

    自然是落入了他的手中。

    却又在第一次和浊世大尊接触的时候,被后者收了去。

    此刻竟然又被带来,遮蔽了群星万象和因果天机,章小鱼忽而明白这两尊神魔为什么胆子如此之大,竟然敢于偷偷地来到清气的人间界,来到了这博物馆当中,就是靠着此物,不,不可能只是靠着这神兵。

    “珏前辈是你们引走的?”

    章小鱼的声音仍旧冷静。

    那位身穿甲胄,周身仿佛燃烧着不灭之火焰的神魔讶异,而后大笑着道:“不错,不错,你说的不错,看起来不单单是本身根基不错,就连思维也很敏锐,不是那种虽然有天赋,却只是知道埋头修行,皓首穷经的蠢货。”

    “没有想到,道果境界的强者竟然会来到这里。”

    但是对面神魔却似乎在环视着周围的博物馆藏品,哈哈大笑道:“道果?”

    “此刻虽然还不是,但是却也很快就是了!”

    “况且,有此神兵在手,来此地拿下你们这两个没有多少道行的小家伙,哪里还需要堂堂的道果境强者出手?真正的道果,自然是为了那位昆仑西皇准备的,小家伙若想要见识一番道果境强者的威能,不如与我同去?”

    “本座看重你的天赋,也有三五分的容貌,不妨做了本座的妻妾。”

    “呼哈哈哈哈,不也是一桩美事?”

    浊世的神魔,多是唯我利己,他们来此既然要冒着风险,自然不肯是白白做工的,似是在随意闲谈,但是那身穿甲胄的神魔双目却在此地飞速寻找,最终落在了一处博物馆的柜台上,那里放着剑匣。

    匣子里面放着一柄通体碧色,仿佛长空般流动着的剑。

    剑身的刃口仿佛倒映出了日出之时,昼夜分晓时候的一缕辉光。

    而这个古朴的剑匣,是以昆仑神女的红色发绳系着的,就这样安静地放在那里。

    “哈哈哈哈,果然在这里,在这里!”

    “神剑青萍!”

    “这是我的了!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那神魔放声大笑,伸出手去取剑,在触碰到剑匣的时候,却似乎碰到了雷火一般,面容一瞬扭曲,几乎是本能地步步后退,抬手捂住了自己的手掌,手掌颤抖,双目死死地盯着那剑匣,或者说是死死盯着剑匣前面的小女孩。

    卫元君展开双臂挡在那剑匣面前,年幼的少女本来无法抵御神魔浊气的冲击。

    但是身上却有着一枚玉佩,散发出了丝丝缕缕的气韵。

    硬生生地将这神魔威势给直接抵御住。

    虚空之中,仿佛有金色流光,化作了腾龙,流转变化,生生不息,予人一种磅礴之感,一条条的神龙盘旋纠缠,护持住了卫元君,小女孩双目瞪大,展开双臂,道:“这才不是你的!这是我爹的剑,你不准碰!”

    “你爹的剑?!”

    神魔捂着自己的伤口,伤势迅速痊愈,道:“你爹已经死了!”

    “胡说!!!不可能!”

    神魔狞笑了两声,道:“大不了直接将这剑匣都带走,哼,你爹,你爹就只是个死在战场上的失败者而已。”

    “要不然,这七八年的时间他怎么不回来看看你们?”

    “他死了,早就死了!”

    卫元君还是双臂展开挡在前面,双眼却已经通红通红的。

    牙齿咬了咬下唇,声音里面已经带上了哭腔:“不可能!”

    “娘亲说,说他不会死的。”

    “他是大英雄,是古往今来,最厉害的剑仙,他怎么会死?!”

    “你说谎,你说谎!”

    在孩子的目光当中,父亲总是高大的,仿佛是无所不能的,即便只是从旁人的口中所听到,仍旧也还对这个背影充斥着憧憬和期待,那一个个故事里面无所不能的父亲,简直就像是梦一样,在幻想里面,他一定会在某个天空澄澈的晴天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带着温暖而干净的笑容把自己抱起来,举高,就像是那些故事里面的一样。

    小女孩的嗓音里面哽咽着带着哭腔。

    “他,他才没有死。”

    “你们不准碰他的剑,不准!”

    章小鱼看着那孩子,她现在还是被浊世神魔的气焰压制。

    伏羲的玉佩,可是只保护着一人。

    那毕竟是来自于伏羲的灵宝。

    小鱼儿看着咬紧牙关保护在自己父亲佩剑面前的孩子,却突然地想到了年幼时候的自己,想到了那个骗人的爸爸,咬了咬牙,眉心开始流转出现火焰的痕迹,这是来自于旱魃的凶神之力,迅速地蔓延周身。

    浊世神魔冷笑道:“本座虽然不是道果境界,却也差之不远。”

    “换成旱魃亲自在这里,倒是还有几份胜算,你?”

    “不自量力!”

    浊世魔神身上的火焰力量猛然扩散开,几乎是瞬间,就直接将整个博物馆焚烧成为灰烬,而这个动作全部都笼罩在了玄黑浊世旗的压制下,刹那之间,火光流转变化,眼前的博物馆就化作了飞灰,连整条老街都险些未能幸免。

    章小鱼咬着牙关。

    可是那预料中的高温却迟迟不曾到来,怔住。

    卫元君怀里的玉佩本该要散发流光,直接联系到伏羲,却消失不见。

    而浊世神魔不顾执掌玄黑浊世旗的同伴不满,已经直接去抓取那一柄剑,双目之中的贪欲几乎要化作实质,但是却有不合时宜的手掌,快他一步,平静地按在了这剑匣之上,刚刚死死阻拦别人的小女孩却像是呆傻住了一样,没有反应。

    那是黑发垂落的剑客,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就知道那必然是剑客的。

    身上的服饰有着红色的纹路,手指修长搭在了剑匣上。

    卫元君呆呆看着他。

    剑客问道:“你觉得你父亲是英雄?”

    那孩子以为这也是再质疑自己,面容涨红,大声道:“是大英雄,古往今来,最厉害的大英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孩子的眼睛里面几乎是带着光彩的,而那个黑发的剑客看着她,微微笑了下,手指按在剑匣。

    昆仑红绳为谁而解呢?

    此刻无声而落。

    背后神魔怒道:“你放肆,拿命——”

    回身,宽大的黑袍袖袍搭着卫元君的身子,将她眼睛掩盖住,嗓音温柔干净:“闭着眼睛,数三个数,我给你变个戏法。”而剑客的左手已经抬起,五指袖长白皙,直接按在了那魔神的头颅。

    剑客双目如铁,却是沸腾般的铁。

    要将所有的敌人全部熔铸一般。

    脚步平静向前。

    那高大无比自恃勇力的神魔踉踉跄跄后退。

    元气逸散,逆转因果。

    伴随着剑客的动作,化作了齑粉的博物馆几乎像是逆转了时间一样重新恢复。

    神魔一直被推出了博物馆的范围。

    而后下一刻。

    头颅瞬间就像是西瓜一样粉碎。

    剑客袖袍一扫,将这桀骜不驯,不比女魃差的神魔扔出了博物馆。

    落在老街上,四分五裂,散做元气。

    平淡无奇。

    却更为恐怖!

    执掌玄黑浊世旗的神魔肝胆俱裂,手中神兵回防自身,几乎是失声怒道:“你,你是谁!?”而那剑客只是把袖袍提起,让卫元君看到了这重新恢复的博物馆,眼底亮起,而黑发的剑客伸出手,将剑匣当中的青萍剑取出。

    外面的神魔肝胆俱裂,仍旧还在本能地怒声询问。

    不敢攻击。

    却也不敢离去!

    卫渊双手握着剑,微垂眸。

    青萍啊……

    最后那一战。

    霓为衣兮风为马,浊之神兮纷纷而来下。

    他神色复杂,手指握着剑身。

    而后猛地将青萍剑拔出一寸。

    那一瞬间这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如战场嘶鸣刀剑碰撞般的鸣啸,肃杀惨烈,浊世之战,当世无双的决顶之战,刹那之间连神魂都仿佛被冰冻,而卫渊睁开眼睛,他从剑刃的锋口里面看到了自己的眼睛,冰冷而沉静,像是即将捕猎的虎,而后猛地将剑闭合。

    肃杀无比的惨烈之气散去。

    浊世神魔已死。

    黑发剑客的手掌轻轻按在了卫元君的头顶,温暖干燥,回答:“我?”

    “我叫卫渊。”

    “是她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