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持剑制衡昆仑,放眼天下无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92
  第1115章 持剑制衡昆仑,放眼天下无双

    朝歌城——

    奇门大阵核心之处。

    白发道人收回了手掌,无数的因果纠缠变化,散发出了金色的流光,几乎将他的山神之躯彻底地笼罩起来,在其上留下了层层叠叠的后手,而后伴随着因果彻底的收敛,最终这些痕迹也逐渐收敛,逐渐散去,逐渐地不复存在。

    袖袍一扫。

    方才这玉棺散开山神之躯现世的动作逆转恢复。

    重新被封入其中。

    大羿正在给少年武侯恢复疗养伤势。

    当然说是伤势其实,也就只是额头的几个小包。

    卫渊只觉得头痛:“……羿您也太宠阿亮了。”

    腼腆的人族第一神射微笑道:“武侯先生神机妙算,脑袋还是很重要的,渊你也不可以敲他的头,你的手劲儿那么大,敲坏了怎么办?”

    少年武侯温和而蕴含得意地看了卫渊一眼。

    大羿补充道:“像是我们那个时代。”

    “都是打屁股的。”

    “那边儿的肉厚实,血管不少,比较疼,打起来也可以出气。”

    “还不容易打坏掉。”

    阿亮的神色缓缓凝固,道:“亮觉得,打头比较好,手板也可以。”

    “但是那个,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卫渊难得见到这少年如此模样,大笑数声,伸出手来,屈指在他额头敲击数下。

    而后对着大羿颔首,微笑道:“我家不成器的孩子就先交给大羿你帮忙照顾了。”

    大羿——

    人族最强的六边形战神之一。

    无论是远程还是近战全部都是历史上巅峰层次的英雄人物。

    武侯的大脑外置保护措施.jpg

    也即是——

    卫渊的外置大脑的外置保护措施.JPG

    卫渊心中自嘲一笑。

    叠,都可以叠。

    诸葛武侯挑了挑眉,从那种窘迫般的气质上重新消失,恢复到了素有的清冷安宁,温和笑道:“所以,阿渊你要做什么?”

    道人迈步向前,袖袍如天边流转的云气,白发玉簪,顺滑垂落下来。

    语气平淡。

    “自然是……”

    声音似被一缕缕剑鸣声压下,却又仿佛和这一缕一缕的剑鸣声音混合起来。

    天穹碧色清光灿烂耀眼,撕裂苍穹,却又带着温和的流风,伴随着清越仿佛是玉磬般的清脆声音,长剑落下,道人袖袍一扫,苍青色的青萍剑飞入袖袍当中,伴随着流风回雪,眼前已经不见了那白发青衫的道人。

    只是还有些许冷淡的声音落下。

    “把未来夺回来。”

    “未来啊……”

    少年武侯眼睛眯了眯,看着卫渊消失不见的方向,忽然道:“走吧,大羿前辈,我们也回去接着做我们的事情……”他伸了个懒腰,伸出手按着自己的肩膀,往奇门遁甲大阵的内部走去,大羿看着道人远去的方向,疑惑不解道:“未来?”

    武侯笑着道:“总之就是有谁暗算了阿渊和我们,他已经去解决了。”

    “你放心交给他吗?”

    “哈,阿渊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

    “不过,大羿你说,他会如何夺回未来呢?”

    大羿神色肃然道:“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

    “未来,自然是寄居于剑和勇之上。”

    少年武侯脑海中自动翻译。

    莽吗?

    面色古怪,而后放声大笑:“确实是他和你们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

    卫渊一瞬间掠到了不周山上,玉虚宫中。

    而后袖袍一扫,直接盘坐在了自己曾经和后土,和浑天论道时候的静室当中。

    没有去打扰外面正在愉快地修剪草坪的甲一。

    他要全神贯注去感知锚点。

    作为道过境界,过去,现在,未来,某种程度上【同时存在】。

    过去之我并非是道果境界。

    但是道果之我可以随时顺着锚点出现在历史之上。

    故而可说,过去现在未来,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而搭配上因果,天机,命运三条大道的特性。

    一念动,一念起,则岁月长河诸天万界,我无处不在,却又不固定地存在于一处。

    不论是在任何一处,任何一个时间,只要念诵我名,即可被知。

    极尽玄妙。

    当然,正常情况下卫渊是绝对能够感应到基于山神之躯的未来锚点的。

    如果感觉不到或者出问题的话,就直接拎着剑去找开明仔。

    进行一番友好的交流。

    然后再提出第二次威胁——

    你不帮忙的话,我就直接把你们做的事情直接告诉陆吾本体。

    到时候你会怎么样,你自己掂量掂量。

    这位神灵,你也不想你对陆吾分魂做手脚的事情被陆吾本体知道吧?

    不好,这句话怎么那么像是陆吾分魂的口味?

    这位来自昆仑的道友请收收味。

    卫渊心中自我调侃一句,而后双眸微敛,心神收摄如一,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自其神魂中逸散流转而出,因果纠缠于身,周围的空间也越发凸显地空洞幽深,予人一种玄妙之感,其中无数的因果汇聚起来,指向了不同的时间,但是几乎全部都来自于过去。

    有着撑天之时的卫渊。

    有着拦截归墟霸主的他。

    也有第一世的时候,那个作为涂山氏人族匠人的渊。

    有着大秦时的黑冰台锐士。

    大唐时期所向无敌的人间剑圣。

    过去的种种,都是他所经历的因,而无数的因构建了果,汇聚于此身,皆是我。

    相对而言,未来的时间线上就颇为空洞。

    只有最为基础的些许锚点,勉强维持住了其位格的存在,当然,这些未来锚点的相当一大部分,需要归功于那位浊世的因果之主,为严重偏科的卫馆主提供了相当大的支援,虽然说不至于立刻就成功升华未来锚点,但是至少给了点。

    而此刻,当卫渊全神贯注地感知的时候。

    未来——

    确切地出现了新的锚点。

    ……

    一处浑沌之域——

    亦或者说,这正应该是昆仑山!

    四野内外,寒风凌冽,这一座昆仑山,竟然远远要比正常的时间线上更为高耸,仿佛已经探入了天外之天这个层次上,周围只能看到残破的云气环绕着昆仑山的主脉山体,层层叠叠地往下蔓延,越显得浩瀚壮阔。

    而在天穹之上。

    甚至于还有碎裂的黄天云气!

    在一根根逆指苍穹的石柱上,有雷霆痕迹,有早已经化作了焦炭的黑色黄巾。

    破败!

    荒凉!

    却又有一种大寂灭大破灭之感。

    昆仑山的深处,一座纯粹由冰霜所化的静室之内,黑发自然垂落,身穿黑色华服,内有劲装的剑客平静坐在蒲团之上,前面的剑架上,横着一柄尤其美丽的剑,对,美丽,这一柄剑的剑身和寻常的剑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一柄剑的剑身却是晶莹剔透,仿佛最为纯粹的寒玉所化。

    透露着万古不变万古不灭的凌厉冰冷。

    正是——神兵·昆仑!

    而仔细去看,这剑客双目闭着,身上垂落的衣摆之上,却又有暗色纹路,做工极为考究,神色气质都极为冷漠,而在他的身旁,还有其余的两位,一者是身材高大的,身穿铠甲的男子,手持一柄长枪,锐气锋芒,难以抵挡。

    另一个则是面容千娇百媚,身材丰腴婀娜的美人。

    都有散发一种幽深晦涩的力量。

    两人正在这闭着眼睛的剑客身前,打量着闭着眼睛的剑客,其中女子玩味道:“……这位就是被誉为天下剑术无双,古往今来,因果永存的元始天尊吗?不过我看他现在这样子,倒是看不出有这般的力量。”

    “他看起来,平平无奇啊。”

    持枪男子缓声道:“那是因为这毕竟只是一介残躯。”

    女子不以为意道:“那真正的他呢?”

    持枪男子淡淡道:“……此事关乎重大,并非是你我所能知道。”

    女子笑着颔首,道:“是,是,不问,我不问不就对了?哈哈,不过嘛,虽然只是一具身躯,但是毕竟曾经是顶尖的强者呢,哎呀呀,据传还有几千年的纯阳之体……”

    “真是想要让人一口把他吃掉呢。”

    她舔了舔红唇,眼眸之中,流光溢彩。

    男子忍不住皱眉:“你什么意思?”

    女子咯咯笑起来,道:“你猜?”

    “罢了罢了,你在这里,光天化日之下,吃了他终归是有些不好意思。”

    “等你不在的时候我在吃。”

    “他跑不了的。”

    “倒是这,这就是西王母曾经希望铸造出来的剑?可惜了啊,最终还是归了我们……”她的视线从黑发剑客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柄美丽非常的神兵之上,而后随意地伸出手去触碰那晶莹如同寒玉天成的昆仑剑,但是笑意未曾落下,就化作了一声痛声。

    昆仑剑上,锋芒流转变化。

    几乎是瞬间就吞吐到了让人惊怖的程度。

    而那千娇百媚的女子捂着自己的手掌噔噔噔后退,面色难看至极,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神剑,持枪男子皱了皱眉:“神兵通灵,神剑尤其如此,昆仑剑乃是昆仑诸界唯一的特性而成就,凌厉异常,这三界八荒之中,有资格握着这柄剑的人或许不止一个。”

    “但是也绝对不是你我可以做到的。”

    柔媚女子面容覆盖一层阴翳,冰冷地看着眼前的黑发剑客:“好好好!”

    “我不碰它!”

    “不碰它可以了吧?”

    而后抬手,竟然是作势要直接朝着眼前闭着眼睛的黑发剑客脸上狠狠扇过去。

    那男子皱眉,踏前一步。

    手中之枪直接拦截,道:“你做什么?!”

    “他虽然只是一介傀儡工具,也是宝贵的财产!”

    “你怎么可以如此?!”

    女子冷笑着收回手,道:“说得好听,不过只是一个工具罢了。”

    “他的功体都由我们赋予,他就只是一个受我们操控的木偶罢了,对于木偶你都要小心翼翼吗?”

    持枪男子嗓音漠然:“有任务。”

    “任务?”

    “是。”

    “什么任务?”

    持枪男子垂眸注视着眼前的黑发剑客,道:“昆仑西皇借归墟诸天万界,无所不有的奥义成功进阶道果境界,只是因为生子养育,元气大跌,始终没有恢复,此刻正是除去她的最好机会……”

    “否则的话,等她恢复过来。”

    “这神兵【昆仑】,就将会化作长枪,主动去投。”

    “虽除去了元始天尊,却又引来了比之于原本西皇根基分毫不差的二代西皇。”

    “不可。”

    女子逐渐冷静下来,闻言讶异道:“哦?西皇……如此强大吗?”

    男子淡淡道:“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元始天尊的失联,导致了西皇本身的心境坚若冰霜,成道之念,也比往日更为强大,这或许也是她舍弃了【地水风火,皆归于我】的大道,而走向诸天万界,无所不寸的下乘证道法门,进阶道果的理由。”

    女子挑了挑眉:“哦?理由?”

    持枪男子淡淡道:“或许就是她始终不相信元始天尊已经陨落。”

    “所以想要在诸天万界去寻找他吧。”

    持枪男子嗤笑:“可笑愚蠢。”

    “取死之道。”

    女子道:“那这一次的目标是?”

    男子斩钉截铁回答:“借助元始,诱杀西皇!”

    “让她,死在他的手中!”

    “应该也没有遗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