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背后存在的计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08
  第1089章 背后存在的计策

    磅礴的剑气猛地朝着四面八方逸散,剑光冲天而起,剑光如雨喷散,整个开明的住处福地,此刻也已经化作了一座纯粹由无边剑气所笼罩着的所在,霸道的剑光剑势朝着下方压制下去,浊世开明残留的八天门之阵瞬间被贯穿。

    自创的剑阵,已经开辟到了双主剑的状态。

    而果然爆发出的实力也比起之前单剑的时候更为强横,几乎抵达了和帝俊切磋之时的剑阵规模,金母元君手中的长枪不得已回防,将数道剑气磕飞,磕散,但是刹那之间,后方就有剑气如霜,霸道无比地劈斩下来。

    金母元君黛眉微皱。

    掌中之枪盘旋呼啸,盘旋周身,将一道道剑光拦下,剑光碎裂,而后有霸道的炎黄剑气站下,被其掌中神兵磕飞,其枪术潇洒飘逸,气势倒是磅礴,哪怕是落在剑阵之中,竟然也没有落败,仍旧可以自保。

    但是竟然也只有自保的余地。

    她眸子平淡,扫过了那边的浑天之躯。

    发现这位曾经是当世无双之人身躯的存在同样被剑阵所困。

    “以人破天,以天困山。”

    “单手持剑结阵,就可以困住我们两个。”

    “他真的和传闻中一样……”

    金母元君手中的长枪横扫,采取了以力破法之势,将前方剑气横扫荡开。

    不得不说,或许是因为清浊道果之分。

    眼前戴着面纱,黑发垂落的金母元君比起昆仑西皇高不少。

    枪法也不如后者那般凶厉霸道,反倒是挥洒自如,悠长浩荡,如同长空。

    而浑天之躯本身残留下来的,只是身体素质和本能,战斗的技巧却仍旧显得粗糙,只是遵循了一个道理,力破万法,但是道人只是单手握着因果,神色平淡,将自身大部分权能都运转与此,而同时,只是靠着单手就可以压制住前方的对手。

    当烛九阴将周围的开明分身全部困在时间乱流里面,手持西皇长枪赶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周围剑气如霜,浩荡旁边,青衫白发立于其中,单手以剑指立于身前,神色平淡。

    金母元君长枪之上金风呼啸,将剑气全部扫开,磅礴的浊气根基之下,竟然也有着一丝清气的气息,周围的诛仙剑阵全部被震碎,而后手中长枪猛地前刺,直接将青萍剑击溃击飞,而后以迅猛无比之姿态,竟然是强行冲破了诛仙剑阵。

    卫渊微微抬眸。

    如此粗暴的破阵法门。

    却又偏偏能够成功,食指和中指并起来,以成剑指,而后横扫。

    剑光震荡,和金母元君掌中之枪碰撞,迸射出了流光朝着四面散去,也短暂照亮了眼前这位浊世大神的面目,而卫渊看得到她眼瞳深处的怨恨之意,这种怨恨甚至于让卫渊怔住,甚至于让他都无法理解。

    竟然有如此的恨意?

    我不就踩了你一下,防止你抢走西皇的长枪……

    你不会把这枪当做你自己的了吧?

    道人手中动作不变,剑气如霜斩下,和长枪碰撞,只是这一次未曾将其直接逼退,而是被眼前的金母元君以周围磅礴的金风纠缠,煞气浓郁,几乎化作了实质化,而这个时候,卫渊眸子微敛,道:“烛九阴,有没有什么剑器?”

    烛九阴反手抛出一柄剑,语气平静:“开明曾有剑首,我知你有招式要用剑。”

    “质量不错,拿去用。”

    开明:“……”

    烛九阴的手已经按在他的肩膀上。

    才勉强回到本体资格的开明,强忍着悲痛,脸上挤出微笑:

    “拿去用,哈哈,你,你会还给我的对吧?”

    “元始天尊啊,不会欠钱不还的吧?”

    “这把剑不会碎的吧?”

    “馆主,你不会穷到连员工的个人财务都会私吞的吧?!而且我的剑被祭炼了那么久。”

    “哪怕是你的剑术造诣,也没有可能轻松地使用它的。”

    卫渊并指勾起,那柄昆仑剑首之剑就已经浮现出来,而后朝着卫渊的方向飞来,而后化作了凌厉莫测之气,开明的脸色一凝固,因为他发现,就在这一瞬间,自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剑的控制,而那柄开明崽好不容易搞到的名剑。

    已经开始欢欣鼓舞地鸣啸。

    就好像奔跑到其他人怀里的小猫咪一样一下地就飞了过去。

    开明哽住。

    无语凝噎。

    第三柄剑,昆仑剑首所用,暂且替代大地。

    而后,道人袖袍一扫,袖里乾坤逆转,原本是容纳万物入内的力量朝着外部扩散,直接将金母元君的力量暂且逼退,视线扫过,注意到浑天之躯也已经攻破了剑阵,朝着自己这里而来,只能遗憾,只靠着这未完成状态的诛仙剑阵,想要单手持剑布阵控制住两个同级别道果。

    还是太过于勉强了。

    在逼退对手的同时,卫渊并指点在自己的眉心。

    那一道金色剑痕流动变化,而后,天地忽然一阵沉寂,而后有霸道恢弘的剑势升腾而起,仿佛是天地之间最为纯粹的【剑道】概念,甚至于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剑的形体,唯独一股锋锐之气出现,而后刹那之间飞入诛仙剑阵当中。

    虚空之中,数次的轰鸣。

    诛仙剑阵彻底成就,哪怕其中有两道剑意和长安以及青萍剑并不相符合。

    但是仍旧展现出了极为让人惊愕的力量层次,金母元君的动作一滞,而后毫不犹豫,直接朝着后面飞退去,而浑天之躯本来就没有死战之心,此刻见到金母元君遁去,再加上需要他帮忙的浊世开明也已经以最为彻底的方式陨落。

    此刻也毫不犹豫地立刻离开。

    卫渊右手并指横扫,于是四柄神兵齐齐鸣啸,声音几乎要刺穿苍穹,而后无数的剑光剑气瞬间收敛,化作一剑,正是自诛仙剑阵的基础之上衍化而来的杀招,最为纯粹的一剑——

    【我判阴阳】!

    但是剑阵起来之时,却忽而感知到了不协之感,之前和天帝交锋的时候,还没有青萍剑,是以轩辕剑和帝俊宝库当中借来了三柄剑,一起组成了剑阵,彼此之间的剑气剑势,以及神兵位格类似相仿,所以使用剑阵的话,能够完整实战出来。

    这一次长安剑,青萍剑,以及眉心剑痕位格类似。

    而开明的昆仑名剑却要差一个层次。

    三强一弱,彼此之间无法平衡,势必不能成阵,强行以阵运转,必然导致剑碎招破的结局,卫渊一只手用力将契从十方之外的状态拉出,与此同时,我判阴阳顺势变招,化作横斩之姿平平斩出,剑光悠长明亮,却又极为遥远,仿佛可以自细微处看到人声鼎沸,红尘万丈。

    正是剑招——【长安】!

    以诛仙剑阵催化出的剑势,相当于四剑合一而为的招式。

    金母元君看到这一招的时候,面色骤变。

    而后退后半步,掌中之枪滑落三寸,意随心动,以枪使剑招,虽然不如寻常剑招一般地凌厉迅捷,却也多出许多挥洒自如的从容不迫,所用的剑招,竟然也是卫渊此刻用出来的剑招【长安】,只是这仓促之时的反击,如何能够真的应对得了这一剑。

    刹那之间就是面色煞白,几乎被一剑重创。

    而后朝着后面瞬间掠远,只是瞬间就已经远离了此地。

    卫渊微微皱眉:“……逃了。”

    速度好快。

    判断也好果断。

    看刚刚那一幅样子,还以为要拼死命了,结果转身就溜了。

    垂眸扫过地上,浑天之躯也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无妨,和卫渊交锋之后,多多少少都会带上了和他的因果,只要因果还存在,只要这些因果没有被抹去,那么无论是天涯海角还是说间隔了诸天万界,卫渊都可以追击而上。

    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虚空中萦绕的霸道剑气开始散去,回归了四柄剑。

    在虚空中盘旋交错,而其中一柄依依不舍地离开卫渊的方向。

    被开明一把抓住,急急忙忙用手指拂过剑身,感知到这柄剑没有在刚刚的激烈交锋当中碎裂,或者说出现什么裂痕,这才是真正地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祂在权能回归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了天帝的三柄剑都碎了个渣。

    生怕自己的剑也给裂开。

    卫渊一把将契‘拉出来’,后者已经从十方之外的状态勉强稳定住,因果交错,天机随行,让契可以被以这两种方法观测到,也可以靠着这两种方法来观测周围的世界,和正常人相比,还是不如,但是至少不至于彻底湮灭。

    “呼……你可真是,疯子。”

    确定了契的状态之后,卫渊松了口气。

    而后毫不犹豫。

    一个脑瓜崩直接砸上去。

    少年嘴角抽了抽,忍住了好友对自己的暴行。

    沉默了下,略有些许古怪地道:“不过说起来,什么禹和女娇的婚礼?”

    不是你和那位天女之间的吗?

    契下意识抬起头看了看那边终于抢回来‘猫窝’的开明,神色古怪。

    卫渊将自己和女娇‘结仇’,利用禹王击败女娇之类的事情和契约说了说。

    最后咳嗽一声,道:“总之,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虽然稍微拖了拖时间。”

    “但是总是感觉越往后面拖,越死得快。”

    你唯独这一点上说得很准确。

    契在心中古怪腹诽,看了一眼那边疯狂使眼色的开明,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发展,这要成亲的恐怕不是禹和女娇,这应当是一个套,而毫无疑问,对于女娇没有防备,亦或者说,根本没有料想到女娇的涂山氏道行有多深的卫渊已经跳了下去。

    “契,就当做救命之恩!”

    “你要帮我!”

    卫渊伸出手按在契的肩膀上。

    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求立刻偿还救命之恩,果然还是那个认识的渊,果然是涂山氏。

    少年嘴角露出可靠的微笑,道:“放心。”

    “女娇和禹再度结婚这件事情上,我肯定帮你。”

    而后在心中默默补充:其他的事情,就不一定了。

    卫渊松了口气,道:“不过,这一次你也是够冒险的,你怎么想到要用奇门遁甲来解决开明的?”

    契摇了摇头,道:“不是奇门遁甲,是颠倒阴阳。”

    颠倒阴阳?

    卫渊的面色微有沉凝。

    伏羲的权能?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后视线缓缓垂落,看到了刚刚促进契的因果和自己联系起来的东西,那是一道锁链,上面有着极为明显且古朴的龙蛇纹路,契注意到了卫渊的目光,道:“这也是和先天八卦一起发现的,后来我发现,这东西上面隐藏了颠倒阴阳的描述。”

    卫渊道:“……契你为什么会把这东西带上?”

    契回答道:“因为这东西上有极强的灵性,奇门遁甲说到底还是要借用调动外在的力量,这是很适合的辅助灵宝。”

    卫渊本能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

    手指按着眉心,呢喃自语:“……我们在上古的时候找到了封印的古代遗迹。”

    “里面有禹王的曳影剑,有你找到的先天八卦。”

    “而契你在里面找到了这灵宝。”

    “而且还在枯坐当中,从这灵宝上发现了颠倒阴阳的概念。”

    “最终解决开明情况的方法,恰好需要这个概念。”

    “而你来这里的时候,为了定下奇门阵法,也随身携带了这东西。”

    “最后,是这件灵宝的气息帮我确定了你的位置。”

    如果说只是单纯地去想不够直观的话,那么将一切的线索列出来,就会有一种直截了当的感觉,如此的巧合,如此恰到好处的引导。

    诛杀开明,这毫无疑问是契的努力和决死,其中的决意绝无人可以否认。

    但是这过去的历史之中,却又偏偏隐藏了另一个名字,总会在关键的节点上出现。

    卫渊沉默许久,带着些不敢置信低语:“伏羲……”

    难道当年的那个遗迹,先天八卦,还有曳影剑,颠倒阴阳。

    是故意放在那里让我们发现的?

    而这正是破局解决开明的关键。

    不不不,这不可能,伏羲哪里有这么靠谱,靠谱到恐怖的级别?

    卫渊想到自己熟悉的那个渣蛇,下意识地否决,下意识地否定这个可能性。

    可是,可若是真的如此呢……

    禹走上人皇道路的第一柄兵器。

    最终崩碎于天帝之战。

    契的先天八卦,以及传于后世的风后奇门。

    开明的死局。

    甚至于开明如何死的方法。

    乃至于契走出那一步之后的困局,自己救回契所欠缺条件。

    一切都在伏羲的预料和设计之中……吗?

    ……

    仰脖,饮酒。

    洒脱从容。

    白衣俊秀的俊美青年呼出一口酒气,放声大笑:“啊哈哈哈,未曾想到,除去了厨艺,这小子竟然也还精通酿酒之术,原来这也被分在了厨艺吗?”

    “买一送一赚大了!”

    饮酒吃菜好不快活。

    忽而动作微顿,抬眸看到天穹之上的异常元气波动。

    伏羲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随意把筷子一抛,洒脱大笑,而后翻身倒坐在了龙兽的背上,懒洋洋地四仰八叉倒下来,道:“走吧,走吧,昆仑的事情解决了一些,走吧走吧。”

    打了个酒嗝儿。

    “该去礼貌客气地拜访一下,那位归墟之主了。”

    “打架?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

    “我可是,文官!”

    “最古最纯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