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炼假还真的终极用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77
  第1096章 炼假还真的终极用法

    金色的光芒,本该是孕育着光明正大之意,但是此刻却是极为癫狂,透露出一种让人惊恐不安之感,甚至于是污浊,死亡,而且这一道力量的层次极为纯粹,无支祁皱眉,祂从来不是那种被动承受的性格,手中的金箍棒直接横扫而出,裹挟磅礴威力。

    “滚!!!”

    磅礴水流之力。

    和前方的金色光明碰撞在一起。

    竟然只是稍占上风!

    “……这是,佛光?!”

    曾经得到过道祖传承,也见过释迦遗骸的无支祁立刻判明了这一股力量的根基,但是却又感觉到不对,佛光,至少是释迦一脉的佛光是纯粹中正,中原佛门各自走出了自己的方向,但是至少在力量的特性上不会远离光明正大这几个字。

    而这一股佛光当中,却又带着死亡之感。

    “还有浊气的力量……”

    无支祁手中的金箍棒抬起,刹那之间变得极为巨大,几乎像是要捅穿苍穹宇宙,而后奋起神力,怒吼一声,狠狠地砸落下来,冷笑道:“难得许久没有回到人间去,这一次带点礼物,倒是也还了卫渊那混蛋之前帮忙的人情。”

    “我可不想要欠他的。”

    这一根金箍棒,乃是伏羲亲自淬炼而成,用的材料乃是大泽雷神的珍藏。

    又有极为浓郁的人道气运。

    这几乎是最顶尖的神兵品级。

    而且极为沉重,配合无支祁的强横蛮力,堪称是十大之下无敌手。

    但是这一棍砸下,竟然未能够落到实处!

    无支祁的神色都为之震动巨变。

    两条臂膀伸出,无支祁已经变得如同一座巨大山峰般的兵器竟然硬生生地被人从下面顶起来,被棍子击中之人,口中发出了一声声癫狂的怒吼和咆哮,金色佛光和黑色浊气同时暴起,最后放生怒咆,竟然硬生生地将如意金箍棒直接顶开!

    下面一僧人显出形来。

    身材高大,面目方正,双目怒睁,黑发胡乱纠缠,一直垂落腰间。

    身躯之上,浊气伴生。

    四周遍野,却又有佛光普照。

    正是浊世天生之躯,却又是佛光新引之魂,是当初浊世大地道果被摘除之后,道果境界的身躯就如同浑天之躯那样,也自然滋生出了新的魂魄,被释迦普度,可是又被那浊世天机施展了后手,在南海之时陷入了现在的自我和过去自我的冲突当中,几乎癫狂。

    从南海之战当中脱离。

    既没有如浊世天机所希望那样成为浊世的战力。

    也没能和释迦以及圆觉呆在一起。

    一路狂奔了不知道多远,竟然硬生生从极为遥远的南海,靠着两条腿,狂奔到了这里。

    今日地藏却被齐天所阻拦。

    无支祁抬起头,看到天边一只似虎非虎,似狮又非狮,似麒麟又不是麒麟的异兽死死地跟着这陷入癫狂当中的僧人,冷笑一声,道:“好啊,浊世之物,浊世之躯,我曾记得你,你似乎是和圆觉那小和尚在一块儿,现在却在这里发癫。”

    “左右是浊世之物,不如打杀!”

    无支祁从来不是好脾气!

    也只有在和某个陶匠在一块儿的时候会被天克。

    此刻对这个摸不清楚跟脚也看不清楚底细的家伙,并无半点的好感和兴趣,哪怕是已经和一尊十大巅峰道果境界的水神厮杀了一场,此刻远没有恢复到巅峰,但是那一身战意却是毫无半点的退缩。

    嘿然冷笑数声,握着手中的神兵就已经打杀上去。

    一棍搅动四海之水,直让这天地都震动,而那此刻陷入癫狂的地藏,反倒是能够运用出了一身的道果境肉身的妙处,除去了不能运用法则和力量,这几乎是最为巅峰的肉身,甚至于纯粹在肉身的功夫上,也不比眼前的无支祁差了。

    一棍砸落,那陷入癫狂的地藏双臂抬起直接架住。

    刹那之间,几乎被打得陷入地面里面去。

    只是转瞬,无支祁就已经靠近,一脚直接踩在了地藏心口。

    力量之大,足以将一座山都给踹碎,甚至于踹出大气层去,但是这恐怖的力量却只是让地藏身躯朝着后面抛飞出去,衣衫碎裂,而那代表着一道巅峰的肉身,竟然仍旧还是安然无恙,无支祁金色瞳孔微微收缩。

    “嘿!好结实的家伙!”

    当即蹂身而上,手中的棍棒挥舞,旁人只见得残影无尽,大笑声音之中,猴子手中的棍棒不断砸落,地藏凭借本能抵抗,但是这猴子的手段绝不是这新生意识所能抗衡的,不过片刻就已经被连连打了几百几千下,若非是道果境的恐怖肉身。

    以及浊世大地生死轮转的特性。

    就只是吃了这几棍,就足以让他当场重伤。

    只是现在,只是稍微气息浮动不稳,勉强算是小伤,但是距离伤及本源,还有些功夫。

    但是这癫狂状态的僧人却是硬生生地被无支祁给打得产生了本能的畏惧之意。

    无支祁又是一棍狠狠地砸下。

    地藏靠着浑厚的体魄根基硬接了这一招,而后身子却没有像是之前那样抵御住了这可怖的力量,而是借助了力量,朝着后面飞速退去,只是这一招的时候,无支祁眼尖,看到了这僧人身上的一道剑痕,显而易见,已经是很久之前的剑伤,但是其中蕴含的剑气却仍旧锋利,

    !!!

    这是——!

    无支祁神色微变:“这家伙,是卫渊打出来的?!”

    他的剑术和境界,已经强大到了这个级别吗?

    一种极致的意外,而后就是更为汹涌的不甘之心浮现在了无支祁的心中,而那地藏也已经趁着这个机会直接遁去,被白发娲皇捏出来的两只异兽当中的一只赶上了地藏,这一次地藏没有像是之前,在癫狂之中将这异兽推开。

    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用尽一切的法子,远离后面那个发了疯的猴子。

    当即坐在这谛听背上,这异兽四足踏着云气狂风,使出来了吃奶的劲儿,只是刹那之间就已经远离了背后的无支祁,等无支祁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哪怕是以他的速度想要追上去也是要花点时间的。

    微微皱眉,此刻气机空虚,连续和两个类似于道果层次的对手鏖战。

    哪怕是无支祁都觉得有些疲惫。

    手中如意金箍棒重重砸在地面上,而后指着天穹,怒骂道:“卫渊!!!”

    “你特么%¥%%¥%……”

    无论有没有什么问题,骂卫渊就可以了!

    况且这一次也是因为卫渊的原因。

    若不是这家伙一个因果打回来,他可不可能这么直勾勾地往回赶路,连调息和恢复都做不到,刚刚打了半天,就和打石夷一个手感,麻麻赖赖的,手感一点都不好,想到这里,越想越气,越想越是不爽,举起长棍继续怒骂:

    “卫渊,我哔——”

    “???!”

    无支祁怔住。

    无支祁旋即大怒:

    “卫渊,你他么,你连骂你都要管?!!你的因果是不是太无聊了?!”

    狠狠地怒骂了一顿,出了口气,无支祁正打算稍微休息一会儿,吐纳回气,恢复自身的根基底蕴,就又感觉到了佛光。

    无支祁皱眉。

    还来?!

    大荒里面怎么到处都是光头了?!

    右手握着手中的棍棒,心中早已经有些恼怒,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是熟人。

    正是那僧人圆觉,脚步飞快,旁边还有一名年少俊秀,但是面色苍白的小和尚,以及稍微有些胖的老爷子,圆觉注意到了无支祁,脚步停下来,讶异道:“原来是淮水祸君,没有想到,你也在这里。”

    无支祁道:“圆觉?这小子是?”

    他看向那小沙弥,隐隐总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和尚见过。

    小和尚双手合十,嘴角露出一丝和善温和又得意的微笑,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

    “贫僧如来……”

    啪!!!

    圆觉面无表情,反手一巴掌直接呼到了小和尚光头上,啪一下,打得小和尚光头直接高速震荡出残影的级别,然后对无支祁道:“阿弥陀佛,此是我新收下的弟子,只是一个口无遮掩的小和尚。”

    “仅此而已。”

    无支祁狐疑地看着他。

    而后又见着圆觉古怪道:“你不是出家人吗?出家人也这样暴躁?”

    圆觉单手竖立胸前,平淡道:“《了凡四训》说过,你看到一人在骂人甚至于打人,但是是否是罪孽在于发心,只要我心中是出自于拯救之心,那么无论是我打他还是骂他都是无妨的。”

    无支祁眉梢抬了抬:“大和尚你这路子别人容易走偏啊。”

    圆觉双手合十,平淡道:

    “以恶治恶,以罪度罪,不由分说。”

    他看了一眼那边的老爷子和释迦,道:“水君在这里的话,贫僧可以稍微安心,要拜托水君暂时保护一下他们两人,贫僧去追击那脱去的孽徒,尝试将其渡化……”

    无支祁对于认识的人还是比较宽待的,爽快点头,道:“你去吧!”

    “对了,之后回来,卫渊那边儿有点事儿,我再转告给你。”

    圆觉颔首,而后手持佛门禅杖,禅杖抵在地上,诸环皆震。

    而后身化佛光,追击而去。

    无支祁注意到僧人眉心已经有金色佛光流转,砸了砸嘴,道:

    “这家伙,嘿……佛家所谓的魔考吗?原来是这么进入的啊,有意思有意思。”

    “执念成魔了啊,倒是你这小子,到底是谁?”

    无支祁转而看着少年释迦,少年老老实实,道:“只是个小和尚哦。”

    “是平平无奇的小和尚哦。”

    无支祁看了一眼他,总觉得眼熟,可是要说出来的话,却又很难回忆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索性不去管他,一屁股坐在旁边,手中的棍棒倒插于地,双手枕着脑后,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而后看着那地藏远去的方向,回忆起来剑痕,神色微有沉郁。

    ——那是卫渊那小子击败的对手吗?

    我竟然,没能够一口气将他拿下来。

    可恶,我和卫渊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啊。

    “嘿,小猴子在想什么?”

    忽而,旁边传来一声古怪的声音,无支祁抬眸,看到那个慈眉善目的老爷子过来了,懒洋洋地测了个身子,不打算搭理他,但是忽帝是谁,他老爷子可是不周山的好友,这一下就感知到了有乐子,笑呵呵地转过身来,看着无支祁道:“要不然,老爷子我猜猜看?”

    “我猜,你啊,是因为技不如人!”

    无支祁猛地睁开眼睛。

    忽帝洋洋得意道:“怎么样,猜对了吧?要不要我帮帮你?”

    “不要看我这样,老爷子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很强大的。”

    “你说说看,你想要超过谁?”

    无支祁眸光微动,道:“你真如此强大?”

    忽帝大包大揽,点头道:“那自然!”

    “说吧,你想要赢谁?”

    无支祁语气平淡说出一个名字:“卫渊。”

    忽帝的微笑一瞬间僵硬住:“卫渊?”

    “卫渊。”

    “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

    忽帝猛地起身,躬身,道歉,一气呵成:“不好意思。”

    “打扰了!”

    “告辞!”

    才走两步,肩膀上忽而落下一只毛茸茸的手掌,无支祁幽幽地道:“不要急嘛?”

    “老爷子。”

    “我看你的表情,似乎不是不能做到,而是很棘手?”

    忽帝面色僵硬,该死这个一眼看去就是莽夫的猴子怎么可能这么聪明的?

    但是无支祁的实力显而易见很不好惹,如意金箍棒都已经拎起来了,一阵拉扯之后,忽帝最后只得颓唐认栽,本来想要看个乐子的,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成了乐子,于是不情不愿问道:“这样,老夫是忽帝,古之大帝忽,权能乃是,炼假成真。”

    “可以帮助你从传说当中汲取力量,【炼假还真】。”

    “这样,你选择几个传说定锚,可以让你身上某个特性直接提升到极限。”

    “不要太贪心啊,三个,最多三个传说。”

    无支祁怔住,沉思。

    他的实力根基有一部分是来自于人道概念的齐天大圣。

    而齐天大圣正是最为壮阔的史诗传说,当然,是假的。

    于是古怪地落笔。

    忽帝一派宗师风范,八风吹不动的绝世高人,坐在石头哪里等待,抚须道:“写完了吗?来,让老夫看看……”

    他接过来,双目横扫。

    “大闹天宫,搅翻幽冥,横扫十万天兵天将。”

    “???”

    天宫,那不是帝俊?

    幽冥,卧槽那不是烛九阴?

    横扫十万天兵天将??!

    你特么坑我!!!

    你要抽干我?!

    草,这猴子是个什么古今无双的大乐子啊,不了不了,这乐子太大了!

    忽帝面色一僵,起身,躬身,客客气气地把这个东西递过去,道:“不好意思。”

    “打扰了。”“小释迦啊,待会儿等圆觉回来了,你就说老爷子我出去散步了,不用等我。”

    转身,迈步。

    溜了溜了!

    忽帝转身就跑,嗖一下就飞出去好远,结果被水猴子一掌拉扯住,权能之上,忽帝要强大于无支祁,但是肉身搏杀和蛮力,忽帝表示自己只是虚胖,和倏那瘦子捆一块儿都不是这猴子的对手。

    无支祁满脸不爽道:“你是不是在耍我?”

    忽老爷子剧烈挣扎:“你要做什么?!这个乐子……”

    “这个乐子我不要。”

    “我又不是不周山,我不和你玩,不要……”

    “再说了,你这些事情,哪儿有那么简单,得你自己亲自去做一次这些事情,我才有可能让那些传说和你融合为一,彻底炼假还真,就这,我还得要付出多少根基,我现在哪儿有那么多根基,我跟你说我现在不可能帮你的!”

    “我连根基底蕴……”

    话音未落,只是稍微胖的老爷子忽然变胖。

    吹气球一样,嗖一下变胖了。

    老者,无支祁都齐齐呆滞住。

    而后忽帝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咬牙切齿,悲愤欲绝道:“卫渊!!!!”

    “狐狸崽!!!”

    “你又做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