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白泽:本体是完美无缺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38
  第1114章 白泽:本体是完美无缺的!

    未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未来的自己究竟面对着什么,又做出了什么选择。

    卫渊对于这些一无所知,却也必须要思考这些东西,他以自身的因果汇聚为了一颗果实,而后‘种’在了自己这一具山神之躯的最深处,因为担心不稳定,还直接在这山神之躯上,又重新掺杂了十七八种因果。

    因果纠缠,连绵不休。

    卫渊微微垂眸。

    忽而想到了,以开明仔的疯狂乐子人属性值。

    他搞不好会直接尝试让自己定下的锚点在最为尴尬的情况苏醒——

    比如说卫馆主被天帝不周伏羲三方围杀之类的。

    卫渊几乎可以确定这个自己的山神之躯百分百被干爆了。

    否则作为未来时代的顶尖战士之一的金母元君,怎么可能会被伏羲送回来?

    必然是妖魔为诸神所围杀,域内清平,而金母元君方才有余力寻找父母的踪迹。

    在她的时代找不到的时候,绝望之下,寻求伏羲的帮助,亦或者天帝也插手其中。

    卫渊觉得自己战败是理所当然的。

    我本体都不是这三个家伙联手的对手,你现在让我的一具备用身体,夹杂了点黑化属性就要和天帝不周伏羲这个豪华阵容打吗?

    那简直好比突然穿越。

    成为了万军之中的大将军颜良,身披铠甲,手拿宝刀,人聚如云。

    正在迟疑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只骑着红马的红脸大汉,拎着一把刀子就飚过来。

    当即袖袍一扫,攥了一道因果,直接传输过去。

    【开明崽你要是胆敢让我成了乐子,那我就回来直接去昆仑山把你也打成乐子】

    想了想,觉得这句话不够‘狠辣’。

    于是沉思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威胁】。

    ……

    上清宗——

    娲皇很好奇地看着手中的户口本,以及,张若素已经说过了,任由她写。

    她写什么,就是什么。

    假的?

    什么假的?!

    这是娲皇!娲皇!娲皇写的东西不比其他的东西真?

    虽然说对于此估计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什么不同意见。

    但是为了保护娲皇,这个消息仅仅被局限于林守颐和张若素之间,其余人都没有告诉,而娲皇拿着这个户口本,以留影之法把自己和自己‘妹妹’都写在了上面,对于这位诞生虽然伴随着带给娲皇痛苦,但是本身却是无辜的妹妹,娲皇将自己曾经幼年的名字风里希送给了她。

    风里希抬眸看着户主一栏写着的东西。

    仍旧还是苍白没有什么血色的面容浮现出些许疑惑,眼眸大而幽深,晃了晃头。

    娲皇把她的白发梳成了高马尾,素来习惯了长发自然落下的少女有些不适应。

    但是很好看!

    所以可以忍。

    风里希伸出手指了指户主,道:

    “要把阿渊写在这里吗?”

    娲皇嗓音温和道:“当然不。”

    风里希有些失望。

    娲皇笑了笑,指了指后面:“他在这里。”

    后面赫然是卫渊的留影,而后写着名字姓氏,只是某些信息可能对不上。

    比如出生地直接从人间改成涂山氏最后直接写成了女希氏——

    娲皇第一次创造的补足。

    所有人都是从这个起点开始,所以,就算是她不是那么清楚卫渊的真正籍贯所属,也很自信,这一个肯定是没有写错的,任何人的起源都可以追溯到这里。

    而后后面还有此刻躺在床上的少女的留影。

    【卫元君】

    人族。

    风里希疑惑,道:“那户主是谁?”

    娲皇带着温雅的微笑把户口本收起来,然后屈指轻点,就让这个放出去能把大一片的人吓坏的户口本收起来,拍了拍裙摆站起来,道:“是一个很可靠又很讨厌的人哦。”

    风里希道:“收起来,现在不写吗?”

    娲皇摇了摇头:“当然不,他会自己来的。”

    “然后……”

    少女娲皇本来温柔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狡黠的微笑:“这个可是难得拿捏阿兄的机会哦,阿希,你要记住,这个时候不管是和阿兄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不管是要天上的星星,还是要看天底下最美丽的花朵,都可以。”

    娲皇伏羲,阴阳共生。

    娲皇是伏羲心中最后一丝光明,防止他化作彻底随心所欲的狂魔。

    而伏羲也同样是娲皇心中一丝,会让她表现得,不那么温柔体贴而是狡黠真实的存在。

    正在这个时候,两位娲皇都同时察觉到了一丝丝气机的变化,而后神色都微微变化了下。

    而后同时朝着里面走去。

    床铺上面,金母元君猛地睁开眼睛。

    少女满脸警惕,而后竟然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柔软被子,旁边的床头柜上点燃了一根香,散发出让人心神安宁下来的香气,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历经多少年厮杀的少女,竟然发现自己在这里处于一种心神都安定和软弱下来的状态。

    难得贪恋温柔。

    但是她很快地从这种状态下挣脱出来。

    一下起身,握着长枪,就听到了温柔的声音传来:“你身上的伤势不轻,积累的疲惫也很重,还是多休息一下比较好哦。”金母元君的神色一凌厉,而后看到来者的时候,那种紧绷住的凌厉神色却忽而一下溃散下来。

    连戒备和警惕之心都消失了。

    “……娲皇,是您?”

    娲皇微笑颔首,已经来到其身旁,伸出手轻轻抵着金母元君的眉心,自然有流光变化,体察少女现在的状态,片刻后,娲皇稍微松了口气,道:“看来伤势恢复地比我预料的要快,看来你的体质也别有特殊。”

    金母元君道:“我幼年的时候……亮叔用《山海经》当中的方子给我筑基的。”

    娲皇了然:“阿渊写的书。”

    金母元君有些不习惯也不喜欢听到这个名字,微微垂眸。

    转而揭开了话题——

    “这一次,还要感谢娲皇您的帮助。”

    “否则的话,我的伤势也不会这么快就恢复。”

    这是实话。

    哪怕是本身有着道果层次的境界,但是娲皇对于人族的增幅和治愈的能力是不可小觑的,同为道果层次,可以说娲皇正是所有人族出身强者的最佳辅助,而且还是全方位的那种,金母元君现在只觉得不只是和那个老爹打架留下的伤势已经痊愈。

    就连之前在浊世时候留下的暗伤,也出现了痊愈的趋势。

    似乎只要再和眼前的娲皇多待一段时间,就连那些暗伤也可尽数拔除。

    到时候自身的功力发挥自然会更为得心应手。

    不过,此刻得要走了才是……

    这个时候,娲皇伸出手按住她,微笑摇头道:“无妨,此地是安全的,你就呆在这里多呆一些时候,把伤势养好了再说……”

    “另外,也可不必如此生份。”

    娲皇微笑道:“你可以叫我……嗯……”

    “奶奶?”

    金母元君神色缓缓凝固。

    “???”

    “您都知道了……?”

    娲皇撒了个小谎,笑着道:“你毕竟也属于人族,我大约也是能够看出些许来的。”

    金母元君沉默,道:“是吗?”

    “您……”

    她声音哽住。

    看到眼前的少女双眸微微亮起,带着笑意安静看着自己。

    她坐在那里,神色端庄,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那种期待感几乎已经拍在了金母元君脸上,让继承了父亲强大直觉和本能的少女话语都直接哽在喉咙里面,完全就说不出来,最终张了张口:“您……”

    少女娲皇眼眸亮起:“嗯?什么?”

    最终金母元君就和她父亲一样屈服了。

    “奶奶……”

    “嗯乖孩子乖孩子……”

    “乖哦,吃糖吗?”

    两个娲皇同时伸出手,一左一右,一只手拉住了金母元君的手掌,另一只手齐齐放在了少女的头发上面揉啊揉啊揉,让原本就偏硬的发质变得炸毛,毛茸茸的,而堂堂纵横浊世数千年不败的浊世道果,金母元君,只好忍着这样的羞耻感让两位娲皇蹂躏自己的头发。

    羞耻,太羞耻了……

    伏羲你个渣滓,你把我送来,难道根本不是为了让娲皇救我?

    而是把我当做礼物送给两位娲皇吗?!!

    这一瞬间。

    少女洞穿了某个渣蛇的可耻的计划。

    咬牙切齿。

    迟早一枪把你的尾巴钉在墙壁上,扣都扣不下来!

    少女恶狠狠地在心里面发誓。

    娲皇把她的头发撩上来,道:“不过,我可以问一下吗?”

    满足了自己心里小小愿望的娲皇恢复了原本的温和端庄,眸子安宁看着眼前的金母元君:“事情发生的时间是什么时候?你只需要说出一个时间就可以了。”

    “好吗?”

    金母元君垂眸。

    回忆起来母亲离开自己的时候,嗓音微凝,那时候,她只有七岁。

    是七年后。

    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说……”

    “但是,是母亲得到了他的消息开始……”

    ……

    大荒——

    “卧槽,白泽你个憨批!”

    “你他娘说的南海,根本不是人间的南海啊,你个憨批,你他妈的骗我!”

    水鬼怒视白泽。

    明明大荒距离人间界的距离极为遥远,水鬼虽然说是在鬼类当中,修为道行都不低,但是放在三界八荒这么巨大的范围内,却算不得什么,这么漫长的距离,他得飞个几百年,飞得心塞若死,无聊得想要当场自杀才有可能到。

    但是白泽这混蛋直接带着他跳了空间裂隙。

    那玩意儿不是跳楼啊!

    是空间裂隙啊!

    而且还是人间界和山海大荒的裂隙。

    大荒属于诸天万界的核心,位格极为高,分量也极为沉重。

    这个就代表着他的时空裂隙也会特别地狠!

    一不小心就会被极为狂暴的空间力量直接撕扯成渣滓!

    这是水鬼都知道的尝试。

    但是白泽这家伙把他诓骗过来之后,一脚直踹就把他给踹到了空间裂隙里面,然后自己也直接干了一瓶白酒,心一横直接跳了进来,简直像是不要命了一样,但是最离谱的是,就这样他们竟然成功穿越了那层层叠叠的空间裂隙,直接落在了南海附近。

    水鬼只能感慨,这特么都行?!

    但是虽然行。

    仍旧给水鬼同志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比当年自己把自己钓上来的时候更大。

    故而已经发挥出了祖安传统,喷了白泽一路,这家伙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有当做一回事情,正在喝了口水润利润嗓子,继续狂喷的时候,水鬼的声音忽而戛然而止,而后双通幽深,浮现出紫金色的流光。

    整体气质从不着调直接变成了。

    儒雅,俊秀,邪异。

    以及十倍的不着调。

    白泽打了个哈欠,道:“终于来了?”

    水鬼,亦或者说开明仔看了一眼白泽,啧啧称奇道:“这太阳打哪儿出来的啊,堂堂的咸鱼之王,什么时候竟然能出门了?”

    白泽翻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开明嘿然一笑,正要继续开嘲讽,忽而感觉到了天机,耳畔传来了卫渊的声音——

    【我做一个尝试,你在未来二十年之后去找那个时代的我。】

    【尝试把我留下的后手‘唤醒’。】

    开明讶异。

    而后眼底浮现出诡异的光,嘴角微微勾起。

    白泽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开明随意挥了手里的因果,道:“卫渊似乎打算插手未来,打算立下自己的锚点了?哈哈哈,这个时候找到我了,哼哼,哼哈哈哈哈哈,这一次,我一定要报之前的仇,猫都是记仇的。”

    “本座可是比猫高级多了,当然是无数倍地记仇!”

    “啊哈哈哈哈,卫渊啊卫渊,你也有今天!”

    “看我给你找一个相当迟相当倒霉的时间节点当你的锚点,直接给你找一个相当于游戏里必死关的地方存档,呼哈哈哈,你就先给本座在那里轮回回档个十万年吧!然后我再把你拉出来!”

    “你还得感谢咱呢!”

    昆仑开明,大胜利!

    而后虚空中传来平淡声音——

    【开明崽你要是胆敢让我成了乐子,那我就回来直接去昆仑山把你也打成乐子】

    【毕竟,本体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分身那么多,每一个开明应该都想要做本体,不是吗?】

    绝杀!

    开明脸上的狂妄笑容缓缓凝固住。

    啊这……

    白泽放声大笑。

    开明崽嘴角抽了抽,脸上的狂妄笑容瞬间变得和蔼谦卑:“咳咳,伟大的元始天尊!”

    “富有而慷慨的卫馆主!”

    “我当然只是开个玩笑,玩笑,我自然会帮你处理这件事情,请放心,请务必放心!”

    “这件事情包在我开明身上!”

    而后确认这只是因果传讯,卫渊本身没有过来的时候,才松了口气,嘴角抽了抽。

    可恶!!

    这莽夫!

    太狗了!

    开明惆怅,而后看到白泽还在笑,抬脚一踹,咬牙切齿道:

    “好了别笑了,咱们两个怕不是得联手了。”

    开明叹息一声,一下懒散坐下来,感慨叹息:“明幽见远。”

    白泽依靠青石,带着醉意笑道:“隔垣洞见。”

    “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上古双奇。

    开明闭了闭眸子,睁开眼睛道:“也是时候重出江湖了,明幽,最佳的锚点时间。”

    “告诉我,是什么时候。”

    白泽垂眸:“这正是我拉你来的原因啊,洞见。”

    他喝两口酒。

    醉酒之后的白泽白发红瞳,神色冷淡,没有了之前的慵懒:

    “七年后。”

    “那是未来最关键的时间。”

    “把卫渊的意识锚点唤醒。”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