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截断因果之力!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7
  第1107章 截断因果之力!

    就在这面纱晃动的一刹那的时候,娲皇得以看到这个少女的真容,而后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将这个孩子抱在怀里,感知到了这少女身上浓郁至极,到了极处的天机反噬,微有讶异地抬了抬眸。

    是阿兄送来的……

    唔,很强的浊世气息。

    但是。

    是人族。

    既然是阿兄送来的,那么就不必太过于担心,因为伏羲,至少真正的伏羲是绝对可靠的。

    娲皇对于这一点有足够肯定的认知。

    只是,这阿兄又在做什么,将这孩子害成了这般模样。

    娲皇抱着金母元君,感知到了这少女身上的一身伤势,以及这两件法宝的特殊,略作沉吟:“是被追杀而来的吗?合该帮你一下……”手指轻轻点在了少女的眉心,只是刹那之间,道果流转变化,让这个身材高挑,外貌看上去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女一下变成了十三四岁。

    看去粉雕玉琢,颇为可爱。

    也散去了那论及境界和道行,甚至于还在此刻卫渊之上的金母元君身上的杀气。

    但是众所周知,境界高低和能不能打是两回事。

    娲皇抱着这个孩子迈步走出,沿途的道人们见了惊愕,有一位颇为年长些的沉稳道人迟疑了下,还是上前询问道:“这,不知道这是……”

    娲皇微微一笑,道:“这是我家孩子。”

    “素有顽疾,刚刚病痛又犯了,不知道有没有清净的地方,想要让她稍稍休息一下。”

    “啊,有的有的,宗门里有为客人准备的静室,每日打扫干净。”

    “请这边来。”

    那个被拜托了的道士一时间受宠若惊,连忙开口,而后急急忙忙在前面带路,一路走到静室当中,推开门,娲皇将此刻仍旧还戴着面纱的金母元君·幼年版放在床铺上,准备起身的时候,却被那少女下意识抓住手。

    嗓音里面没有在浊世纵横不败的战神的凌厉,甚至于有些软弱:

    “娘……不要去……”

    娲皇的神色温和柔软下来。

    反手按在那少女手背上,然后坐在旁边安静等着,口中声音温和:

    “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啊,没有想到,我们再度相遇,会是这样的呢,金母元君,过去了有六千年了吧。”

    ……

    六千年前的时候,正是补天之战。

    浊世伏羲背刺杀死娲皇,取走真灵鲜血之后,迅速远遁,但是那个时候,人间界可不只是他一个浊世强者,无数的浊世强者都在到处奔走,而那个时候,娲皇的身边并没有任何一位强者的庇护。

    十大巅峰道果境界。

    还是主创生的娲皇,肉身精粹本就是浊世强者眼中最强大的补药!

    吃一口,便可以激发体内创生之力。

    吞噬完全,更可以在血脉之中,增加一缕创生法脉,呼吸之间,伤势便可飞速恢复!

    哪怕不愿意背负这样的因果,这也是足以淬炼出顶尖法宝的上乘材料!

    当时娲皇的残留视线当中,已经能看到无数的妖魔和浊世强者朝着自己的方向奔跑而来,心中只是呢喃和悲伤,却不是因为自己即将遭遇的经历,而是因为伏羲,她只要想到伏羲看到自己之后面目时候的悲伤。

    只要想想那样的伏羲,就感觉到心中难以遏制地浮现出难受的感觉。

    自己离去的话,阿兄在这个世上,就再无一丝可以信任的人了。

    而当第一尊浊世神魔靠近的时候,虚空之中有凌厉而细碎的破空之音传来,前方的上百浊世神魔在同一时间直接被洞穿了眉心,刹那之间灰飞烟灭,而在无尽的湮灭之中,戴着面纱的少女已经迅速破空而来,反手一扬。

    一株浊世九劫不灭金莲强行定住了娲皇的神魂。

    并且直接导致了娲皇被浊世伏羲暗算之后,仍旧未死,而是神魂转世,功体则是直接化作了女娲十人,行走于大荒之上的结局,而金母元君一直在浊世妖魔疯狂侵袭扑杀清世的战线上,半步都没有退去,等到了伏羲出现,方才遮掩身形,混入了浊世神魔当中离去。

    而当时面对浊世神魔她说的话,也恰巧是那一句——

    “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娲皇伸出手抚摸着少女的黑发,神色温和。

    ……

    上清宗的宗门处,林守颐终于是缓缓转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道门房梁,那种仍旧还是木质的材质经历过非常长的岁月,他从年少的时候一直看到了现在,那种看了一百多年的熟悉感瞬间就让他心中安定下来。

    旁边就是自己的弟子们,还有张若素。

    老道士搀扶起林守颐,道:“怎么样,有好点吗?”

    “哎呀林老头儿你真的是,一把年纪的,说晕就晕过去了,来,喝口水,缓一缓。”

    张若素把茶递过去,林守颐喝了口茶,呢喃道:“忽……我,还好,还好。”

    “张道友啊,真的让你见笑了。”

    “只是我刚刚好像是做了个噩梦,呵……我居然梦到了上清灵包天尊真正地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我们面前,真的是太可笑了对吧……我……”

    林守颐感慨着将手中的水杯递回来张若素。

    却发现张若素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连连点头。

    讶异的时候,视线下意识地朝着外面偏移。

    看到了身穿朴素粗布道袍,木赞束发,气质却尤其苍古浩瀚的老者。

    林守颐刚刚放松下来的面容一点一点凝固了。

    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消失不见,最后化作了呆滞,然后两眼一翻。

    朝着后面倒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张若素反手一下直接按在了林守颐的人中上,道:“你醒一醒啊林老头,醒一醒!不是,不是灵宝天尊,我刚刚打听好了,这位不是上清灵宝天尊,这只是和我的玉皇大帝一样,都只是人间界天庭符箓的身份,不是真的灵宝天尊啊。”

    老道士一番安慰解释之下,林守颐才好不容易放松下来。

    最终得知这个身份也是卫渊卫馆主友情赠送的时候。

    就连林守颐这个之前对卫馆主还颇有些好感的老道士都无言以对,仿佛有什么话哽在喉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只得苦笑不已,让老道士张若素伸出手拍了拍林守颐的肩膀,非常有经验地道:“不用纠结了。”

    “这个时候,你只需要骂卫渊那臭小子就可以了!”

    而对此,无支祁表示很赞!

    林守颐只是苦笑摇头。

    张若素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挤眉弄眼道:“谁说让我省着点吃不要吃太快的?”

    “嗯?”

    “刚刚你个老小子,可是一口气直接灌下去少说半葫芦的救命金丹啊。”

    “呵,也就是贫道光风霁月,早就不那么依赖丹药了。”

    林守颐嘴角抽了抽,不去理会这个该死的臭老头。

    反而双眸微阖,吐息纳气。

    他的修行道行,颇为不俗,虽然也已经过去了修为提升最快的时间,在现在这样一个修行大喷薄的时代里面,毫无疑问必然会被那些天资纵横又赶上了好时机的小道士们一个一个超过去,但是在现在来看,仍旧可以称之为是道门的绝对高人。

    心神安宁下来,只是呼吸之时,就已经恢复过来。

    起身拱手一礼,道:“老前辈勿怪,实在是上清灵宝天尊,乃是我灵宝派所尊的祖庭。”

    “是我派真正意义上的祖师。”

    “而我这样的凡夫俗子,一朝见到前辈,还以为真的是灵宝天尊当面。”

    “不由得心神震动,竟然昏厥,倒是让老前辈见笑了。”

    林守颐毕竟不是卫馆主这样的莽夫也不是张若素这样喝大了直接和雷神掰手腕的酒蒙子。

    行事言谈,进退举止,都有道门的风骨。

    让提溜着酒葫芦的张若素目瞪口呆。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特么……

    林守颐看了一眼张若素,微微抬了抬眉,以表示得意和扳回一局。

    然后语气温和和缓道:“不过,没有想到老前辈也和卫馆主有缘分,竟然被赠予了道门灵宝天尊符箓,想来实力不俗,不过,也总不能真的直接用灵宝天尊来称呼前辈,还不知道前辈的真实名号……”

    张若素也颇为好奇。

    老者爽朗大笑,豪迈道:“老夫许久不曾在外面走动,更是没有来过人间界。”

    “你们大概不知道我的名字。”

    “老夫名号不周山。”

    张若素:“……”

    林守颐:“……”

    死寂,一片沉默的死寂。

    而后——

    哗!哗!

    整齐划一!

    猛地探手的时候几乎都带出劲风。

    宽松的天师级别道袍都直接拉扯出了一条直线,两只苍老却同样极为有力的手掌死死扣住了药葫芦,张若素额头青筋贲起,微笑都带着几份僵硬:“哟,林道友啊,这不是贫道的药吗?你伸手做什么?”

    林守颐道:“呵,呵呵……你不是说你现在都不要药了吗?”

    “那不如还是送回来吧。”

    “休想!”

    “你才休想!”

    “松手!”

    “你个老杂毛才该松手!”

    两个老道士咬牙切齿,而不周山讶异,大笑道:“两位关系可真是好啊哈哈哈。”

    “不过,老夫这一次来可不是为了表露身份,而是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找张若素道友。”

    “刚好,卫渊那小子要老夫和这两个娃娃来办身份证。”

    “对了,还没有介绍这两个孩子……”

    老不周山起身,一只手搭着那白发的少女,少女淡漠看了一眼两个老道士。

    无论是张若素和林守颐,都在这一个刹那感受到了自己心脏的疯狂加速。

    不对不对……

    要死要死要死。

    卧槽,药,药不够了啊!

    而就在这两个老道士紧张得要死的时候,那边的不周山疑惑挠头,道:“奇怪……怎么才过了这么一小会儿,那孩子就不见了?”

    “啊不好,帝俊要我不准离开她旁边的。”

    “得保护好她才是!”

    与此同时——

    静室当中。

    娲皇垂眸,安静为眼前的金母元君疗伤,抚平其身上被扰乱的天机反噬。

    或者说,如此之重的天机反噬,哪怕金母元君是道行极为高的道果境界,甚至比起这个时代的卫渊道果境还更深,但是只要身为人族,就可以被娲皇治愈,而这或许也是伏羲的后手直接将她送来娲皇附近的原因。

    只是在疗伤的时候,娲皇察觉到了金母元君身上,竟然还有另外一股磅礴的‘封印’。

    一种在时间感上莫名和这少女同协的封印。

    这一层封印似乎是割断了什么。

    娲皇双眸微闭,疑惑自语:

    这是……割断了因果?!

    是谁?竟然可以在这样一个道果境界强者身上留下如此可怖的封印截断?

    这封印和现在的伤势,不是同时出现的。

    伤势很新。

    这截断因果的封印,倒像是数千年前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娲皇触及解析这金母元君身上割裂因果,封锁命数的恐怖存在,而后,终于从其中察觉到了一丝丝,熟悉却又陌生的力量,这力量的出现过于惊愕,让娲皇都下意识睁开了双眸,脱口而出:“……阿渊?!!”

    旋即立刻否定:“不,不是他,不是现在的他?!”

    少女眉心的金色流光之中却充斥着另一股磅礴之气。

    刹那显化在了娲皇的意识之中。

    这一股气息封印瞬息之间化作了无意识的残影。

    是他,却又不像是他,眉心之中凌厉漠然,双眸闭着,黑发垂落。

    而后,平淡睁开眼睛。

    双瞳之中一片漠然。

    抬手,并指如剑。

    剑气纵横。

    直刺娲皇真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