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关于说服乐子人的方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03
  第1070章 关于说服乐子人的方法

    大笑的声音,与此同时出现的,是人世无双的霸道杀伐之气,以及浊世之气。

    烛九阴抬眸,但是却被卫渊示意停止住,道:“算是自己人。”

    而后看向那边的吕布凤仙,看到这位勇武无双的战场鬼神,道:“吕将军,很久不见了啊。”右手手指轻轻抚过了手中的剑,感受到了长安剑的特殊之处,那剑鸣悠长细腻,以人族的技术铸造的剑,此刻却已经变得越发强大,不逊青萍。

    或许正是因为人族铸造此剑的时候,是最为纯粹的【技】。

    里面几乎没有掺杂任何的法则和概念。

    也因此这过于纯粹的基础足以容纳一切类型的法则。

    这才得以让那一道道果进入此剑,当然,也要感谢当初的吕布凤仙乐子人。

    直接把道果砸向了这个方向。

    烛照九幽之龙收回视线,平淡饮茶,吕布凤仙大笑踏入此地,而后一下坐在了椅子上,椅子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让卫渊觉得这个博物馆的遗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咔嚓一下被坐碎掉,眼角抽了抽。

    吕凤仙微笑道:“不错的地方啊。”

    那边的刘牛瞳孔收缩:“并州吕布?!!”

    丁原曾参与镇压黄巾军,而吕布凤仙当时还很年少,却也展现出了可怖的战斗力,更不必提后期吕布对阵张燕黄巾军,只是携带数十人就敢于掠阵于万军之前,刘牛手中雷霆奔走,本能化作一柄战枪。

    长枪出现,人已起身。

    下一刻。

    吕布神色平淡,右手伸出一把抓住了战枪,猛地朝着下面一按。

    雷霆之枪被压制在桌面上。

    连带着此刻具备有雷部玉枢宫左神将的刘牛都被重新按着坐回去。

    卫渊垂眸的时候,吕布松开了手中的枪,长枪以原本之势刺出,却因为吕布凤仙朝着后面一靠,枪锋只是擦着吕布的咽喉挑起,反倒是这家伙直接懒洋洋地依靠着椅子做住,双脚搭在一起,搭在了桌子上。

    浓眉如刀,虎目看向那边的卫渊,道:“你的这个长辈脾气似乎不是很好啊。”

    “不过,我这一次不是因为黄巾军和大汉后期时候的事情来找你的。”

    “只是商量如何刺出那一剑。”

    “以及,我来的时候稍微听到了一点点有趣的东西,你们打算要对浊世的强者出手?”

    卫渊看了看那边的吕布,若有所思,道:“是,所以说,吕将军你有兴趣吗?”

    吕布凤仙道:“你们之前已经和他打过了吧。”

    他屈指弹出了一道流光,里面有着浊世的信息,懒洋洋道:“而很凑巧的,他的求援情报,现在落在了我这边,也就是说,为了取信那位可亲可敬的伟大的大尊,我必须要在之后一段时间前往开明那边,倒是能够做到你们需要的那种。”

    卫渊和烛九阴对视一眼。

    为了保证契的成功,以及安全。

    在那个关头必须要有开明不会怀疑的存在突然暴起对着开明出手。

    至于坐见十方的能力,卫渊可以暂且以因果纠缠,帮助吕布凤仙遮掩过去。

    这几乎算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就在这个时候,吕布忽而笑起来,道:“不过,问题来了。”

    他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卫渊。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呢?”

    卫渊:“……”

    吕布懒洋洋道:“说好了,不要用什么大义之类的东西和我说,大汉的吕奉先已经死了,现在活过来了,况且,就连大汉都已经没有了,用大义的名号要求我去冒险而战的话,这一点行不通。”

    “我会打算和你联手对那位出手。”

    “也只是因为祂竟然打算要约束奴役我,我很不爽,经此而已。”

    “实话说,我对那位出手,对你们也有大好处对吧?”

    “我已经要准备做这一件事情了。”

    “那你们还可以提供给我什么,让我愿意在这一件事情上帮你们?”

    吕布的眼睛平静注视着卫渊。

    连水鬼都震惊了。

    这,这特娘是吕布?

    吕布不应该是二话不说,方天画戟直接上的超绝莽夫的吗?

    烛九阴淡淡道:“毕竟是在汉末三国前期排名不低的诸侯,还是比一般人来得明白。”

    三国时代那是什么时代,那是个没有脑子几乎活不过几集的超级乱世,曾经二伐辽东,直接两次灭了高句丽的毌丘俭,在那个时代都无法排得上名号,只是卫渊发现烛九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轻描淡写地看了自己一眼,嘴角抽了抽。

    怒视一眼瞪回去。

    你看我做什么?!

    烛九阴却已经提前未卜先知一般地把视线转移回去。

    轻描淡写地喝了口茶。

    卫渊揉了揉眉心,道:“你要什么?”

    “那要看你给得出什么了。”

    卫渊沉默,想要说给钱,看了看自己的钱包,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烛照九幽之龙。

    这个家伙有钱!

    这家伙用来写正字的小本本都是玉书,有足足一座山那么大啊!

    烛九阴看向那边的吕布凤仙,淡淡道:“可以来说说看……”

    卫渊想了想,起身出来,直接打开手机。

    拨号——

    深深吸了口气,开口:

    “阿亮!!!”

    ……

    石夷伤势自然而然地痊愈,而后来到了交锋时候的广场。

    因为两人的交手和战斗,这一处广场已经相当于被彻底地摧毁,看上去一片狼狈,只是幸好,两人的战斗和交锋没有留在大地上,否则的话,这里恐怕是会被带来巨大的伤亡,可即便如此,此地也彻底被破坏地淋漓尽致。

    石夷沉默,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思考账户余额。

    最后打了个响指。

    几乎是刹那之间,整个广场就全部都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导致来到这里的人们都呆滞住,不敢置信地看着这里的模样,石夷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权能·【时间加速】。

    在一刹那之间,石夷把自己的时间延长。

    然后自己把这个广场给修好了。

    跑去山里,找来适合的食材。

    然后用刀劈开。

    一块板砖一块板砖地修好。

    连路灯和电线都给重新接好。

    为此他还用加速的时间看完了一整个大学电力和公开课,顺便做完了工科大学函授学位网络考试考卷,买来材料练手给钦原鸟做了一个小台灯,最后才上手,达成了现在的模样,而后面无表情地离开。

    破坏公物,理应赔偿。

    赔不起的话,

    就只好亲自去修理。

    恢复原样。

    石夷拍了拍衣袖上的石头渣滓,而后辨认方向,打算前往一次青丘国,代替天帝送上礼物,以庆贺禹王夫妇的重逢,尽管当初的时候碍于双方立场,就是天帝帝俊将禹王带走,但是此刻毕竟和当时不同。

    只是石夷在路上,却察觉到了许多的异样。

    眸子微动。

    一只,两只,三只……

    狐狸似乎有些多。

    难不成女娇还要和禹王重新再办一场婚礼,所以要求神州的所有狐仙前来贺礼吗?

    这样说来,卫渊似乎也会来。

    是不得不来。

    “嗯……”

    大荒西北天域石政委忽而沉吟:“这样的感觉,怎么像是卫渊得罪了女娇,而后躲开了女娇,之后被女娇给设下的局?他躲着不见女娇,那么女娇就重新办婚礼,而后作为弟弟的卫渊来的话,就是自投罗网,不来的话,女娇削他连禹王都要帮忙一起上。”

    石夷面无表情,摇了摇头:“看来卫渊确实是得罪她了。”

    “如此大的阵仗。”

    “难道当时他就没有想到过后果吗?”

    “还是太上头了。”

    “原来狐狸精也有这么容易上头的个体吗?”

    “还是卫渊是特殊的那个?”

    石夷忽而脚步微微一顿,周围出现了一层层虚拟的幻境,微微抬眸,前面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似乎是人,又似乎是狐狸,而在石夷眼里,那是一只狐狸头顶着一片树叶,满脸紧张地看着石夷。

    旁边的草丛里面还有一个狐狸,以及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现在狐狸正在安慰那个少女。

    少女则是止不住哭泣。

    狐狸精道:“不要哭了啊,哎,怎么会,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是怎么了?”

    “我大奶奶那个时代都没有这么离谱。”

    “咱们就是讨个口封。”

    “说是像人,就道行成了,提前能变成人,可是,可是……为什么那个人会说出,‘我看你像是一个一米五白发红瞳三无美少女的?’”

    少女哭得更伤心了。

    “可是,可是我是男狐狸精啊!”

    “待会儿还要去给泉州的渊祖宗送信,这,这要怎么见人啊。”

    讨口封?

    是为了见女娇,参与这五千年一遇的涂山狐族大会,所以采取了这样的化形捷径么?

    石夷若有所思,这是狐狸精一种化形之术,借助人的气运,你说他像是人,他就会化形,若是说像是畜生,则是会亏损不少的道行,当然,若是有人说他像是神仙,那么就相当于要以人类自己的气运来助其得道。

    没有想到,居然见到了人间这样的风俗,而且,似乎还吃了个亏。

    石夷沉思,那边的狐狸精忍不住道:“你看我,像是什么?!”

    石夷颔首声音缓和道:“修行三五百年,也不容易。”

    “今日遇到我,便帮助你得道吧。”

    那狐狸精先是一惊,而后大喜。

    那白发少女哭得更厉害,满是羡慕。

    狐狸精又一次问道:“你看我像什么!”

    而后看到石夷面容庄严缓声回答:

    “我看你像是一个为共产主义奉献终身的无产阶级战士。”

    狐狸精脸上的灿烂笑容凝固。

    ……

    与此同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接到来到亲爱的姐姐的死亡级别报复,以及即将在这种氛围里面去带着珏见禹王夫妻的卫渊,终于得到了阿亮的回复,在少年无可奈何的话语声中,将手机递给了吕布。

    看了一眼烛九阴。

    烛九阴平淡摇头。

    吕布凤仙,乐子人。

    软硬不吃。

    死了一次之后深谙摆烂之道。

    刚刚那点时间,烛九阴未曾说服他。

    他甚至于觉得吕布凤仙本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个乐子。

    乐子是谁?

    自然不是他烛照九幽之龙。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的少年谋士和吕布凤仙寒暄之后,只是微微道了一句话,吕布脸上懒散的笑容刹那凝固,本来懒洋洋坐在那里,猛地起身,如同战场之上,鬼神重临,双瞳微微瞪大,寒光迸射:“谁?!!”

    手机里面传来了少年谋士温和的嗓音:

    “吕布将军没有听到吗?”

    “我的意思是,将军许久不曾回来中原。”

    “可还记得,貂蝉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