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归墟之主奈何造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75
  第1080章 归墟之主奈何造反

    “苍龙,貔貅,有反意?”

    归墟之主将手中的玉简放下,看了一眼身材高大的白虎。

    后者神色恭敬,始终保持着拱手行礼的姿态,道:“是!”

    归墟之主没有立刻反驳,也没有认可白虎的说法,只是随手将玉简放在手边,漫不经心寻道:“说说看,有什么理由?”

    “胡编乱造,诽谤同僚,可不是什么好事。”

    白虎镇守道:“属下可没有!”

    “尊主啊,我今日看到了那貔貅来到此地就要去寻找了苍龙,要知道他们往日可是没有过任何的交流,如此直接就去寻他,岂不反常?若是寻找寻常的镇守,属下也就不说什么了,惊可是,那个可是苍龙啊,当年……”

    白虎镇守声音微顿,没有说下去。

    其实到了四大镇守这个级别,甚至于比起四大镇守稍微弱一些,都能够知道当年的事情。

    或者说,至少是能够猜得到的。

    苍龙并非是自愿加入归墟阵营的。

    虽然说不知为何,这位四灵之首行事沉稳,对于归墟安排下来的职务和任务从不曾出过差池,但是大家心里面都知道,这位苍龙镇守和现在的归墟并不是一条心。

    白虎镇守的意思很明显了。

    目光炯炯道:

    “貔貅此人突然出现,而后又屡屡立下奇功晋升。”

    “晋升之后却直接寻找别有二心的苍龙。”

    “此人必然怀有不臣之心!”

    “而苍龙,呵,他往日就对尊主您不够尊重,只是碍于自身力量不足,无法和尊主您对抗,这才始终潜伏,老老实实的,但是这就是所谓的潜龙之相,磨砺爪牙,等待时机一到就会破渊而出,您不可不防啊!”

    这说的似是有些道理。

    可是仔细想来,却又是逻辑不通。

    归墟霸主颇有两份无可奈何道:“哦,那么,可还有更进一步的证据和判断?”

    白虎镇守沉思。

    而后理直气壮道:“直觉!”

    直觉,哈!

    归墟之主都险些笑出声来,修长手指轻轻叩击玉简,声音清脆悠扬,悠然道:“你这浑货,可是开个玩笑,要是真有这样的直觉,那么别人说你也反意,你又如何?况且,归墟之主以你们四个镇守,已经形成了四方势力派别,本座也是知道的。”

    “貔貅才进阶此位,也正如你说的,势单力薄,没有根基。”

    “故而寻一靠山,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同样的线索。

    同样的行为。

    而归墟之主理所当然地想到了另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和借口,而且逻辑通畅,简直就像是真的如此一般。

    白虎声音微提,怪叫道:“拜山头就拜山头,那为什么不拜倒我老虎门下。”

    “非得要到那个青龙那里去结盟??”

    归墟霸主淡淡道:“许是偶然。”

    白虎苦心劝说道:“尊主啊,偶然之中,也有必然!”

    归墟之主无奈笑道:“那你说,如何才可以洗刷貔貅的怀疑?”

    白虎挺胸抬头,目光炯炯,震声道:“若是这位貔貅妹子愿意拜到我这里来,那我就相信她一定没有问题,那若是她,嘿嘿,若是她愿意下嫁于我的话……”

    “那么毫无疑问,这可是顶顶的忠臣,最大的忠臣,到时候我们两个联手,对于归墟,那更是说一不二,说一……!”

    “咳咳,我是说,绝无二心,绝无二心啊!”

    似是察觉到自己竟然无意中说出了真相。

    白虎面容一僵,忙不迭猛地行礼。

    归墟之主双目幽深平淡地注视着一眼白虎,淡淡道:“又是再打压新人?”

    白虎连连拱手,干笑道:“不,不,只是俺这看到貔貅妹子之后,心中萌动,只是觉得惊为天人,所以想要来尊主这里讨一个口令,好有机会,亲近亲近,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什么的……”

    “哦?你看到貔貅面具下的样子了?”

    “那没有!”

    白虎很光棍地点了点头,道:“但是,就只是看那气质,肯定是绝世的美人。”

    归墟霸主失笑道:“这又是从何而来的根据?”

    白虎道:“直觉!”

    归墟霸主无心理会这所谓是见色起意,实则是打算打压新人,想要一家独大,在归墟之中摄取更多利益权力的属下,只是扫了扫袖袍,淡淡道:“且下去吧。”

    白虎镇守迟疑了下,还是道:“可是,尊主,青龙……”

    归墟尊主伸出手,五指微张,有着撑天拄地般的雄浑气机,其中又夹杂有诸天万界,无处不在的玄妙,淡淡道:“区区青龙,本来就不在本座的眼中,终究也只是一介棋子,翻不起什么大浪。”

    “六千年了啊……”

    “本座历次重修,再度抵达了如此的境界,重来一遍,方才知道第一次有诸多弯路,有诸多不足,而现在,这些遗憾,这些疏漏,都已经被重新弥补,本座此刻踏足十大巅峰,当是要比起当年,根基更为雄浑。”

    “踏足道果之境,只在旬日之间。”

    “哪怕是青龙当真要反。”

    “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归墟之主语气从容平静:“本座之天命,只在本座自己手中!”

    “退下吧!”

    “诺!”

    白虎镇守行了一礼,而后步步后退,退了出去。

    ……

    “小妹,今天怎么来得这么迟?”

    在珏踏入苍龙负责的阵法区域的时候,瑶姬就已经一个飞扑把少女抱在怀里蹭啊蹭的,少女无可奈何,伸出手摘下面具,解释道:“方才我来的时候,遇到了白虎。”

    苍龙微微皱眉:“白虎。”

    “他的性格暴戾自大,又素来谨慎,似乎和我并不对付,我们两个之间也多有摩擦。”

    “但是其实力强横。”

    “一手庚金杀法,稳居于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中流,若是论及杀伐的话,即便是在道果下的高手当中都能够算是极为出色的一批了,是个难缠的对手。”

    苍龙微微皱眉,显而易见有些迟疑。

    “而且此人谨慎地过头,又极为狠辣。”

    “若是祂从我们的行为之间窥测出什么问题的话,可能会坏了事。”

    “所以,我们需要快点行事了。”

    珏微微颔首。

    瑶姬抱着珏,脸上还是有担心之色,迟疑道:“可是,是不是还是太过于冒险了?如果说真的被察觉到的话,怎么办?”

    珏伸出手拍了拍姐姐的头发,道:“放心,目前来说,归墟之主的注意力应该都在进阶之事上,尝试通过仪轨将诸天万界都打下自己的烙印,而后以【诸天万界,无处不存】的法门踏足道果境界,我们目前不涉及他的道果,是不会有危险的。”

    “换句话说,我至少可以把姐姐你救出来。”

    少女扶着刀,嗓音温软道:“所以你不要担心。”

    “而归墟之主没有踏足巅峰的话。”

    “我和青龙联手,纵然无法在这里击败他,但是想要带你走是没有问题的。”

    “哪怕当真到了那一步,我也已经得到了【天机之主】的帮忙,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也足以破坏归墟之主的进阶仪轨,让祂无法在短时间内进阶十大巅峰,而后带你回返昆仑,到时候,就是归墟之主要担心了,担心来自于昆仑的报复。”

    瑶姬瞠目结舌。

    少女珏整理了下自己鬓角微乱的发丝,道:“若不是姐姐你现在是阵灵状态。”

    “而归墟之主在这一座天机大阵当中有着比你还要高的权限。”

    “担心打起来会让你受伤,我现在就应该直接询问,能否让陆吾神帮忙,强行杀来。”

    瑶姬:“……”

    呜呜呜呜——

    我的妹妹。

    我的妹妹……那个温柔又好骗的妹妹怎么不见了?

    才过去几千年啊,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温柔版本的王母娘娘吗?

    苍龙神色缓和,道:“不错,你不必担心。”

    “剩下三位镇守之中,麒麟是个书呆子,平日里常常找洞天福地去看书,也不回来,虽然通晓各类战斗之法,其实力不容小觑,但是似乎是觉得天地万物各有其常理,不会为了归墟死战,朱雀性格炽热,擅使火攻,算是极为克制我,好在最近被派遣出去负责其余地方。”

    “只有白虎,性格谨慎老辣,不好对付。”

    “若是当真暴露的话,白虎若和归墟之主一起出手,我们或许会有些麻烦。”

    “还是要尽快解决此事。”

    “说起来,你这么快就得到了【天机之主】的帮忙?”

    青龙看了一眼少女,回忆当年的经历,握了握手中的乙木长生剑,沉声道:“……确实是姐妹情深,应该是有付出不少的代价,才能让那位大人愿意出手啊,瑶姬,你要记得你妹妹的好。”

    瑶姬愣住,而后看向少女,着急道:“你,你不要也付出什么心头血啊!”

    少女也怔住,回答道:“我没有付出任何的代价。”

    而且——

    那位天机之主似乎还,还挺好说话的?

    苍龙微微皱眉,心中感慨。

    果然是好姐妹!

    竟然为了不让瑶姬担心,而故意隐瞒!

    姐妹情深,让人感慨!

    毕竟,以伏羲天机之主的做法,天机之道,一饮一啄,自有其变化,想要改变,就要付出相同级别的代价,如此才能符合阴阳轮转之道,能够破开整个世界排行前三的巨型天机大阵的手段,需要付出的代价,苍龙只是想想看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珏忽而疑惑道:

    “朱雀,我多少知道……不过,麒麟,大荒之前出现过纯种麒麟神兽吗?”

    四灵之中其实不包含麒麟。

    四灵是镇守四方秩序的,故而得到了天地钟爱反馈,可以操持最为纯粹的元气。

    而麒麟,是人道神兽。

    苍龙摇了摇头道:“阿麟的道行最浅,只是三千余年的修为而已。”

    “是因为玄武乃是北海之帝玄冥分身,归墟无奈之下而选取的下策。”

    “我和他喝酒的时候问过,祂确实是在人间界游历过,打算要汲取人道气韵提升自己,但是却因为所处之地乃是乱世,人道之气交错变化几如剧毒,故而险些陨落,又在重伤的时候被君王出巡狩猎,直接假死,被一位叫做夫子的老先生带回去治疗。”

    “在夫子去世之后,祂也离开了人间界。”

    珏神色微凝:“西狩获麟,夫子哀之。”

    最为知名的麒麟传说。

    不是火麒麟,水麒麟之类的,而是最纯粹的仁兽麒麟。

    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

    苍龙不以为意,道:“确实是有这个典故。”

    “夫子为了帮他疗伤,还在他假死之后,筑台抚琴作歌以悼之。”

    “借助人道之气让其复苏,似乎还留在了史书当中,作为麒麟的锚点,不过也正常,麒麟毕竟是人道仁兽,理论上和人族气运彼此之间都有裨益,夫子当年未必没有为中原续命的念想。”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留下来嘴巴挑剔的臭毛病。”

    “食必佳禾,饮必甘露。”

    “否则的话就不饮不食。”

    “……”

    跟随者夫子走完最后一程,而且还有了挑食的毛病。

    珏神色微有些古怪:“那么,这位可能,不会阻止我?或者说,至少不会帮助归墟。”

    “我也同样认可。”

    苍龙握着手中的剑,淡淡道:“你还不知道吗?归墟之主所走的道路,就是以力驾驭诸天万界,制衡清浊,我,麒麟,还有被掠来的诸多行走,都是如此,其实力足够的时候,则是无往不利,而若是不够的时候,就莫怪反噬。”

    珏微微颔首,道:“不过,麒麟为什么会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苍龙道:“我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他想要借助诸天万界的力量,还想要再见一面当年收留祂的老人吧。”

    “仅此而已。”

    珏回忆当初把自己吓哭了的老者,此刻心中也有些许的复杂怀念。

    “夫子啊,还能够再见吗?”

    “他已经去世了啊。”

    苍龙却皱了皱眉,道:

    “或许,尽管说那位老先生的境界应该不低,但是确实有可能再见。”

    “嗯?”

    苍龙垂眸道:“你似乎也和夫子有关系,那么可以去拜访麒麟一次。”

    “毕竟,他最后似乎深受一名被称呼为儒门【南山之竹】的贤者影响,明明是仁兽,年少行事却颇为凌厉,哪怕现在也常常说,南山之竹师兄如何如何,若是南山之竹大哥在的话,会如何如何……”

    “而夫子去世之后,他其实也在人间逗留过一段时间,那一段时间里面,他帮助师兄弟留下了一个学派,叫做公羊学派。”

    “而毕竟是天生就可以靠着呼吸吐纳收束元气,观测气韵的神兽。”

    “连睡眠都在提升实力,代代单传,世界上永远只有一只麒麟,只要成年就有望抵达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怪胎,所以传承的记忆里面自有各种知识,甚至于有如何踏足十大巅峰的方法,自然,其中跨越岁月的锚点这一点隐秘锚点,也是会的。”

    留下锚点,跨越岁月生死,重新归来。

    珏怔住,眸子微微瞪大:“难道说……”

    “是,夫子有锚点,神话级别的锚点。”

    “甚至于,很可能会是逼近人道道果级别的概念锚点。”

    苍龙道:“公羊学派的《公羊传》里面,最代表公羊学派的一句话。”

    “【麟为夫子受命之瑞】”

    “夫子……”

    “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