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现在和未来的交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7
  第1109章 现在和未来的交锋

    金母元君,是我的女儿?!

    来自于未来?!

    卫渊的眉心,一缕没有用处,只让受到天机干扰之人容易激怒的手段缓缓散去。

    卫渊额角抽了抽。

    想到了许久之前被那家伙疯狂叠加了无数次的【伏羲加护】——什么头发一定要够长,头发一定必须是白色的,而且坚若钢铁,寻常的理发师根本就无能为力,以及哪怕是用神兵利器切断头发,也会在呼吸之间重新长好云云……

    卫渊回忆起自己和金母元君相遇的时候。

    几乎是两三句话就直接火药味爆炸,剑拔弩张。

    想到了金母元君身上自己留下的因果烙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之后遭遇到了天机反噬。

    毫无疑问当时的少女也受到了天机的影响和干扰。

    不管伏羲现在是有多渣,但是立足于道果的顶端,清世的最强之一,终究并不是浪得虚名,而是在上古蛮荒的时代里面,亲自打杀出来的赫赫威名,但是即便是再如何强大,再如何地厉害,同样不能否认一点。

    卫渊的额角抽了抽。

    咬牙切齿,怒道:

    “伏羲……你个渣滓!!!”

    “你他妈的,在那个时候就对我身上下了后手?!!”

    于是忍无可忍的元始天尊直接抄起旁边的青萍剑。

    朝着前面狠狠地一抛,道:

    “且去!!!”

    青萍剑的剑光直接暴涨,气焰如虹,无边可怖的剑势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已经冲天而起,撕裂天穹,而后循着卫渊之前给渣蛇悄悄留下的因果定标,一瞬间跨界而去,霸道非常,剑势之中带着即便是道果境都不可以小觑的凌厉。

    就算不能真的对渣蛇做什么。

    但是也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壁虎砍下尾巴来还可以再长出来,渣蛇可比壁虎高级多了。

    应该也可以吧?

    大概……

    卫渊掷出一剑之后,一口恶气逸散,心神稍微安宁些许,吐气凝神,转而思考伏羲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在这个时候,其实也已经非常清楚——之所以故意的天机反噬,恐怕是为了防止他们两个真的打出真火,生死厮杀。

    也就是说,伏羲这家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可旋即卫渊想到,之所以两人见面语气都极为难听,话语之中充斥着火药味道。

    却也都是因为伏羲的手段。

    作为清世十大巅峰第一阶梯,以及最为诡异的天机,对于他和金母元君这两个境界不如他的人出手,留下些不会涉及到两人性命危险的手段,是很简单不过的事情,毕竟天机这个道果的权能,就在于此,是所谓【天机难测】。

    而渣蛇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

    卫渊忽而想到了他和金母元君交锋的时候,那少女以枪指他,说出的那句话。

    哪怕是他的心境此刻都泛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

    ‘是你杀了母亲……’

    卫渊无声自语这一句话,只是六个字,却感觉到这六个字的分量沉重得可怕,沉重到了即便是所谓的道门天尊的境界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从最初的时候就已经相遇,一直到现在,足足五千余年的漫长岁月。

    卫渊从不曾想过自己和珏的结局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降临在面前。

    但是几乎是立刻,卫渊的脑海中就开始浮现出了一层一层的想法。

    不对——

    这未必是真的。

    因为从未来的因果画面当中看到,珏是独自,至少是没有带着金母元君一起去的。

    而金母元君却说珏的未来死于卫渊之手——

    那代表着的是,要么就是珏未曾归来。

    要不然就是,金母元君以及其余的清世强者是从别的地方得知了珏陨落于卫渊手中的情报。

    当然无论如何,这都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的事情。

    卫渊自己在未来似乎又陷入了某种异常的状态,甚至于远离了人间,长久不曾归来,而这代表着他确实是陷入了麻烦,卫渊忽然想到,如果说金母元君没有出现,没有和金母元君的交锋得知了三剑状态的诛仙剑阵不够稳定的话。

    那卫渊百分百会靠着三柄剑直接踏入九天门之后去寻找后土。

    是在这一件事情当中被困住了吗?

    可恶……白泽那家伙就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提前溜走了吧?

    卫渊忽然明白白泽那个八百年不挪窝的超级死宅为什么会这么着急,急急忙忙地拉了个水鬼就出发,看来是担心卫渊察觉到了什么然后直接逼问,而这是否是代表着,如果白泽说出了某些东西的话,就会遭遇巨大的反噬。

    就像是之前金母元君说出那句‘是你杀了母亲’之后,遭遇到的天机反噬一样。

    就连身负道果,实力极高的金母元君都直接被这恐怖的天机因果重创。

    此刻的白泽怕不是当场就直接嗝儿屁了。

    “……这也是你不能直接说出来的原因吗?”

    卫渊揉着眉心。

    他是有过前往过去的经历的。

    所以明白,当跨越岁月的时候,说出来的话语或者说做出的事情,一旦会对未来既定的时间线造成足够大的干扰,那么两条时间线干扰变动发生的巨大差异和命运上的不同,就会化作巨大的反噬,也就是扭转命运的代价,直接砸落在说出这句话的人身上。

    而这个改变幅度,涉及到的强者越多,涉及到的事件越是重要。

    那么这反噬就来得越发巨大。

    而现在看来,金母元君遭遇反噬的那次,恐怕至少涉及到了【元始天尊】,【二代西皇】这样的存在,导致了反噬尤其沉重,而如果说真的一口气把关于未来的情报全部说出来,金母元君的结局,恐怕是当场神死道消,而且会被这个世界本身的轨迹直接【弹回去】原本的时代里。

    除非她也可以像是卫渊一样,在这种绝境之下,踏出了最终的一步,超越因果。

    结成了因果道果。

    在涉及到了珏的时候,卫馆主的脑容量忽而就变成了涂山氏优秀毕业生应该有的级别。

    迅速地整合完成了金母元君大概的情况。

    手指揉着眉心。

    “所以说……她来这里是为什么?”

    “嗯,【作为英雄而死】,这个是未来我的命运吗?”

    “然后,这个‘女儿’是为了打算阻止我去冒险,还是说,在我去作为英雄莽死之前直接把我这个老爹的腿打断让我出不来门?所以我不会死,我不会死的话,珏也不会因为去寻找我而陷入危险,不会因而陨落。”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一刻,不需要思考的。

    是武夫直觉的!

    本能的!

    卫渊得到了一个答案——

    “这个思维逻辑?”

    “我哔——,养大她的不会是渣蛇那混蛋吧?”

    “禹也绝对少不了出力!”

    “这种有点脱线有点缺乏三观但是莽夫到了极限的逻辑!”

    卫渊咬牙切齿。

    一想到自己女儿是被伏羲抚养长大的。

    就有点本能的头皮发麻。

    等一下……未来,未来的话不会还有凤仙那个复仇者,啊不,‘父愁者’吧……

    还有一个一心希望培养出一个绝世强者和自己痛痛快快厮杀一场的天帝。

    想一想自家女儿未来是这么被养大的。

    这一刹那。

    卫渊只觉得自己的生存欲望无与伦比地强烈,强烈到了不管前面有什么仇敌,都可以直接抽出剑来一下劈死的级别,若是这样养大的话,那怎么可能会变成正常的小棉袄啊,那是黑心棉啊,还是里面放了钉子的那种。

    不过,卫渊现在忽而有些明悟,自己的因果之道是以现代这个时间点为【未来】,以更为遥远的过去为【过去】,以补天之时为【现在】而成就的,这导致了在未来的锚点非常微弱,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了卫渊的未来出现变故。

    而剑道……

    他所走的是舍弃道果,在杀伐之路上却是立足于巅峰的道路。

    故而并无锚点之说。

    卫渊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还是尝试感应了一番未来锚点,只觉得一片浑沌,浑浊漆黑,看不真切,正在这个时候,正在感应自身锚点的卫渊,忽而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阿渊?!!’

    声音当中充斥着惊愕,讶异,不解。

    卫渊的神色骤然凝滞。

    ……

    上清宗宗门。

    娲皇朝着后面数步退去,而此刻那一缕剑气神魂,竟然已经出现在他的意识海中,剑气化作了无意识的剑客,黑发如墨,散发凌厉气机,正是卫渊,却又绝不是她所熟悉的卫渊,而后抬手出剑,直指娲皇眉心。

    娲皇想要开口。

    想要呼唤正在不远处的不周山。

    但是这一变故,是因为她主动去探查金母元君身上因果所导致。

    这一缕剑气,反向侵袭她的真灵意识海。

    而娲皇本就是处于根基未恢复的状态,现在也就无法发出声音,而最为糟糕的事情却是,此刻在此地的不周山,正是最不擅长因果,天机,意识,命运之类手段的存在,其本身,堪称万劫不坏,无论是这四类诡异手段采取如何精妙的神通,都无法伤害到他。

    但是相对应的,当这些神通出现在他人手身上的时候。

    不周山同样无能为力。

    因为他抵御这些神通的方式,根本无法普及化,也无法救人。

    本身对各类debuff免疫,不代表也可以帮助朋友免疫。

    就在那冰冷剑刃迅速逼近的时候,墨色剑光忽而一滞,那一口被握在黑发卫渊手中的墨色古怪神兵被架住,丝丝缕缕的金色光辉流转变化,照亮了娲皇的意识海,而后化作了白发如霜的道人,神色漠然,掌中因果为剑。

    娲皇惊讶:“阿渊?!”

    “你怎么会来?”

    道人拦在了娲皇身前,道:“您都叫我了,我自然会来了。”

    袖袍落下,将少女娲皇拦在自己的被后,而道人神色平淡,看着前面的‘自己’。

    黑发,双眸紧紧闭住,身上具备有强烈的剑气和冰冷的浊世气机。

    容貌自然是和卫渊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真的是自己吗?卫渊心中自语,按照从金母元君的因果里窥见的一丝画面,幼年的金母元君说过这样一句话‘但是,他不是已经,已经陨落了吗?作为英雄……’

    既然【我】已陨落,那么眼前之【人】,是谁?

    真的可惜,道果的境界不够,对于未来的干涉太少,但是至少还有其他的法子。

    道人手中的神兵抬起。

    下一刻,

    因果纠缠,已经将此人驱逐出了娲皇的意识海。

    恐怖的剑气,没有丝毫的迟疑,哪怕是对着自己,也是全力出手,仿佛充塞天地,仿佛要将其彻底湮灭剑气堂皇之下,魂飞魄散。

    可见其怒。

    “你到底是我,还是别的什么,自然要让我尝试鉴别一下……”

    道人含笑,但是眼底毫无笑意。

    上古文官鉴别法。

    意思是。

    死不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