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关于父女之间的‘修罗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73
  第1105章 关于父女之间的‘修罗场’

    丝丝缕缕的因果纠缠变化,直接将一切的生机和可能都封锁住,而在所有因果汇聚的核心之处,正是‘渡化’了浑天之躯之后,赶赴回来的卫渊,他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了金母元君的特殊性,而此刻,这位浊世的强者,竟然出现在了人间界。

    身上还有来自于博物馆,来自于珏的因果。

    “……倒是不知道,金母元君居然来了人间界。”

    “若是知道的话,贫道给尽一尽地主之谊的。”

    平淡温和的声音。

    但是青萍剑已经出窍,化作了一道碧色流光在周围旋转变化,无声无息。

    而道人头顶,淡金色的光芒越发地醇厚。

    那已经不再是因果。

    而是【诸天庆云】的进阶状态,【黄天】的防御概念。

    在察觉到眼前少女居然有珏的因果的时候,卫渊就立刻用出来了全部手段,再加上之前也已和这金母元君有过交锋,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小觑之心,而听到卫渊的询问,金母元君咬着牙齿暗恨。

    我也不知道!

    就不应该相信老舅爷……

    祂连我都坑!

    旋即抬眸注视着眼前神色平淡漠然的元始天尊,先前在博物馆里面被那种熟悉而温暖的氛围软化下去的冰冷,那种在少女珏的温和嗓音之下柔软了的面容几乎立刻就变得坚硬起来,更为坚硬。

    左手一握,将珏送给自己的花卉收起来。

    而后手掌轻轻按在了自己的右手手背上。

    还在痛!

    眼前仿佛浮现出之前两人交手的时候,这个混蛋老爹……

    混蛋天尊直接一脚踩在手背上,因果和剑气差一点就把手背给刺穿,哪怕是抵抗住了,那么痛的感觉也是半点都没有被削弱,而且还冷冷地骂了一句滚。

    可恶……

    老舅爷都没有这么骂过我。

    幽深的墨色瞳孔里面泛起了涟漪。

    先前的心境如同昆仑山上千年不化不融的玉龙雪蟒,在珏的温和下融化坍塌。

    那现在就直接咔嚓咔嚓地又冻起来了。

    而且被冻得更厚!更厚!

    “元始天尊?”

    手中的长枪密布了来自于契的恐怖奇门大阵,而后随手一扬,金母元君淡淡道:

    “这人间界何时成为了元始天尊的道场?”

    “本座想要就来,想走就走。”

    “就你一人,也想要拦我不成?”

    卫渊垂眸,淡淡道:

    “那却未必。”

    “寒舍虽小,却也有茶,不妨多坐一坐。”

    金母元君嗤笑道:“不必了,坐也坐过了。”

    “另外,夫人泡茶的手艺很好。”

    “我很喜欢。”

    卫渊眉头微微皱起,五指握合,无声无息,因果化剑,以几乎不可能防御的角度直接撕扯斩落,竟是毫不留情,毫不犹豫,出招之时,剑路变化,正是剑诀,长安!

    金母元君似乎早有预备。

    右手一震,掌中神兵旋转嘶鸣,清越如龙,竟然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方法将卫渊的剑诀防御住,其巍峨如同山岳,其灵动如又如长风,是卫渊从未曾见过的手段,长枪一震,虚空之中诸般法则凸显而出,越显得周围幽深空洞,如坠入无穷宇宙之中。

    而这无穷宇宙里,却又有一颗一颗‘星辰’亮起。

    群星万象!

    森罗斗拱!

    每一颗星辰都有凝聚类似于神话概念般的力量,而此刻放眼望去,星辰之多,竟然一时说不出个准确的数字,卫渊的面色微变,袖袍一扫,无数的因果变化交缠,化作了剑气,剑气如水,聚拢成渊,也是无穷无尽。

    金母元君叱一声,长枪猛然旋转刺出。

    犹如宇宙之中,星云旋转,同一时间将所有的星辰之力汇聚于一点,猛烈贯穿过去。

    与卫渊因果剑气所布下的剑阵交错在一起,隐隐然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局。

    不,不是分庭抗礼!

    金母元君看到了道人同时撤去了自己的护身法宝,让黄天庆云直接朝着下面翻卷涌动,化作了一层一层的力量,遮掩庇护住了下方人间界,以免让双方交锋的力量对此刻的人间造成某些破坏和干扰。

    尽管说金母元君自己也悄悄有准备后手,以避免余波散发。

    但是眼前这道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跟脚。

    在面对一个纯粹的浊世十大巅峰道果境界还敢这样。

    真不知道是愚蠢还是自大。

    果然是自大傲慢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笨蛋笨蛋大笨蛋。

    金母元君感觉自己的手背又在痛,心中恼怒上来,手中神兵力量再催,狂暴凌厉,朝着前面的元始天尊出招,长枪之攻势本来凌厉无比,又兼具有浩荡磅礴之势,极难抵御,却被这道人单纯地以单手控制住。

    【翻天掌势】!

    金母元君眸子微敛,认出来了这一招标志性的掌法。

    至于为什么她懂得。

    那自然是因为,这个可是归墟之主的【天极感悟】,那位前代归墟之主……

    啊,现在还是当代归墟之主。

    成功以被殴打地几乎当场爆头的惨烈经历,将这一招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下来,并且将这一门顶尖掌法的奥义,烙印进入了归墟天机大阵的核心之处,因为被殴打的频率之高,次数之多,冠绝古今内外,故而这一门掌法甚至于是被记录地最为完善的那一类。

    属于她的时代里,人间界任何人都可以靠着功勋领悟,而上限极高的绝世神功。

    绝没有丝毫的垄断。

    但是金母元君并没有学习这一招——

    因为,太莽了。

    这是伏羲说的。

    直来直去,有没有技巧难度,又没有美感。

    但是此刻,这一门被认为未来浩大刚猛第一的掌法,竟然自掌心之中演化出了一层层的柔和气劲,孕育出了颠倒阴阳之变化,直接死死地将手中的长枪控制住,卫渊眸子微敛,缓声道:“……这是帝俊的招式?”

    “你为什么会?”

    金母元君正要开口,忽而感觉到一股寒意。

    却见到前方道人平淡封锁了自己的进路,而天穹之上,一抹碧色灿烂亮起。

    猛然劈斩而下。

    直指天灵!

    正是青萍!

    金母元君的瞳孔骤然收缩。

    忽而想起了伏羲曾经在教导自己剑术的时候,明明极为不屑这道人,却还是每每从岁月裂隙当中以天机流光重塑信息流,变化出元始天尊的幻象来教导她剑术,自己曾经问过,有天帝的包罗万象,也有兵家肃杀凌冽,西昆仑更是高渺,为何要学这剑术。

    总是会不屑于道人的伏羲沉默之后回答说,虽然这家伙又莽撞又愚蠢,但是在战斗上的天分和时间的把握,却是绝对的天才,有些人握剑一辈子都无法真真正正地学会如何用剑,但是有的人只用了凡人的一生就已经走到了剑术的巅峰。

    “战斗的直觉?”

    金母元君想要后退,却被翻天逆运之势压制住,不得半点自由。

    青萍剑也已从天而坠。

    似乎已经避无可避。

    少女眸子微敛,昆仑奥义运转变化,长枪几乎化作了一整个森森的寒冰,气焰弥漫。

    层层叠叠,玉龙雪蟒,冰封不周!

    蓄势磅礴,水神秘传。

    卫渊的翻天掌势猛地溃散来开,道袍上都在一声清脆声音之后撕裂开来。

    浊世庚金道果特性最简单的运用,足以令万物都弥漫和携带最为锋利森寒的锐气,堪比西方庚金这一类天材地宝铸造而成的名剑锋芒,卫渊的道袍鼓荡落下的时候,袖口撕裂出的痕迹已经无声无息的愈合。

    白发玉簪,发丝垂落到腰间。

    袖袍翻卷,如有吞吐天地之磅礴,眼眸之中神韵暗藏,包含因果。

    而周围剑鸣之声,不绝于耳,下则为黄天,上则为青冥,而道人立于其中,那柄绝世的神剑青萍则是在空中鸣啸流动,散发出足以撕裂万物般的锋芒,道人平淡伸出右手,沉默无声,却又有一种笼罩万物遮蔽一切,平推当世一切敌的可怖压迫性!

    金母元君握着神兵的手掌下意识地用力。

    下意识地咬牙。

    忽而想起来年少的时候,曾经看到伏特加娘娘难得画的热血战斗类别漫画。

    似乎是白泽写的剧本。

    名字叫做《当前代主角变成最终BOSS的时候就会特别难以推进》。

    卫渊注视着那柄神兵,看着上面流转变化的昆仑寒气,缓声道:“《昆仑灾厉枪决》。”

    “这是西王母的传承……你和昆仑,是什么关系?”

    “你刚刚,是去见珏了?”

    金母元君戴着面纱,一双墨色眸子看着几乎当世无敌的道人,淡淡道:

    “不单单是见到了,而且我还喝了她亲手泡的花茶。”

    “吃到了她亲手做的点心。”

    “她还让我有时间再去找她聊天谈心。”

    “哦对了……”

    金母元君手中的长枪微动,道:“她还把她在昆仑山时期种的花送给我了。”

    “真的是很漂亮的花啊。”

    卫渊微微垂眸,面容看不出情绪变化。

    只是虚空中剑鸣越发地壮阔和盛大,看着前方的金母元君,他和这女子的接触只有一次,所知道的东西非常少,实在是谈不上有多熟悉,只能确认此人绝对有问题,而无论是因果,还是天机,都无法窥测出丝毫的信息流,道人缓声道:“我再问一次,你到底是谁……”

    “还是说,你要我亲自击败你,再取下你的面纱?”

    “看看你的因果。”

    “哼,想要知道我的跟脚,那不妨你亲自来看。”

    “现在没有旁人干扰,也让我看看你的斤两到底又多少!”

    仿佛南山之竹对上了北海劲松,几乎才几句话,两人的言语里面就充斥了火药味道。

    金母元君抬手,掌中的神兵鸣啸,而青萍剑也落入了卫渊的手中。

    只是下一刻,那带着面纱的少女踏前半步,本来打算以庚金道果对敌,却忽而一顿。

    脑海中浮现出那白泽微笑的模样。

    慵懒的气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作为轩辕帝谋主的冷淡和笑意。

    ‘有些事情,不必你说,也可以推断出来……’

    不必说吗?

    金母元君意动,抿了抿唇,手中长枪震动,荡开了道人手中的青萍剑。

    却不逼攻,忽而长啸。

    道出的两个字,却让卫渊的面色骤变——

    “昆仑!!!”

    天穹之上,玉龙雪蟒之气忽而升起,蔓延不绝,皑皑白雪之寒意落于人间。

    昆仑,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