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英雄何必无归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20
  第1087章 英雄何必无归途

    层层叠叠的奇门遁甲就此展开,直接衔接了坐见十方之权能,而后化作了肉眼无法观测,众生无法理解的锁链,伴随着那几乎是震荡大道之音的锁链鸣啸的声音,人族历史上,乃至于诸天万界,奇门遁甲这个解构于伏羲权能的法门,终于不断重构。

    而后抵达了创始者伏羲都没有抵达的高度。

    亦或者说,是伏羲也不曾预想过这一门法门竟也可以抵达如此的高度。

    以我为阵眼。

    以我为方位。

    以我为天地。

    开明尝试挣扎,但是却发现,即便是以自己的力量,在此刻受伤之后,在被无数的分身争夺根基的时候,却也无法再从这一处可怖的阵法当中走出,五千年的孤独和寂寞,这正是契为开明所准备的埋葬之地。

    专门为了开明而创造的巅峰奇门。

    坐见十方,涉猎天地,四方,过去未来,生死十个领域。

    这一道果的持有者,是最难以根除的,因为根本就无法确认,此道果拥有者有没有在这十方的某个地方,藏匿有自己的一道分身,就只准备在自己陨落之后复苏,作为存在性的后手,譬如数千年前,即便是浊世大尊在浊世出手,清世的开明仍旧还是留下了一道后手。

    又怎么能觉得,浊世开明就一定会彻底陨落?

    那样太过于傲慢自大了。

    “所以,我不会杀死你的。”

    少年双目如同死寂的湖水,嗓音温和,却带着让即便是坐见十方的开明都觉得恐怖渗人的平静:“我曾经在那些年里面想了很久很久,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既然十方之内都无法彻底杀死你的话,那么只要将你彻底带到十方之外就可以了,直接断绝你在十方之内复苏的一切可能性。”

    “那么,你纵然活着,也和死去没有不同。”

    “无法干涉这个世界,没有过去未来,没有死去,但是也不存在生的概念。”

    “甚至于,不会有人记得你。”

    少年的嗓音温和,微微一顿,旋即垂了垂眸,不知道为何又想起来那吹拂过城池的风,想到了每天早上的时候,晨曦温暖地流淌入轩辕丘,看到了那喧嚣而熙熙攘攘的红尘,最后也只是安静看着这些画面重新散去,无声自语道:

    “不会有人记得你的过去,不会有人记得你的未来。”

    “哪怕是十大巅峰也都不会再记得你。”

    “这个世界上关于你的痕迹也都会消失,好友们不会再记得你,他们会一点一点把你忘掉,他们的旅行,从来都没有过你的存在,风也不会记得你……但是这绝不会是没有意义的,他们还活着,这个世界还好好的,那就是最大的意义。”

    少年声音微顿:“不好意思,有些走神了。”

    “但是不要担心,不要害怕啊,开明。”

    “我也会在旁边的,你不要想再回来。”

    “其实被遗忘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因为很多的痛苦,都是因为记得,就像是很多时候,其实我们遇到的问题并没有那么痛苦,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但是只要有朋友安慰,反倒是会觉得极为难受,一样的道理。”

    “被遗忘,就不会有痛苦,遗忘了,就不会有遗憾。”

    !!!

    开明终于彻底明白了眼前这个疯子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要以这一座前所未有的奇门阵法,以坐见十方的权能为定标锚点,而后以这个疯子自己思考了足足五千年的方法,带着自己一起放逐出去,开明开始剧烈地暴起气机,灿烂的辉光在背后升腾而起,化作了恢弘强大,仍旧壮阔的九首开明。

    高若群山之巅,抬首即可吞下日月,呼啸就是狂风暴雨,怒视之时有如雷霆。

    九首洞察十方,猛虎威慑八方。

    正是昆仑三神之一的本相。

    但是这也拼命的开明,却发现,哪怕自己已经显出神灵本相,哪怕是那个弱小的人族连自己的一根毫毛都不如,但是此刻天地之间却也有无数的锁链虚幻存在,而后捆缚于开明本相的各个要害。

    以他此刻的力量,竟然无法将其撼动。

    “可惜了,若是你一开始就拼命的话,我的阵法未必能够拦得住你。”

    少年双眸之中毫无涟漪:“但是你终究还是看不起我的,觉得区区的凡人,哪怕是有什么后手,也没有办法对你产生什么威胁,面对着这样的人,你并不屑于动用自己拼命时候的力量,所以也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啊。”

    开明不甘挣扎着,想要强行控制住自己的分身,取回自己的底蕴。

    耳畔却传来了一声声大笑声音。

    各种各样嘈杂的信息流简直像是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样地往他的脑子里面反向灌输回来,毫无疑问,清世的开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现在这局势的后手,来自于烛照九幽之龙的封锁,来自于元始天尊和西王母的掠阵,来自于另一个‘自己’的潜质,还有吕布凤仙那最出乎预料的一下。

    终于将这本该是最擅长活命的道果强者逼迫到了死亡的极限。

    而前面的一切加起来,却都不如现在眼前这个疯子给他带来的压力更大。

    背后的开明本相开始出现了涟漪颤抖和扭曲,开明不甘怒吼,身上气焰升腾,想要彻底压迫契的神魂和真灵。

    “本座是开明!”

    “九首天神,昆仑之主,是清浊合一的大神,你想要做什么!”

    契脸上的铁面具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但是那双眸子却越发地平淡,面对着眼前神灵陌路的癫狂和怒吼,毫无波澜,道:“我是契。”这是他这几千年来,难得再自己喊出这样的名字,一时间都似乎有了最后的恍惚,虽然说他知道,这个名字也很快就会变得没有意义。

    眼前仿佛还能够看得到风吹过城池的样子,扑面而来清新的感觉。

    让人懒洋洋地想要睡觉。

    没有关系,一切的事情都不会有问题的,会有朋友叫他起来。

    会有朋友帮他做哪些他翘到的事情,应付了那些族老们的询问,所以他可以懒洋洋地在草地上睡觉,听着风声入眠,仿佛还能够听得到不同的声音在喊他起来,这个时候才会懒散地结束一整天的生活,耳畔还能听得到

    【“契!”】

    【“哈哈哈,阿契!”】

    【“契。”】

    少年伸出手,如此回答:“我名为契。”

    “即便是已经失去了未来和过去,失去了作为人的基础,但是仍旧在此以人的身份对你发起判决,天地见证,炎黄苗裔,契,以契约之名,为了我的同胞,放逐昆仑开明。”

    五指握合。

    庞大恐怖,五千年编织而成的奇门巅峰之阵猛地收缩。

    契约·成立。

    ……

    卫渊撕裂天穹,踏着因果赶到的时候,那一座阵法已经彻底坍塌,无数的咒纹朝着内部收敛,已经彻底和周围的世界产生了区分,而这样的区分极为清晰,卫渊反手一剑撕裂而出,浩荡磅礴,却也无法在外部撼动如此的阵法。

    白发垂落,脸上带着出现裂纹的黑色面具。

    契垂手而立,眼眸微微抬起,看着那边手持长剑赶来的好友,却不觉得有意外。

    毕竟他,还有禹都是这样,这么笨的家伙。

    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的?

    少年嗓音平淡,看着好友一剑落下,而后被这一座庞大的阵法消解融化,神色淡漠道:“不要再继续乱来了,阿渊,你这样会放出开明的,这家伙就交给我就好,我会处理好的。”

    “我会将他带到十方之外,到时候,无论是清浊双方都会遗忘他。”

    “因为开明的计划而导致的各种灾变,也会得到一定程度的修正,应该会有些历史上的问题,这些可能要让你处理了,但是我想,你一定没有问题的,到时候你可以利用浊世对开明这个概念的认知错误,利用清世开明的权能做一次突击。”

    “诸葛孔明应该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虽然我和他之前也已经说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也要防止他遗忘我们的交谈。”

    “还是要阿渊你和他说一声,尽快。”

    在忘掉我之前。

    “然后……”

    契微微垂眸,握了握拳。

    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微笑道:“担心你会忘掉。”

    “所以,还是说一声吧。”

    “阿渊,新婚快乐。”

    卫渊猛地一拳砸出,砸在了这巨大繁复,人间阵法巅峰的奇门大阵上,但是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把握到了眼前少年的因果,后者嘴角微微勾起,低声道:“我这么了解你,了解你们,怎么会不做些准备呢?”

    白发道人怒道:“契!”

    少年声音平淡道:“这是最好的选择,就只需要我就可以彻底解决这样的对手。”

    “这也是我的选择,阿渊,你回去吧。”

    “再说,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我已经是五千年前就该死去的人,你们和我不一样,我不像是女娇,看着这个时代发展,也不像是你这样亲自参与其中,我对于这个时代的一切都不了解,本来也就只是个过客。”

    “你!”

    卫渊看着越发陌生的好友。

    他的记忆中,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人,靠着牺牲自己去扭转局势,理所当然地做出类似的选择,卫渊尝试去构筑因果,但是发现这正是契自己的选择,当因果的一部分被抹去,自然也无法继续构建下去。

    卫渊注视着好友的背影,道:“这不是你的选择。”

    契平淡道:“这是五千年的最后一步,这就是我的选择。”

    当年的事情,他有着不比起女娇弱小的力量,但是最后那一战,他却什么都没有帮上忙,因为他和开明角逐的失败,才让人族几乎是狼狈地逃离了大荒,让禹王战死,而女娇独自支撑着这些。

    所以,我也要负起应该背负的责任。

    契的眼前,那一座木雕所雕刻的城池仿佛又活灵活现地出现在眼前。

    阳光温暖,晨曦灿烂,而风声温柔,带着草地的清香,自己躺在城池外的草地,什么都不用管,也不用担心。

    朋友们朝着自己走过来。

    这样的画面记忆也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被遗忘。

    以及遗忘。

    不在十方之内,自然也没有了过去那些最宝贵的东西。

    卫渊眼睁睁看着契离开,却也回忆起来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上古之战,不断尝试把因果深入其中,而就在契最后怀抱着逐渐消失的记忆准备流放自我的时候,那记忆画面里面的好友变得鲜活起来,直接叩问本心。

    “契!”

    “这是我该背负的责任。”

    “契!”

    “先辈不去赴死的话,难道要让后来的人们去死吗?没有这样的道理啊,没有。”

    “阿契!”

    “只要死我一个就可以了,这是最划算得来的了,只要死我一个,就可以让后来的孩子也可以安全地吹着风,那么我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更何况也不算是死。”

    “只是被忘掉了而已。”

    “对,只是这样,只是这样……”

    契最后最宝贵的记忆也开始模糊,就在这个时候,那最先消散的好友却忽然变得凝练,而后右手重重按在了契的肩膀上,契下意识抬起头,而后听到了清亮的声音:“阿契,你想要做什么?!”

    以心问心,契脸上的面具出现裂痕。

    面具上的裂痕越来越大,最终露出了少年一半苍老一般如常的面容,卫渊看到他双目怔怔失神:

    “我只是做我该做……”

    “不对!!!”

    卫渊双目直视着好友,仿佛要直接看到他的内心。

    最后,契张了张口,呢喃道:

    “阿渊,救我。”

    就像是怀揣着最后希望赴死的那些所有的人一样,哪怕是最后,哪怕是为了最大的理由和未来的孩子们而不惜奔赴最决绝死亡的人,心底深处也会有的声音,奔赴敌人的刀锋,看着自己的死亡,会不会心中也有这样的,微渺的渴求?

    人并非是毫无恐惧,而是为了某些事情,强迫自己放下这些。

    真灵深处少年声音哽咽:

    “我也。”

    “我也想活下去……”

    大阵之外——

    白发道人五指伸出,因果如同金色晨曦流转变化。

    “回答,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