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娲皇的身份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18
  第1110章 娲皇的身份证

    剑光凌厉,只是刹那之间就已经将这黑发卫渊的身影逼退,而后道人袖袍一扫,流光交错,直接将娲皇和床上昏迷的金母元君庇护于无比凌厉的剑光之中,任何想要跨越这剑光防御的人,都会直接遭遇因果之上的打击。

    而这一次卫渊直接将这因果和死亡画上了等号。

    黑衣卫渊双目依旧紧闭,但是剑光之凌厉,却是丝毫不逊色于卫渊,两人只是刹那就洞穿了上清宗的客房静室房顶,而后化作两道剑光,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直接遁上高空,于罡风凌冽的空中纵剑相对。

    剑气鸣啸,撕裂长空。

    声音犹如雷霆。

    不周山早已经有所察觉,猛然起身,只是刹那就冲出上清宗。

    张若素在之后也发现。

    而林守颐直到看到两人都先后消失不见之后,才在过往经验之下察觉到了异样,疾步赶出,抬头望去,只见到原本的白色云气已经慢慢被一层厚重的黄色云气所覆盖,祥云流转,升腾如彩霞,堪称是仙宫妙品般的景致,其厚重更是难以形容。

    可即便是如此的黄天云气,竟然也隐藏不了越发凌厉的剑光。

    林守颐以天眼之术去看,却只见到耀目光彩纵横交错,锐利之气,几乎要晃得他神魂都刺痛,忍不住留下眼睛来,而老不周山则是看得清楚明白,天空之中竟然有两个卫渊彼此厮杀纠缠在一起,剑光纵横,来去玄妙,卫渊的剑术自然不必说。

    可让他惊愕的是,那个冒牌货的剑术竟然也是丝毫不弱。

    至于为什么一眼就看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这个太简单了。

    那个一脸冷淡,理智漠然的。

    怎么可能会是卫渊?

    哈?

    你是在怀疑卫渊的纯度吗?

    不周山握紧拳头,打算直接冲上前去,但是这浩荡黄天之上却又有声音平淡传下来:“老伯你去护着这山门,此人交给我处理。”

    不周山本来已经战意蓬勃。

    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瞬间就冷静下来。

    “是冲着她来的?!”

    老伯大怒,道:“好!”

    “那个假冒你的臭小子就交给你了!”

    “至于这里,老夫亲自掌控!”

    不周山当真大怒,而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只是踏前一步,而后就有那头顶苍穹,脚踏大地的恐怖化身出现,上清宗门已经是极为高耸的名山,但是在这老伯眼前,就只是手掌就可以轻易笼罩住。

    众人只是带着敬畏,恐惧,瞠目结舌地看到那老伯直接以手掌缓缓覆盖。

    于是黄天在上。

    但是黄天之上犹自还有撑天拄地的不周山单手覆山!

    除非有谁可以直接撕裂不周山的防御。

    否则的话,此地堪称不破不败之处。

    曾经之前和卫渊有过一面之缘,在他刚刚开始修行的时候,护送九节杖的上清宗故人已经手持利剑,抬头望天,但是看到天穹涌动,翻滚变化,手中持剑也觉得无力,握紧又松开,道:“师爷,这是……”

    “有谁在上面交锋吗?”

    张若素抬眸看着天穹,看着黄天祥云,翻滚不休,道:“是卫……”

    他声音顿了顿,浮尘一扫,道:

    “是玉清元始天尊。”

    ……

    长剑交错。

    纵横往来,道人以因果为剑,而对面虽然说也类似于因果为剑,但是却又有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充斥着一种冷淡冰冷的破坏性,剑术之上并无高下,但是根基底蕴,却有不同,很快的,那黑衣卫渊就已经处于下风。

    对方只是跨越时间的一道锚点。

    并不是卫渊的对手。

    道人并指为剑,横扫——

    【长安】!

    对面双目闭住的卫渊同样拔剑竖斩。

    【劫灭】!

    似乎是因为两者之间冥冥中有所感应,卫渊清楚感应到这一剑当中的大破灭大恐怖之意,堪称杀戮之最,剑招的名字也清晰无比地浮现在心底深处,而后双剑交错,道人金色因果凝聚而成的剑器刹那之间层层崩裂!

    只是交锋,竟然就已经令因果之剑碎裂!

    但是前面的黑发卫渊同样停滞了动作。

    其眉心出现了一道可怖的痕迹。

    贯穿性的痕迹。

    与此同时,咽喉,心口,同样如此。

    卫渊几乎没有丝毫的留手,没有丝毫会因为对面的‘敌人’是自己而停下剑招,反倒是一气呵成地解决,正因为是自己,所以也明白该要如何才可以更为决绝地解决掉自己,其心境如同无水之渊,没有丝毫的涟漪。

    战斗模式之下,心境无波,是儒道佛三家最顶尖的心境。

    以及最为强大的战斗直觉。

    黑发卫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双眸睁开,内里竟然是一片漆黑,毫无自我意志,而后刹那之间就化作了一道黑色遁光,似乎要跨越时空离开此地,但是下一刻就被无数的因果纠缠交错,环顾周围,竟然处处都是金色的因果流光,密密麻麻,几乎如同蛛网。

    对面在战斗的时候,竟然已经无声无息地布下了因果?!

    有因有果,命不可逃!

    被因果捆缚住的那一律气机重新化作了黑发的卫渊。

    但是即便如此也浑身都是金色因果流光。

    纯黑的眸子没有感情也没有意志地注视着眼前的卫渊,而后看到那白发道人袖袍一扫,原本宽大的道袍竟然仿佛遮天蔽日一般,浩浩荡荡,磅礴恐怖,这一道纯黑卫渊没有丝毫的抵御,越来越小,直接被卫渊扣住额头。

    而后磅礴恐怖的翻天掌力一吐。

    其上的一缕烙印直接湮灭。

    “有些时候,我想要知道什么,不需要你还活着。”

    道人无声自语。

    天机,因果,命运三大类道果,尤其如此。

    反手将其收入袖袍之中,卫渊先是化作因果,循着金色轨迹直接出现在了娲皇所在的屋子里面,老不周山感觉到了卫渊的气息,并没有阻拦,只是稍微松了口气,仍旧极为警惕四处环绕,确认安全之后,方才缓缓收回手掌。

    于是那仿佛上古蛮荒时代的神话传说一般,局大到了可以一只手就将一座山托在掌心的,指纹仿佛山川地脉,而握拳时产生的痕迹就如同天崩地裂般的手掌缓缓移开,搅动的气流仿佛狂风飓风,摩擦的声音正如雷火奔走。

    无言之中,充斥着巨大力量带来的震撼。

    ……

    娲皇安静坐在屋子里面,看到卫渊出现,脸上的神色这才舒缓下来。

    心中有许多的疑惑要问,但是看到卫渊脸上的神色,也就将这些话都暂且压下来,只如同寻常的母亲那样询问道:“阿渊,没有受伤吧?”

    卫渊点了点头。

    主动道:“……这似乎是和……”

    他声音顿了顿,冥冥之中的因果感应提醒他,不可以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否则的话,不管是他还是娲皇都要遭遇到天机的反噬,毕竟是涉及到了元始天尊的位格,天机,命运,因果,似乎是说出的事情一旦涉及到这三类道果,反噬就会来得特别凶猛强悍。

    这或许是因为这三者本身就在时空命格之中占据有巨大地位的原因。

    卫渊最后只是道:“我的锚点出现问题,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娲皇盯着卫渊,最后只是温和含笑,点了点头:“嗯,好。”

    卫渊道了一声歉,视线却下意识看到了床铺上的少女,尽管说是娲皇已经使用神通使得其变成了幼年状态,但是眉心一点朱砂,摘下面纱的五官模样和珏幼年也有三分相似,卫渊如何认不出来,此刻神色尤其复杂。

    娲皇嗓音温和道:“这孩子是阿兄送来的,身上受了不少的伤势,我看是剑伤。”

    “阿渊知道她是谁吗?”

    卫渊沉默许久,道:“……是我的女儿。”

    同样隐隐约约有着天机的反噬要落下,但是卫渊以自身的因果道果将其疏导,散去,并未遭遇到巨大的冲击。

    作为理论上不该有强大正面战斗力的三类道果。

    自然拥有道出部分天命的资格。

    也就是说,卫渊本身的画风应该和伏羲那家伙类似,像是个妖道神棍。

    只是来自于最初的莽夫气质完美压过了这样的改变,纯度,纯度太高了。

    高到了连道果都改变不了的程度。

    娲皇讶异,看着那个沉睡着的少女,卫渊伸出手,本来想要去进一步查探因果,手指已经轻轻抵在了少女的眉心上,似乎是因为血脉的原因,本来似乎在做噩梦的少女眉心死死皱着,此刻隐隐松缓开来。

    卫渊:“……”

    此刻探查因果,会对神魂产生冲击,甚至于会令眼前的金母元君遭遇反噬。

    就和之前伏羲所做的一样……

    所以才会主动将她送到娲皇附近,因为是卫渊的女儿的话,必然属于人族,对于人族的治愈能力,娲皇甚至于还在后土之上,这一瞬间,卫渊都不知道伏羲这家伙算是体贴入微,还是说渣地太过于彻底。

    “罢了……不必用因果,我也可以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会等你主动告诉我。”

    卫渊缓缓收回右手,已经有了定计。

    未必是要说,就可以弄清楚很多事情,卫渊会动用自己的全力,而全力也往往包括着,可以动用的其余帮手,合天下之智者,看出的东西,甚至于有可能本身身在局中,看不清全貌的金母元君更多,更深。

    娲皇道:“……那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啊,她大概也不曾告诉你。”

    卫渊沉默许久,道:“我知道……”

    “叫做卫元君。”

    娲皇讶异,而后若有所思,手掌轻轻抚着少女的眉心,脸上含笑看着那边的白发道人,嗓音温和带着些调侃,道:“所以说,你尽管还没有成婚,却已经连未来孩子的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吗?阿渊……”

    卫渊一个趔趄,差点倒下。

    面色微微涨红,道:“……这,这只是无趣的时候随意想了想。”

    “只是这样。”

    娲皇只是笑而不言。

    卫渊突出一口气,道:“我已经在这里留下了因果的感应,您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直接以因果唤我,我必然会即刻赶来,现在的话,我还有其余杂事要去处理……这个孩子……”他回眸看着金母元君,眼眸幽深,道:

    “她现在恨我入骨,您就暂且带着她吧。”

    “不必告诉她我已知道她身份,也不必告诉她我曾来过。”

    而后转身开门的时候,恰好老不周山已经化作正常体态,带着两个老道人齐齐走来,不周山看着卫渊,道:“解决了?”卫渊点了点头。

    张若素看到娲皇,有些疑惑道:“这,这位是?”

    娲皇已收敛了作为人族之母的感应。

    白发道人微微侧身,回答道:“是我的母亲。”

    提起这个,卫渊就觉得憋屈,这一世他甚至于被西王母放到了卫家老爷子门口。

    自己出身如何,完全不知道。

    张若素讶异看了看年纪像是十七八岁少女的娲皇,看了看满头白发的卫渊,古怪抚须:

    “啊这……令堂,很年轻啊……”

    想来修为不低。

    “还未曾请教尊姓大名。”

    卫渊缓声道:

    “正好,还有事情要张道友帮忙,我娘她的身份证丢了需要重新补办,你帮一下。”

    这玩意儿不应该随便都可以吗?

    老道士古怪,道:“当然可以,不知道籍贯和名号。”

    娲皇嗓音温软道:“我是女希氏。”

    “单名一个娲。”

    “哦哦,风里希,女希氏,娲,也就是叫做女娲是吧?”

    “嗯??”

    张若素的笑容凝固。

    女希氏,娲,女娲?

    心脏骤停!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