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元始天尊的最后一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17
  第1119章 元始天尊的最后一剑

    似乎是开明所说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沉重,沉重到了即便是卫渊都处于了长时间的沉默当中,似乎是在消化对方所说的一切,以他的因果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去感知到这样的画面,就仿佛亲眼所见一样——

    周围的浊世神魔就像是散落的血雨一样地落下。

    身材高大的老者大笑着展开手臂。

    面无表情的黑发剑客在被他揽住的时候,瞬间出剑。

    老者仰面倒下。

    一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脸上都是笑着的。

    卫渊手指搭着剑,最后也没有能说出什么话来,只是昆仑剑似乎更为安静了,像是即将喋血的鹰隼,道:“老伯现在……”开明道:“现在的话,他本身的不周山仍旧还在,真灵的话,我不好说……”

    “毕竟是他,强大地面临了水神的蓄势仍旧只是沉睡。”

    “但也毕竟是你。”

    “你的本能一剑也足够称得上一句锋芒毕露,而面对着你的招式,不周山也放下了防败,比起之前的共工都更为糟糕,上一次还可以说是事出突然,虽然有这个心,但是也来不及,但是这一次却是,真的毫无防备。”

    “从心神到肉身都没有半点防备的打算。”

    “也因此,这一剑刺得特别狠辣而且沉重。”

    “你若是想去的话,就做好准备,你现在在清世的名头可真的是臭了啊,臭到家了。”

    开明崽神色声音都有些古怪,有些幸灾乐祸,但是还是提醒道:

    “故友什么的,就还是先不要见了,你心神又不可能永远留在未来锚点上。”

    “第一次的话,时间限制到了你就会回返真身,毕竟你的境界还远远没有到达最强的程度,无法做到过去现在未来永恒存在,终究是有真身和分神锚点的区别,更重要的是,在因果观测到命运的时候,这个命运就已经化作支流,这导致了这个未来锚点的稳定性极为弱。”

    “不过你毕竟是走到这个境界。”

    “哪怕你改变了未来的走向,这个锚点应该也是存在的。”

    “只是不会像是你现在这样强大就是了。”

    “况且,他们亲眼看到你陨落,亲眼看到你出手杀了不周山,对你的杀机浓郁程度,可远远在我们之上,你要解释的话,实在是太麻烦了。”

    “我怕你解释到了最后,又会变成那拳拳到肉的文官交流法。”

    卫渊颔首。

    开明见到他没有反驳,略有讶异地挑了挑眉,道:“所以,你是先要去见一见珏?那么我们两个就先去山海大荒去,就在不周山下,玉虚宫前,总之你小心一点,不要太招摇,你应该也不想要还没有搞清楚岁月时间的节点,就要先和清世的故人们狠狠地打上一架吧?”

    “至于地方。”

    “我想你应该不用我们带路。”

    开明背对着卫渊,随意地挥了挥手。

    然后懒洋洋地去找陆吾,而后要带着陆吾前去大荒原本不周山所在的位置。

    只剩下了白发剑客去承受自己这个时代的命运。

    最终卫渊闭了闭眼,双目重新平静下来,内心也同样地恢复了无底无水之渊的心境,无论如何,在他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未来命运轨迹的可能性就已经被大幅度削弱,而只要他能够弄清楚这个时代发生的轨迹,回到真正的时代里,就可以彻底扭转未来。

    难怪说,因果是莫测第一。

    也难怪,在浊世因果道果出现的时候,天帝直接真身带着卫渊去把对面收割了。

    这样诡秘莫测的存在。

    天底下只需要有一个就可以了。

    卫渊持剑走出这里,踏出一步的时候,自身的真灵真正地和这个世界的诸多因果融合交错,那一瞬间,卫渊有种看到这个世界基础构造的错觉,仿佛天地万物,失去形体,也失去了色泽,只剩下了交错变化,密密麻麻的因果之线。

    过去为因,未来是果。

    我在中流。

    道人白发垂落,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对于因果的感悟进一步地提升,而后左手平静扣着长剑昆仑,右手的五指伸出,白皙袖长,明明此身已经不再具备因果的道果,此刻却自有无数的金色流光汇聚而来,化作了丝丝缕缕晨曦般的因果之力,只在我掌中。

    刹那之间,眼底之中流光变化,仿佛看到了过去,看到了昏暗无比的浊世战场,看到了墨色的天穹在倒卷着落下,浩瀚苍穹,怒吼的声音像是无数的雷霆齐齐地炸开,世界的狂风席卷云气,雷霆轰击熔岩,碧色的波涛和赤金色的火焰交错,碰撞出的声音让人额头都要裂开。

    时间仿佛凝固。

    白发道人断臂,剑已飞走。

    仗剑纵横于其中,来往飞虹,纵横交错。

    杀气杀机之盛,前所未有。

    这正是元始天尊陨落那一战的残留因果记录!

    此刻重现。

    壮阔恢弘,但是更多的是惨烈!

    血腥味道冲天而起,杀戮之重,哪怕是最为追随利益最为疯狂的浊世神魔都齐齐地止步,在他们的脸上出现了清晰无比的惊恐,眼底死死看着那道人,一身青衫早已经被鲜血染红,喘息急促,掌中虽然已经没有了神兵,但是其并指为剑,却是前所未有的壮阔。

    一剑点在了那【浊世之基】的眉心。

    这个时候的卫渊,似乎在不断的战斗,以及彻底放弃活下去之后,心若钢铁,反倒是更能够发挥出战斗能力,杀伐之盛,更为恐怖,霸道剑气直接洞穿了这位以防御能力甚至于不在不周山老伯之下的道果境界强者。

    这一剑。

    明明舍弃了神兵,没有用眉心剑痕。

    其爆发出来的威能,却是已经无限逼近于十大巅峰道果境第一阶梯。

    浊世之基的真灵在瞬间被湮灭。

    祂不甘心却,不敢置信却又怅然地看着眼前的道人,最后也只是感慨着说了一句话。

    “服!”

    而后双目失去了神采流光,那一身道果和功体都逸散碎裂,朝着后面重重倒下去,只是最后倒下去的时候,他仍旧还尝试要以自己的的身躯保护着浊世的大尊,尝试要以自己去阻拦元始天尊的脚步。

    却不知道他死之后,自己的道果被剥离。

    就连功体都被大尊以绝世的气功妙法赋予了杀死他的敌人。

    这就是卫渊未来会做的事情,而这个时候,他也同样地靠着因果经历了一遍。

    而那个时候,在那个绝望的战场之上,在一剑斩杀了浊世之基之后,道人喘息着,身躯已经脱力。

    浊世大尊平淡道:“出手,凤仙。”

    “把他拿下来,杀了他。”

    卫渊看到这个时候,吕布已经成功地将相当一部分的浊世强者所牵制住,只是浊世实在是太过于大了,而浊世的强者神魔也太过于多,剩下的那一部分仍旧是密密麻麻,但是尽管是如此多的数量,围绕着卫渊的却是手持神兵,气焰如虹,不敢踏足一步。

    在那断臂,弃剑,浑身染血的道人身边。

    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风吹过战场上的兵器,声音呜咽着低鸣,那些凶狠的神魔不像是敌人。

    更像是无声叩拜的臣服者。

    大尊平淡地注视着卫渊,道:“他已经没有办法出剑了,一个剑客,连剑都没有办法出,自然也像是拔了牙齿的老虎,只剩下了吼叫的力气。”

    “呵……”

    卫渊看到了吕布似乎已经决定不再忍耐。

    正在以极高的速度朝着这边冲过来。

    表面上像是要亲自杀死这个竟然挑衅伟大大尊的敌人,但是卫渊可以看到,吕凤仙的视线死死盯着那边的大尊背后,周身的黑红色气焰如同挣开束缚的火焰一般地疯狂燃烧着,右手握着的方天画戟已经快要无法承受如此霸道的力量。

    但是卫渊却能够‘看到’,此刻的吕布和自己,杀不死大尊。

    卫渊咳嗽着站起来。

    这个动作很微弱。

    却直接让周围不知道多少的浊世神魔齐齐地后退。

    一阵钢铁摩擦的肃杀声音,铮铮然的鸣啸,却带着某种丧家之犬般的恐惧感。

    卫渊放声大笑。

    右臂被大尊的暗算已经斩落,他的因果功体对于身躯的强化毕竟不是非常强大的,右臂已经被斩断,而左手抬起,并指如剑,遥遥指着对面的大尊眉心,而后自然有一股无匹的锋芒之气流转变化,铮铮而起!

    卫渊眉宇凌厉,大笑:“我不能出剑?!”

    “那么你且看好了。”

    “这一剑,如何!”

    “世人都说因果之道需要在幕后运转,但是我却不觉得,以因导出果,以果追溯因。”

    “谁说因果非得要谨小慎微?”

    “我即因果!”

    这一剑斩出,凌厉非凡,仿佛透露能够斩裂一切的锋芒,大尊面色微变,下意识后退一步,掌中的神兵提起,挡在了这所谓的没有了力量的元始天尊面前,但是这一剑,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做到,而那白发剑客只是放声大笑。

    大尊心中震怒,深深吸了口气,道:“杀了他!”

    “但是寻找他的烙印。”

    “既能杀了浊世之基,那么自然,应该有机会杀了那所谓的不周山。”

    诸多神魔缓缓上前,大笑的声音消失,只是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白发剑客已然死去,魂魄都散,虽然如此,却仍旧保持着出剑大笑的姿态,仿佛真的出了绝世的一剑——

    这一剑,自然绝世。

    七年后,来自于过去的卫渊睁开眼睛。

    朝着前面看去

    他明白了自己在‘未来’斩出的那一剑,究竟是什么。

    是因果啊。

    却并非是因果为剑。

    是卫元君,却又不是杀伤的剑。

    他踏出一步的时候,白发重新变成了黑发,青衫化作了黑色的劲装,其上有着赤色的纹路,华丽庄严——那一剑是因果,是回溯,是名为【卫元君】的少女,而元始天尊陨落前的一剑,让少女在未来回到过去,成为了必然。

    也就是说,卫元君,金母元君在那一剑之后,必然会回到过去。

    而过去的卫渊也会察觉到。

    继而扭转这未来,扭转自身的命运。

    在最终的终局战场上,卫渊终于在陨落之前踏出了更强的一步。

    我以因果断天命。

    天命,

    即是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