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潜藏的危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51
  第1095章 潜藏的危机

    伏羲一双眸子扫视着眼前带着面纱的少女,看到后者身上还罩着了一层灰扑扑的斗篷,一只手握着一柄长枪,枪身之上笼罩一层层密密麻麻的符箓文字,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在那里不断地流动着,予人一种奇异之感。

    伏羲已经认出了眼前的少女。

    金母元君。

    浊世最为隐秘之神,得到了西皇道果对应的道果。

    并且还在浊世的追杀之下奔逃三十余年,也因此得到了浊世的认可。

    或者说得直接一点,就是已经被杀怕了,也因为那一场浊世内部的厮杀,故而她属于那种绝对不会听从于浊世大尊命令的浊世强者,即便伏羲曾经杀入浊世当中,来来回回,对于她的了解却也是极少。

    “原来是你,当年我在浊世当中厮杀受伤之后,本来以为你也会出现拦截于我。”

    “但是你当时倒是没有出手,让我很是惊讶。”

    “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面。”

    伏羲似乎因为眼前所见到的少女并非是和自己有梁子的那些浊世神魔。

    杀气也随之有所减弱。

    可是就在这和煦交流的时候,却突然出手,只是刹那之间,天机变化,命数难逃,并指而出,并非是雷法,而是霸道至极的抹去天机之术,让背后的龙兽都大吃一惊。

    卧槽说着说着就开打。

    真的是一点道德都不讲啊!

    只是那位金母元君似乎也是没有半点迟疑,手中的长枪抬起,恰到好处地封锁住这一招,伏羲的剑指只是落在了枪身上,其上的纹路仿佛有生机一般地自行转动而起,盘旋交错,将天机隐藏。

    伏羲的神色微有讶异。

    而这个时候,那少女竟然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剑,虚空之中隐隐虎咆。

    直接短距离横斩伏羲腰间。

    伏羲讶异,袖袍微转,将这短剑拦住。

    而这一招自然令剑指之上劲气收敛,刹那之间被逼退。

    金母元君掌中的长枪一震,其上纹路符箓变化不休,枪做剑招,凌厉霸道,竟然隐隐然和短剑联手,单人而成攻杀剑阵,具备阴阳,龙虎,生杀之念,伏羲以指为剑,挥洒自如,数招之后,足踏天机,自交锋之时混乱的法则之中从容不迫,脱身而出。

    手指捋过鬓角一缕黑发,道:“龙虎山雌雄斩邪剑法的奥义。”

    “大秦卧虎黑冰台的技击之术。”

    “其中还夹杂了本座的天机变化之术,威力更上一层。”

    “你到底是谁?”

    金母元君将短剑收起,手中长枪则仍旧保持戒备,横拦于此。

    龙兽道:“啊这位姑娘,我这老大,咳咳,我是说,我家大老爷虽然平时不着调。”

    “但是现在既然是认出了阁下跟脚,也不至于这个时候偷……”

    偷袭的话还没有说出来。

    虚空之中,以这一地水龙王级别的实力都没有能看得出痕迹,忽而爆发出了一层层的浩荡轰鸣,声如雷震,气机之强大,更是将这一处浊世的密地福地给险些夷为平地,只留有狂暴至极的余波。

    于是龙兽的话就直接哽住。

    你……

    你,你个老不死的竟然还真特么偷袭?!

    还第二次!

    伏羲不屑回答道:“愚蠢,竟然拘泥于所谓的规矩?”

    “道德只是弱者汇聚成团,而后用来限制强者的东西罢了。”

    “既然确定了是敌人,那就要用尽全力将对手诛杀。”

    “若是不能确定是敌是友,那就先把对手打到半死,只剩一口气再去问清楚。”

    这样的话语,同时在伏羲和金母元君的口中说出。

    连龙兽都惊呆了。

    被伏羲带在身边时间太长,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我去,大老爷,这该不会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女吧。”

    “聒噪!”

    伏羲反手一巴掌,龙兽原地转体九周半,直接镶嵌到地面里面,扣都扣不出来。

    而一双蛇瞳则是平静看着那说出自己信条的金母元君,看到她双瞳墨色,几乎没有丝毫的涟漪,下一刻,伏羲直接足踏因果出现在金母元君身前,这一次似乎是完全没有了玩闹戏耍之心,金母元君更被诛仙剑阵击伤,只是面前将长枪抬起。

    伏羲一掌已经落下。

    右手直接扣住了长枪。

    枪身之上,无数的烙印复现出来,而后竟然化作了一座一座的大阵变化交错,密密麻麻,在少女身边化作了上万座恐怖的奇门大阵,阵法和阵法彼此链接,竟然化作了一整个庇护这金母元君的世界。

    环绕诸天的奇门之阵。

    以纯粹的技,臻至神灵的防御力量。

    奇门不可能的极限巅峰。

    环环相扣,除非是一口气摧毁这相当于一整个世界重量级别的防御,否则的话,在下一个须臾,这奇门大阵就会全部重新汇聚恢复,堪称防御之上的人道至宝,论及原理,几乎是和现在的防御最强,大荒石夷的权能类似。

    而若是此物和涂山氏的神农鞭联手,那么几乎可以重新塑造出一个不逊石夷的恐怖防御强者。

    而下面的枪身呈现出苍青色,仿佛长空,隐隐然有着金红色的火焰痕迹流动。

    伏羲放下长枪,金色瞳孔注视着金母元君,道:“……契的奇门大阵,而且比这个时代的他更强,连本座的天机和那臭小子的因果都无法窥测出你的跟脚,以及,这一柄枪,是祝融的手笔。”

    “火神铸造,不周挥锤,共工淬火。”

    “来自于未来的气息。”

    祂注视着眼前带着面纱的少女,神色越发地奇异。

    眼眸微微瞪大,终于明白了什么。

    右手抬起,按着脸庞,突然放声大笑,笑得极为恶劣和愉悦:“啊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你是▆▆▆▆▆,哈哈哈哈。”

    那边迷迷糊糊被镶嵌在地面里面的龙兽,完全听不清楚他的话。

    大惊失色。

    不好,我脑子被这没道德的文雅天尊给打坏了!

    伏羲笑得恣无忌惮,笑得前俯后仰,最后大笑着出手,无数天机强大流转变化,直接按在了那少女的肩膀上,十大巅峰道果境第一阶的恐怖实力彻底展开,前所未有的天机大阵直接汇聚,而后在长枪之上再度加持,现在的这柄枪,将会变得更上一个层次。

    潇洒磊落的俊美青年并指一剪,白皙手指之上夹着一道道流转如金色晨曦的因果。

    玩味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帮你一次。”

    他随意一震。

    卫渊之前在金母元君身上留下的因果后手就已经全部震碎。

    金母元君的面色微变,伏羲垂眸,淡淡道:“我不管你是对那臭小子有什么仇什么怨,但是你也不要小看他,因果道果虽然不能算是强大,但是却是最为诡异莫测的,可以这样说,因果道果失去了他,只是寻常中下层次的道果。”

    “但是配合他的话,就会一跃而为最强的那一批。”

    “虽然现在也只是中等水品,但是他的未来应该值得期待。”

    金母元君神色数次变化。

    似乎打算说些什么。

    伏羲淡淡道:“你‘来’这里,还要专门潜藏自己的因果和天机,应该是代表着,你一旦说出这些话,就会瞬间被这一方世界和时代驱逐吧,所以你为了稳定下来,还专门去抢夺了十大巅峰的庚金道果,以提升自己和这个时代的契合度。”

    “但是牵扯的东西太多,可能一句话说出就会被离开,还是慎言吧。”

    而后伏羲忽而微笑道:“嗯,再过一段时间,应该七日左右。”

    他装模作样地验算了一番,道:“就是那臭小子和昆仑天女,阿不,是第二代西皇的订婚仪式,这一次将会彻底把仪式规程走一次,你到时要来吗?我可以稍稍给你屏蔽一番天机,让你见一见她和他。”

    金母元君垂眸,淡淡道:“那一天。”

    “他没能如约回来。”

    伏羲的神色微有讶异,注视着带着额面纱的少女。

    而后笑了笑,道:“那么,现在就不一定了。”

    金母元君愕然。

    眼前俊美男子平淡伸出手,五指微微张开,仿佛能够把握万物的运转,淡淡道:

    “天机已经知道了命运,那么命运自然也该随之变化。”

    “这是规矩。”

    “总之你那一日,如约而来便是。”

    伏羲微微一笑,迈步走过皱起一双黛眉,气质清冷的金母元君,忽而洒脱笑道:

    “我总觉得你有些古怪,当初似乎也是你帮我分担了一部分浊世的追兵,我才安然离开,虽然说没有你,我应该也不至于在那些歪瓜烂枣手上吃亏,但是还是要问一句……”

    “你似乎对我亲近得过头了。”

    “难不成,你是我带大的?”

    金母元君微微一滞。

    伏羲已经放声大笑着走过她,摆了摆手,高声道:“凡是已经发生过的,皆可以称之为命运,但是‘命运’既已发生,便是过往,不必拘泥于心。”洒脱坐在面前出来的龙兽之上,而后龙兽摇头晃脑,足下生出云气,已经踏步虚空,刹那离去,潇洒飘逸。

    伏羲若有所思。

    那小子没能在婚约之时回来?

    这是又陷入什么麻烦了?生死危机?

    唔……他不回来虽然是件大好事,但是阿娲可能会伤心,所以为了避免阿娲伤心,所以还是提前去看看吧,原本觉得给他展现了威风,一肚子憋屈的闷火,是打算不去管他,直接到了最后再去见他的。

    算了算了。

    去看看他吧。

    晦气。

    被拍的脑壳儿发胀的龙兽摇头晃脑,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心中一阵后怕,于是连忙道:“大老爷刚刚这出场,嘿,可真帅气啊,厉害啊!”

    伏羲仰了仰头。

    继续,继续。

    不亏得老夫刚刚选择了个帅气的姿势。

    龙兽感慨道:“就是最后走得有点着急,有点可惜。”

    “小的听着好像是您把她带大的,她很亲昵你。”

    “那再待一会儿,会不会她就会直接用那种很熟悉的语气和称呼来称呼大老爷你啊。”

    “比如说干爷爷,舅公爷之类的……就有可能直接是爷爷什么的……”

    龙兽话语落下,忽而感觉到一震寒意,直勾勾地打了好几个寒颤。

    神色僵硬。

    “啊……大老爷?”

    “您没生气吧?”

    虚空中传来了某位渣蛇天尊不甘的大喊:

    “不!!!!”

    ……

    而与此同时,在大荒中赶路的无支祁刚刚挂了卫渊的因果通讯。

    啧,禹王结婚,让老子去。

    卫渊你不是脑壳子被谁打了一顿失忆了?!

    要是你结婚,老子还有可能……

    无支祁面色微凝,大怒。

    “呸呸呸!”

    “什么你结婚,就算是你成亲,老子也不会去的,奶奶的,当年的事儿可还没完。”

    无支祁口中骂骂咧咧的。

    可说是这样说,还是怀里揣着浊世的水神道果,肩膀上扛着沉重的兵器,往人间界方向赶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忽而眼前闪过一道金色光芒,而后就是强烈的煞气和疯狂的恨意复现。

    无支祁神色骤变,肩膀上的兵器只是刹那之间就落入手中,喝道: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