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结束了,开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13
  第1086章 结束了,开明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卫渊的心中都微微一顿。

    而那位显而易见处于昆仑西皇状态的女子,手中的九龙吞天神枪逼退了浑天之躯,语气平淡道:“但是,也有条件,不可以洞房。”

    “以你们的实力,洞房孕育孩子的话,相当于概念之间的交融。”

    “大婚洞房和生子,都会损耗你们的根基和元气。”

    “而生子必然会有大量的损耗,底蕴大损,不利于大局。”

    卫渊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崩住,差一点一个踉跄。

    气质清淡疏离的西皇手中的枪微微抬起,眸光略有促狭,语气平淡:

    “五千年的感情,你忍得住?”

    “还是说,哪怕是面对珏,你都忍得住?”

    卫渊一时间语塞,最后老老实实回答:

    “忍不住。”

    西皇微笑揭过了此事,道:“且去做你的事情吧,此地交给我。”

    “但是,速度要快。”

    少女白皙手掌握住了手中的神兵,九龙之气劲缠绕于神兵之上,天之灾厉气息直接锁定了前方的浑天之躯,她没有再说些什么,但是卫渊也能冥冥之中感觉得到,此刻的西皇并非真正归来,而是短暂凝聚的状态。

    其现世的姿态并非是雍容华贵的昆仑诸神之主西王母。

    而是冷淡肃杀的西皇。

    就是铁证。

    卫渊颔首,刹那之间追寻因果,一瞬间远离,浑天之躯此刻尚未真正寻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只是本能地遵循此身被大尊打下的烙印,就要化作残影拦截卫渊,只是动作才起,耳畔就传来了龙吟之声,霸道至极,却也精纯至极的庚金之气爆发。

    灿烂恢弘的金色光芒化作了元气通道,直接冲向天穹,竟是难以言喻的浩瀚磅礴。

    撕裂浑浊之气,而后许久方才散开。

    浑天之躯的动作微凝。

    双瞳之中倒映着这样灿烂恢弘之光,这一具身体残留的本能和记忆,和他这个新生的身躯产生了冲突,身体的记忆和本能在提醒着他,疯狂提醒他,绝对不可以背对着背后那神色疏离,面容清冷淡漠的少女。

    枪锋微微转动,少女西皇垂眸,淡淡道:“时间不算太长。”

    “但是也足够了啊。”

    黑发垂落,仍旧只是右手握着枪,左手食指和中指并起树立身前,青丝之中缠绕红色丝线,却丝毫不显得热烈,垂眸清淡,毫无疑问,刚刚这一招并不打算暗算,也不是攻击,这只是故意打偏,提醒对方谁才是他的对手。

    烛九阴眸子微垂,回忆起来当年击败自己的那位少女。

    眼底浮现极端的忌惮之色。

    庚金带煞,天灾天厉。

    权柄本无姓名,都是后人所起的,所以权柄这种东西往往形容得非常贴切,譬如坐见十方,譬如撑天拄地,而西王母的天之五厉五残,就足可以想到到底指代着是什么了,庚金带煞杀心强,杀透天干亦何妨?

    “请了。”

    “浑天虽走,你却还有一番造化,未来或者还有着转机。”

    “以我观之,或许当有福运机缘。”

    少女西皇神色清淡,而后微笑道:

    “所以,不要被我打死了啊。”

    杀气,爆发。

    以凶神武神之身。

    凌驾于一方神系之主。

    ……

    周围的法则已经开始了剧烈的波动和涟漪,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其遵循的大道正是阴阳八卦,而和寻常意义上的阴阳八卦不同,此地所蕴含的波动,代表着的是让整个世界一切秩序和概念颠倒的力量。

    能使天地失其序,日月失其常,犹言颠倒是非,混肴黑白!

    是以先天奇门八卦伏羲的权能。

    其真正的效果,是彻底颠倒两个接近的概念。

    而真假,虚实,分身本体。

    自然也在其中。

    天穹之中一道残影出现,身穿华贵长袍,黑发散乱,但是气质上仍旧俊逸超群,唯独双目之中几乎如同火焰般疯狂燃烧的紫色流光,将这一道身影的气质彻底地破坏掉,让祂看上去像是被逼迫到了悬崖边,一不小心就要摔落下来的,陷入绝境当中的凶兽。

    开明看着前方。

    这里本应该是自己的福地。

    至少是自己的前身耗费了许多的经历和努力才完成的福地。

    而此刻,在他所见的区域,那繁复美丽的建筑却分明已经构筑出了一种极为恐怖繁复的阵法,大地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道的纹路,古朴而刚健,带着上古之年的那种纯粹的力量感和朴素感。

    一名白发的少年,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只是露出了平静无波的双眸。

    手里面仍旧握着扫帚,平淡洒扫,每一个动作都会让地面上多出几道纹路,让这一座颠倒阴阳的奇门大阵越发地完善起来,嗓音平淡道:“后世不知如何,在我之年代,风后曾整理奇门定居,以冬至阳生,起坎艮震巽四卦,统气一十二,候计三十六,分局五百四十,为阳遁。”

    “以夏至阴生,起离坤兑乾四卦,统气一十二,候计三十六,分局五百四十,为阴遁。合阴阳二遁为一千八十定局,但是这并不是代表着这一类奇门遁甲比起最初的那种更为强大,只是说更为简单,容易普及而已,令资质寻常之辈也可以入得门中。”

    “我在年少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这些。”

    “后来逆转反推,按八卦分八节,知节有三气,又有天地人三相。”

    “自风后奇门逆推为轩辕奇门四千三百二十局。”

    开明不言不语,右手微握,他已经失去了九龙吞天神枪。

    手中却多出了一柄修长的剑。

    他现在还未曾彻底失去自己的位格,周围权能流转变化,猛然朝着四面八方展开,化作了【坐见十方】之大阵,直接压制住契的四千三百二十局轩辕奇门,语气之中失去了神灵的从容无波,带上了震怒之气:“区区人间界的阵法,又有何用?!”

    “你难道以为区区的后天奇门,就能够赢得了我?!”

    “今日,我就算是失去了本体之位格,也要让你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彻底地魂飞魄散!”

    森然的剑气,曾经的剑首在死亡之前爆发出了令人惊叹的力量,剑术决然,也和卫渊离开长安登上昆仑之时相仿,而周围的坐见十方之阵同时下压,那数量之繁复,堪称让人眼花缭乱的奇门大阵开始出现了剧烈的震颤,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细碎爆裂声音。

    这代表着奇门大阵在开始崩碎坍塌。

    契的白发朝着后面扬起。

    眼底倒映着那一柄剑,丝毫地没有涟漪。

    剑光落下,虚空之中忽而生出了无数的纹路,猛地汇聚,虚空中有极为可怖的声浪炸开,而后开明的含恨一击,竟然被生生阻止住,契的眼底倒映着眼前仍旧散发出可怖力量却不得不止住气势的剑光,眼底毫无波澜,语气不紧不慢:

    “枯坐涂山五千年,我已成功将后天奇门八卦,逆反先天。”

    “而成八千六百四十局先后天奇门大阵。”

    “你!!!”

    开明面色骤变,几乎有了咬牙切齿之感。

    区区一介凡人。

    一介凡人。

    自后天推演至先天之力,纯粹的阵法来模拟出了道果的效果,这,疯子,真的是疯子!

    若是之前,祂自然可以毫无顾忌,以力破法!

    直接以【十方俱灭】,硬生生地斩碎这所谓的奇门遁甲之阵。

    但是此刻,祂的力量正在不断衰弱下去,可以说没过一个呼吸,都会彻底衰弱一个层次,就只是这刚刚出剑的动作,已经要比抵达此地的时候更弱了一个级别,剑光正在衰弱,而对方的奇门遁甲,因为已然以五千年的时间参透了正返先天之变化,具备生生不息的特性。

    哪怕一剑斩碎再多。

    只要没有一口气直接将那八千多座奇门全部斩裂。

    就会以令人惊愕的速度飞快地恢复过来。

    开明不甘地看着前方,看到了那少年铁面具之下的双眸平静无波,如同是一潭死水,旋即想到对方已经在涂山氏之下,足足枯坐了五千年的岁月,再如何流动着的水波,也要成为毫无波澜和生机的死水。

    遗忘了自己,遗忘了过去,放弃了一切。

    只是孕育着这最后的绝杀。

    开明可以感知到,‘自己’正在暴动,其余的分身开始聚集力量,要将自己的本体身份抹去,之前只觉得玩笑一般的本体轮流做,今年到我家,此刻听来竟然有种诡异森然的感觉,让他不寒而栗。

    开明知道此刻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放声长啸,啸声逐渐升高,逐渐化作了猛虎的咆哮,让整个世界都在震动,而开明本身的身躯也开始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整体地神灵化,未曾直接化作九首猛虎。

    但是却也展现出了九首之法相。

    力量被短时间内提升,暴涨。

    如同猛地坍塌压缩而后迅速朝着四面八方爆发的大日之力,类似于如此的方式,那是直接朝着自身真灵内部不顾一切地爆发全力的,唯独一次的搏命招式,不只是开明坐见十方之权能,就连浊世气息都被强行吞纳,而后以不计后果不计代价的方式,踏入清浊合一之境。

    “我是神灵!”

    “是洞察十方内外的开明,和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的大神,我绝不会败在这里!”

    咔嚓咔嚓的碎裂声音。

    剑光雄浑,自十方内外同时出现,而后更是运转了之前的八天门之力,将这一段时间由八天门传导向十方之外的力量重新颠倒释放出来,汹涌洪流,直接让整个逆反先天级别的奇门大阵碎裂。

    “死来!!!”

    开明怒声踏步向前,手中的神兵斜持,坐见十方接管了整个奇门先天大阵。

    碎裂的奇门阵法落下,仿佛晶莹剔透却又无比弱小的雪花。

    开明一瞬间掠来,他感知到自己的力量正在快速衰弱,感知到了分身正在尝试推翻自己的本体位格,但是此刻双目清明平静,一步一步疯狂地靠近,而那少年似乎已经被神灵的威势压制住,根本已经无法动作,只是剩下了白发朝着后面落下。

    再快一点!

    快一点!

    开明感觉到了神灵的力量正在自己的身躯当中怒吼,清浊二界的力量同时奔走。

    舍弃了作为坐见十方的幕后权能,而是换成了绝对的杀戮,正对面的战斗。

    一步一步,疯狂地掠近,手中的兵器抬起。

    距离前面那头颅已经只是咫尺。

    只是神灵一动念就可以斩落的时候,手臂已经抬起,长剑剑意奔走,袖袍拂过,沾染了鲜血而略带了些凝滞,风被剑锋劈开,顺着两侧滑落,而后——

    开明的动作瞬间凝固。

    神灵的力量,属于最后搏命的权能,全部都仿佛被束缚住。

    开明抬起头,看到了虚空中破碎的逆反先天大阵碎片,竟然和坐见十方相互融合,化作了一道道恐怖的锁链,直接深入十方之内外,以正返先天奇门为基础,将自己浑身束缚住,手中的神兵已经抬起,竟然再无可能踏前一步。

    少年睁开双目,双目有血泪滑落下来。

    原本温润的嗓音,早已经沙哑如烟。

    开明被束缚住,沙哑道:“这是……最后一门?!”

    以破碎的正反先天奇门和坐见十方为基础,甚至于,也必须是要开明自己踏入此地才有可能被束缚住,开明不甘道:“你……你想要做什么?!这样的话,你也要死!”

    白发少年平静伸出手,手指点在了开明眉心:

    “自风后奇门推演而成轩辕奇门。”

    “自轩辕奇门逆反先天而成伏羲奇门。”

    “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就是我的终点。”

    大荒里吹过的风,最终寂灭在了十方不存的涂山之下,最后在那几乎要疯狂了的时间里面,终于得到了其应该有的结局,哪怕只是一招,哪怕只是一刹。

    五千年的孤独,今日终究迎来了应有的果实。

    少年手掌落下:“虽然,我不知道我这样无生无死,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的肮脏模样,还能不能算是人类了,但是,人就是会向前进取的生灵,一代代生老病死,一代代向前。”

    “如果五千年的时间仍旧只是在最初那些人的身后徘徊,他们也会遗憾的吧?”

    奇门大阵猛地扩散,而后联系十方内外,要将所处的空间全部流放出去。

    流放到十方之外,只有如此才是真正可以抹去开明这一道浊世身份的方法,才是真正意义上让坐见十方这样权能的归属者再也不可能回归这个世界的手段,于是人间可以安全下来,浊世也将失去他们的情报来源之一,事情会走向很好很好的方向——

    阿渊,十大巅峰之一的头颅。

    是我给你的新婚礼物。

    然后,

    再见。

    “开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