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博物馆,有客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67
  第1120章 博物馆,有客来

    强行以最后一剑,斩出因果,而后勾勒出逆转未来的可能。

    只是可惜,这一剑,唯独卫渊死时才有价值,其价值所在,就是尝试以此时之果,撬动影响过去之因,而后再以过去之因,改变此刻之果,也就是说,卫渊迎来死亡劫灭的【果】时候,可以朝着过去改变【因】,而后再基于改变之后的【因】,逆转自己死亡这个果。

    因果权能,果然是诡异莫测啊。

    莫测第一。

    哪怕是卫渊自己都忍不住感慨,这权能和道果,好生赖皮,不讲道理啊。

    似乎是道果境强者公认的,因果道果权能,除去了不能打之外,极为全面。

    但是因果不能打,关我元始天尊什么事?

    而卫渊现在所得的,也只是一个机会,一个扭转现在这个未来的机会。

    否则的话,他还是会必然地迎来死亡的终局命运,哪怕是卫渊也能够隐隐感知到,因果虽然强大莫测,但是若是连续使用,扭转过去之因的话,也会被大尊察觉,而因果之玄妙在于莫测,被观测到的因果,自然也就有斩断因果联系的可能和基础。

    因果权能也必然有其限制,否则的话,几乎堪称无解。

    只是这个边界,卫渊还没有能够找到。

    只是——

    卫渊垂眸,自己在【未来】决死之战的时候,在断臂绝境的时候,以指法直接诛杀【浊世之基】,湮灭神魂的感悟都齐齐浮现出来,卫渊左手扣着剑,右手并指,而后平平淡淡地指向前方,明明动作既不凌厉,也不迅猛,却自有一股可怖恢弘的剑鸣声流转。

    卫渊动作微顿。

    不对……

    并非如此。

    他心神循着记忆,再度出招。

    仍旧只是寻常的招式,声音比起之前似乎变得微弱了些许,而剑指的速度也变缓了下来。

    但是卫渊动作还是顿了顿。

    不对,还不是这样……

    那种决死之战的未来也是卫渊自己,此刻吸收自己的战斗经验和感悟,速度飞快,仿佛巍峨雪山之上的寒冰全部融化成了冰川,而后借助这大势,磅礴而下,飞快地感知着这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未来也是一处未来锚点。

    而此刻,那未来锚点的感悟正在飞速地和卫渊本身融合。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开明说,这是最强的道路。

    凌驾于过去,现在,未来。

    无数感悟无数经历无数杀伐。

    皆是我!

    当真是玄妙莫测的境界,我在此刻,我在彼刻,无处不在,却又不在各处。

    找到一处锚点,就可以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或得感悟,诸我为一,在此境界,时间岁月都将会失去一切价值。

    ……

    白发少年般的陆吾站在昆仑山门,看着此处山门隐隐破败了不少的模样,负手而立,神色漠然,腰间悬一柄长剑,剑身有玉,双目幽深安宁,开明则是抱着双臂,咕哝道:“……你不是说想要打他一顿吗?现在怎么不动手了?”

    陆吾平淡道:“事有轻重缓急,不必急于一刻。”

    “况且,等此世界线变更的时候,也未必需要再动手了。”

    “【因果】权能,果然莫测。”

    开明洒脱一笑,而后摸了摸鼻子,道:“其实不知道伏羲有没有和卫渊说过。”

    “天机,因果,命运,三者联手或者三者合一才是真正的最强啊。”

    “观测,改变,调整,几乎是无可匹敌的,哪怕是战斗能力稍弱也没有关系,【天机】观测到了一切敌人,而【因果】进行调整,【命运】则是筛选,若是这三个道果融合唯一的话,那么就是代表着,哪怕是天下最强想要杀他们,却都只是能够【看到】,却无法接触到。”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陆吾垂眸,嗓音平淡:“伏羲可不会说。”

    “当年的【命运】被直接拆解,他应该也不知道自己证的就是三分之一的天命。”

    “你提这件事情做什么?”

    开明干笑两声,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道:“不过卫渊这家伙怎么这么莫测,这都老半天了,还没有走出来吗?”

    “我们昆仑山也没有这么大吧?还是说这家伙直接用因果走了?”

    “啧,这声音是什么?”

    开明终于察觉到了什么。

    陆吾早已经面色微变,大步走过去,看到了已经恢复成黑发剑客模样的卫渊正好往出走,双手却都空着,神色平和,道:“我先去人间了,之后去找你们,虽然并非是我想要做的,但是很多东西也是因我而起。”

    “道一声抱歉。”

    “昆仑剑,物归原主。”

    脚步平缓,步步走出的时候,已经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是往博物馆而去。

    开明看着他离开,而后却发现陆吾站在那里,怔住不再言语。

    开明好奇拍了下陆吾的肩膀,道:“怎么了?”

    “傻了?”

    而后开明的声音也忽而地戛然而止,抬起头,无声无息看着天穹。

    昆仑山周围的苍穹,尽数碎裂,云气冲着天穹,而丝丝缕缕的星光流转落下,缥缈而遥远,云气虽大,却不能继续流动遮蔽,梦幻迷醉,这些许星光垂落,落在了那倒插在此的昆仑剑,剑身倒影星光,惊心动魄。

    开明和陆吾无言。

    苍穹去地九万里是人族的说法,但是事实上天高何止九万里,何止于百万里,那是让人惊叹的高度,陆吾低下头,伸出手握住了昆仑剑,拔出长剑,最后沉默许久,语气冷淡道:“他刚刚,没有用剑。”

    开明的笑意收敛消失,笑不出来。

    一气如奔雷,贯穿天地九百万里。

    ……

    人间界——

    一间很老旧的街道了,伴随着超凡实力的普及以及对于诸天万界的开发,哪怕是原来觉得居住在这里也挺好的那些人们也都纷纷选择了搬离这个自己住了很久的街道,此刻秋日,树叶枯黄落了满街,却也只有一家博物馆似乎还开着。

    一个小女孩坐在凳子上,开开心心地把玩着手里的一个机关器。

    不知道为什么。

    她明明已经七岁了,但是生长的速度尤其地慢。

    看上去和寻常孩子四岁的时候差不多。

    双目黝黑明亮,像是对一切都很感兴趣似的,粉雕玉琢地像是个精致的人偶,脸颊还带着点婴儿肥,让人看着忍不住想要上手揉了揉,而博物馆里面的老员工们现在却都不在,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至少今日,只有一个少女在打扫着。

    身穿着微明宗的道袍,但是下摆改了下,更容易出招。

    黑发道髻,看上去也就是十四五岁,身上斜挎着一个放着猫猫头的小包。

    旁边则是搭着许多的符箓。

    微明宗是正一道的分支,走的路数是微明,老子的大道之一,起事于无形,而要大功于天下,是谓微明,以符箓之阵为妙,初始看来平平无奇,不知不觉却已经陷入杀招之中,当然,这位少女因为其根基特殊,还专修了铁拳门的横联外功,虽看去白皙娇小,实则力如异兽,身覆铁甲,道行进步不弱,寻常枪械已经无法对她产生威胁。

    “鱼儿姐姐,我拼完啦!”

    那小女孩挥着手,大声喊着。

    被称呼为鱼儿的少女转过身,面容清秀,却是苍白无血色,不类活人。

    正是卫渊曾经在十年前所救的孩子。

    父亲被害,她也化作了活尸,被卫渊送到了微明宗,和上清宗林守颐的小孙女林玲儿关系不错,后来被娲皇改变了活尸之基,转而复苏,而又具备有尸体的战斗能力,又主动承受了烈焰穿心锻魂之苦,得了女魃在浊气上涌化作旱魃之时的部分传承,是道门精锐弟子。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这是年少时的经历给她留下的痕迹。

    被朋友说过,无口无心无表情,过去经历丰富死劫回生又努力修行,同辈天才冰雪少女,这个人设已经过时了,但是在道门里面仍旧是极受欢迎,当年入道门的时候,微明宗长老愤怒地表示自己不要,入门之后却又护短地很,到了现在那个须发都白了,连络腮胡都是白茫茫一片的长老也是拎着龙头拐杖,愤怒无比地抽打着那帮臭小子。

    微明宗是持戒的一脉。

    掌门人不会成婚,也有诸多戒律。

    而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已经被定为了下一代的微明宗宗主。

    “来,我看看。”

    小鱼儿蹲下来看着那小孩子递过来的玩具,然后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夸奖道:“真棒啊,小元儿做的真好看。”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还是神色温柔了些的,眼前的幼小女孩仰了仰头,颇为得意洋洋的样子。

    “不过,娘亲怎么还不回来?”

    小鱼儿也微微皱眉,道:“应该快了才是。”

    道门弟子有轮值来博物馆里帮忙的门内任务。

    不过因为这里其实没有多少客人,倒是清闲。

    当然,这个任务其实名号极为高大上的——【玉虚宫值守童子】

    只是,玉虚宫虽在,天尊却已经不复存在了……

    她下意识垂眸,而后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安慰道:“没关系哦元儿,可能是有点事情耽搁了,我们再来晚点游戏吧?如果饿了的话,要吃小饼干吗?”

    小女孩乖巧地点了点头。“要小兔子样子的饼干!”“好,都好。”

    卫元君百无聊赖,把玩着身上的一枚玉佩,这玉佩是伏羲送的,质地自然是极好,上面以金色的笔锋,极为细致地画着龙蛇之形。

    要求小女孩随身携带,绝不可以离身,甚至于也无法离身,这东西哪怕是丢了也会自己回来。

    而且卫元君也特别喜欢这个玉佩。

    总让人觉得,这玉佩应该是做了什么手脚,譬如身上的各种加护气运——

    绝对不会着凉的气运。

    绝对不会生病的天机加护。

    绝对不会吃饭烫嘴和咬到舌头的加护。

    以及最最重要的,但凡是老舅爷送的礼物一定会特别喜欢的加护。

    小鱼儿站起身来,视线看到了博物馆藏品当中的剑匣,神色黯然,她打算先将博物馆关门,毕竟时间也不早了,外面似乎要下雨了,雨云积得极厚,风吹着外面落在街道上的枯叶,声音细碎,让人心中烦躁。

    小鱼儿心中警惕,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看到天穹黑压压的一片,几乎像是流淌着的水墨般压下来,给人一种浸润冰水般的错觉,四野透露着一种冰冷的青铜色泽,泛着冷意的钢铁般的颜色,让她心底发寒,已经取出了符箓。

    难道说……敌人?

    她匆匆地把门窗关上,而后贴上了一张符箓,最后要把门彻底锁住的时候。

    哗啦!

    一声脆响,忽而有一只手掌猛地探出,似慢实快,按住了门,强大无比的浊世气机几乎是瞬间就弥撒开来,让小鱼儿瞳孔收缩,身躯几乎不能动弹,而卫元君手掌的玉佩却微微亮起了流光,门外声音传来:“……呵,既然是博物馆的话。”

    “不要这么早关吧。”

    “我们可是远道而来的。”

    “主人家不在吗?”

    那声音微笑着,有灼热的火焰升腾起来。

    传讯符箓无风自燃,而且是飞快燃烧。

    另一道声音道:“正是因为【主人家】不在,我们才来的啊,啊哈哈。”

    “不好意思了,元始天尊的女儿在吗?”

    博物馆的大门无声无息,化作齑粉,消失不见。

    有身材高大的神魔站在外面,微笑道:

    “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我带你去找你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