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05
  第1106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伴随着少女长啸,人间界的昆仑山已经回应。

    苍茫雄浑。

    玉龙雪蟒。

    卫渊心中微怔,而后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女,一个个可能性在他的心中升腾而起,翻涌不休——

    和珏相熟悉?不不不……至少是珏对她有本能的好感,否则不可能把花送给她!

    懂得诸多神灵的不传之秘?!

    自己因果又难以窥见其跟脚。

    浊世的庚金道果。

    更重要的是,既懂得卫渊的剑术,又能呼唤来昆仑。

    这身份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卫渊的忍不住自语——

    “西王母??”

    我这是……又打了她?!

    ???

    王母?

    眼前的少女那一双漂亮的眸子毫无疑问地出现了一种呆滞的情绪,而后这样的情绪在刹那之间直接燃烧起来,而且是熊熊燃烧,几乎要把整个天穹都给烧透了,一咬牙,掌中长枪猛地抛掷出去,而后昆仑神意化作了一条苍龙。

    西王母枪法——九龙吞天式!

    “去!!!”

    长枪猛地抛出,朝着那道人眉心刺穿过去,而卫渊在这个时候,再度感知到了,这金母元君和自己相遇的时候,那种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恨意,这种恨意之浓烈,竟仿佛连作为十大道果境的道心都无法抵御控制。

    就仿佛自己曾经夺取过她最重要的人一样。

    昆仑山所化的玉龙雪蟒嘶鸣着朝着卫渊咬合过去,这一条巨大的雪龙鳞爪在黄色的庆云之中若隐若现,越显得苍茫和浩大,而后晃动鳞爪,朝着眼前的道人撕扯咬杀过去,何其壮阔,又是何其地磅礴。

    卫渊右手持剑。

    左手猛地伸出。

    五指握合。

    虚空之中,无数的寒意爆发。

    如同一只手掌!

    直接按在了那三千里玉龙雪蟒的龙首之上。

    轰然之间,风雪席卷,道人袖袍朝着一侧卷动,眼眸垂落,白色的霜雪裹挟身周,越发缥缈苍茫,而后左手五指缓缓用力,语气漠然道:“退下!!!”

    轰!!!

    那一条昆仑山神意所化的巨大玉龙刹那之间凝固。

    而后存存崩裂,直接化作了无数的细碎的雪尘,被狂风席卷,四处散开,垂落于人间。

    截断昆仑!

    这无数的经营雪尘之中,那柄神枪旋转着飞出,被金母元君握在手中,那种巨大无比的震荡力量让她虎口都微微刺痛,神枪的两端以肉眼无法锁定的速度高速振动,空间都泛起了层层的涟漪,可见这一招之大。

    而此刻似乎控制不住自己恨意的金母元君竟然硬生生抗住了这恐怖的反震。

    如一道金风席卷而来。

    撕裂长空之上,千里风霜,直锁定道人眉心咽喉。

    卫渊一只手死死握住了长枪枪锋之下的一部分。

    余波全部以袖里乾坤的神通化去,不顾袖里乾坤内部的东西化作如何的模样,只是死死握住了那枪,但是那股磅礴巨大的力量却犹如恨意一般源源不绝,竟然硬生生顶着卫渊朝着后面飞掠。

    卫渊看着那双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眸子,看到里面翻腾的恨意。

    “我和你之前似乎只是第一次见。”

    “这杀气和恨意,又从何而来?”

    手中神兵指着道人,几乎要将其神魂撕裂——

    “为何不恨你,为何不恨你?!”

    金母元君一直以来,已经被压抑着的怒意和恨意在这个时候终于爆发了。

    甚至于因为之前曾经见过过珏,让她的情绪过于激荡的起伏,让潜伏了数千年的她终于忍不住地咬着牙语气悲凉痛苦道:

    “是你杀了母亲。”

    “是你害死了她,我为什么不能恨你!”

    “若不是……若不是……”

    “我就该杀了你!”

    她握紧了长枪,语气沉郁而悲伤。

    卫渊怔住。

    下意识回忆起来自己曾经斩杀过的浊世妖魔。

    面对浊世的强者,缓声道:“……原来如此,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本该如此。”

    “只是我当时杀得太多。”

    “却不知道哪个是你的母亲。”

    !!!

    眼前少女即便能明白和领会到卫渊这句话明显是会错了意,但是还是被这一句话彻底激怒,在她的视角,这句话是何其地冰冷何其地傲慢,导致那种恨意和杀机几乎是不受控制地爆发,喷薄,浊世道果本就自然附带有浑浊混乱的特性,而此刻——

    尽管过去数千年间她都在和这一股干涉神魂的力量对抗着。

    但是此刻却还是受到其部分的干扰。

    卫渊也同时感觉到了不对——

    之前交锋的时候,如果说对面还是以恨意为主的复杂情绪的话,那么现在,这所谓的‘恨意’正在巨变成为纯粹至极的冰冷杀机,卫渊垂眸,青萍剑已经彻底激发,代表着苍穹的剑,和脚下的黄天隐隐然出现了些许共鸣。

    而就在这个时候——

    金母元君忽而闷哼一声。

    气机,大幅度开始崩溃。

    崩溃下滑到了连道果境下第一阶梯都快要维持不住了,金母元君面色煞白,抬手捂着面容,不敢置信呢喃道:“……这是,天机命格反噬,不可能,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除非是知道我身份的人知道了这些才会……”

    她的语气微微一滞。

    垂眸看着身上,回忆起来之前的经历。

    白衣俊美的青年伏羲手指之上夹着一道道流转如金色晨曦的因果。

    玩味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帮你一次。’

    金母元君眸子瞪大:是你……

    那一缕因果,根本不是折断,而是附加!

    也就是说……

    刚刚的话,全部都被伏羲听到了。

    那么提前让我回家见到娘亲,放下部分心防。

    再加上进过博物馆,所以外出的时候必然会被这负心人阻拦住。

    激怒之下——

    这全部都是设计好的?!

    少女一瞬间洞穿了某个渣蛇的计策,而且对方还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法,竟然让道出未来关键信息遭致的恐怖反噬,全部都落在了金母元君自己的身上,而伏羲是半点都没有被牵连到,金母元君咬紧牙关,胸膛剧烈起伏。

    “……你个渣!”

    “渣滓!”

    她感觉到了眼前的视线已经开始剧烈模糊起来。

    这种信息说出来都会遭遇到恐怖的反噬。

    这似乎是也白泽不愿意动用权能的原因。

    说得越多,死得越快。

    至于看了不说不就可以吗?

    不可能的……

    白泽根本忍不住。

    索性就不看了,只保留了最基本趋吉避凶的本能,这样还能够多苟几年。

    金母元君不想落在眼前之人的手中,此刻却是根基滑落,气机崩塌,几乎再也支撑不住。

    大荒深处——

    伏羲若有所思,神色缓缓凝重下来,道:“原来如此啊。”

    “原来如此。”

    “有趣……不,这都不能说有趣了,简直是太有趣了。”

    “卫渊……看来这家伙是中招了。”

    伏羲陷入沉思当中,旋即耳畔听到了那少女的咒骂声音,作为天机之主,他完全可以做到和卫渊类似的表现,任何人呼唤他的名字都可以感觉得到,而且还是加强加大版本的,任何之人,清浊两界,唤他的性命,但凡有三分的诚心,他就有七分感应。

    伏羲摇头道:“算啦,虽然被你骂了,但是无所谓。”

    “老舅爷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

    “往后可得要学乖了。”

    他屈指一弹,而后就有丝丝缕缕的金色因果变化莫测,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转而出。

    刹那之间,贯穿两界。

    引动了那少女身上已经准备的后手,只是瞬间,卫渊的神色微有变化,看到那金母元君身上,忽而绽放出了极为浓郁的金色流光,暴起的天机汇聚成为河流,和金母元君本身的根基相互融合在一起,然后短暂激发出了远超寻常道果境的水准。

    只是一瞬,就化作了一道金色流光,刹那远去。

    卫渊眼眸平淡,思虑一番,认出了那上面的天机,没有立刻追查上去。而后五指伸出,把握因果。

    猛然往回来一捞。

    手中却仿佛是一片空白。

    五指缓缓张开,掌心上,一缕黑发缠绕。

    【因果】。

    如此,总可以看看,你的跟脚,究竟在何处了……

    ……

    天机变化流转,不知道将金母元君带去了何处。

    与此同时——

    上清宗山门·大殿。

    一阵阵的高呼。

    因为某些不可对人道出的原因,上清宗的林守颐老爷子短暂扑街。

    在服用了一大葫芦的上清宗保命护心金丹之后。

    被十万火急地火速送到了屋子里面休息。

    对于这样的情况发展,老不周山略有些疑惑,略有些尴尬,心中狐疑难道说后生崽给的马甲有问题不成?这家伙在坑我?

    而少女娲皇则是踱步走出,看着这个人间界的修道圣地,眸子温婉,身上的衣物早已经变化做了人世间的常服,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马尾轻甩,带着书卷气和温婉感觉。

    至于作为人族之母的特性。

    已经被天帝以法门压制,又赠送一枚玉佩,将其特性和气质全部都收敛起来。

    看上去就像是个温婉的普通人族少女。

    只是随着灵宝天尊降世的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少女。

    于是这周围的人都退得远远的,少女只好有些遗憾地站在上清宗的一处清净地方,靠着石质栏杆,看着远处的风景,看着那繁华的城市,抚摸着栏杆上的裂隙,感慨是又经历了几多风雨。

    正在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天边忽而传来了极为浓郁的天机,而后,在常人几乎看不到的灿烂金色光芒当中,一个昏迷的少女朝着下面落下来,娲皇讶异抬眸,而后在那少女落下的时候,脸上的面纱微微晃动,露出了真容,娲皇眸子微微瞪大。

    她认得这个女子。

    在好几千年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