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天下皆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08
  第1117章 天下皆敌!

    剑气余波,许久方才散去,平淡的声音,凌冽无双的剑意,以及那白发青衫,无一处不代表着,此刻出现在此的,根本不是这具身躯所谓的昆仑山神,不是连功体都要被别人限制和控制的‘傀儡’,而是真真正正的因果之主,玉清元始天尊。

    陆吾和开明都恢复成为本身的人身状态。

    白发道人左手握着昆仑剑,道袍垂落,心中杂念起伏变化不一,平淡道:

    “两位,且进来坐。”

    “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一下。”

    陆吾和开明对视一眼,都齐齐跟着进来。

    昆仑山诸神俯首。

    在那昆仑山中最为核心的地方,卫渊下意识坐在了纯粹由昆仑寒玉所雕刻出的玉座上,道袍扬起而又落下,手中的昆仑剑仍旧放在了剑架之上,右手五指垂落下来,勾勒出了丝丝缕缕的因果,金色的因果在他前方汇聚,化作了真实不虚的画面。

    这是从刚刚那手持罗盘法宝的男子真灵深处抽调出的东西。

    在刚刚卫渊开口,而对方思考到了【元始天尊如何陨落】这件事情的时候。

    所有的情报因果,就已经皆在于此了。

    我想要知道什么,和你无关。

    一念起,即被知。

    而这些因果纠缠而出的画面,清晰无比地将卫渊想要知道的东西传递到了他的脑海当中——元始天尊的陨落,是从【后土】开始的。

    困住后土之阵法,尤其地强大玄妙,堪称是天地所成就。

    而浊世大尊的特性和浑天的最初截然相反,其可以以浊世大道的基础来模拟完成所有道果的特性,故而这一座大阵,经由他的手之后,便是天底下第一等一的杀伐阵法和困阵,卫渊前去阵法营救,则是化作了一处巨大无比的陷阱,困杀元始天尊。

    若是不去的话。

    那就会直接炼化后土。

    掠夺夺取了大地之道果!

    而这只是开始,只是诱因,被卫渊擒拿的此人所知似乎也不是很多。

    其余陨落的原因,似乎还有三者——其一,浑天之躯的身躯功体,同样也是大尊亲自创造赋予,而卫渊虽然给予了浑天之躯突破挣脱的机会,但是后者并没有卫渊这样特殊的道果,故而未能成功,最终还是受到了限制。

    而后天机画面流转变化。

    卫渊‘看到’了一道道身影出现。

    看到其中奔驰浊世战斗的正有不周山,但是却因为功体始终没能恢复。

    而再度遭遇了重创。

    元始天尊开启诛仙剑阵,又因三剑在手,剑阵未能稳定住,导致了最终的落败。

    这几乎是层层叠叠导致的陨落。

    而即便如此,在这卫渊陨落被杀的最终一战当中,也导致了剑气如虹,纵横千万里,磅礴可怕到了极限,将不周山送出浊世,而后持剑在浊世倾力而出的状态下,强行诛杀了【浊世之基】这位几乎无限逼近于道果境界第一阶梯层次的强者。

    之后这持枪男子残留的意念,就只剩下来最后的愤怒和惊恐——

    这本体陨落,甚至于还受到了层层操控的山神之躯。

    怎么可能会挣脱牢笼,摆脱了控制?!

    怎么可能做到?!

    金色的因果在道人指掌之间纠缠,而后伴随着五指平静握合而散去。

    卫渊基本明白了自己的‘经历’。

    至少是大概的经历。

    毕竟现在这一具身躯只不过是具备有卫渊烙印的山神之躯,对于之前他的经历实在是不够清楚,没有什么印象,但是现在看来,果然是从前往寻找后土的时候开始被设计的吗?卫渊垂眸,眉头微微皱起。

    而后尝试感应此刻所具备的功体。

    原本他糅合剑道和因果之道的功体已经不复存在。

    现在这一具山神之躯,是以昆仑山和山海经异兽特性为基础,而后被浊世大尊强行将浊世之基的功体融合而进入而来的,具备的特性不再是缥缈难存,因果莫测,而是浊世之基,肉身不坏,是类似于老不周山,但是却又在细节和表现特征上截然不同的特性。

    不周山是力量,速度,防御,血量。

    全部都是最顶尖的。

    同时附带有直接无视天机,因果,命运这三条大道的大部分手段的能力。

    譬如面对伏羲的时候。

    直接本身免疫天机锁定天机卜算和天机干扰。

    然后直接开了神通,挟山超海近距离一个超力大逼兜。

    然后伏羲就得扑。

    而浊世之基相对而言并没有那么全方面的强化,其功体的特性在于力量和防御。

    纯粹的力量,以及借助这强大肉身所带来的无与伦比的防御能力。

    卫渊尝试以因果冲刷,但是这功体之上残留的烙印和痕迹却仍旧清晰。

    似乎是来自于大尊的后手和限制器。

    那个罗盘类别法宝无法控制卫渊的功体,但是大尊本身却是一个问题,这功体就是对方亲手创造出来的,就连强大到了浑天之躯都不免为其所制,由此可见,极为地不可小觑。

    不过卫渊对于这件事情并不在意。

    这只是未来的锚点。

    和他的真正本体没有特别大的关联。

    尤其是卫渊必然是要尝试逆转这样的未来,那么在扭转之后,这个锚点虽然还在,但是此身的经历却会截然不同,既然卫渊不会像是此刻既定的未来命运那样,杀入浊世当中,最终拼死绝杀了浊世之基,自身却残留于此,那么也必然不会有被浊世大尊将浊世之基的道果功体赋予山神之躯的未来。

    这都是连锁的。

    那就代表着这个功体其实只是能够在这个未来锚点使用。

    “……不过,当真是可惜了。”

    卫渊感慨叹息。

    而后伸出手虚握,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感,汹涌澎湃,单纯的肉身力量和强度,甚至于要远在卫渊自身之上,感觉甚至于不需要什么招式,随手挥舞兵器都可以造成巨大的创伤和攻击,破坏力更是惊人。

    这个肉体力量层次,甚至于给卫渊一种,他现在可以直接拎着山当做兵器,朝着人头顶上砸落下去的感觉。

    力量充足。

    而且感觉【翻天】掌法的破坏力应该得到了极为长足的提升。

    甚至于可以说是质变。

    从破坏力可以作为常规的杀招这个层次。

    直接跃升到了接近不周山的层次。

    甚至于,卫渊估计自己现在用出来这一招,威能和杀伤力可以直接抵达自己那几招剑术绝杀的层次,而且还是其中破坏力上乘的那种,最开始创造出的几招,诸如昆仑,长安,可未必还能够跟现在这样的翻天相提并论。

    这时候要是再和归墟之主对上的话。

    卫渊觉得自己一巴掌就可以直接送他轮回转生。

    都不需要出第二招。

    他握了握拳,以让自己更为熟悉现在这个身体,而后将昆仑剑调整了一下位置,从更为擅长刺杀削斩的角度,变化成更擅长劈斩的方位,而前面的陆吾和开明一直等待他调整好状态,始终保持着沉默。

    卫渊缓声道:“之前发生的事情,还请两位告诉我。”

    陆吾眸子扫过道人,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几乎可以确定,你已经陨落了。”

    卫渊淡淡道:“贫道元始。”

    “从过去而来,跨越岁月的元始天尊。”

    陆吾的神色微凝。

    这句话,是写实的?

    卫渊语气平和,却并不知道对于陆吾而言这一句话的震动,沉默了下:“时空永存?”

    “还只是初步掌握,未来并不足够。”

    陆吾沉默许久,看着卫渊,道:

    “……我不曾想过,你竟然会走这一条最为困难的道路。”

    嗯???

    等一下?

    最为困难?

    卫渊微微挑眉,略微察觉到了不大对劲的异样。

    “……不是所有的十大巅峰都可以做到吗?”

    陆吾沉默,道:“三千大道,殊途同归,你也可以说是这样。”

    “但是你所说的是十大巅峰最特殊也最难言语的特性。”

    “就如同一座山最高的巅峰。”

    “大家最终的目标都是这里,但是都是从不同的道路上山的,有的是崎岖小路,有的是堂皇正道,但是并没有谁上山第一步就直接踏在巅峰上吧。”

    “归墟之主走的路,是【诸天万界,无住不在】,论起来,算是最下乘的法门,而开明和这个类似,但是却又在道路之上融合了十方之概念,故而算是上乘,而大姐头走的是【地水风火,存世之基,天灾劫厉,皆在我身】,是绝妙的上乘,无论攻击还是杀伐皆是的巅峰。”

    “……”

    陆吾沉默许久,道:“谁告诉你说,证道必须要走这一条路的?”

    卫渊下意识回答:“……浑天。”

    “伏羲。”

    陆吾张了张口。

    那么,没有问题了。

    浑天之道自然是高渺,与常人不同。

    至于伏羲……

    伏羲说的话,能信?

    直接忽略。

    陆吾看了一眼笑的灿烂的开明崽,知道有些事情对方似乎也是在瞒着自己,沉默许久,道:“所以,你想要知道什么?”

    卫渊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所有。”

    “以及,老伯现在怎么样了……”

    陆吾垂了垂眸子,面无表情:“他不相信你陨落,为了找你,以残缺之躯体杀入浊世。”

    “最终崩落。”

    “功体破碎。”

    卫渊沉默许久,道:“老伯,是再度沉睡了吗?多久会醒来?”

    陆吾道:“……不知道。”

    “不周负子山已经碎裂,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够醒来。”

    “也不知道他醒来之后,还能不能再记得过去。”

    不周山老伯此刻的功体只是不周负子山,而不周负子山的崩裂就代表着不周山的陨落。

    只是不周山毕竟具备有极为强大的功体。

    所以未必彻底陨落。

    还存在着复苏之机。

    但是,在被共工重创沉睡数千年后,再度又遭遇了浊世大尊的重创。

    卫渊沉默许久,起身道:“带我去看一下他……”

    陆吾颔首,声音漠然清冷:

    “因为之前的行动,你现在,在清世几乎是恶名昭著。”

    “注意。”

    开明兽也无奈道:“毕竟你之前被操控着做了不少的事情啊。”

    “哎,你以为昆仑现在这样子是谁搞出来的?”

    “昆仑特性又是怎么变成了你手里的剑的?”

    “怎么?”

    “做饭换来的吗?”

    “还是充话费送的。”

    开明吐槽了一句,而后脚步顿了顿,他回过头,神色略有古怪道:“现在珏姑娘,啊不,西皇还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你的女儿现在也已经七岁了,所以,嗯,来自于过去,跨越岁月而来的元始天尊啊。”

    “想要看看现在的珏。”

    “还有你的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