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布局千古,未来锚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8
  第1113章 布局千古,未来锚点

    卫渊眸子微敛,看着对面被昆仑寒玉冰封了的身躯——上面密密麻麻分布了无数的阵法纹路,其中玄奥之处,哪怕是作为元始天尊的卫渊都要感觉到震动,武侯坐在椅子上,手里拈着一枚莲花酥,道:“这是你原本的山神之躯。”

    “哪怕是你现在超脱了,这里面都有你的烙印。”

    “我想着如果放着不管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利用,所以提前将这一个身躯留在这里,以阵法纹路强行将其冰封,然后又在尝试激发这一个身躯曾经吞噬过的无数天材地宝,啊不,不能这样说……”

    少年武侯将手里的点心扔到嘴里,拍手道:“是吃了一整本山海经的身体!”

    “我在尝试把这个身躯的潜能激发出来,而后调试到最佳状态。”

    “而且在清醒梦境里面的姜叔帮忙,也确实是在朝着理想化的身躯调试。”

    “只能说,可能有取错的名字但是绝对没有交错的外号,【神农】果然是【神农】,很多妖兽异兽,天材地宝的效果是彼此冲突的,但是姜叔却能够靠着神农鞭的力量,让你保留这些异兽和天材地宝的特性长处,将其的劣势和弱点全部抹去。”

    “是纯粹以肉身成圣的路子,当然,这些异兽也只是能够打下基础。”

    “但是契已经把这具身躯埋藏在极阴极纯之地淬炼了足足五千余年,又成为了昆仑山的山神,特性交错相加,反倒是形成一股即便是神灵都不可小觑的阴冷之力。”

    武侯看着这一具身躯。

    卫渊微微皱眉,伸出手轻抚玉棺,疑惑道:

    “阿亮你把这一个身体搜集过来,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防止被利用吗?”

    他看着被冰封的‘自己’。

    心里面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武侯平淡道:“自然不是。”

    他看着卫渊,声音顿了顿,道:“这是你的一条命。”

    “若是真有一日,身死道消的话,还有重来一次的可能。”

    巨大无比的奇门遁甲阵法,本身就是卫渊锚点的山神之躯,以及已经成功在大羿身上得到了成功的回魂之法,大羿是需要以十大巅峰之一的烛九阴清醒之梦才做到这一点,而卫渊本身就是元始天尊,理论上在遇到死劫的时候,可以直接以此物挡劫。

    但是——

    欲要以凡人的身份,为道果境界的强者留下一次挡劫的手段。

    不必说能不能成功。

    单纯这个想法,就已经狂妄地让人瞠目结舌。

    非天底下第一等的狂徒,绝不会想到这样的事情。

    更离谱的是,他几乎就要成功做到这些事了。

    卫渊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如果之前就告诉我的话,我有所防备。”

    “或许就不会被坑了。”

    “在那孩子的那条时间线上。”

    卫渊最后补充了一句。

    武侯古怪道:“提前告诉你?不提前告诉你,这个是意外的惊喜,是可以给你挡一次灾劫的后手,但是告诉了你,搞不好就会直接变成你的催命符啊。”

    少年把点心扔到嘴里,然后舔了舔沾着糖分的手指,看着卫渊一脸不信,道:

    “你不要不相信。”

    “要是告诉你你可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那么亮几乎可以肯定,你一定会在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动用了同归于尽然后你自己再复活的打算,而这样的事情一个掌控不好,就会直接导致你真的死了,故而不可以不防备。”

    白发道人震怒:“你在说什么?”

    “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少年武侯叹息:“你确实是不像。”

    “你就是。”

    “你……!”

    卫渊哽住。

    诸葛武侯抬眸看着那边的身躯,眉头皱起,道:“不过似乎也是因为这样,渊你在未来处事之后,这一具具备你锚点的身体也被暗算,反倒是成为了那个未来的【你】,这一个倒是巨大的失职。”

    “不过还好,现在已经知道了,故而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玉棺之上的符箓纹路一一亮起。

    而后昆仑寒玉也随之消融。

    露出了卫渊的昆仑山神之躯。

    诸葛武侯羽扇轻摇,道:“接下来的决断,只能够交给阿渊你了,我对于神灵的权能概念,因果道果之类的,几乎没有什么认知,这个时候,就不多说了,呵……省得犯错。”

    少年摇头晃脑地往出走,脚步顿了顿,道:“阿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阿渊你和那珏姑娘的订婚。”

    卫渊的神色凝固。

    ???

    “什么我和珏的订婚,那不是女娇和禹……”

    卫渊的声音戛然而止,之前被他主动封印的记忆在触及到关键节点之后自然散开。

    其中包括有自己猜测出了女娇的计中计,以及为了不吓到珏,以及能够面不改色地把珏带过去的缘故而暂且封印自己记忆的画面一一地都浮现出来,嘴角抽了抽,看向那边的少年武侯,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武侯双眸微弯,笑容温和道:“接到信件开始。”

    卫渊额头冷汗冒出:“那么,你对于请帖什么的……”

    武侯羽扇微摇,调侃道:“自然是看菜下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了。”

    “那些轻而易举就会邀请到涂山的,自然没有说什么真话。”

    “至于大荒天帝,火神祝融,昆仑陆吾这几位,亮实乃以炎黄的规格,亲自书写信封,言明阿渊你与昆仑天女,二代西皇之婚约,希望诸位到时可以亲自到来,涂山氏国主女娇,炎黄古人皇禹亲自招待。”

    卫渊脸上笑容一点一点凝固。

    武侯反手掏出一大堆东西,道:“这是他们的回信,你要看吗?”

    卫渊僵硬转过视线,道:“先,先不看了。”

    少年武侯大笑道:“哈,原来天尊也是会怯懦的啊。”

    于是当得意洋洋的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天尊的拳头已经比起言语更快地落了下来,在经理一番莽夫和智者的合理且有效的沟通之后,少年武侯变得非常老实,只是揉着额头出现的包,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情。”

    “渊,你们只是订婚,我希望你不要,嗯,至少不要行房事。”

    武侯道:“按照之前你说的事情发生来说,嗯,你们应该是在你出发去救援那位后土娘娘之前,就,咳咳,情不自禁,惺惺相惜,然后,咳咳。”

    “大概的原因是阿渊你把自己的记忆大量封印。”

    “而后在某个机缘巧合之下,自然裂开,于是那些记忆全部涌动出来了。”

    “如果说有十份被封印的记忆。”

    “那么就代表着得知自己要和珏姑娘成婚的欣喜也会十倍叠加的方式同时出现,而珏姑娘,偶尔似乎有些天然脱线,她若是觉得你是生病了,用她的额头触碰你的额头量温度的话,我觉得阿渊你大概率是忍不住了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最终恼羞成怒。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这么理智的表情去分析这种事情?!

    你要去做什么?

    当月老吗?!

    大羿在外面,看到诸葛武侯双袖捂头,在某位天尊的震怒之下,狼狈逃窜出来。

    一边跑,一边大喊着。

    还算是比较含蓄比较顾忌着道人的面子,没有把主语纯阳之躯也说出来。

    只是道:

    “保住啊!一定要保住啊!”

    纯阳!

    “不用担心侄女!”

    “她抢夺道果,我保证那路线百分百是你舅舅确定的,道果永恒,手持道果,不管你和珏姑娘之间发生了什么,你们的第一个孩子只会是她,不会因为改变未来的时间而导致她彻底消失不见的,你放心啊!”

    “滚,臭小子!”

    道人反手一块莲花酥直接飞在了武侯的额头,少年武侯的身子直接滞空,最后砸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呼痛。

    卫渊吐气,收回视线。

    袖袍一扫,此地就已经封禁起来,变成了安静且绝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的静室区域。

    而后注视着这一个自我身躯。

    此刻的昆仑山神之躯仍旧双目紧紧闭着,似乎是因为其曾经在地脉节点被埋藏了足足五千余年,又承接拥有了昆仑山神的力量,此刻这山神之躯哪怕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仍旧散发出一种清冷淡漠却又夹杂凌厉的气息。

    卫渊复盘之前诸葛武侯对于未来轨迹的推测。

    叹了口气——

    未来的事情,他此刻如何翻盘?

    可能遗憾之处就是,他毕竟是在特殊情况下完成的踏破因果,进阶十大巅峰,这导致了他的未来锚点极为地虚弱稀少,而到那么遥远的未来,则是这个锚点近乎于无,若是有些许未来锚点,让自我更为稳定的话,眼前困局或许会更为清楚一些。

    卫渊沉思许久,若有所思。

    “未来锚点……”

    他看着前面的身躯。

    这正是未来他遇到劫难,不知是被困还是被杀之后,被旁人利用的身躯。

    与此同时,袖里乾坤逆转运用,伴随着一道乌光,另外一尊和卫渊面容相似的身影出现,正是先前在上清宗的时候,被卫渊所击溃擒拿下来的因果气息,卫渊令这一道身影化作纯粹的气息,若有所思:“……未来的气息。”

    看了看被阿亮保存得很好的身躯:“未来的身体。”

    “以及,真正的我。”

    “现在已经确定了未来的那个‘我’恐怕是类似于傀儡般的状态,没有自我意志,那么是否就代表着……我可以现在就掌控这一具昆仑山神之躯,而后留下一道神念,蛰伏于这一具身躯深处,自然而然地去确定未来锚点?”

    卫渊的想法很简单,有些类似于所谓的时间胶囊。

    既然确认这个东西会在未来出现。

    那么我提前把我自己的东西也放进去,那么不就代表着未来我自己的东西也会出现?

    再把气息定锚一下。

    或许,补足道果功体,完成未来之锚点的机会,就在此刻了……

    卫渊五指微微张开,双眸幽深。

    整个屋子里面刹那之间就开始被纯粹的金色流光所笼罩,因果变化,前所未有的强烈。

    卫渊动作顿了顿,而后又以天机给坐见十方的开明传讯。

    【我做一个尝试,你让未来的你自己,在未来去找那个时代的我。】

    【尝试把我留下的后手‘唤醒’。】

    而后方才五指握合。

    因果暴起。

    未来之锚点——

    开始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