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吕布战貂蝉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3
  第1072章 吕布战貂蝉

    白泽捂着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像是撞到了一大块铁板,或者说是柱子什么的。

    他这一次去南海完全没有跑去找自己的功体分身。

    找回来融合的话,百分百会被诸葛武侯那家伙拉去加班。

    白泽在尝试过趋吉避凶之后,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诸葛武侯拉着转化成加班狂魔,彻底为了人间界和清世榨干一切价值,但是你还没有办法说什么的程度,于是果断怂了,什么清气之世,什么人间大义,我只想要摸鱼。

    摸鱼有错吗?

    没错!

    所以他直接封闭权能,防止自己被诸葛武侯定位,拿着武侯给的奖金,买了一堆的小零食,足够他在博物馆躺尸一个月不动弹的级别,然后满心欢喜地就像是嘴巴里塞满了坚果的松鼠一样嗖嗖嗖地往博物馆的方向里面窜。

    然后他就躺了。

    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那边浑身散发浊世霸道之气的男子,白泽头皮发麻。

    “??!”

    这什么情况?

    博物馆不应该是整个人间界最安全的地方吗?

    这儿怎么会出现这么猛的浊世妖魔的?

    吕布凤仙深深注视着这白发红瞳,若有所思,回忆起自己见到的那个照片。

    难道说,是她的弟弟?

    也就是说,卫渊知道此女的下落?

    吕凤仙按住了此刻暴躁的情绪,缓缓伸出手,道:“可撞伤了?”

    “某方才走的急了。”

    “勿怪。”

    “???”

    因为功体不在而主动封印了自己的大部分权能的白泽怔住。

    感知到了眼前这浊世妖魔对于自己抱有善意。

    感知一下,卧槽好浓郁的善意。

    这善意都要爆表了吧?

    难道说这是因为我善神白泽运道来了,王霸之气一散,于是各路强者纳头来拜?

    我终于转运了?

    这是什么?这是新的大腿,新的饭票,以及,躲避诸葛武侯的机会!

    白泽眼底闪过了一丝古怪的光。

    咳嗽一声,笑容温暖无害道:“您客气了,也是我刚刚跑得太急了。”

    “你是这里的客人吗?”

    “我叫阿白,是这里的员工,需要我带着你看看吗?”

    吕布凤仙伸出手将白泽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下次吧,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而后视线看向远方,背后的卫渊也已经走出来,看着一反常态,尤其热情的白泽,眼神古怪。

    这家伙,今天怎么转性了?

    不对劲儿啊。

    绝对在心里面悄悄谋划什么……

    卫渊眼底因果流转出来。

    嗯?放任自流对自己是一件好事?

    而且会得到阿亮的讶异?

    卫渊沉思,卫渊点头,于是卫馆主保持了沉默。

    看了看后面的少女,道:“珏,要一起吗?”

    少女微笑摇了摇头:“不了。”

    “我在这里看着博物馆。”

    少女笑容温暖,然后悄悄地在心里想着。

    嗯,顺便想一想归墟的事情。

    ……

    在前往涂山氏的路上,吕布凤仙一反常态地沉默无言。

    没有了之前那种傲慢霸道骄纵狂傲的味道。

    只是沉默了很久之后,忽而自语呢喃:

    “貂蝉啊……”

    卫渊抬眸,没有多说什么,没有去打搅到似乎是沉静于过去美好记忆的吕布凤仙。

    进入涂山氏之后,卫渊讶异发现涂山氏此刻竟然张灯结彩,比起过去那种隐遁于世外,狐族一脉的圣地这个身份,此刻竟然多出了许许多多的红尘味道,极为地热闹,那边一只眼睛小方脸的藏狐,和一位身材高大操着一口东北片子口音的耳廓狐勾肩搭背。

    卫渊抬眸的时候,前面早已经有一位老者微笑道:“是飞将军吗?”

    吕布凤仙抬眸。

    那老者狐妖笑道:“奉武侯之邀,老夫在这里等待您很久了。”

    他左右看了看,道:“呵,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请随我来吧。”

    吕凤仙陷入了安静沉默状态。

    卫渊甚至于看到这位在边疆匈奴和鲜卑人口中如噩梦般的飞将军手掌颤抖了下。

    而后握拳。

    嗓音平缓道:

    “有劳老丈了。”

    老者笑着摇头,提着一盏灯,带着两人绕开了现在繁华热闹的涂山氏青丘国,而后从一处布满了封印的隐秘区域下来,口中道:“这妖狐,不……貂蝉姑娘,当年是涂山氏的嫡系,只是后来不知道从何处得到了些秘法,妄图掠夺炎汉气运,成为九尾天狐的神灵之躯。”

    “这一次,是被擒拿回来,故而囚禁于此。”

    吱呀——

    一重重刻录有封印的门被打开。

    而后进入了一间屋子,里面以无数的锁链封锁周天气脉,铁床上是一名极为娇媚的女子,黑发垂落,露出两只狐耳,身上披着华服,腰肢盈盈一握,凸显胸脯,似乎正在懊恼于自己的处境,听到声音,似乎是受惊,那一双狐耳抖了抖,毛茸茸的。

    身子都锁了一下,抬眸看到那边来人,双臂抱着身躯,眼眸惊慌失措,仿佛受惊。

    配合如此的容颜气质,可谓是我见犹怜。

    也难怪当年纵横于边疆的大汉名将董卓,以及再世飞将军都为之沉迷。

    “是你,奉先?!”

    貂蝉眼底亮起明亮之光。

    就仿佛是在黑暗中终于遇到了拯救自己的那一簇火焰。

    仿佛看到了光明。

    于是这样的目光更是让本就绝世的容貌变得明朗,会有那种打动来人的柔软和依赖之感,英雄,枭雄,任何豪雄都难以抵御这样的柔软目光和依赖感,当她看着你的时候,就仿佛她的全部世界里面就只剩下了你一个人,如此地含情脉脉如此地纯粹纯真。

    卫渊暗自倒抽了一口冷气。

    嘶呼——

    吕凤仙和董卓,栽得不冤啊。

    这等修为,这等道行。

    简直堪称涂山氏狐狸精大学五千年来数得上的优秀毕业生。

    嗯,不过这东西的话,似乎是男女通用的,所以,我要不要重新进修一下对珏用一……

    道人双手拍在自己的脸上,把自己的念头给自己打散。

    冷静,冷静。

    这个念头太恐怖了,丢掉,快丢掉!

    而这个时候,貂蝉已经抱住了吕布凤仙,身躯柔软动人,吕凤仙身躯不动,只是道:

    “卫渊,你们出去吧。”

    “门关上。”

    卫渊看了看这环境,乃是专门用来封印貂蝉这一尾妖狐的‘牢笼’,周围布满了各类符箓,足有寻常人手臂粗细的锁链密密麻麻纠缠于四方,将此地和外界的灵脉隔绝开,总之是氛围相当坚硬冷酷的,如同超凡世界监狱一样的地方。

    在这儿来?

    吕布凤仙你真是好兴致。

    卫渊忍不住心中吐槽,反倒是那位老狐狸精似是活得久了,见得多了,于是笑着颔首。

    示意卫渊出来,而后关上了门,老神自在地双手揣袖站在那里,笑呵呵玩笑道:

    “剩下的,可是付费内容了。”

    “可不能偷听偷看啊。”

    卫渊挑了挑眉,道:“还真的挺时尚的。”

    老狐狸哈哈大笑道:“自然如此,渊老祖都在人世间游历万千,我等又如何可以故步自封呢?自然也要学着做些新的事情,事实上老夫我可还是在人间的大学里面,当了心理学教授的,若非是因为某些原因,心理学院的院长都是我了。”

    “可惜啊。”

    八百年狐狸精去当心理学教授。

    感觉莫名其妙地很对口但是又很值得吐槽是什么鬼?

    卫渊无奈。

    因为担心吕凤仙一方天画戟轰烂了这里的封印,所以没有离开。

    而当众人都离开之后,貂蝉缠绕在吕凤仙身上,呵气如兰,道:“凤仙,我好想你……”

    这一次她是被那王山君给击溃的。

    她眼底有一丝丝惊惧,明明常态下的山君实力比自己强大,但是也未必无可匹敌,但是他之前不知道从何处的来了一种新的功法,调动此功法的时候,其气势和力量都会大幅度暴涨,自己一招就被拿下。

    但是貂蝉却也隐隐察觉到。

    山君的本身精气神,每出一招都会永久性降低。

    这是燃命之计,用得多了自己就会当场暴毙。

    但是,还是无法战胜,只好求助于吕布。

    他如此爱我,一定会答应。

    这个时候,吕布缓缓垂眸,伸出宽大的手掌摩挲着貂蝉的面容,貂蝉微眯眸子。

    面容羞红,闭月羞花。

    最后吕布手指放在貂蝉下巴那里,微微将她面容抬起。

    貂蝉轻松香唇。

    而后——

    啪!!!

    吕布凤仙面无表情右手抬起,恐怖的一巴掌直接糊在了貂蝉的脸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打出了音爆,哪怕是七尾狐的貂蝉都猛地被抽飞出去,原地转圈九周半,重重砸在了墙壁上,发出了恐怖的轰然巨响。

    那张脸的一侧直接青紫色,捂着脸不敢置信看着那边的吕凤仙。

    “奉,奉先你……”

    吕布凤仙晃动手腕,微笑道:“啊,我好想你啊貂蝉。”

    “在我苏醒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恐怖的黑红色杀气冲天而起,而后化作了浊世战甲,右手一握,方天画戟出现。

    战场无可匹敌之鬼神,三国时代典籍记录公认的虓虎!

    以力量,以勇武,在东汉末杀出一条路,却又短暂无比的猛将。

    “‘三国前来的金毛玉面九尾’,两千年了,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年你为什么逃离神州的?”

    “先和我情投意合,约定终身。”

    “然后当天夜里爬到董卓那肥猪的床上。”

    “第二天白天再和我花前月下。”

    “晚上则承恩于床榻,如此数月,你在和我约定终身的时候,是不是还有那头肥猪的痕迹?在我觉得你我可以大婚的时候,甚至于不愿意在婚前碰你的时候?本将军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

    ……

    啪!啪!啪!

    外面,等待着百无聊赖的卫渊微微抬眸,嘴角抽了抽。

    这就开始了?

    凤仙兄也太生猛了点。

    他随口道:“奇怪,既然是封锁着妖狐的地方,都不隔音吗?”

    笑眯眯的老狐狸怔住下意识道:“不可能,这里的声音哪怕是在里面战斗都不会有半点动静,是蛮荒时代处理叛徒的刑场啊……”嗓音一凝,而后听到那啪啪啪声音越来越大,和卫渊对视一眼,齐齐道:“不好!”

    “卧槽!”

    卫渊转身一脚踹开了封印的大门。

    而后无可匹敌的浊世气焰冲天而起,伴随着的还有恣意张狂的大笑声:

    “啊哈哈哈哈!”

    “戴绿帽子是吧?!”

    “NTR是吧?!”

    “玩弄我是吧?!”

    “他妈的给爷死!董卓死了,老子今天就送你上路!!!”

    才不过是一会儿的时间,美艳无比的貂蝉已经被愤怒的纯爱战士吕布凤仙殴打得不成样子,吕布凤仙双手握持那柄魔神兵,高高抬起,森然可怖,下一刻就是方天画戟断头台。

    气焰暴起,无边杀伐,整个青丘狐国现在接的下这一招的不会超过一只手。

    足以瞬间连这肉身和神魂都斩杀。

    但是吕布凤仙最终没有下手,只是自嘲叹息一声,仿佛看到了当年边关战功晋升之后,意气风发的勇武少年飞将军,离开了残酷却又淳朴的边关,来到了熙熙攘攘的世家大城,自嘲道:“我当年究竟是怎么样,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家伙?”

    转身,方天画戟斜持。

    吕布肃杀凌冽的甲胄碰撞之声中大步走出,拍了拍卫渊的肩膀,道:

    “我爽了!”

    “这一次我可以帮你!”

    “不过是开明,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