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过去之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69
  第1118章 过去之劫

    这个时代的珏,还有女儿。

    卫渊已经决意要扭转这个未来,锚点就是用作这个作用的,也就是说这个未来,在卫渊整合完成自己这里的所有情报,回到过去,扭转命运之后,这个时间线本身也会被修正,最为直接的一点就是——

    被修正的时间线,这个年代的卫元君大概率还没出来。

    卫渊想到了那少年谋士大声和自己说的东西。

    但是,去看看年少时的女儿,卫渊还是有些意动。

    他略微叹了口气,略带些许自嘲地说服自己,这个时代的卫元君应该还是由珏亲自抚养,还没有被渣蛇那个家伙给带坏,应该还不是黑心小棉袄,翻过来穿着的软猬甲之类的存在,但是无论如何,自己不该再去看她。

    那家伙已经靠着掠夺浊世道果稳定了自我存在。

    哪怕是这个必然会被改变的未来,也会让她有所感应。

    算了算了……

    卫渊打算先去看一下不周山老伯,只是他持剑走出昆仑山的时候,却又忽而意识到一点。

    从他刚刚苏醒的时候听到的只言片语来看——这些浊世的强者似乎是打算围杀珏。

    珏似乎也已经成功成为了第二代的西皇,实力强大,打算围杀昆仑西皇这种狂妄又离谱至极的计划,肯定不可能只有自己这边,必然还有其他的后手齐齐爆发,甚至于还有其他四五种安排,伏兵,强者已经安排下去了都不是不可能。

    也就是说,现在的珏和卫元君,也处于危险当中?!

    卫渊的面色微变。

    脚步一顿,改变了注意,道:“先去看一下她们吧。”

    陆吾不置可否。

    而开明则是古怪一笑。

    开明和卫渊并肩走着,嘴巴快速微动,道:“所以说,卫馆主,这时间点你还算满意吗?不满意也没有法子了,现在这都已经是极限了……”他的声音微微压低,道:“毕竟,七年前你给那时候的我留下了要求,我后来寻找,却发现未来混沌一片。”

    “充斥着各种不稳定,你也知道,那时候的我才刚刚恢复本体。”

    “根基底蕴什么的几乎都快要耗干了,未来的锚点和分身也快速地凋零,这代表着的可是陨落之相,不过还好,我的老友明幽见远和我在一块儿,那家伙的闭着眼睛从山上跳下去都不会有事,直接卷入空间裂隙都可以平稳落地的怪胎。”

    “也就是在他的帮助下,那个时代的我才把情报传递给了这个分身。”

    卫渊抬眸:“明幽见远,白泽吗?”

    “他在哪里?”

    开明摸了摸鼻子,爽快无比道:“在这个未来里面。”

    “死球了。”

    “凉了。”

    “而且是凉透了的那种。”

    卫渊:“……”

    他古怪注视着卫渊,道:“其实原本来说,这个时代本该就是【未来注定】,但是一旦这样的未来,被你观测到,并且你还本体降临于锚点之上,就会产生偏差和流动,就相当于过去七年前的时候,是奔腾的主流,而现在这个未来,在你降临的时候,就已经化作了支流。”

    他指着山下的河流。

    “而最终,你甚至于会直接扭转这个未来。”

    “让未来的轨迹朝着你的期望去运转。”

    “这就是三大类奇诡道果之一【因果】的特殊性。”

    开明的声音细弱蚊蝇,却仍旧能够听得到某种感慨:“因为天机的话,主要在于预测和推演,而因果分为两种,过去之因,未来之果,也就是因果道果,其实某座程度上是可以干涉调整未来的。”

    “当然,正常因果只是能够观测,但是无法调整。”

    “调整未来相当于与世皆敌,而【因果】道果本不该有你这么凶悍的战斗力。”

    “伏羲的话,天机不可泄露。”

    “可以看到,却难以改变。”

    “至于命运……”

    开明的声音顿了顿,他沉默了很久,侧过眸子看着卫渊,脸上带着自嘲:“他比起因果更不擅长战斗,但是却能够在动念之间改变未来的命运轨迹,或者说,他甚至于可以令七年前的时代主流都化作支脉,而后让支脉消失不见。”

    “所以,我们当初才会直接将他围杀。”

    “任何人的命运都是艰苦奋斗而来,哪怕是你这样,也需要拼死冒险,寻求一线之机。”

    “命运却只是观测到不喜欢的轨迹,就可以靠着其权能将其扭转,就仿佛是我们的一切都操之于人手,我们尚且还可以感知到命运,因为我们的特性是诸多命运长河之中共存,而比我们稍弱些的,如归墟霸主,如你的弟子噎鸣,那就是很痛苦了。”

    “他们能够隐隐感知到命运被拨动的感觉。”

    “却又找不出丝毫的痕迹。”

    “只是惶惶不可终日,愤怒却又无奈,如提线之木偶。”

    “而真正能彻底湮灭十大巅峰道果境界的,也就只有寥寥几种手段,原本的归墟之主之所以渴望踏足于十大巅峰的中等层次,就是希望自己也掌握类似的法门,而不至于是虽然说是道果境,但是别人可以杀祂,祂却不可以威胁到旁人。”

    卫渊颔首。

    “不周山老伯,他……”

    开明神色沉郁,似在回忆,而后道:“你陨落之后,大家打算积蓄力量,直接将浊世击溃复仇,伏羲直接将娲皇困在了大阵当中,而他自己绝不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去战斗,他的根基还没有恢复,所以一旦杀入了浊世,大概率陨落。”

    “他说,尽管对不起你。”

    “但是你已经陨落了,而如果他也死了,那么这个世上,就在没有谁愿意,没有谁能够为娲皇遮住风雨了,所以他无论如何,不能死。”

    “祝融妻子转世陨落。”

    “而献也被烛九阴封印在了生死之境。”

    “珏找来了我们,打算去拼杀的时候,她却因为神伤过度而昏过去,我们才知道,你们之前竟然……总之珏珠胎暗结,于是陆吾直接将珏给留在了昆仑山,我们打算暗自调查,确定你的状态之后,再去找你。”

    “呵……这也是我们之所以现在这么狼狈的原因。”

    开明有些自嘲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若非是因为去探查卫渊的事情,最终也是经历了一番地苦战,他们也不至于沦落至此,摇了摇头,将这些杂念收回,语气平淡道:“其实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要是你在昆仑山,那么我觉得陆吾可能会先跟你做过一场。”

    “他真的很生气,我的话,我自然也会帮他。”

    “而不周山直接找到了天帝,要求天帝和他联手,天帝当时拒绝了他的要求。”

    “并且说希望清气之世能够存在有足够强大的底蕴的时候,再杀入浊世复仇。”

    “不周山却说他不相信你已经死了。”

    “帝俊已经见过了太多的牺牲,坚持自己的想法,而禹王女娇虽然有此愿望,但是不周山却也不肯让十大巅峰道果境界之下的人和他踏入浊世,两个世界的变化压制,只有道果层次可以压制得住,禹王他们并不具备这样的力量,踏入浊世战斗,必战死。”

    “最终,不周山,共工,还有无支祁,怒气冲冲地下了天帝山。”

    “他们三个直接杀入浊世,想要看清楚你的情况,而禹王等人在外面接应。”

    “最终,大尊设下后手,即便是天帝也出手,不周山还是陨落崩落在那里,他冲得太前面了,对外是这样说的,但是……”

    开明看着眼前的卫渊,嘴角掀了掀,道:“其实从无支祁说的来看。”

    “不周山当时强行激发了自己的功体。”

    “哪怕是不周负子山,也短暂恢复到了天下无双,纵横睥睨,纯粹力量第一人,横扫诸天。”

    “又有水神共工庇护周身,无支祁防御后方,帝俊群星支援,而外界是禹王,嬴政他们在断后,老不周山仿佛当年的传说重现,一路打穿了浊世。”

    “他们找到了你……”

    “不周山很开心啊,老爷子真的很开心,开心到没有任何防备地大笑着拥抱你。”

    “然后被你这一具身躯以浊世之基的功体,一剑穿心而死。”

    白发道人脚步顿住。

    像是周围的世界都化作沉重无比的重担狠狠地压下来一样。

    开明眼里没有笑意:“否则,你以为谁能杀了他?”

    “只有他放下戒备的一瞬间,才能有可能杀了他。”

    “哦对了,白泽也是死在【你】的手里。”

    “所以陆吾说的,你这个身躯天下皆敌不是假的,当初愿意为了你而杀入浊世的共工和无支祁,现在看到你,也会瞬间怒而出手,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你也已经不再是卫渊,而是存活于卫渊尸骸之中的妖魔,借卫渊之手杀戮,他们必杀你!”

    开明拍了拍卫渊的肩膀,语气复杂:“卫渊,元始天尊,因果之主。”

    “无论如何,请你改变这个未来吧……不周山不该死在那个地方。”

    “白泽也不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