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真假灵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86
  第1100章 真假灵宝

    上清灵宝宗——

    当代退隐于后的林守颐,是勉勉强强和老天师同辈的人,当然是要小不少岁数的。

    在张若素纵横当代,所向披靡的时候,林守颐只是一个连下山都不允许的小道士,不过现在百年过去,两人都是当时那个时代仅存的余党,一百多岁的道人了,差个十几年也似是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少年时对眼前这天师敬若神明的感觉仍旧还在,仍旧影响着林守颐。

    只是当年人间无敌的强大天师也没想到,才两个甲子,自己就一脚趔趄地踏入了妖魔神鬼的世界里面,整天被惊吓地都要得心脏病了,不过现在看来,心脏病倒是未必,被吓得时间长了,心室肥大倒是有可能。

    林守颐拗不过老天师的耍赖,只得苦笑无奈,又吩咐门徒前去丹房,将丹药取出来递过去,道:“这是上乘的了,也就只有这些级别的丹药,才能对天师你稍有安心定神之效,可要省着些吃,勿要一两日就吃完了,还得上山来。”

    “这炼药,一炉子都需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

    “你吃的比我开炉炼丹的速度都快了。”

    这炼丹自然指得是上品的丹药。

    而寻常品级的丹药。

    现在早已经开始尝试进行自动化流水线生产了,若非是药材所蕴含的药性浓烈程度各不相同,需要炼丹师根据即时的变化进行相应的手段,才可让丹药圆融如意,成为上品丹药的话,流水线上搞不好都可以批量生产上品丹药了。

    到那个时候,两千年前能够掀起一番腥风血雨,让师兄弟反目的上品丹药。

    就真的不值钱了啊。

    就算是现在这样,人人每一周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修为境界去领取丹药资粮。

    在过去的道人们眼中都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至于药材不够?

    山海大荒,辽阔广大,似乎更有诸天万界的世界在不断衍化出来,朝歌城早已经开始尝试开辟出这些地方,有最高新的科技研究技术在分解药性,然后寻找出新的丹药药方的替代品,并且尝试根据药性组合,进行研发新的丹药。

    据说远征探索军的丹药配置,比起现在流传到市面上的,领先至少三个时代。

    在涂山氏的鼎力支持之下,疗伤丹药的进度尤其突飞猛进。

    除此之外,已经以城市为单位,开始准备修行比赛大会。

    分为武道大会,炼器比拼,神通比斗不同的类别。

    以绝品的武道典籍和丹药作为奖励。

    刺激整个人间界的修行热潮疯狂地涌动。

    至于这一切的事情,全部都基于以诸葛武侯为核心的智谋组而完成。

    林守颐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天师已经一把将他手里的药葫芦给夺走了。

    手法精妙,他竟是毫无所查。

    显而易见,这位当年人间无敌的天师,即便是世界版本更新迭代进入神魔神话。

    仍旧在以他这等俗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在飞快提升。

    甚至于,林守颐能够感觉得到,如果这道人愿意的话,瞬间就可以化作年少时的模样。

    所谓修道至极,白发转乌,落齿重生,面目红润如婴儿。

    至于张若素为什么不愿意,他多少也知道些。

    不能啊,现在返老还童,怕不是第二天就被绑了走去大婚了。

    林守颐默默砸了下嘴。

    他娘的渣男。

    道门独一份儿的颗粒状人类男性生命体。

    老天师不知道老友的腹诽,只是连连点头,一边把这一葫芦丹药塞进袖里乾坤里,一边儿打着包票哈哈道:

    “放心放心,贫道的实力你还不放心吗?”

    “放轻松放轻松,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了,我是谁?”

    “我这一颗大心脏早就练出来了。”

    “这一次也就是雷部三十六雷神齐齐出来,说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到雷部的玉枢上去,我才给吓了一条,之后不也和他们做过一场?好叫他们老老实实的?哼,在这之后,就算是再蹦出三十个,六十个,乃至于一百个神。”

    “我都不会在有丝毫的波动了。”

    “无他,唯手熟尔。”

    张若素当然是没有说谎的——

    经历过拳头和剑术的说服。

    三十六雷神们都对这个白毛儿老道士表示了认可。

    当然,在切磋之上,张若素也没能将所有的雷神都一口气挑翻了。

    三十六雷神当中,至少有五位他没能击败。

    而其中最为古老的大泽之雷神,根本就没有出手,只是对于张若素的雷法造诣,极为地赞叹和认可,至于现在,那帮雷神一个个地都领了身份证,在龙虎山补习了人间界的常识和法律之后,齐齐下山去见识这人间繁华去了。

    都有些人族的修士们跟着,带一带。

    防止这帮家伙们本能地惹出什么事情来。

    这既是麻烦,却也是机缘,雷神都是天生神圣,这三十六尊雷神每一位都是在山海大荒当中有着赫赫威名的,呼吸则是云气,怒声便是雷霆,举手投足,便是神通广大,哪怕是一头猪,在这些雷神的身边呆的久了,都会变成能操控雷霆的异兽,何况是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的神霄门弟子?

    至于怎么挑选?

    当然是打一架最简单了。

    谁对雷法的感悟最深最牛,谁就去。

    当然对此林守颐也有不同的意见。

    “猪的智商在动物里面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成妖了那也是实属正常的。”

    张若素哈哈应是,正要离开。

    却忽而听到一声钟响,仿佛玉石相交,其音纯粹清越,悠长而来,许久不绝,仿佛昆山玉碎,令人心头一震,杂念顿消,又有神魂凝滞,专注为一之感,两个老道士的神色一滞,而后齐齐起身,看向上清宗祖师堂的方向。

    只见到青竹翠松,云海浮动,霞光万丈,瑞气千条,齐齐地流转变化。

    直衬得此地灿烂恢弘,如同仙境降临凡尘,又如上清境自此而生。

    小道士和香客们都被齐齐镇住,身处于云雾之间,见到瑞气霞光流转变化,又有白鹤振翅,破空而出,乘云直上,实在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妙境。

    唯独张若素和林守颐的面色大变。

    “!!!”

    “祖师堂,出事了?!”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开口,而后顾不得其他,直接迈足朝着那里狂奔而去。

    ……

    浊世——

    卫渊,亦或者说原始天魔单手抵着浑天之躯的眉心,蕴含有大道真意的文字不断复现,而后就在浑天之躯的耳畔响起,在他的心中共鸣,哪怕是他如何如何不愿意,这一篇经文却也直接烙印进入他的心底。

    只是浑天之躯毕竟是浑天之躯。

    哪怕只是后来诞生的真灵灵性,那也曾经是诸天万界当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岂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受制于人。

    这原始天魔的行为无疑是在浑天之躯本就越发憋屈愤怒的心境当中又添了一把火。

    只是说完总纲的时候,那浑天之躯就已经震怒,自四肢百骸当中,仿佛孕育出了无数的强大力量,齐齐共鸣,猛然爆发,卫渊怔住,刹那之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好友出招一般,不敢怠慢,拂袖出招,并指如剑,直接前刺。

    二者的气机剧烈撞击,在此地产生了一场巨大无比的气浪冲突。

    撕裂大地,搅碎苍穹。

    卫渊闷哼了一声,竟也被这恐怖的一招击退。

    只是浑天之躯纯粹有力量,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技巧,道人以剑指破去掌劲,那无边可怖磅礴的力量如同海域,此刻却被一剑分开,只是沿着卫渊的左右两边恣意倾泻而出,在大地上留下了两道不知道多遥远,深不见底的沟壑。

    浑天之躯一只手捂着面额,一只手仍旧保持着朝前推出的姿势。

    剧烈喘息,手掌都在颤抖不已。

    面容苍白,却又带着决绝的敌意:“……滚!”

    他带着极端的决然:“我就是我自己,我也不会按照你告诉我的法门去修行!绝不会!”

    “给我滚!”

    可是你也已经记下来了。

    哪怕只是总纲……不,倒不如说,总纲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总纲便是指出了这一座山在何处,而剩下的部分,只是教导寻常资质的人如何才能够靠着修行,一步一步地踩着台阶,走上更高的位置上,但是若这人本就在这山上,只是忘记了身在此山中呢?

    道人看着眼前癫怒的浑天之躯。

    本来打算继续诱导。

    但是因果之力已经隐隐感知到了眉心刺痛,而远处,也有锐气锋芒朝着此地飞快地奔来。

    毫无疑问是刚刚的动静已经引来了浊世的注意。

    啊……清世的道果境来到浊世劝诱浊世强者,还是有点嚣张啊……

    卫渊看着满脸戒备的浑天之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完全不擅长所谓的劝诱。

    这玩意儿应该是子贡的擅长。

    我的话,要不是这家伙太强了,真应该遵循上古文官之道。

    一棍子砸后脑勺上甩晕了,然后拎着一条腿直接拖走。

    拖走!

    卫渊看着那已经记录下了灵宝大洞真经总纲的浑天之躯,想到自己的好友,心中叹息。

    你终究不是他……

    但是,也希望你可以靠着这一部总纲逐渐摆脱浊世的控制。

    然后找到你所期望的自己吧。

    道人看着戒备的浑天之躯,微笑道:“不会用嘛?其实这一部总纲还是很好用的。”

    “你可以用用看。”

    浑天之躯冷笑道:“我是不可能用的!”

    道人遗憾道:“话不要说得太满嘛,用用呢?哪怕只是用一下?”

    “等你觉得很好用的时候,我会来这里。”

    “再把剩下的部分传授给你。”

    循循善诱。

    意思是涂山氏的狐狸们很擅长一点一点把人诱骗到狐狸洞里面。

    而后在其余浊世强者们来之前,道人洒脱微笑,而后朗声道:

    “微微玄宗门,焕朗彻空同,至道由静默,当见三素宫,大道于此成,骖景策云龙。”

    “道友。”

    “你我,有缘再见吧,哈哈。”

    浑天之躯仍旧满是戒备,冷然道:“那怕是没有缘分了。”

    那一身白衣道袍,黑发垂落,如魔如妖的邪异道人垂眸,微笑:

    “有缘无缘,却不由你。”

    “你!!!”

    浑天之躯面色难看。

    道人微微拱手一礼,而后刹那消失不见。

    ……

    上清宗,两个老道士奔过去的时候,旁边的小道士们都已经被吓呆了,见到长辈过来,这才是有点主心骨,结结巴巴道:“天师,祖师,祖师堂,祖师堂里面……”

    林守颐顾不得安慰小道士。

    和张若素齐齐地踏入了祖师堂,看到祖师堂里面排位齐在,整齐如旧,刚刚的动静似乎只是他们的错觉,这才是稍微地松了口气,旋即又有疑惑。

    可是,既然没有意动,那又是什么原因?

    林守颐检查了一遍,松了口气,道:“还好还好,没有问题。”

    “我还以为那个祖师爷诈尸还灵了。”

    张若素道:“没有?”

    他语气里有些遗憾道:“可惜了啊,哈哈,看不到你被吓一跳的样子了。”

    林守颐皱眉道:“当然没有!”

    张若素喝两口酒,道:“那又是为什么,刚刚那动作不像是假的啊。”

    “哈哈哈,祖师爷没有回灵。”

    “总不至于是那位上清宗供奉的灵宝天尊回来了吧,哈哈哈……”

    张若素大笑着。

    笑着,笑着……笑不出来。

    笑声越来越僵硬。

    两个老道士两人彼此僵硬对视,陷入了沉默。

    ……

    山海——

    不周山打着哈欠,前面是一只巨大无比的异兽,周身裹挟雷霆,行走于苍穹之下。

    速度极为快。

    这个是帝俊借给他们让他们去人间的代步工具。

    当然咯,老不周山可是用不着这玩意儿,只是这一次也不只是他自己,不周山老伯视线垂落,看到前面的地方,一个面色苍白没有多少血色的少女乖巧坐在那里,白发披散下来,垂落在背后,另外一位容貌相似,却是面容温暖秀美的少女坐在那里,帮着白发少梳着头发。

    尽管白发少女似乎是不安,似乎是不喜有人在背后,不断地晃动着。

    “我又没有让你帮我梳头发。”

    “嗯,是啊。”

    “但是,你要见小渊的话,不想要让他看到你披头散发的样子吧?”

    黑发白衣的娲皇玩笑。

    于是白发的少女也就只是低着头,怀里抱着一个玩偶,乖巧下来。

    不周山咧嘴一笑。

    真的是,只有娲皇能够让那个小娲皇听话。

    嘿,要是让伏羲那渣蛇看到这小娲皇竟然会因为卫渊那后生崽听话的话。

    会不会嫉妒地连眼珠子都蹦出来。

    一想到这一幕,就觉得越发愉快了啊。

    老不周山嘿然一笑,仰起脖子饮酒,忽而却面色微变,身前——

    一道符箓浮现出来!

    那是之前卫渊为了定住天庭的阵法,所以希望老不周山帮忙镇住三清天的时候,老不周随手接下来的一道符箓,一直以来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几乎要遗忘了去,可这个时候,这符箓之上,竟然隐隐散发出明光。

    竟已有,隐隐挣脱不周山,瞬间遁去之趋势!

    不周山怔住,下意识一把抓住了符箓。

    清气晃动,剧烈无比,庞大可怖的因果和岁月流转变化,隐隐然有自古以来无数道人的诵经声音,又和天庭大阵联系起来,浩瀚磅礴,连雷兽都受惊。

    白发少女一个不察,被震动,就朝着苍穹之下,直直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