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归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54
  第1074章 归墟

    沉默无言的氛围,如果说换个环境,或许颇有几份高手对决,肃杀决然的氛围。

    但是此刻只有尴尬。

    三只狐狸崽抱头痛哭,然后看到那边的两大高手无言对视,清晰感觉到了某种尴尬异常的氛围就在这些人之间回荡纠缠着,那种感觉尴尬到了三只狐狸崽的痛苦声音都慢慢低了下来,最后变成了抽泣,最后连抽泣都没有了,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

    “他们两个认识?”

    “认识为什么还要打?”

    “不知道,可能是网友?”

    “那这是在面基?”

    “嗯嗯,这就是传说中的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吗?”

    “我懂我懂。”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唯一不具备‘坚定战士buff’的狐狸崽陷入痛苦:“你们说的这么一溜一溜的是打算考研吗?!是打算考研的时候政治考八十分吗?”

    三只狐狸崽的细碎交谈旁人根本就听不到。

    毕竟狐狸精,年纪小的幼年狐狸精那也是狐狸精。

    但是对于吕布凤仙和石夷来说,这些话清晰到了和在他们耳边蹦迪没有区别。

    吕凤仙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而石夷同样如此。

    当听到了那边小狐狸崽团结一切可团结力量的时候,石夷面无表情把手机收回来。

    吕布微微皱眉,也把手机收起来,握紧了方天画戟。

    而后石夷面无表情道:“饭否?”

    吕布抬眸:“否。”

    吃饭了吗?

    没。

    石夷点了点头:“食否?”

    “食。”

    吃饭吗?

    吃。

    交流结束。

    共识已经达成。

    西北天境石夷特殊交流术,对莽夫/文官特攻。

    吕凤仙随手把方天画戟收起来。

    ……

    卫渊搬出了契,成功应对了此刻的女娇,尽管说,有些事情只是会被延后但是不会消失。

    那延后就延后吧。

    能拖一时是一时,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

    道人逐渐咸鱼化摆烂。

    什么叫做摆烂?天尊的事情,怎么能够说是摆烂呢?这个叫做徐徐而图之。

    懂不懂?

    没准那时候女娇就忘了呢,没准女娇是那种一点都不记‘仇’的家伙呢?

    虽然可能性很低。

    但是,没准儿呢?!

    人类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要怀揣着希望面对着一切不可能啊!

    元始天尊心中如是说。

    而卫渊今日终究是没有看到禹王,据涂山狐狸们的口信,禹王是许久没有在人间界涂山氏的床铺上休息,所以一时间睡得太沉太入迷,导致到现在也都还没能醒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有办法出来见好兄弟云云。

    卫渊摸着下巴,看着这位言之凿凿神色温和的涂山氏老狐狸背后。

    看到一个一个还没能化形的小狐狸人立而起,头顶着一道一道菜嘿咻嘿咻地往前跑。

    双目视线直接洞穿了盖在菜上的罩子。

    “嗯,炭烧羊腰子,蒜蓉生蚝,千年人参乌鸡汤。”

    “还有这,我记得这种妖兽是补气益血,滋养肾气,肾水如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

    老狐狸笑呵呵地道:“渊老祖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

    道人点了点头,诚挚道:“我相信了,真的信了。”

    而后无可奈何地盘算着最后总不至于等到契回来的时候,他也要多出一个小侄子来吧?

    嗯,卫馆主自己的话,会不会多出一个小外甥。

    卫渊忽而想到了渣蛇。

    “呸呸呸!”

    “假如小外甥出生的话,我可不会捉弄他,更不会戏弄他,不会从他身上找乐子。”

    “我可不是渣蛇。”

    “对,不会。”

    “绝对不会……话说他们如果生孩子的话,不会因为现在根基太深厚直接生出某种了不得的天生异象什么的吧?毕竟人族最后的古帝,和涂山第一只九尾天狐,还是阔别了五千多年之后生出来的孩子,没有点什么天生神异都不正常。”

    “比如天生三只眼,洞彻幽冥之类的……”

    “毕竟人族血脉里面是真的有【重瞳】这种异相的。”

    卫渊离开涂山氏的时候,看到了两个白发红瞳美少女和一位神色庄严,一看就意志坚定的战士一起垂头丧气地往回走,仿佛失魂落魄一般,感慨了一声:“这是个好苗子啊,石夷肯定喜欢这样坚定的战士。”

    不过,现在吕凤仙已经同意帮忙。

    只剩下解决了开明,就可以让契回归了……

    道人站在云端之上,俯瞰下方的云端变化万千,涂山氏中,人来人往,喧扰繁华,是在这隐世般的洞天福地当中,极为少见的情景,总是让卫渊想起数千年前时的风光,垂眸看去,直到这个时候才恍然察觉,原来过去和禹王,和女娇,还有契一起旅行的日子。

    已经是那么遥远之前的事情了啊。

    不过,很快就要重聚了……

    ……

    博物馆。

    珏吩咐了下水鬼和伏特加娘娘稍微看着点博物馆,而后打开门,走到了卫渊的静室里面,关上门,而后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让自己的精神都安定下来,之后眸子睁,并指点在眉心,气机激荡,将清气逸散流转。

    她已经将之前从玄女和女魃那里借来的力量还了回去。

    但是水流淌之后也会留下痕迹。

    借助自身的根基和之前两位姐姐留下的气息,短暂地汇聚清浊,化作西王母位格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尽管说这样而来的西王母境界和位格,有如空中楼阁一般,很容易就会坠落下来,但是用来做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足够的。

    少女的眉心清气流转,水,风,火,三色流转化作了如图花钿的痕迹。

    而后以观自在的佛门气息根基作为基础勉强压制住浊气流转。

    让少女的气质威严之余多出了些许的邪异和莫测。

    但是根基倒是勉强维持住了西王母般的巍峨大观。

    可惜四大天女的气息还差了瑶姬一个,否则的话,倒是可以更进一步,彻底强化。

    博物馆当中,正在画画的少女伏特加娘娘一个恍惚,背后的神女之气韵尽管说,是没有面目的状态,但是却仍旧可以感知到那种怔住的心态,仿佛看到了某种不可思议之画面,下意识转过头去。

    这,这是……

    而后——

    珏的手指变化,以古代昆仑山的神通勾连虚空。

    古代昆仑山分三法脉,第一法脉西王母,天之五厉五残,合金气枪道,共有十二路传承,皆是杀伐无双,无可匹敌之力,论及单纯的杀伐,不会逊色于不周山的以力破法,和天帝的群星万象。

    而第二法脉是来自于陆吾,行事自也规则,吾行即是秩序。

    任由修行者亦或者神灵再如何强大。

    在吾秩序之下,亦然不得自由。

    当年夫子曾经上山,和陆吾交谈,从其中讨来一股力量化作了卧虎令的基础。

    也曾见识过了陆吾可怖的秩序权能。

    而夫子在二十年后说过。

    自己的境界,已能够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是可以纯粹以境界来无视了陆吾概念的约束和压制。

    只是后辈儒生皆被打下了所谓忠君的烙印,反倒是再无人抵达如此的境界,更连儒门君子的概念都变成了儒雅温和没有脾气,夫子的君子要求,可是要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三类的。

    比如某南山之竹和子路哥两就是奔着勇者不惧这四个字狂奔。

    然后抄近路抵达了【不惑】的境界。

    不只是智者不惑,只要我的直觉快过脑子,我也可以没有疑惑.JPG。

    此刻少女再度以陆吾一脉的法术神通,将博物馆的概念扭曲变化,成为了极为容易和某些强大存在联络的那种特殊环境。

    博物馆里。

    兵魂微微一愣,下意识抬眸。

    而陆吾那一道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分魂抬眸,从伏特加娘娘新作上移开。

    而后直勾勾盯着静室。

    开明直接进入水鬼身躯上,旁边的画师娘娘和兵魂就像是鬼上身一样面无表情地凑过来,这两个是看不到彼此的情况的,开明嘴角抽了抽,也只好装作自己不知道他们的异样,只是看向静室的时候,终于还是神色变化。

    ‘是我的神通?’

    珏最后完成了神通阵法——

    双眸幽深,口中低语道:“天机之主,伏羲?”

    涟漪层层变化,以昆仑山神联手般的特性转移出去。

    此刻·大荒。

    仍旧以【雷部玉枢院真君】的身份依凭于纸人身上的伏羲正在独步行走,毫无疑问是在想着某些事情,眉宇之上,神色犹豫不决,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熟悉又有些许陌生的波动浮现在自己的耳畔。

    伏羲微微讶异。

    “这个气息是……昆仑?”

    “嗯,王母?”

    “那个暴躁的家伙复苏了?嗯……不过她和阿娲也算是朋友。”

    伏羲五指握合,自己的意识顺着涟漪过去:

    “西皇,有什么……”

    祂的声音微顿。

    看到了那边双眸幽深,眉心天女权能汇聚如同花钿,佛光和浊气纠缠变化,隐隐同时散发出了昆仑神女浩渺和极致邪异之感,而后伏羲意识到,这并非是那个他熟悉的,一柄丈二长枪几乎所向无敌的昆仑西皇。

    而是珏。

    伏羲微微讶异,但是想了想,还是装作了没有认出来,嗓音平和道:“没有想到,西皇你也复苏了,呵……老朋友,这个时候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联系到了……

    珏微吸了口气,道:“我并非是娘娘,是昆仑第四天女,我名为珏。”

    “此次冒昧联系,是有事相询。”

    瞧瞧,瞧瞧,比起卫渊那臭小子好多了。

    于是伏羲大笑着道:“但说无妨。”

    少女回忆起之前归墟之主的行为,以及此刻的天机真灵瑶姬,想到了越来越强的卫渊,道:“阁下尊为天机之主。”

    “不知道,可了解东海大壑,归墟之主的天机阵法?”

    伏羲挑了挑眉:“哦,那个啊,稍微了解一点点,不多。”

    “问这个做什么?”

    少女想了想道:“昆仑和归墟素有仇怨,我的三姐瑶姬此刻也被困在那里。”

    “嗯,合适的理由。”

    伏羲摸着下巴,怀揣着逗逗外甥妻子的念头,笑呵呵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他才离开了那个万法终末之地,对于这个时代的了解还不够深刻,道:

    “况且归墟之主,坐拥诸天万界,这么多年,早应该进阶了。”

    “本座凭什么要帮你呢?”

    除非你要卫渊那臭小子求我!

    少女道:“他没有进阶,而是重修了。”

    “重修?”

    伏羲若有所思:“你说那个归墟之主重修了,嗯,天机上似乎确实是有这么一件事情,没有想到啊,当年明明强大地距离道果只有半步了,竟然被打得重修,到底是哪个莽夫这么凶悍。”

    “对了他是什么时候重修的?”

    “被谁打得?”

    珏回忆那个时代,道:“是被我的夫君所杀。”

    “时间上的话。”

    “是娲皇补天的时候。”

    伏羲的轻佻神色瞬间凝固。

    阿娲补天时代,以及……

    和卫渊那臭小子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