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命运之外的母女相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42
  第1102章 命运之外的母女相见

    霞光流转,瑞气升腾,其中或有玉磬清音,或有白鹤振翅,实乃是仙家妙境,不可思议。

    让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传说中的仙宫天庭。

    忍不住沉醉在这种缥缈出尘的氛围当中,飘飘欲仙,不知身处于何处。

    妙啊,太妙了。

    除了两个老道人。

    张若素,林守颐面色凝固。

    啊……哈,哈哈……

    灵宝天尊?

    哪个灵宝天尊?

    哦豁,是我道门三清灵宝天尊啊……啊哈哈哈,那个熟啊,熟……

    熟……

    林守颐沉默着看着张若素,张若素看着林守颐。

    林老头儿两眼一翻,干脆利落地朝着后面倒下去。

    刺激太大……

    贫道的心脏,顶不住啊……

    最后的画面看到了一众弟子都惊叹于灵宝天尊的玄妙,都忽略了自家祖师的模样,而后就是看到那边的张若素反手从袖袍里面掏出了药葫芦,无比手熟地震开了葫芦塞子,随手一摇晃,就将这玩意儿朝着林守颐嘴边送过来。

    林老头儿最后一个念头。

    天师,不愧是天师……

    ……

    大荒——

    在老不周山施展出超越法天象地的本相,挟山超海,一瞬间跨越无比漫长距离的时候。

    或者说,严格意义上是要比这个时间稍微迟一点的时候。

    虚空中流光闪烁,以凡人肉眼都无法捕捉的恐怖速度化作了的一道流光出现在这命定的位置上,那是一头青牛状的龙兽,但是分明都已经化作了一头青牛,身子却又偏偏要比寻常青牛更为长不少。

    这当然是为了某人可以抱着自己的妹妹坐在龙背上了。

    但见那根根牛毫似绸缎,其下鳞甲细密显寒光,吐气如风火,足踏则生云。

    双目精光闪烁,如要迸射雷光。

    而身穿白衣的俊美青年则是倒坐在牛背之上,潇洒不羁,口中低吟:

    “玄景散天湄,清汉薄云回。妙炁焕三晨,丹霞耀紫微。”

    “诸天舒灵彩,流霄何霏霏。神灯朗长庚,离罗吐明辉。”

    白衣文雅,气质洒脱,面溶俊美,双目之中,是一抹惆怅,一抹淡薄和哀伤。

    而坐下龙兽昂首踏足。

    目光炯炯,云气缠绕,风雷随身,却又是一等一的霸道强大!

    标准至极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天神下凡,美强惨模板!

    一定能够唤起阿娲的同情!

    然后我们同乘一骑,左拥右抱,两个阿娲,坐在我怀,莺声燕语,伏羲巅峰!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伏羲捂着脸放声大笑。

    连座下的龙兽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连龙鳞都要咔啦啦地倒竖起来。

    恶心!恶心呐!

    伏羲维持着自己的忧伤姿态和美强惨人设。

    双目之中直接变成了三等分扇形图,注视着远方。

    里面有三分忧伤三分凉薄还有三分对人间的满不在意。

    而后等着——

    等着阿娲!

    阿娲一定会来的!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慢慢地过去,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三个时辰。

    直到从晴空万里,变成了日暮黄昏,直到最后,那如血残阳横于前方,倒影入了龙兽和伏羲的眼底,甚至于有一排不知道是乌鸦还是大雁的异兽排着队嘎嘎嘎地飞过去,无言,无言的沉默之中,那龙兽终于是有些忍耐不住了。

    “那什么……”

    “大人,天尊,咱们是不是误过去了?”

    伏羲僵硬收回视线。

    “误过去?”

    “误了谁?阿娲?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伏羲拍了拍自己的脸,神色凝固,旋即想到了,自己的天机当然是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的,但是要是有个老不死的出手阻拦了呢?就像是自己阻拦卫渊的因果一样,以又心算无心之下,再加上之前自己多有损耗,要是阿娲的天机被屏蔽,也不是不可能。

    难道阿娲落入了危险之中!

    伏羲立刻震怒。

    龙兽沉默无言。

    默默吐槽:我可不觉得有谁比您还要危险了。

    而后驾驭云雾,直接朝着前方飞去,一瞬间就是百里过去,一直飞了万里有余,伏羲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精光,蛇瞳微竖,道:“就在这里,停下来。”龙兽长吟一声,止住了飞行,伏羲伸出右手,五指微微握合。

    磅礴的力量散开来,天机猛然逸散,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解构整个世界。

    甚至于是解构方才的一段时空。

    即便是具备有江神级别力量的龙兽都受惊,连连摇头晃脑,发出了阵阵不安的嘶吼。

    而伏羲脸上的神色却又逐渐缓和下来,自语道:“……原来是你啊,老不周山。”

    咬牙切齿。

    这家伙的皮太厚了,打不动。

    不做防御硬生生接了蓄势成功之后的共工一击,也只是躺了。

    放着不动就能自己醒过来。

    这样的家伙,招式都很简单,就是绝对的速度加绝对的力量,完全没有所谓的技巧可言,皮糙肉厚力大势沉,但是偏偏就是这样的家伙,天克伏羲,而另外一点——

    不周山的速度比伏羲更快!

    目前已知的只有岁月和因果比起不周山快。

    而那是利用权能才抵达的境界。

    若是单纯的说肉身横渡苍穹,没有谁能够比得上不周山。

    尽管说不周山现在的底蕴只不过是不周负子山这个层次上,但是伏羲也远远不是自己的巅峰期,刚刚从那么漫长的封印当中爬出来的伏羲,根基也就稍微比起不周山好了那么一丢丢,不过此刻看到阿娲没有事,伏羲心中也没有什么怒气了。

    祂回溯时间,看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虚空之中,天机构建重演,让当时的雷兽,不周山,两位娲皇都浮现出来。

    看着大小娲皇,岁月静好的模样。

    伏羲脸上的神色温柔。

    而当看到娲皇差一点摔下来的时候,伏羲面色大变,一股实质性的恶意几乎冲天而起,让整个世界都黑暗下来,一双蛇瞳跨越时间死死盯着那边的雷兽,咬牙切齿碎碎念的声音在虚空中粘稠而充满恶意:

    “你接不住你就死了,你接不住你就死了,你接不住你就死了,我要你全家陪葬……”

    “我要你全家陪葬。”

    直到娲皇被接住,这才好好松了口气。

    旋即又看到白发的娲皇眸子微微亮起,似乎是很想要再来一次似的。

    于是伏羲又盯着那边的雷兽,恶意再度膨胀。

    片刻后,白发少女乖巧可爱坐在那里,瞪了一眼不周山,那一幅奶凶奶凶的样子。

    老不周山嘿然一笑,自言自语:“啧,这要是被伏羲看到了,那家伙不得当场在这里发癫?”这是以天机直接解构残留于此的信息流,并且直接解构重组得到的画面,和卫渊的因果一般无二的运用手法,绝对的掌控,存在于此的信息,在他们的眼中将会毫无遮掩。

    和卫渊因果随心一般无耻?

    笑话,你当他是从哪儿学的?

    只是龙兽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浑身鳞甲都要被刺激地炸开。

    虽然他追随,嗯,强迫追随也是追随,这位大老爷时间不算长,但是也已经知道了,首先第一点,这位大老爷最为看重的就是娲皇们,第二,这位大老爷很讨厌别人说中他的心事,第三点,这位大老爷实力很高,脾气暴躁。

    被说出心事之后会选择对说出他心事的人进行物理层次的人道毁灭。

    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尊严和秘密。

    但是当他心惊胆战地抬起头,却发现那位天尊竟然神色平淡清冷,竟然似乎不为所动。

    就连龙兽都讶异。

    嗯?这,这,这是大天尊改性子了吗?

    伏羲面容俊美,神色清冷,黑发道髻玉簪,立于龙兽背上,右手背负身后,左手捻一缕鬓角黑发,清冷雅致,实乃三清殿中仙人,不似人间之客,气度无双,淡淡道:

    “不周山啊不周山,就凭你,也敢窥探于本座之心?”

    “可笑啊。”

    金色蛇瞳平淡注视着前方。

    注视着正在坐在那里,奶凶奶凶的白发娲皇,以及带着温和微笑的黑发娲皇。

    神色平淡清冷。

    与此同时,心中——

    怒吼!

    阿娲!!!我的阿娲!!我的,我的!

    怒吼!变成猴子!!飞进原始森林!荡树藤!创飞路过吃香蕉长得和卫渊一样的猴子!

    阿娲!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脑海中心潮涌动,风起云涌。

    那龙兽正在感慨的时候,忽而感觉到温润的触感落在自己的眉心,而后忽而对上了伏羲的平淡双眸:“不过,阿娲是我的,你不准看。”

    下一刻,龙兽的魂魄直接被扯出来。

    然后关于刚刚发生的事情的那部分直接被湮灭。

    双手一拍,化作飞灰。

    龙兽两眼泛白,直接昏厥过去,而伏羲袖袍一扫,将此处的天机也全然抹去,看着自己的手掌,皱眉道:“……若非是为了给金母元君遮掩天机因果,耗费了太大的力量,否则的话,就你老不周山,也想要遮掩我的感知?”

    祂嘴角微微勾起,五指微垂,微微律动:“不过嘛。”

    “本座在里面加的那些料,倒应该也值得如此做。”

    “不用谢我了……”

    “金母元君。”

    一个忠告——

    永远不要相信伏羲的好意。

    ……

    带着足以遮掩神魂感知和天机卜算斗篷的金母元君破开空间——她的目的是避开此刻的浊世,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的浊世将会出现一定的骚乱,所以要提前避开,打算要前去清气之世,寻找一处安稳之地。

    至于伏羲告诉她的,大婚之日。

    她可没有兴趣来。

    但是当她破开空间,抬起头的时候,在面纱下面的面容却一点一点凝滞,墨色的瞳孔倒映着远处天空的飞机痕迹,倒映着遥远城市的繁华,以及眼前这一条街道的格格不入,一些老屋子在这里,就像是被飞速发展的时代所忘记了一样。

    是一条老街。

    前面的一侧是画室,旁边还有一家开了有一两年的花店,有中药铺子和零食铺子。

    对面则是一家书馆,还有一家有些年份的博物馆。

    金母元君眸子垂了垂,哪怕是她知道自己该要立刻离去,却还是有些迈不动脚步,却也不知道是迟疑了,还是在期待着什么,最终她自嘲一笑,拉了下身上的斗篷,打算离开,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一声温和悦耳的嗓音:

    “你好,是来博物馆的客人吗?”

    金母元君的动作凝固。

    背后,是熟悉而陌生的,如长风般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