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抉择和剑阵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75
  第1088章 抉择和剑阵

    就在道人说出了回答正确的时候,五指猛地一握,已经握住了因果,而契也从自我流放,遗忘一切的状态被惊醒,而后立刻意识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卫渊直接借助契最后怀念过去的这个动作,直接进入到了他的内心最深处,而后强行叩问本相。

    而哪怕是心中的决然,但是只要还留有一丝丝对于人间的怀恋就会被钻了空子。

    契早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判断。

    而且在动作上绝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但是哪怕是最坚定的英雄,在死前几乎是幻觉般的画面里面,看到自己最好的日子里的记忆,看到最好的朋友问你想不想活下来的时候。

    终究还是有所柔软。

    总有一些人,可以让你不必再强撑着自己。

    或者是父母,或者是恋人,也或许是历经生死的好友。

    而这个回答,就已经被卫渊借助作为了因果的锚点。

    契终于彻底反应过来,猛地抬头,几乎是被弄得气急,咬牙:

    “渊你,你无耻!”

    五指横扫,奇门大阵变化交错,仿佛化作了一柄无可匹敌的利刃,要直接将这一截因果全然斩断,动作狠辣,毫无留情,绝无迟疑,语气低沉,已有怒意道:“你给我退回去,开明必须被除去,你若是强来于此,我纵然活下来,也和你决裂。”

    “此生不复相见,不死不休!”

    开明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丝的期待,而后面色一变。

    祂看到那明明已经展露出了软弱姿态的少年转身看着他,那双目之中仍旧是肃杀冰冷。

    竟是,丝毫没有改变。

    “我想活着,和我想要你死,没有冲突。”

    而契双手握持诸多奇门所化的长剑,斩断因果,而后猛地朝着下面刺下。

    【奇门大阵·驱】

    整个奇门大阵直接快速崩塌,直接朝着十方之外流放。

    少年面容开始模糊化,唯独双目仍旧明亮。

    毫无迟疑,直接加速流放。

    如果说之前就像是平静地等待着水流地盘旋将自己吞噬,还在回忆着过去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决绝地从悬崖之上一跃而下,是直接奔向最直接的死亡。

    开明真正感觉到了那种恐惧感,濒临灭亡的恐惧感。

    不甘道:“你!这样你也会死!”

    “你不是说也想要活下去吗?!”

    “你心里不是也希望被人救回去吗?你疯了吗?!”

    契语气睥睨而高傲,轻声回答:“我想要活着,是,我很想活下去。”

    他说话的时候,双目是注视着前面的好友,双手持剑,剑锋之上气机奔走,以剥离自我的方式,做到了短暂的令因果无法加身,似乎像是被戳破了内心的想法一样,道:

    “我想活下去,阿渊你简直是在放屁,只要是活着的,谁不想要活下去?!谁想要死?这已经是最大的欲望了吧?可是阿渊,我是人,所以我当然想要活下去。”

    “但是人可以为了活下去而杀死父母,杀死朋友,把家乡杀得血流成河吗?!”

    “不可以,对吧?”

    “谁都不想死,神都不想死,但是可以因为不想死而逃避某些事吗?哪怕是灾祸?”

    “当年鼓为了不死而杀死了同僚,来避开死亡的灾祸,这是对的?”

    就像是在先前的真灵画面当中,此刻少年脸上的面具彻底碎裂:

    “我想要活着,相比于我活下去,我更想要炎黄安宁。”

    “所以哪怕我很想活下来,我也不愿意活下去。”

    “我也害怕死,相比于我死去,我更恐惧人间涂炭。”

    “所以哪怕是劫数,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最后少年垂眸温和:“阿渊,可是我的欲望可比我自己的活下去,更大,我要更多的人活下去……”

    长剑崩碎,十方俱灭,五千年岁月构筑的奇门大阵,以及构筑而成的锁链盘旋于周身,最后齐齐地破碎了,化作了如同当年年少时候所见到的星光,而后星光朝着上面涌动,最终化作了丝丝缕缕的流光,归于寂灭。

    毫无半点迟疑。

    最后只剩下了些许的声音,这个声音里面终于有了卫渊熟悉的那个好友的语气。

    “所以,多记得我一点啊……”

    “不!!!”

    伴随着最后的惨叫,开明的意识彻底消失。

    十大巅峰·浊世——开明。

    流放·死亡。

    最终诛杀者——人族·契。

    十方之外,因果不存,生死不显,过去未来失去价值。

    不可见,不可触,不可接触常世,亦不可被察觉。

    契感觉到自己在下沉,甚至于不是在下沉,因为这里根本没有所谓的上下之分,也没有时间,开明的意识已经彻底湮灭,哪怕是作为阵法执掌者的契,也只是比起开明稍微迟一点地进入那个过程。

    这其实不能算是死去。

    但是又和死去没有任何地区别,甚至于比起死去更为彻底。

    至少死去的时候,还有人记得你。

    “我会等着你的,你也不会比我好过。”

    开明在彻底湮灭时候的怨毒语言还在耳畔响起。

    契的神色平和,伸出手朝着上面,至少是此刻还能够感知到的些许微弱的【上面】这个概念伸出手,道:“果然啊,我不是那种什么都不害怕的英雄。”

    “已经开始后悔了。”

    “呵……开玩笑的。”

    正在这个时候,契忽然看到了自己的手臂上一道道金色的流光流转变化。

    并非是自己的因果,而是——

    【天机·伏羲】!

    契忽而记起来,自己当年一行人在山海冒险的时候,自己在遗迹里面得到了伏羲的先天八卦传承,而禹得到了曳影剑,女娇和阿渊既没有办法拿得起剑,也理解不了伏羲的先天八卦,而这个时候,正是此物和先前卫渊留下的那一截因果联系起来。

    金色的流光直接朝着上空蔓延。

    像是最后的爆发。

    天机裹挟因果,因果天机,相辅相成。

    可是这里毕竟是十方之外的区域,哪怕是这样的因果天机循环,也未能突破。

    金色流光朝着上面蔓延,却也很快抵达了极限,而后开始变得缓慢,只是在契的眼底落下了一道灿烂的流光。

    就在此刻,本来不应该出现声音的区域,竟然出现了微弱但是真实的破碎声。

    虚空碎裂,一只手掌直接伸入了十方之外的领域,几乎是瞬间,那只手掌就开始遭遇到【十方之外】这个概念性区域的侵蚀,因为那手掌之上的因果气息太过于浓郁,几乎如烈焰伸入了极地寒冰之下,快速消弭。

    而后猛地一握,直接将那一道因果撕扯住。

    十方之外,自然是没有因果天机,而这个时候卫渊强行以因果拉住了契。

    尽管自己的因果和根基正在飞速地被消磨,但是卫渊也死死拉住了。

    卫渊的声音传递出来:“我听到了啊。”

    卫渊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友明明温温吞吞的,做事情的时候竟然如此地决绝。

    “这一次,真的要感谢一下渣蛇了。”

    契不敢置信:“阿渊你……”

    既然是纠缠了因果和天机,自然相当于不在十方之外的区域内,也随着这个动作,契周围的概念重新汇聚,相当于是被一根因果线直接全部带回来了。

    “咳咳,女娇和禹要再来一次婚礼,我还要等着你帮我救命呢。”

    “现在想跑,你想得美啊。”

    卫渊咬着牙维持着因果。

    只是此刻,卫渊和契都同时感觉到外面有可怖的力量朝着这个方向劈斩过来,卫渊面色微变,气机震荡,剑气自周围环绕暴起,旋即被一道同样森然霸道的气机撕裂,青萍剑旋即暴起,将这一招拦下。

    外面空间撕裂,一道带着薄纱的身影缓缓走出,眉宇凌厉,周围金风环绕。

    却又带着一层层的浊气。

    正是先前被卫渊逼退的金母元君。

    只是道人意念而起,青萍剑盘旋呼啸,直接撕扯而来,单手握着剑,竟也斗得难分上下。

    想要将人从十方之外,重新赋予概念,拉回到十方之内,想要一个过程。

    卫渊单手持剑,和金母元君斗住。

    而此刻,在另一处方向——

    西皇一枪逼退了浑天之躯,后者似乎得到了金母元君的传音,舍下了西皇,朝着卫渊的方向撕扯而来,裹挟磅礴的法则概念,毫无疑问打算和金母元君联手,而西皇只是叹息一声,看着自己的身躯逐渐消散。

    时间到了——

    这样的状态,终究是不能长时间持续的。

    只是金母元君一位,卫渊单手持剑应对,就已经有些迟滞和勉强。

    此刻浑天之躯再度袭来。

    其气势亦是磅礴,不提这根本没有半点留手的迹象,哪怕是留手,卫渊单手也难以应对这样的对手,显而易见已经是有些捉襟见肘,契也同样看出了这一点,大声道:“松手!阿渊你想要一起和我下来吗?!”

    卫渊只是死死抓住,右手握着青萍剑,强行拦截两位对手。

    一时间剑气如霜,金风盘旋于四方之野,令日月星辰无光,天地苍茫,一片肃杀。

    最为擅长杀伐的庚金之气,是所谓庚金带煞。

    道人身上已经出现伤痕。

    金母元君嗓音清冷淡漠:“只用一只手,就想要阻拦本座?”

    “人间也有如此的人?”

    “是狂妄,还是无知。”

    手中的枪已经裹挟磅礴金风旋转刺出。

    卫渊以青萍剑拦截了金母元君的一枪,剧烈震颤,下一个刹那,青萍剑爆发青光,似乎被直接击飞出去,须臾之间,就已经去了极为遥远之处。

    卫渊还要单手维系住和契的因果,无法移动。

    仿佛已经到了末路死局。

    但是卫渊的神色仍旧平静,仿佛一切都在准备之中,仿佛还有翻盘的机会。

    契不解的时候,始终潜伏的吕凤仙忽而一战戟猛地砸出,气焰如虹,直接朝着浑天之躯的后脑砸落下来,让浑天之躯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想到之前还说要和自己共同搅乱世界的同伴,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惊怒异常,回身拦截这一招。

    而后,吕布凤仙却猛地弃戟后撤,拧身,发力,五指握合,身如弓,脊椎如同弓弦。

    势如满月,全力爆发。

    将一柄剑直接射出去!

    放声大笑:“接好了!”

    长安剑。

    道人背对着吕凤仙,右手朝着后面伸出,微微握合。

    而后长安剑剑鞘在虚空中解体。

    清越剑鸣爆发,澄澈的金色剑光冲天而起,浩荡磅礴,人世炎黄。

    而后另一道剑鸣一样暴起,色泽苍青,仿佛长空在上,明净遥远。

    人道·长安。

    天道·青萍。

    白发青衫的道人五指下压,纷纷扰扰的剑气涌动爆发,直接将整座八天门大阵分开,而后磅礴浩瀚,将浑天之躯,以及出现的金母元君分身齐齐笼罩起中,剑气恢弘,森然霸道,天之高渺,人之炎黄。

    诛仙剑阵,起!!!

    “尔等其上,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