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文官的雍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68
  第1092章 文官的雍容

    涂山氏——

    禹王姒文命缓缓迈步行走,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认真无比专注,只是即便如此,他的动作也还是有几分古怪和异样,似乎是因为处于魂魄真灵状态足足数千年的时间,虽然说真灵意志的强大足以让他和常人无异,但是突然回到了肉身里面还是会感觉到各种的不适应。

    就像是人类在宇宙中呆了太久,回到地面上就会出现生活中的各种bug。

    “呼……哈!”

    禹王脚步停下来。

    身上衣衫已经湿透,而后五指松开,将手中的锁链放下,哗啦一下重重砸在地面上。

    好像连整片大地都要为之震动一般,而在他背后,这以特殊材质打造的锁链一直蔓延延伸到一座山的山体上面,毫无疑问,刚刚禹王就是直接拖着这一座山前行了极远的距离,所以看上去才会显得有些吃力。

    “总算是稍微恢复了点。”

    作为死了几千年之后刚刚下地就生龙活虎到了让人目瞪口呆的猛男。

    禹王似乎对于自己的状态还不是很满意。

    只是在喝水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了某人的目光,而狠狠地打了几个寒颤,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到眉宇明艳大气的女娇笑吟吟看着自己,外相随心而动,已经是满头青丝,松松垮垮挽起,却更是慵懒娇媚。

    “看起来,恢复地不错啊。”

    禹王好奇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水瓶,道:“确实是还不错。”

    “神农之力用来恢复,确实是所向无敌啊。”

    他感慨了一声,道:“也不知道阿渊到底在做什么……现在在哪里。”

    “他真的能把契带回来吗?”

    女娇也有些担忧,但是还是道:“好歹也已经是元始天尊了,他既然这样说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若是自号天尊,连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的话,等到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地笑一笑他。”

    女娇玩笑地说了一声。

    禹王感慨道:“可不是自号天尊。”

    他想到之前卫渊和帝俊之战,道:“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渊了啊。”

    女娇噗呲笑了一声,道:“但是还是那么容易被骗就是了,说你我还要再婚一次,他竟然也都相信了。”见到左右无人,索性伸出手指抵着禹王的下巴,而后微微勾起,一副涂山氏千年狐狸精的模样。

    禹王无可奈何。

    只得配合。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因果弥漫,仿佛道路,而后几乎是转瞬,白发青衫的道人就带着重新以面具覆盖面容的契出现在这里,两人正自闲谈:“呵……契你之前在涂山下面带着,就算是出来之后,也没有过多久就离开了,估计也不知道现在涂山的样子。”

    “其实人间界的变化更大,你上一次几乎都没有出去吧。”

    “正好禹也才回来。”

    “你们可以去外面多转一转,嗯,也可以办个身份证。”

    “虽然说之前还是很抱歉的,但是大的还没有来,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干脆也就不管了,一次性直接让老张帮忙打包了吧。”

    “那位张道友,认识你或许是一个错误。”

    “啊哈哈,契你说的什么话……”

    两人谈笑着抬起头。

    看到前面真真是风和日丽,春和景明,一派美好,白发已经换做了青丝的美人伸出手,挑起前面英武男子的下巴,四目相对,脉脉含情,似乎要做些什么。

    女娇的眸子带着笑意看向他们。

    要糟!!!

    卫渊和契的身躯同一时间僵硬了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带着新的面具的少年嗓音平和,没有丝毫波澜涟漪,道:“渊,怎么不说话了?是到涂山了吗?”而后语气带着些抱歉道:“我现在状态不好,刚刚把开明流放出去,我也受到反噬,什么都看不到了。”

    契使用了技能——趋吉避凶!(卖队友)

    效果拔群!

    卫渊面色一僵。

    你特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有身影狂笑着掠来,禹王展开双臂,直接一下地把自己的两个好友揽住,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放声大笑,然后更用力地熊抱,和熊抱一下都能把熊来一发怀中抱熊杀的力道。

    卫渊和契一滞。

    而后一左一右两只手直接按在禹王脸上,努力地把他往远离自己的方向推。

    齐齐道:

    “你闪远点,汗臭味要熏死人!”

    “咳咳,禹,禹,这味道有点冲鼻子,我是伤员,重伤员!”

    禹王用力熊抱了好一会儿,这才松开来。

    而这个时候,契背后传来了温和的声音,道:

    “不是说,五感俱丧,听不到也闻不到吗?”

    契强装镇定道:“当然。”

    女娇笑吟吟道:“阿渊,禹,去。”

    “契难得回来,你们两个好好施展一下厨艺,做一顿好饭菜给契接风洗尘。”

    契眉心突然狂跳。

    ‘难道说是要让我在两道菜里面吃一遍,一半是阿渊的一半是禹的?’

    ‘一好一坏的盲盒?’

    ‘可是,为何这死意竟如此强烈!’

    契选择遵循了自己的天机道行疯狂提醒的结论,嗓音温和老老实实道:“啊不好意思。”

    “我们,我们走错门了。”

    这样的理由,烂到了连卫渊都看不下去了。

    女娇的手掌已经抬起,仿佛要直接一手刀给契额头来一下,但是最后只是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涂山氏神女的嗓音难得柔软和温和了下来,只是道:“欢迎回来,契……”

    ……

    “所以说,你就直接在这里呆着吧。”

    “涂山氏虽然只是一处小世界,但是也堪称一国,也安静,你想要在这里研究奇门遁甲的进一步可能性,更不会有谁来打扰,若是在这里呆得时间长了,觉得闷了,觉得无趣,也可以直接去找阿渊,在那老街里也可以多住一段时间,感受一下人间红尘。”

    女娇端着一杯茶,在听完了卫渊简单介绍之前契的抉择和经历之后。

    最后给出了这样的选择。

    当然其实不算是选择,至少契是没有选择余地了,上一次让他跑了,是女娇的失误。

    但是涂山氏的狐狸精不会被同样的计策击败两次。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尊表示很淦。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尊表示除了妹妹的事情之外确实是这样。

    契颔首,而后卫渊咳嗽一声,带着笑道:“那什么,女娇啊。”

    “嗯?”女娇拉长了声调看了他一眼。

    道人咳嗽一声,道:“姐姐,我叫你亲姐姐可以了吧?你看现在,契我也给你带回来了,咱们之前那次事情,是不是也该揭过去了?”

    他用胳膊肘戳了戳契。

    契无奈,微笑道:“大概的事情,我都已经听阿渊说了。”

    “我又多想了想,你真的要和禹再来一次大婚?”

    “倒是让我很惊讶。”

    女娇敏锐察觉到了契话里面的隐藏含义——

    【我大概都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了,你怕不是根本没打算和禹来一次结婚仪式吧?】

    女娇笑意盈盈,道:“就和你想的那样。”

    契颔首:“那么我大概明白了。”

    女娇玩味道:“看样子,你是要站在阿渊那一边了?”

    契面不改色道:“你们都是好友,我夹在中间,总不好说是帮谁不帮谁,只好各帮一次,我已经答应渊了,在你们大婚这件事情上帮他,女娇你若是想要对渊耍手段的话,我可就要站在阿渊这里了。”

    这上古之时,三人闯祸,两人背锅的创始人。

    最擅长的特技是卖队友的契,此刻竟然如此地靠谱如此地好兄弟。

    甚至于甘愿和女娇对上。

    连卫渊都感动了。

    契面不改色。

    女娇颔首。

    这句话的意思是各帮一次,但是女娇和禹的婚礼本来就不存在也就是说,也就没有帮助阿渊的基础,换句话说,契的意思是——‘放心,这一把我站你们。’

    元始天尊感慨契终于靠谱一次。

    禹王全程没能听懂加密通话。

    而四人组里面的两个脑子已经完成了交流并且达成了共识。

    女娇轻飘飘地喝了口茶,淡淡道:“既然你都已经满足了当时我们的约定,也成功把契给带了出来,还让他答应帮你,我再苛责你似乎也是不大适合的,但是也不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你。”

    女娇微笑道:“这样,既然是元始天尊,那么自然交游广阔。”

    “这一场阔别五千年的婚礼,哪怕只是仪式,也须得要壮阔和热闹才是。”

    “你去找些位格足够高的人来,你的朋友不是很多嘛。”

    涂山氏狐女图穷匕见,微笑道:“比如不周山神,比如两位娲皇,帝俊,祝融,噎鸣之类,以及你人间界的朋友张浩,老天师,还有那位历史学的老教授,道门的那个小活尸,就都邀请过来做个见证,人多,热闹些,不是吗?”

    “啊对了,你把博物馆那些也带上,白素贞,小青,还有无支祁和那和尚都带着。”

    “珏也是,总不能还要人家帮着看店,反正你那博物馆,开着也赚不到钱。”

    卫渊皱了皱眉。

    卫渊沉思。

    卫渊把握因果。

    因果提醒他,这不是什么坏事,不但不是坏事,反倒还是大大的好事呢。

    元始天尊放弃思考,爽朗点头:

    “好啊!”

    ……

    与此同时·东海大壑,归墟之地。

    伏羲沉思,该怎么敲门。

    坐下龙兽是颇有些道行,已经成了精怪的那种级别,放到人间界怎么得也是一江水龙王之类的位格,在山海也是一地水神的境界,是被他收服,啊不,是此龙兽偶尔所感,外出行走,前行千余步,见到圣人出行,有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圣人说法,天地震动。

    于是心中感动不已,跪伏膝行百余部,叩首不起,愿为坐骑。

    龙兽瞥了一眼水中倒影上断裂的龙角和被揍得青紫的龙眼,连连点头。

    啊对对对,你说的对。

    我是自愿的。

    是自己跪下来的,而不是某只手直接按着我的脑门儿砸在地里捏着拳头问我跟他走还是他送我走。

    此刻摇头晃脑,道:“所以,老大……”

    伏羲瞥了它一眼,拉长了鼻音道:“嗯?”

    坐骑一僵,道:“所以,大老爷你打算怎么去,礼貌,文雅地拜访归墟之主?”

    伏羲如此才满意道:“我可是文官啊,文官,你懂不懂。”

    “当然是……”

    双手一拍,周围以极端恐怖的方式密密麻麻出现了无数的奇门遁甲,先天阵法,作为先天大道之主,契在推演出来这一招的时候,就被他所得知,这才是道果境界的恐怖之处,这个世界上所有基于此大道展开的技艺和神话概念,都只是树干上的一颗果子,一朵花。

    都是基于道果而存在的。

    磅礴恐怖的元气汇聚,几乎在周围形成了元气风暴和元气真空。

    那龙兽的鳞甲都被刺激地炸开。

    卧槽,卧槽,卧槽!

    下一刻,恐怖无比,几乎相当于在人间界把月亮直接拉下来般的恐怖元气汇聚,化作了一道锥子一般的恐怖雷火风暴,而后从天而降,朝着那旋转下陷的水旋涡,狠狠地砸了下去,雷火奔走,云气汪洋,轰声如雷!

    雷天大壮!

    天火大有!

    给我,砸!!!

    “啊哈哈哈哈,给我砸!砸!”

    恐怖的雷光映照之下,伏羲的面容狂笑着,光影交错,仿佛大魔头一样,龙兽都呆滞了:“这,就是你的文雅?!这就是你的礼貌?!”

    而后他立刻就知道了。

    什么叫做最古文官的文雅。

    因为下一刻,伏羲就已经放声狂笑着道:“归墟霸主你还在家吗?!”

    “醒了吗?!”

    “吃了吗?!”

    “可还记得当年一巴掌一巴掌呼死你的元始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