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料敌于先,奇谋在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00
  第1112章 料敌于先,奇谋在后

    伏羲的一张俊美面容,现在绿油油的。

    是真·绿油油的!

    苍穹之上,碧色清光,流转变化,直接覆盖了整片天空,层云尽染,尽数碧波,而苍穹周围,隐隐然浮现出了黄天流转,祥云普度的感觉,因果锁定,直接把伏羲给直接锁死,映照伏羲的一张俊美面容都绿了。

    呆滞的伏羲看到这一道浑厚磅礴的剑气朝着自己落下来。

    而天帝位于整片大荒的上空,俯瞰诸天。

    自然而然地感知到了这恐怖至极,仿佛要划破空间,斩碎因果的可怖锐气锋芒,微微抬眸,周围的虚空朝着内部坍塌,凸显出了一颗一颗可怖的星辰之力,令天地四野,一片空洞茫然,越显得浩荡磅礴。

    而后天帝察觉到了这一剑的来源——

    因果斩天机。

    帝俊已经抬起的手掌顿住。

    旁边的【玉虚宫】弟子,但是是在大荒神庭担任天帝辅佐的噎鸣迟疑道:“帝君,这一剑威势甚大,若是不管的话,恐怕会造成诸多灾劫。”

    帝俊平淡道:“不必管他。”

    “是自家之事。”

    忽而似乎是牵引了什么天机,虚空之中传来了某蛇气急败坏的声音,道:“喂喂喂!”

    “帝俊,你是大荒天帝吧?”

    “你就算是不管下面的事情,但是这种玩意儿可以直接把这一片大陆切两半,你不管?你真的不管?你渎职啊你!你他妈哔——”

    即便是天机之主的聒噪也在瞬间变成了一段杂音。

    噎鸣无言以对。

    天帝平淡道:

    “他说的,不无道理。”

    “本座确实不能坐视不理,否则是有渎职之错”

    于是帝俊平淡吩咐道:

    “噎鸣,开启周天星辰阵法。”

    “将周围虚空的时间流调整,将这一剑的破坏力全部限制在原本的目标范围内。”

    虽然被‘禁言’但是可以旁听的渣蛇神色一点一点凝固。

    天帝的神色淡漠,淡淡道:

    “以免误伤。”

    “我草你了个哔哔哔——”

    “哔!!!”

    渣蛇气急败坏中。

    而后狂暴的剑势轰然砸落,因果之力牵引,几乎不存在什么所谓的余波扩散,剑鸣之声,声震四野,又被周围的周天星辰阵法所限制住,未曾扩散,只是在剑光范围之内震动鸣啸,也使得这一剑的威能越发提升。

    剑气余波伴随着周天星辰大阵的星光余晖一起,缓缓散开。

    化作了青牛的龙兽已经口吐白沫晕厥过去。

    而伏羲狼狈不堪,双腿分开,面色煞白,那一柄青萍剑就在他两腿之间,那锋芒锐利的剑气还在虚空之中流动变化,绵延不绝,斩金裂铁,劈山断岳都不过是等闲之事,让伏羲额头冷汗不断地往下淌,咬牙切齿。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那什么就不保了!

    狠!你够狠啊臭小子!

    我!

    我啊!

    你亲爱的舅舅,不单单把你的女儿引导到了你的面前,还让你也听到了真相!

    最后还阻止了你们父女之间的生死厮杀!

    还亲切且关照地把她送到了阿娲那里!

    我这样又体贴人又好的舅舅,你要从哪里找?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你居然还用剑斩我?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伏羲满脸痛苦遗憾。

    旋即臀部用力朝着后面飞快挪移,蹭蹭蹭地嗖一下就窜出去好远,那柄青萍剑飞到空中,剑鸣声音不断,似在嘲笑,作为天尊灵宝,又是天帝所淬炼,这样的神兵若是没有自己的灵性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是不是灵性充足地过了头?

    伏羲忍不住吐槽。

    擦了擦汗,看了看那边留下的剑痕,伏羲忽而想到,自己本体是人首蛇身,刚刚那个位置,如果说自己现在不是依凭于这个小纸人的模样,而是本体的话……

    伏羲面容僵硬。

    仿佛看到一柄剑已经像是钉子一样直接地钉穿了自己的尾巴。

    把自己钉在墙上。

    就像是杀蛇扒皮一样。

    伏羲嘴角抽了抽。

    “……好,很好。”

    “你真的够狠啊抽小子。”

    “我,我……”

    伏羲咬牙切齿,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是刚刚从长久的封印当中复苏,实力和根基都大不如前,看着那边自有灵性,鸣啸飞舞的青萍剑,最后只得面不改色道:“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就先放过你这回了!”

    青萍剑剑鸣数声,如在发笑。

    而后化作一道遁光,转瞬离开。

    剑光缠绕周身,竟然是丝毫没有给伏羲留下后手的机会。

    伏羲啐了一口,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爬起来,而后一脚踹了下装死的龙兽,骂道:“这一道剑光是锁定我的,又不是锁定了你,你撞死个什么劲儿,快写起来,再不起来的话,我就把你给直接扒皮烤了,再写到山海经里面去。”

    似乎是山海经这三个字有种神奇的魔力。

    本来都直接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仿佛发瘟了似的龙兽一个咸鱼打滚直接挺身起来。

    那是个精神焕发。

    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讨好着看着伏羲。

    而伏羲陷入沉思,决定自己要不要真的把这一头龙兽给扒皮拆骨,吃了再说。

    龙兽只觉得别后发出一阵寒意。

    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只是就在此刻,一直都懒洋洋不着调的伏羲忽而微微惊愕,而后抬起头,看向远处,龙兽不解,也同样地转过头看去,而后瞳孔骤然收缩,看到那边一阵狂风暴起,沙尘漫天,竟然仿佛天灾席卷而来一般,而仔细看去,那竟然不是天灾!

    而是一只异兽。

    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

    正是谛听。

    谛听背上,还坐着一名黑发狂乱,衣衫斜披着的头陀行者,神色痛苦不堪,身上佛门气息和死亡之意交缠不休,竟然已经像是抵达了不分彼此的模样,这谛听载着头陀飞速地前行着,而之所以让他们如此狼狈的,自然是背后还有一名僧人追击而来。

    正式暂且将释迦和忽帝托付给了无支祁。

    孤身前来的圆觉。

    伏羲讶异且好奇地看着这一幕,自言自语道:“嗯?前面那个……那异兽似乎是小阿娲创造出来的……嗯,捏得挺好看的啊,至于后面这个,呵……佛门的气息,累世真修,境界不错,功体的话,似乎是得之于忽那乐子人。”

    “有意思有意思。”

    龙兽讨好道:“大老爷真是神通广大,什么都知道啊!”

    “厉害,厉害!”

    “英明神武,英明神武。”

    “不过,第一个那异兽背上是什么?”

    伏羲漫不经心道:“那个啊,是浊世道果境界的大地,在真灵散尽道果遗失之后产生的力量。现在看来,虽然说是失去了原本的法力和神通,但是十大巅峰道果境界的身体倒仍旧是潜力巨大,肉体强度就不说了。”

    “因为曾经的境界足够高,所以说修行任何流派的法门都可以一日千里推陈出新。”

    “能够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面抵达十大巅峰之下的第一境界。”

    “想要突破到道果境界的难度,自然是要比起过去更难数倍乃是于十多倍,但是在这个关隘之前,可谓是一马平川一日千里,几乎是没有瓶颈可言的。”

    龙兽讶异道:“那,这这,这两位是道果境下的最强那些吗?”

    “当然不是。”

    伏羲摇了摇头:“现在看来也就是道果境下第二层次的水准。”

    “不过,不管是佛门的累世真修,还是佛魔一体的浊世道果,都不能用常理来看,真的拼命的时候,肯定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道果境界自然不必担心,但是道果层次之下的就都得要小心了。”

    “搞出什么【己身寂灭,度你苦海】之类的手段,就太可怕了。”

    伏羲潜形匿迹,未曾暴露出来,看到那边的圆觉挥舞禅杖,和谛听且斗且走得远了。

    伏羲沉思。

    这家伙刚刚出了一剑,怕不是还在气头上。

    现在回去,不妙,不妙。

    我得要先躲一阵子风头,然后趁着这小子差不多把这事儿给放到脑后去的时候,再出其不意地回去,所谓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哼哼,臭小子,先要和我斗,你的道行还太浅了!

    伏羲拍了一下龙兽,道:“走,跟上!”

    龙兽讶异。

    察觉到自己似乎是因此躲过了一劫,忙不迭地点头,背负伏羲快步往前。

    “对了,大老爷,你怎么那么熟悉这个道果境的身体?”

    “难道说他是被您杀死的?”

    “不,这家伙应该是被元始天尊弄死的。”

    伏羲随口回答。

    而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但是他,是被我们弄疯的。”

    “对,‘我们’。”

    龙兽只觉得背后冒起寒意,干笑两声,道:“这个我们,值得是您和元始天尊吗?”

    伏羲只是笑而不语。

    “走!”

    “勿要追丢了。”

    ……

    山海·朝歌城。

    卫渊的一句女儿,差一点让堂堂诸葛武侯当场呛死。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卫渊,瞪大了眼睛,道:“纯阳之体,破了?”

    卫渊面无表情:“还在。”

    “啊这,那是义女?”

    卫渊回忆那个头铁,莽夫,但是能打的少女。

    摇头。

    “亲生的”

    武侯瞪大眸子,沉思了几秒钟,道:

    “那么我知道了,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渊你说一下。”

    卫渊缓缓颔首,将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情,侧面地向武侯说出,因为说得太多会有反噬,卫渊无所谓,但是阿亮可能承受不住。

    若是其他人,大概率无法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无法窥见真相,但是眼前的可是武侯。

    卫渊对于阿亮的思维能力充满了信心。

    武侯沉思许久,道:“大概的事情,我也明白了……”

    卫渊面色一僵:“这就明白了?”

    不是,虽然我对你有信心。

    但是你这么快就弄懂,会衬托得打了两次架还需要因果的我很蠢。

    武侯微笑道:“不过,那个和你交锋的‘自己’,你有什么思绪吗?”

    卫渊来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思考过,当即颔首,缓声道:“我想应该是我自己受到了某种限制和干扰,要么就是我被控制住,要不然,就是如浑天之躯那样的特殊情况,也或许是那根本不是我,只是一介傀儡。”

    少年武侯羽扇微摇,最后道:“不错,猜得有些进步。”

    “但是终究是错了一筹。”

    他起身往前走,并且示意卫渊跟着,语气宽和道:“阿渊你确实应该被困住了,但是这也不是你的身躯;而那是如图浑天之躯的状态,却又和浑天之躯截然不同;而虽然不是你的身躯,却也绝不是傀儡那么简单。”

    武侯赞同了卫渊的三个猜测。

    却又同时否定了三个猜测。

    他转身,懊恼至极道:“不过这件事情,可能亮要道一声歉……我虽然已经猜到了对面可能会这样做,所以将此物提前保护起来,但是还是错估了所谓的神灵之力。”

    “也不应该始终将其当做后手,瞒着阿渊你。”

    卫渊怔住。

    少年伸出手拉下一道帷幕阵法,袖袍扫过,阵法如烟散开,而武侯羽扇微摇,语气清淡:

    “渊你不曾说过那个自己的样貌。”

    “不知,是否如此——”

    在背后玉棺之中,封印着的正是卫渊的昆仑山神之躯体!

    黑发如墨,神灵之身,皮肤白皙,眉心一点朱砂。

    锐气锋芒。

    冲天而起!

    正和卫渊之前交锋的敌人,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