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步步为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7
  第1093章 步步为营

    雷霆烈焰汇聚的锥形雷火柱还在疯狂旋转,然后轰砸在这东海大壑之上,而伏羲的声音却似乎比起烈火雷霆碰撞摩擦的声音还要来得雄浑和霸道,这东海之大壑的巨大范围之内,竟然仍旧能够听得清晰无比,

    被强迫化形地变成了一头有龙角青牛的龙兽满脸呆滞:“???”

    下意识失声大叫:“这,这就是你说的文雅客气礼貌?!!”

    伏羲瞥了它一眼。

    “咳咳咳,我,我是说,大老爷,此举不明,还请开解。”

    伏羲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如此可教也。”

    “再说了。”

    “野蛮粗暴的莽夫是元始天尊。”

    “关我文雅的道德天尊有什么事情?”

    龙兽:“……”

    你披着元始天尊的马甲来这里打架。

    元始天尊知道吗?

    伏羲看着它,问道:“难道你不觉得此举甚是雍容文雅吗?!”

    看着伏羲背后那几乎是毁天灭地一般的雷火大劫,气魄雄浑,声音更是要把人的脑子给震懵,龙兽满头冷汗,连连点头:“文雅!实在是太文雅了!”

    而伏羲心满意足收回目光,而后五指握合。

    奇门大阵直接密密麻麻地展开,但是很快伏羲就感觉到了一种遗憾之感,这一招曾经流放了十大巅峰道果境界,尽管说是有着诸多的前提条件,但是这确切是以人类之姿态逆转局势,上伐道果的强大战绩。

    可此刻运转来,才发现,这一招的关键在于时机,在于技巧。

    是在于施展之人的决绝。

    最后胜过了开明半步的,是那个人,而不单单只是这臻至于奇门巅峰的阵法。

    真的是,麻烦地很,一点都不爽利。

    还不如直接用法力神通去砸!

    伏羲放弃了思考。

    磅礴恐怖的气焰滔天,然后各种先天八卦之术的绝杀,历代奇门大家能够窥见些许就是不负此生的成果,就简直像是不要钱一样地砸下来,重重地轰击在了东海之上,直接让整个东海都晃动起来,就像是人族的孩童伸出手臂,在脸盆里面搅动出一个个旋涡,并且乐此不疲地玩耍。

    只是此刻被搅动的却是神代四海。

    伏羲放声大笑:“开门啊!归墟霸主!”

    “本座,啊不是,贫道,贫道!”

    “贫道只是想要和你和和睦睦客客气气地交流一下啊!哈哈!”

    “开!门!”

    有本事欺负阿娲,你有本事开门啊!

    伴随着如疯子一般的大笑声音,那雷光奔走,霸道至极,似乎没有穷尽一般地砸下来,反正被伏羲骑着的坐骑是觉得自己已经麻了,不只是身子被电麻了,耳朵都给麻了,那是真的,从耳朵边儿到脑瓜仁子里面,嗡嗡的。

    此刻·东海大壑之下——

    归墟。

    整个归墟都被搅动地不得平静,狂暴的雷火倾泻下来,纵然是归墟具备有吞吐清浊,号称天下之水加之而不增一丝,但是伏羲的雷霆力量还是到处奔走,现在归墟大阵下面的核心区域,简直是如天摇地晃,哪怕是有修为在身,也粘不稳当。

    归墟之主一只手按着座椅上的副手,面色铁青。

    现在哪怕是天机阵法打开,都是剧烈摇晃不停。

    唯一一位知道他身份的苍老归墟高阶行走仓惶无比,道:“大人,大人,不好了。”

    “外面,外面。”

    “当年那和您为敌的凶徒又打过来了!”

    他面色苍白。

    归墟霸主道:“知道了,不必提醒本座!”

    他往前两步,抬起头,看到了整个天穹之上,都被恐怖的雷霆火光搅碎,其威势之强大,简直堪称恐怖,归墟之主咬了咬牙,而后退了三步。

    出去打?

    开什么玩笑,几千年前那家伙还没有证得天尊之位的时候。

    归墟霸主就差点被那凶人一巴掌一巴掌打得爆了头。

    堂堂富有四海,诸天万界之宝尽入我手的归墟。

    硬生生打成了穷光蛋。

    一直到现在这都过去了足足五六千年,都硬生生没能缓过劲儿来。

    更不必说现在那家伙还成为了道果境界的强者,号为元始天尊,再出去那不是纯送吗?

    归墟之主面容难看,心中对于进阶为十大巅峰道果境的渴求也越来越大,也越发地感觉到某种大变之时局的迹象,自己若是还要压制住进阶的时间,有朝一日在被那当初的凶徒堵住了门,岂不是万事休哉?!

    需要尽快突破了——

    ……

    与此同时。

    还没有离去的珏和青龙,瑶姬三人也听到了这样的雷霆之声和大笑声。

    “元始天尊……”

    青龙的神色略微凝重,右手握住了长剑。

    他们此刻还在这里,还没能离开,若是此人暴走冲入此地的话,他们也许会被波及到。

    毕竟是四大镇守的两位,搞不好会是对方的重点关注对象。

    珏却略微讶异地摇了摇头,道:“不是渊。”

    ???

    青龙和瑶姬齐齐看向旁边的珏。

    少女把面具带在了脸上,微微垂眸,道:“嗯,渊就是元始天尊啊。”

    “他动手之前肯定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

    反倒像是偶有一次他咬牙切齿地说着的‘渣滓’会像是做出这样事情的人。

    那边的青龙还有些震动,而陷入了无言以对之中,而瑶姬却早已经见怪不怪,确定自己那个又冷淡又好骗的妹妹已经一去不不复返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已经变成了那种会面不改色地说出让人心脏都不大好受的话了。

    呜呜呜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带坏了我的妹妹。

    可恶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

    珏把面具戴着,遮掩住了微微泛红的面容。

    道:“那么,姐姐,就按照我们的计划来,我现在先回去一趟,你们要和我一起吗?”

    瑶姬道:“先不了,我现在虽然不是之前那种阵灵,倒是不至于被困在这里,但是天机大阵的真灵突然消失,那归墟之主肯定会察觉出问题来,到时候突破进阶的事情变卦了就不好了……”

    “哎呀你不要这样子啊,不用担心的,以前是因为我辈困在阵法里面实在是没办法。”

    “现在要是情况有什么不对的。”

    “青龙这家伙就能直接带着我离开这儿,你说对吧?”

    瑶姬晃了晃,用肩膀撞了一下下青龙。

    青龙感觉到某种柔软,神色微有些许的古怪,但是最终还是颔首郑重道:“自然如此。”

    “最后一步了,这么多年都已经忍下来了,现在出问题的话就太可惜了。”

    “倒是貔貅你,外面那人自称是元始天尊,还在那里以雷法大闹,你现在传送出去的话,会不会被他拦截?”

    珏伸出手扶了扶脸上的面具,道:“这个,无妨。”

    “我觉得,祂应该不会难为我。”

    在和瑶姬以及青龙道别之后,珏以归墟之令的传送方式离开了归墟大阵。

    青龙和瑶姬能够感知到她的气息穿过了外面的狂暴雷云。

    而后安然离去。

    至于之后,也同样有想要靠着归墟之令的传送阵离开的,不知为何,那位‘元始天尊’也未曾阻拦,似乎是不想要因此而暴露出珏的特殊性,以及,会传递出一种很明显的信号——

    只是来找归墟霸主的麻烦的。

    和寻常的归墟行走没有什么关联。

    进一步拆解归墟之主的威严。

    青龙垂眸,缓声道:“归墟之主本来就已经有了突破之心,只是一直想要‘一步登天’,避开进阶道果之后的虚弱期,一口气踏足清浊合一的境界,至少能抵达共工祝融这个层次上,所以才一直往后面拖延时间。”

    “只是现在被这样的强者堵门威胁。”

    “恐怕会忍不住尝试提前突破,这样确实是有利于我们的计策。”

    “但是这位强者的手段,也确实是‘杀人诛心’啊。”

    青龙感慨一声,而后目光转而落在了瑶姬身上,道:“不过,你留在这里,真的只是担心被归墟之主发现阵灵不在吗?”

    瑶姬面色微僵,视线朝着一侧偏移下去,道:“咳咳,当,当然是这样啊。”

    “不然嘞。”

    “不然还能是怎么样?”

    青龙面无表情道:“哦?竟然是如此正经的理由。”

    “本来我还以为你是要打算在最后,多从归墟的宝库里面转移出一点东西给自己的私人帐号,然后多换点天材地宝之类的中饱私囊,或者说以归墟的名义多在外面买一些房产地产之类的,好在离开归墟之后仍旧可以躺在家里舒舒服服地过日子。”

    瑶姬面容僵硬。

    “啊,啊哈哈……”

    “这,这怎么会是真的呢?”

    “我当然,我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啊,我只是想要,想要把那个约定好的画稿赶快解决啊,对,对,就是这样的。”

    ……

    珏在卫渊回到博物馆之前,靠着归墟的传送阵,成功回归,并且提前买好了食材。

    回到博物馆的时候,水鬼不知道为什么,被包得头鼓鼓囊囊的,活像是一个木乃伊,对此,老实憨厚的兵魂解释道:“是他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墙上,然后以自己的脸猛击宿舍的桌子和椅子,把自己搞成重伤的同世,还损害了博物馆的椅子云云。”

    而伏特加娘娘说自己不吃饭了,正在疯狂画稿子。

    似乎是喝酒了之后睡着了,然后梦到了某种灵感,导致今日的漫画尤其地顺手。

    简直是太顺手了!

    而且画的竟然是非常纯粹的热血战斗类漫画!

    让兵魂看了之后狂皱眉头,心中黯然失色,偏偏还要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说自己很满意云云,卫渊在饭菜做到的一半的时候,‘成功’从涂山氏之中‘全身而退’,见到珏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嗯,只是要带着珏去一趟涂山氏嘛,很简单的。

    so easy。

    不过他忽而想到了一件事情,右手放入了袖袍当中,从袖里乾坤的空间当中,握住了那把西王母的九龙吞天灾厉神枪,可是这个时候,这柄神枪却是极为地安静,没有之前卫渊所感知到的那种因果纠缠的样子。

    他原本还觉得,其中一道因果属于伏特加娘娘的。

    可是此刻这一片死寂毫无反应,反倒是拿不出了注意。

    “渊你在想什么?”

    珏好奇询问。

    卫渊回神,道:“是有很多比较复杂的事情,待会儿我们吃饭的时候聊。”

    “不过也倒是确实是有一件东西。”

    卫渊从袖里乾坤当中取出那柄暗金色的长枪,而珏怔住,下意识道:“这是,王母娘娘的九龙吞天枪?”她伸出手去接,手掌握住长枪,而后随手一震,枪锋鸣啸,隐隐之间九龙盘旋,灾厉吞天,更比庚金之煞气强横无比。

    就只是这一招,不是那种纵横人间几十年的老辣枪客,绝对用不出来。

    卫渊讶异道:“珏你会枪法?”

    珏含笑道:“我可是和王母娘娘游历人间界近乎一千年的,王母娘娘枪法几乎天下无双,我怎么可能不会的?”

    卫渊本来想要说珏你那时候年纪不大,应该是精致可爱,用战枪似乎不大合适。

    但是旋即想到,王母对于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

    这话不能说,说出来得被西皇追杀。

    而少女已经随手用出来几招枪法,凌厉潇洒,自然是有着西昆仑的路数,但是却又有所不同,枪法不如西王母那般凶厉霸道,反倒是挥洒自如,悠长浩荡,如同长空。

    枪法之中更有飘逸之气。

    如同长风,盘旋于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