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人世非独一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9
  第1067章 人世非独一人

    带着面具的少年心中思考,洒扫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过了一会儿,刚刚的青年又进来了,大倒苦水说是开明神动怒之后,不少的同伴都被牵连,真的是神灵之怒,如威如狱,只是大倒苦水,戴着面具的少年却也不曾说什么,只是安静的,一下一下地洒扫着。

    最后把简单的工具法器放在旁边。

    看着那边满脸苦涩的青年,平淡道:“我有事要说,开明。”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那青年的身躯刹那凝固,而后五官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从之前老老实实的扫地小哥,变成了下来体验生活的威严尊者,而后双瞳微微内蕴,升起了两簇淡紫色的光,气质邪异,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道:“还是你这里舒服啊,哈哈……”

    “还能回来这里,也不用避讳那个家伙。”

    “五千年枯坐,将自身从十方之内摘除的手段,确实是厉害。”

    “人世间说的,技近乎于道,大概就是这样的境界了吧。”

    契没有开口,只是平淡注释着开明。

    开明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少年,眼底轻佻,但是紫色瞳孔深处却多少带着一些戒备。

    自然要戒备的。

    如何能够不戒备此人?

    当初契于涂山之下枯坐五千余年,将十方剥离于自身,靠着绝无仅有的奇门遁甲之术,另辟蹊径地做到了比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更高一筹的层次,然后斩下了浊世状态开明的一首,而后就离开了人世间。

    在卫渊驰骋于大荒,决战于荒野,搏命诸神,证道因果的时候。

    人世间武侯拆分自身神魂,以防止诸神对自我的控制。

    而后找到所有的人间风水术士和奇门方士,一并在朝歌城下布下了逆转生死之阵。

    直接利用了烛九阴的清醒之梦。

    联手涂山氏完成了大羿复苏计划。

    而眼前这个看上去气机枯败的人族则是默默无闻地循着十方之轨迹,硬生生地找到了机会,设计捕捉了十名开明分身。

    而后又察觉到了开明分身和分身之中的不同之处,推断出来了昆仑三神开明其权能的底层逻辑,一个分身一个分身地尝试,最终硬生生从那些分身里面找到了眼前的清开明锚点,当开明察觉到自己的分身后手陷入问题的时候。

    契正在按照当年阿渊的做法,亦或者说禹王的做法。

    把开明分身九头猫放在一根棍子上。

    下面烤着火。

    摇动那铁棍子。

    慢条斯理地在那边烤九头猫,以此让开明一缕神念回来,搭上了线。

    “不过,没有想到,你的计划竟然如此地疯狂……”

    开明还是忍不住感慨。

    契平淡道:“你若是和两个一根筋的莽夫待着太久,你也会如此。”

    开明反驳道:“可你们相聚的时间才不过是几十年而已。”

    看着周围这自己无比熟悉的环境,感慨道:“不过你也应该感谢那家伙。”

    “如果不是他发了疯一样斩开了一座天门。”

    “那个我是不会有这样的漏洞,哪怕是有着你的奇门遁甲,天机神算,再加上我亲自带路,你都混不进来的。”

    契心如平湖,不起波澜涟漪,淡淡道:“他?”

    开明崽连连摇头,道:“我不能说名字,也不能够写。”

    “我现在本身就是实力亏损状态,又不像你。”

    开明有些感慨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道:“你将四方,天地,过去未来,生死这些概念都从自我身上剥离,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抵达了不沾因果,不入天命,不落死生,你倒是可以随意提起这些禁忌的名字,都不用担心被察觉。”

    “也只有你这样特殊的人,才能做到设计另一个我而不被道果境的生死预知察觉吧。”

    “你也就只有一个弱点了。”

    开明并指而动,指着契的眉心,玩味笑道:“那就是你自身的实力太弱了。”

    “剥离因果之后,很容易死于刀兵之灾。”

    “那么哪怕是因果都无法察觉到你的死亡。”

    契的眸子平淡幽深,没有丝毫涟漪地拨开了开明的手指,淡淡道:

    “本该如此。”

    “若想做到收天之事,自然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我在涂山的时候,女娇来过几次,每次都会给我许多书,人间有一句话。欲成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我不惜身,也只是有谋求大事的资格而已。”

    “弱小人族,只能如此。”

    开明嘴角抽了抽,故意叹息道:“是啊‘只是’,‘资格’,‘弱小’,枯坐五千年直接破了那个我的功体。”

    “我真的得要好好考虑一下了,你能够扳倒另一个我,那么之后是不是也能够把我给坑了,所以,你猜我之后要不要杀一杀你?”

    契的声音平淡:“你不会。”

    开明一只手撑着下巴,笑容灿烂:“哦?这么有把握?”

    白发苍苍的少年嗓音平淡回答:

    “因为我若死的话,你会觉得太过寂寞。”

    “只有世上仍存如你我之辈互相算计的人,这世间万物,才不觉得无趣。”

    “若是杀了我,你坐在昆仑山上,放眼四望,再无人可以以纯粹之法破去你的功体和权能,玉龙雪蟒,白雪皑皑,坐见十方,一切都在观测和把握之中,如此千年万年,波澜不惊,岂不遗憾?”

    开明的笑容微微收敛。

    没有想到自己的心中所想会被这个白发少年一言道出。

    这正是坐见十方为何会喜欢冒险的原因。

    过于无趣。

    十方囊括四方,天地,过去未来,生和死。

    而昆仑之上更有陆吾把守,有杀伐十大巅峰第一阶梯的西皇横枪而立。

    所以当他发现了大劫这自己都看不破的事情之时,就前所未有地开心起来。

    嗯,至于为什么说西皇横枪而立。

    当然是因为大姐头太精致小巧了,一丈二的长枪拄着会让她看上去更小。

    虽然会很可爱。

    但是如果你当着西皇夸她可爱的话,可能会被她拎着那一柄西皇战天枪追杀到天南海北诸天万界。

    开明心底调侃,笑容灿烂。

    而后少年契嗓音平淡不起涟漪道:“而且我已经和烛九阴有所联系。”

    “你杀了我。”

    “他会来找你聊天。”

    开明凝滞,而后却不以为恼怒,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果然是你我之辈,我就说,烛九阴实力和我本体相差仿佛,而这一处地方,乃是我以天门和权能镇压而成,不在十方之内,哪怕是祂,也不要想在短时间内找到。”

    “原来是你找到了他?!”

    “什么时候?”

    契淡淡道:“在离开涂山的时候。”

    开明没有在这一件事情上继续深究下去,只是道:“所以,你打算怎么样做?”

    契道:“你的权能基于分身化形,每一个分身既可以容纳主体意识的存在,也拥有独自判断事情的能力,所以,我打算在开明分出足够多的分身之后,将其本体和这些所有的分身短暂截断。”

    契在地上画了一个复杂的风水大阵,复杂到了当世神人妖魔之中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三个人能看懂的级别,道:“找到机会,逼迫开明本体分出足够多的分身,而后斩断联系,你瞬间让其余分身融合为一,颠倒阴阳。”

    “那样,【开明】的根基就会化作两份,你们互相争斗。”

    “至于之后,谁能争得本体的位格,谁则是成为分身受人所制。”

    “就要看你了。”

    “也只有这样可以彻底解决浊世开明。”

    契平淡地看着那边的开明,开明也饶有兴趣,点头道:“放心,逼迫开明分身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咳咳,我那边有一个大手笔,不过我不能和你说他是谁,如果说了的话,事情可能会不好收场。”

    “那么,契,我就告辞了。”

    “嗯。”

    白发少年平淡颔首,眼底没有丝毫涟漪,只是声音顿了顿,又道:

    “阿渊,女娇,禹现在如何?”

    开明看着眼前的少年,看到他一路潜伏身影,以一介凡人之身推导出坐见十方的部分权能基础,而后胆大妄为地来到这里,同时在开明自己,以及浊世的开明,烛九阴三方之间布子纵横,最后将浊世的开明硬生生困在这里。

    一路冷淡漠然。

    欲成大事,不可惜身。

    于是便将自己的性命先交出来。

    而后寻一线杀戮之机。

    冷静决然,以人之身落子大局。

    唯独说到了这三个名字的时候,那一双枯坐五千年的平淡双眸才会浮现出属于人类的生机,开明本来想要玩笑着说一声你猜,但是这个时候,哪怕是祂这样恶趣味的天神都有些不忍,没有欺骗,只是道:“放心,都好。”

    “禹王被救回来了,现在在涂山。”

    “他们夫妻重聚感情好得很。”

    “就是怕有点费肾气。”

    “至于那家伙……”开明没有提名字,只是道:“也快大婚了,大概大婚之后,很快就会生孩子出来了,只是不知道会生几个出来,哈哈,我总是觉得,帝俊会逼他多生几个,然后从里面挑选资质最强之人,直接带到群星万象之上,亲自教导。”

    “然后期待教导出一个更强的对手出来。”

    白发少年眼神温和下来,道:“他们都好啊。”

    “嗯。”

    “这样就好了。”

    开明声音顿了顿,道:“记住那家伙要结婚了。”

    “所以,大婚那时你总要出来的对吧?”

    “不可惜身,可不要真死在这事情上。”

    开明看着那边垂眸的少年,摇了摇头,一点真灵洒脱离开,那青年双眸之中的两簇紫色火焰幽幽地散去,只是打着哈欠道:“啊,怎么又睡着了?真的是……明明刚刚那么紧张,这一转眼又睡着了,这个毛病可是得要改改了。”

    “要不然哪天在河边来这么一下。”

    “怕是当场就得给淹死了。”

    “阿七?”

    他声音顿了顿,看到那边少年抱着洒扫之物,已经坐在那里,垂眸睡去,于是放松了脚步声音,慢慢走出来,这是福地里面的一座偏殿,宽阔,恢弘,白玉一般的地板铺展开来,青铜器物带着上古蛮荒的巨大。

    少年一身蓝色的衣服依靠着石殿闭目垂首。

    呼吸平和。

    风吹过来的时候,就还像是当年那样,像是掠过草原和大地的风,他双臂枕在脑后睡着,耳畔传来了的是禹王的声音,女娇的笑声,还有阿渊做饭时候的声音,嘈杂的声音往日往往让少年恼怒,此刻却让他安心。

    不在十方之内。

    就代表着少年的感知当中,没有四方,没有天地,没有过去和未来。

    像是坠入了无边的森罗黑暗,唯独这一丝丝的过去的记忆,像是黑暗当中最后的那么一点点的光,让他的心神安宁下来,最后少年一个人蜷缩在这昆仑福地的大殿里面,沉沉睡去,就像是回到了过去。

    身子缩了缩。

    “阿渊……”

    “禹,女娇……”

    无边苦海,踏破十方。

    五千年孤苦,千万里独行,所求者……

    亦不过人世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