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长枪所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70
  第1085章 长枪所在

    “你……吕布!”

    开明感知到那种可怖的战场杀气源源不断地从刺穿了自己腰腹部的方天画戟之中传递过来,让自己的身躯僵硬,谁能够想得到,堂堂大尊的义子,竟然是个叛徒,他周围气机暴起,不甘怒道:“你个叛徒!”

    刹那之间,抽离吕布此刻运用的浊世根基。

    只是吕布反应同样迅速。

    猛地后撤,横斩。

    由浊世大尊亲自铸造的方天画戟直接在此刻的开明身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斜指着地面,脸上露出了平和的微笑:“首先。”

    “请叫我同志。”

    “你!”

    开明瞬间明白了卫渊等人的计划,因为在这个时候,来自于八座天门之内的气机已经如同利刃一般斩断了他的特殊性,而接下来的话,必然会是诸多分身的乱斗,一旦落败,哪怕是祂也会瞬间坠入寻常的分身这个层次,而后任人拿捏,而这个时候开明,却忽而冷静下来。

    “你们以为,这就是结束。”

    “你们以为,只有你们做出了准备吗?!”

    开明气机暴起,玉簪碎裂,步步后退,留下鲜血的痕迹,双目决然,而刹那之间,八座天门齐齐打开,忽而,一道磅礴至极的力量,一种压抑到了极限的磅礴气机,瞬间暴起,并且只在刹那之间,就已经奔袭而来。

    青萍剑瞬间化作了一道道灿烂流光,只是瞬间就往前拦截。

    可是那一道墨色气焰极为雄浑,根基之厚重,显而易见,又是一尊十大巅峰层次。

    沉默无声,出手果绝,将青萍剑避开。

    就要强行将此刻重创的开明带走。

    长安剑剑鸣清越,却也不退不避,将这一道要将开明带走的力量打散,而后卫渊五指微张,翻天掌力,轰然爆发。

    直接以无边霸道之气势,按在了青萍剑的剑柄之上。

    “给某——”

    “退下!!!”

    剑鸣猛然爆裂,以天崩地裂之力,猛然朝前穿刺而过,只是刹那,开明再度被甩飞出去,而之前想要将开明带走的身影也显出原身,面容平静,身穿灰袍,双目之中却没有了卫渊曾经熟悉的那种平淡。

    正是浑天之身。

    青萍剑鸣啸着回来,道人袖袍一扫,周围早已经以无边剑气,浩荡因果,汇聚交错化作了诛仙剑阵。

    哪怕是只有一柄主剑的诛仙剑阵。

    竟也让当初在卫渊面前从容有余的浑天之身神色微有凝重,不复之前的从容。

    开明支撑着手中之枪勉强站立着,感知到了自己作为本体的位格开始大幅度地降低,面色凝滞,不敢继续拖延时间,右手握着长枪,神灵之血顺着枪身流淌而下,那原本的墨色纹路如同自也生命一般开始旋转着,露出了纯粹的金色。

    这纯粹的金光凌厉森然,有着一种令人畏惧的可怖杀伐之感!

    烛九阴声音喂顿,以祂的性格,语调之中竟然隐隐出现了几分忌惮:

    “天之五厉五残?”

    “西王母之事,和祂有关?或者说,掺了一手?”

    开明的发丝被可怖的旋转劲风席卷起来,周围充斥着足以撕裂万法的金风,嗓音沙哑道:“这是你们逼我的,我也不想要动用这一招,西王母足够强大,那么你们就没有想到,对应西王母的那位会是如何强大吗?”

    “祂可没有陨落!”

    “我,以昆仑的名义起誓。”

    “金母元君,我愿意把西王母的兵器和权能交换给你,但是你要这一次要护住我。”

    “让我将此事处理完!”

    没有回答,只是浊气的旋转和流动莫名加快了许多,而后虚空中无声无息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虚空,在浊世强者当中,算是杀伐果断的最强之一出现,只是一只手臂,苍白而没有血色,巨大无比,似缓实快地伸向那柄以【坐见十方】封印,而未曾被察觉的神兵。

    九龙吞天神枪。

    烛九阴微微垂眸,浊世金母元君,至于为何开明请求其出手需要代价。

    浊世之强者尽数都是自私自利,唯我独尊,吕布只是在浊世呆了一段时间就已经能够看出,哪怕是那位浊世大尊,一旦身死,都会被自己忠诚的属下截取权能和力量,而浊世广大,强者无数,清气之世的天帝尚且无法掌控全局,浊世之中也自有强者不听从浊世大尊的命令。

    开明已经迅速远遁。

    金母元君伸出手,握住了长枪。

    而在这个时候,袖袍翻卷的声音响起。

    一道身影出现在旁边。

    白发青衫。

    神色漠然,右手之剑抬起指向浑天之躯,剑随心动,周围这一座强大无比的诛仙剑阵猛地运转,剑鸣之声不绝于耳,青萍剑化作青色流光飞入其中,旋转嗡鸣,将浑天之躯直接困在剑阵当中,短时间内无法冲破此封锁。

    右脚抬起。

    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位浊世杀伐无双的金母元君。

    而后,

    狠狠地直接踩在她握着这柄长枪的白皙手掌上。

    力量之大,直接将她手掌踩得出现一段骨骼折断,鲜血横流。

    道人嗓音低沉:

    “滚!”

    烛九阴伸出手,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地叹了口气。

    长枪松开,被道人握在手中。

    他最后隐隐然感知到了一双幽幽的眸子无声无息地盯着自己,最后直接袖袍一拂,五指伸出,白皙掌心之上因果纠缠,模拟完成了撑住天地的伟业,而后天地迸裂,化作了无边恐怖之伟力,狠狠地砸下去。

    整个空间裂隙猛地扩大。

    但是那种无声无息的幽幽注视也旋即消失不见。

    剑气折断的清脆声音响起,而后一道流光奔走而来,卫渊微微侧了下身。

    一只手臂并起如剑,无边浊世气息流转纠缠于其上。

    猛然贯穿!

    气势如虹。

    却被卫渊未卜先知一般从容避开,浑天之躯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了一丝惊愕。

    道人垂眸:“用着从我这里学来的剑招来对付我,也算是独一份了。”

    话音未落,手臂一震,只是随意砸落在了浑天之躯的身上。

    先前硬闯过了诛仙剑阵的浑天之躯面色微变,感知到了周围雄浑可怖的剑气剑势汹涌磅礴,再度有了暴起而出的冲动,而卫渊握着手中原本属于西王母的神兵,视线横扫,本来打算要将浑天之躯交给烛九阴对付,而他立刻前往去帮助契。

    但是当卫渊握着了这把枪的时候,却莫名感知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因果。

    两道熟悉的因果纠缠于这一柄神兵之上。

    于是卫渊几乎是本能。

    右手并指按在了枪柄之上,而后,顺势横扫。

    因果,缔结!

    ……

    昆仑山——

    西王母看着自己不知为何,只是做了个梦,到了一家博物馆里面,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玉石之前,腰带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雍容华贵的衣物滑落,露出了稍微显得淡薄的白色里衣,是为千年灵气汇聚编织成的衣料,柔软而贴和身躯,曲线婀娜而美好。

    即便是穿着里衣,西王母仍旧被气得发抖。

    “是谁?!是谁!”

    博物馆——

    最后的一只小纸人抱着一张纸坐在静室的房门上,摇晃着自己的小脚丫。

    【陆吾殴打开明中——请勿打扰】

    【陆吾殴打开明ing——】

    “说!你说不说!”

    “还不说?!”

    陆吾直接附了兵魂的身。

    脸上憨厚无害,一只手攥着了开明的衣领,右手抬起,拳成凤眼。

    满脸无害,一拳一拳殴打在了开明的脸上。

    血,拉了出来。

    “说!”

    “为什么不说?”

    “你说不说,你说不说?”

    “我,我说什么啊!”

    开明鼻青脸肿,悲愤欲绝:

    “我说什么?刚刚的问题我都说了那是水鬼做的不是我做的。你还要问什么?!”

    “你倒是问啊!问啊!”

    陆吾提起拳头,拳头上还在往下滴血,面无表情道:

    “刑讯逼供,刑讯逼供。”

    “自然是先刑讯,再逼供。”

    开明:“……”

    你礼貌吗?

    陆吾在开明的身上擦了擦手指上的血,面无表情道:“大姐头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你到底知道多少?”

    开明连连摇头叫道:“没关系,没关系,这事儿和我能有什么关系啊!”

    “至于大姐头的关系,其实我倒也不大……我发现了一点点的情报。”

    开明原本想要说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看到了陆吾面无表情地提起攥紧了的拳头,立刻面不改色地改口道:“伏特加娘娘背后那个,大概率不是娘娘,至少不是她的本体,可能是魂魄之中的一个,只要找到了真灵和权能,就可以回归到原本状态。”

    “至于怎么才能让娘娘她恢复,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你要是还不信的话,你打死我好了。”

    开明直接摆烂。

    陆吾也陷入迟疑,手上动作一松。

    正在这个时候,开明身子一晃,竟然是直接从水鬼的身上出来,刷一下退后一大段距离,看了看自己的‘转世身’,古怪道:“待会儿和这水鬼解释他怎么鼻青脸肿的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迟到的话,恐怕卫渊会直接把我削死。”

    开明瞬间消失不见。

    而陆吾看着正在苏醒的水鬼,不得不开始思考如何解释鼻青脸肿的理由。

    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奋笔疾书画画的伏特加娘娘打算摸鱼的时候。

    看到了群里面的绯闻,主要是有无数的人都给她发私信。

    嘴里咬着画笔,而后用一个极为潇洒的动作打开了手机,然后就看到刷一下冒出来的信息流。

    “娘娘你什么时候结婚了啊!”

    “表白?呜呜呜呜,娘娘你不要答应他啊!”

    伏特加娘娘石化。

    呆滞之后,疯狂地往上面翻聊天记录,最后看到了罪魁老哥兵魂。

    伏特加娘娘握着手机,气得咬牙切齿。

    “兵!魂!!!”

    而就在此时,双方都同时处于一种情绪当中的时候,道人勾勒的因果直接联系到了两者,刹那之间,西王母和伏特加娘娘都是一个恍惚,而后只觉得一片苍茫,混混沌沌——

    虚空中有奔走的金色流光。

    温柔和平和,如同只是金色的凤。

    能够销魂蚀骨,令修行者魂飞魄散的金风,浑天之躯的神色微凝,而刹那之间,虚空中一道身影缓缓出现,无声无息,白皙手掌握着了九龙吞天灾厉神枪,发梢微扬,眉宇凌厉,眼角眼影金红二色,腰肢之上缠绕赤色流云带,脚踏步山踏海云丝履,左手食指中指并起,捻一道法决。

    腰间玉佩琳琅。

    虚幻,却又带着从容不迫的真实感。

    烛九阴缓声道:“……昆仑西王母?”

    “不……西皇。”

    西皇神色平和清淡,看了一眼道人,垂眸淡淡道:“且去做你做的事情。”

    手中的九龙吞天灾厉神枪抬起,拦截住了浑天,道:

    “中央之帝,许久没有和你切磋过了啊。”

    卫渊一瞬掠过。

    眼眸幽深清冷的西皇拦住了浑天之躯,淡淡道:

    “另外,你和珏的婚事,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