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有反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03
  第1079章 有反意

    后土皇地祇。

    作为上古蛮荒时代就存在和流传的神名,其在人族符箓天庭,道门神话当中的地位甚至于比起娲皇还要明显和重要,道门神话体系最高层,是为三清四御,而后土位格只在三清天尊之下,而名列于四御之中,而且是地位最为特殊的中央之帝。

    皇天后土。

    实所共鉴。

    这数千年来传唱的神话和传说,无论是谁都要说一声皇天后土,虽然不如齐天大圣那样地霸道和壮阔,但是其存在感绝对是丝毫不弱,没有谁能够将其忽略,属于神话里面那种,虽然不管事情,但是没有人敢于对她不敬的那种存在。

    道人袖袍一扫,南天门飞出去,化作了似乎虚幻,似乎真实的状态。

    刹那之间,化作了千丈之高。

    直接和那浩瀚转动的人间天庭妙境融合起来。

    通体碧玉,瑞气千条,霞光万丈,美不胜收,让人心神晃动。

    卫渊并指一点,虚空之中,整个巨大的天门震荡晃动,无数的因果纠缠交错,以人世间天庭的无数传说将其固定化,旋即爆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那无数层层叠叠云气和星海交错的天庭之前,忽而有一道金色光芒猛然扩散开来,扫过了整片神州大地。

    卫渊的道袍被震荡掀起,扬起落下。

    开明脸上的神色也散去了本来的轻佻,微有讶异——

    真的成了。

    祂看到无数的流光汇聚而来,那是来自于人间的各种传说,游荡于岁月之中,被因果裹挟而来,又以【坐见十方】为基础汇聚,最终和这一座【南天门】相互勾连起来,使得此物稳定地存在于这云气之上,天庭之中。

    于是坚实稳定,不可撼动。

    卫渊徐徐呼出一口气,看着这在云气缭绕之下越发具备有缥缈超脱之感的南天门。

    此物是开明至宝。

    这漫长岁月当中,甚至于寄托了开明的部分权能。

    也就是说坐见十方,再配合以因果索性,具备有寻找生灵的特殊能力。

    开明看着这跟了自己多少年的法宝竟然换了个名号,嘴角抽了抽,颇为肉疼叹息道:

    “我算是知道了,你只是丢了财运,这宝运是半点儿没有损失,反倒是因为财运消失而有所提升,除了穷点,对你来说反而还更有利。”

    “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元始天尊。”

    “不过这一次,你是是打算要用着我的法宝和你的因果,顺便寻找到后土是吧?”开明若有所思:“确实是啊,现在这个局面尚未明朗,想要翻盘的话,至少需要你,帝俊,还有不周山全盛时期一起联手杀入浊世才有将其阵斩的可能。”

    “但是你们一走,清气之世空虚,必然有所大乱。”

    “尤其是不周山。”

    “那老乐……咳咳。”

    “我是说,不周山老伯实力强大,撑天拄地,周游六虚,乃是此世之基,之前哪怕是被共工冲击,也只是陷入了沉睡当中,未曾离开这里,其残留功体仍旧有定住此世的特殊能力,若是随着你们一同前去的话,怕是清气之世当场就要不稳。”

    “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另一位足以支撑柱大地,借以维系天空的强者。”

    “数遍了十大巅峰,也只有后土满足这个条件。”

    “娲皇和后土的联手,足以短时间内地让不周山空出手来,随你们进入浊世和大尊一战。当年最擅长杀伐的三位十大巅峰道果境界,不周山甚至于还要在帝俊之上,到时间那浊世大尊可未必能接得住老不周正面的几巴掌。”

    “那可是最为纯粹的力量。”

    “是分开天和地的力量!”

    不周山是古代的杀伐第一?

    卫渊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

    “那帝俊是第二?”

    开明摇了摇头:“第二是大姐头,天之五厉五残,哪怕是我都要说一声,凶狠异常。”

    “若非是不周山乃是万山之根基,天地之灵脉,即便昆仑山在这一方面的位格都要稍逊的话,他们两位单纯的杀伐上,谁强谁弱还不好说,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双方都不大愿意去接上对方的招式,根本无法比较。”

    卫渊若有所思。

    开明笑了一声,道:“是不是好奇,天帝杀伐之上竟然只堪堪名列第三,为何能成为当世第一?”

    开明这一次没有卖关子,只是略微复杂,语气平淡道:“毕竟他杀伐只是天下前三,速度也只是天下前三,防御天下前三,莫测同样是天下前三,剑术,拳脚,身法,气机,你所知道的全部,都是前三,于是他就是天下第一了。”

    “和天帝交锋,亦如下棋。”

    “寻常国手下棋落子,偶尔也有超凡脱俗之绝妙的棋路,譬如你之剑术。”

    “但是也会有不擅长的地方,如你的拳脚体魄,你的奇门遁甲。”

    “但是天帝没有。”

    “天帝永远都是稳定地可怖的发挥,越往后面,越发察觉到其巍峨大势,无懈可击,几乎可以说,天帝,没有弱点,你和他交手时间越长,你的优势就会被他以那种如同星空万象一般无懈可击的大势给追平,甚至于抹去。”

    没有弱点。

    卫渊呢喃。

    开明看了他一眼,补充道:“不要说什么没有弱点就是最大的弱点。”

    “那是对于平庸之才而言的。”

    “只是帝俊,他近乎于无所不能,那是通才,每一项都是当世前三,无可匹敌。”

    “好了,不提他了,反正在提下去,哪怕是你,哪怕是我,都会被他察觉到,因为不好意思,在玄奥莫测这一项上,群星万象也只是逊色于因果命运的。”

    “就好像在天帝那么漫长的寿命里面,从不曾停下脚步一样。”

    “祂难道就不会觉得无趣的吗?”

    “真的不会无聊吗?”

    “还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很无聊的性格?”

    开明看了一眼前面的南天门,道:“尝试勾连一下后土吧。”

    “既然这一件法宝具备有【坐见十方】的能力。”

    “就再加上我的辅助,加上你的因果,那么无论后土现在在这个世界的哪里,无论被困在何处,只要她还活着,都能够找得到才对。”

    开明随口一说,而卫渊已经五指伸出,双瞳幽深,仿佛洞彻诸天万界一切因果。

    丝丝缕缕金色因果纠缠汇聚,冲击在了【南天门】之上。

    【南天门】发出了轰然的鸣响声音。

    而后猛地打开。

    后面,空无一物,只有让人死寂下来的空洞和幽冥。

    开明面色一点一点凝固。

    !!!

    诸天万界,因果所及,十方上下,竟然不存?

    只要还活着,就可以寻找到。

    难道说,后土已经无声无息,陨落死去?!

    ……

    东海大壑·归墟。

    身穿黑红劲装,束发高马尾,握着一柄连鞘长刀的归墟四大镇守级存在貔貅迈步走入此地,来自于诸天万界,追逐着利益和突破希望的归墟行走们匆匆来去,只是看到这位进入归墟不久之后,就已经完成了诸多任务,立下各种功劳,一路飞速提升的镇守时候,都还是停下脚步,行礼问候。

    少女面容清冷,覆盖在了灵宝级别的面具之下。

    只是微微颔首。

    压下了自己心中的雀跃和几乎要忍不住微跳的轻快步伐。

    脚步微快地走过了这大阵,来到了整个大阵的东方区域,此刻归墟之主并不存在,亦或者说,是至少是在明面上,归墟霸主尚且没有归来,整个天机大阵分成了不同的区域,其中原本的四大镇守,现在的五大镇守,负责五个最为关键的区域。

    只是珏要踏入其中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扑面而来的一股酒气。

    抬眸,看到了这一处阵法当中,走出了一名昂藏大汉,身材高大,黑发卷曲垂落到肩膀,眉宇飞扬,胡子拉碴,一只手提着被锁链锁住的长刀,一只手提着一坛酒,也不知道是喝了多久的酒,仿佛是已经腌入味了似的,醉眼迷离,咧嘴一笑:“哟嚯,这不是貔貅妹子吗?”

    “咋了?来找青龙吗?”

    他仰起脖子大口喝酒,非常熟络地呵呵道:“若是想要来熟悉熟悉整个天机大阵的阵法的话。”

    “不如来找我?我带着你在这里多转转?”

    “苍龙那家伙,就是一只十足的闷葫芦,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屎棍子还差不多。”

    旋即便似乎是因为自己那种浑身油腻感的笑话而得意地大笑起来。

    珏垂眸看他,淡淡道:“白虎镇守,请自重。”

    “哦?”

    “貔貅妹子不用这么客气啊哈哈哈哈?”

    那高大男子正是归墟原四大镇守之一的白虎,此刻闻言却冷笑着踏前,下一刻,森然的刀光闪过,凌厉霸道,隔着数步距离,直接指着白虎的眉心,刀行剑招,剑蕴刀器,玄妙万方,却又带着一股杀伐烈烈之气,杀伐之中,也有佛门普度气象,白虎眸子微敛,一下止住动作。

    听从心的指引。

    出招的右手抬起挠了挠头发,动作丝滑流畅,就好像他一开始就打算这也做。

    哈哈大笑道:

    “啊呀,这妹子可不知道逗。”

    “我也就是开个玩笑,不必如此,不必如此的!”

    “嘶呼,这一手剑术可是妙得很,妙得很,哪怕是用着刀用出来,还是厉害啊哈哈,也不知道是从谁哪儿学来的。”

    “请,请!”

    白虎微微退步,笑着让珏踏入了青龙之处,笑意微敛,转过身来,看到周围不少的归墟行走都在偷偷看着,故意大了声音,笑骂道:“看什么看,什么热闹都敢凑不怕把自己卷进去?去去去,都去!”

    众归墟行走一哄而散。

    白虎转身注视着青龙所镇守的东方天机之阵,拎着酒坛又喝了口,浑身仍旧是散发着浓郁的酒味,只是这个时候,眼底却是一片清明,一路走出,寻找了归墟霸主之处——

    “属下有要事禀报!”

    白虎目光炯炯看着前面的阴冷男子,后者正在翻阅完善阵法,准备最后的【归墟霸主重临,踏足十大巅峰】的场面,淡淡道:

    “说。”

    白虎目光炯炯,道:“新镇守貔貅,以及那位苍龙。”

    “有反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