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元始天尊度人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05
  第1098章 元始天尊度人经

    卫渊回忆之前和混天之躯接触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因果相互纠纠缠,恰好看到了后土进入阵法,换取了娲皇得以脱困而出的画面,而之前卫渊也曾承诺过,等到他的实力足够,一定会将后土救出来的。

    可卫渊旋即想到了之前帝俊曾经说过的话——

    后土实力高深,底蕴亦是深厚,既然陷入了那种绝境。

    那么你也未必能够闯出来。

    也基于此,帝俊才亲自帮助卫渊淬炼了一柄绝世神剑青萍剑,而后告诉他如何才能够完善自身的诛仙剑阵,卫渊揉着眉心,若有所思,从帝俊口中的话语来说,他似乎知道后土目前所处的境况,至少是知道一部分。

    但是天帝需要镇守清浊两界最大的通道。

    一旦其离开的话,浊世势必会大举进攻,不要看卫渊之前曾经击败过大尊。

    但是那是层层叠叠的力量加持,最后天帝和陆吾都下场了。

    就这样,大尊都能全身而退,若非卫渊最后以多道果一剑强行破界,斩下了大尊一臂,破了其功体,那么这一次大尊几乎可以说没有付出太大的代价,一旦核心战力天帝消失的话,那么清气之世就算是能够拦得住浊世大尊的反扑,也必然会受到巨大的冲击,付出不低代价。

    而天帝似乎判断,能够真正发挥出自身剑术和剑阵实力的卫渊。

    才有可能从其中全身而退,并且带出后土。

    卫渊微微皱眉,并指把握因果——

    若有所思。

    “青萍剑可以算是一柄,长安剑现在借出去了,为了大尊。”

    “但是可以向禹王借一下轩辕剑。”

    “再加上眉心的剑痕,这样虽然和阵法不合,但是质地足够发挥出诛仙剑阵的七成破坏力,可以算是三柄剑……”

    卫渊本来说三柄剑似乎也足够了。

    靠着三把剑跃跃欲试的话,似乎已经足够闯一闯了。

    三柄绝世神兵在手,再加上剑道无双,普天之下可以阻拦住卫渊的屈指可数。

    可就在此时,卫渊忽而想到之前和那位金母元君交锋的时候,最后剑阵合一使用我判阴阳到时候,却因为最后一柄剑的材质差了一筹,导致了整体性的气机不稳定,最强一剑未能够斩杀出来,微微皱眉。

    “……”

    “若是在救后土的时候,也遇到了这种不能躲避,只能硬接的招式怎么办?”

    “厮杀的时候,要是一不小心,可能就真的会吃大亏。”

    “一个不小心,被打落到困住后土的阵法里面,也不是不可能。”

    因为和金母元君的一战,卫渊心中忽而升起了警惕。

    而且,不知为何,作为因果之主的他,对于那少女的出现和这理所当然的一战——因为金母元君和浑天之躯联手而不得不单手对抗两尊十大巅峰,产生了一丝丝本能的异样感,可是分明感觉到了异样,却又不知道为何,难以察觉到到问题在何处。

    卫渊皱了皱眉。

    “……是我的境界还不够吗?”

    十大巅峰需要时间之上和空间之上的锚点,过去未来无处不在,诸天万界诸我唯一,任意一条路都可以走出来,但是卫渊的因果,在着重于【过去】,【现在】两个时间点,又在参与到时代大变之事的时候,发挥了极为巨大的作用,留下了堪称分量最重的两个锚点。

    借浑天一缕东风,跳出因果,俯瞰过去现在。

    又因为他当时所处的时间节点是遥远的过去。

    恰到好处满足了在未来具备节点的要求。

    严格意义上来说,当回到正常的时间线的时候,卫渊在未来的锚点还极为稀少,只有未来的自己。

    也因此,在道果的层次和完满程度上还很弱。

    在道果境这个层次的境界上属于刚刚踏入其中,勉强凝聚道体的层次,属于纯种的新人。

    至于能打?

    众所周知,能不能打和境界高低没有关系。

    “金母元君有问题?”

    卫渊屈指掐算,感应到了自己在和金母元君交锋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留在对方身上的因果,竟然已经消失不见,哪怕是再三感应,却也无从感知,就仿佛打一开始就不存在所谓的因果一样。

    但是这绝不正常。

    因为卫渊刚刚草草感应了一番,留在浑天之躯上的因果锚定还无比清晰。

    连只是身入诛仙剑阵的浑天之躯,身上都留有如此浓郁的因果。

    硬生生地接了卫渊一剑长安的金母元君,绝不可能做到毫发无损。

    卫渊沉思许久,五指握合,直接勾勒因果,这一次却没有去寻找那位金母元君,而是去找到了一个他不愿意去找,但是在这个环境下却又不得不找的家伙——

    很快的,对面的声音就已经传出来了。

    浮夸而轻佻的惊喜,不用听都知道是装出来的:

    “哇啊啊,我说是谁呢,这不是我可靠可信的亲爱的大外甥吗?”

    “怎么了?今天怎么有这个闲工夫,来找我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

    伏羲的声音,尤其是那个称呼,总让他想起不好的事情。

    比如说吕凤仙对于大尊的称呼。

    只是这样一想,卫渊就觉得后脊骨一阵一阵地发凉。

    将这种古怪的感觉压下来,卫渊道:“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卫渊的声音微有些郑重:“金母元君,你知道多少?”

    此刻算出了娲皇正在从天帝山前往人间界的伏羲正在疯狂地赶路,打算直接中途拦截。

    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和少女同行!

    啊不,是少女们!

    并且可以在路上,用那天下无双古往今来第一流的厨艺。

    成功地得到阿娲和阿娲的赞美!

    抓住妹妹们的胃,收获阿娲和阿娲的崇拜和心,然后左拥右抱,走上伏羲巅峰!

    只是听到卫渊提起金母元君的时候,伏羲脸上浮现出讶异的神色。

    嗯?竟然察觉到了……

    是不那么笨了,还是说,因果真的如此诡异。

    哪怕是做出了遮蔽因果的手段和处理。

    竟然还能够隐隐然感觉到不对劲?

    伏羲脑海中的想法一转而过,咳嗽一声,道:“这个嘛……她是个很神秘的道果强者。”

    “我和她多少是有过接触的。”

    我养大的,我!

    “某种程度上,算是可信,不具备遮掩因果的法门。”

    但是我帮她遮住了!

    卫渊皱了皱眉,把自己留下的因果锚点消失的事情和伏羲说了一声,道:“我担心她可能会对人间界不利。”

    伏羲点头道:“放心吧,这一点的话,本座会阻止的。”

    因为她最多只是会对你不利!

    “至于因果锚点被抹去的事情。我会调查的,你可以放心。”

    似乎是感知到了卫渊对自己的不信任感,伏羲嗓音平淡而郑重:

    “呵,你我虽然彼此都看不过眼。”

    “但是我过去可曾在这大事情上面和你有过玩笑的?”

    伏羲的声音平淡,脸上的笑容却已经愉悦到了连坐骑龙兽都不忍直视的程度。

    过去没有。

    现在有了!

    我甚至于要打造一把对老父亲特攻的刺穿之刃!

    啊哈哈哈哈……

    卫渊没有感知到了被层层包裹起来的‘恶意’,颔首道:“那么拜托你了……”

    伏羲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愉悦道:“交,给,我。”

    “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

    中断了和伏羲的因果交流,卫渊揉了揉眉心。

    “这家伙,肯定没说实话……”

    如果说伏羲有良心的话。

    那么就相当于饕餮,也就是缙云氏和卫渊说他要节食一样。

    当然,伏羲的良心确实是有,可不会比起指甲盖大多少,而且仅限于娲皇。

    就像是缙云氏在面对禹王亲手做的大餐的时候,也会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疯狂想要主动节食的禹王一样。

    当然,现在还要加上我自己的……

    卫渊自嘲一笑,旋即按揉眉心,仔细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有了和金母元君的一战。

    卫渊当然不可能会靠着三柄剑就直接进入九天门指向的方向。

    这自然还需要有最后一柄剑。

    ‘看一下祝融现在在做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请他帮忙铸造一下兵器……’

    道人自语,庞大的神念瞬间从人间界离开,而后直接掠过了山海和大荒,踏入了祝融所在的南海之处,却只是看到青衫龙女此刻盘膝坐在了之前在南海开辟的轮转之地,双目闭合,在以自身的权能镇压住此地的不稳定之时,也反向借助生死轮转的力量,稳定自身的根基和功体。

    ‘在修行……’

    ‘嗯,根基比起之前要踏实很多。’

    ‘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卫渊收敛了自身的神识,瞬间远去。

    而在这个时候,青衫龙女献微微抬眸,皱了皱眉:“嗯?”

    “有谁在窥伺这里?”

    自身的神识放出,可是检查了数次之后,并没有什么察觉,这才微有些讶异地皱眉。

    卫渊的神识离开轮转之地之后,迅速扫过南海,来来回回地找了好几遍,最后却发现祝融此刻并不在南海之处,而且似乎是主动性地屏蔽了因果和天机,让卫渊和伏羲都无法找到他。

    关于这一点。

    卫渊觉得应该是专门用来屏蔽伏羲的。

    和自己没有什么关联,属于是被误伤了。

    正微微皱眉的时候,忽而一道赤色焰光大亮,而后有一道符箓朝着卫渊的方向飞来,卫渊伸出手,将这一枚符箓接住,耳畔就传来了祝融的声音——

    “卫道友,我妻子身体抱恙,吾带她履行当年之约定。”

    “不日便可以回返。”

    “若有事,请彼时再来。”

    伴随着赤金色的火炎,祝融的声音缓缓散去,而卫渊哑然,明白了祝融是和妻子前去旅行了,就像是当初那位女子重病之时祝融的承诺一样,带着她去看天地万物,去看四海波涛,去看百族繁华。

    这样的时候,自然不希望有谁再来打扰。

    卫渊神念回到了人间界,手指叩击眉心,微微皱眉,现在只有三柄剑,平日作战自然不会有问题,但是一旦遇到了极限情况,必须要结阵之后爆发出卫渊此刻的最强招式的时候,就容易出现剑阵不稳,气机混乱的问题。

    “……难道必须要从吕凤仙那里把长安剑带回来吗?”

    “但是两柄剑,轩辕和长安全部都代表着人这个位格,剑阵的效果也会降低……”

    “但是至少能用。”

    卫渊若有所思。

    吕凤仙那家伙现在又回来了,嗯,浊世的话……

    若是能够保证在关键时刻,浊世同样有高手接应吕凤仙的话。

    比方说,假如真的出现极端情况,长安剑无法交给吕凤仙短暂使用,却又遇到了背刺大尊的绝佳时机,是否是需要其他的战力来帮助吕凤仙?

    换句话说——

    拿走长安剑的话,吕凤仙这个被刺狂魔的纯度瞬间降低。

    得要发展一下二五仔下线了。

    卫渊自嘲一笑。

    本来打算要直接这么过去,可是看了看自己身上。

    白发青衫,请气流转,几乎冲天而起,就这样子去浊世,那简直就是开了全图嘲讽。

    ‘嘿!嘿!嘿!大尊,我又来了!’

    ‘你有本事来打我啊?’

    哪怕是文官都不肯做这样的事情的。

    屈指叩击,道果清浊变化,将清气收敛,浊世气息散发。

    卫渊白发转为黑色,一身道袍无声无息化作了俊雅白衣,神色气度褪去了锋芒毕露,反而多出了些许的邪异。

    因果感应瞬间铺展开来——

    浊世。

    隐蔽之地。

    选择了苍天这个名号的浑天之躯神色沉默,但是似乎吕凤仙说的也没有错,当他选择这个名字之后,确实是变得冷静许多,安宁很多,仍旧如过去那样闭目修行,忽而察觉到一缕异样气息,猛地睁眼。

    看到前方竟然出现了一名陌生之人。

    神色温和,气度邪异,仿佛周身都笼罩着自我融合自我崩溃的因果。

    “谁?!!”

    浑天之躯警惕注视着对方。

    道人温和微笑,气质越发邪异,因果轮回于周身,无始无终,道:

    “在下,原始。”

    “元始天尊?!!”

    “非也,并非天尊,而是天魔,原始天魔。”

    “和浊世之大地,算是老相识。”

    “原始天魔?”浑天之躯呢喃,旋即语气冰冷道:“不认得。”

    “你来此何为?”

    道人微笑道:

    “自然,是为渡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