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南天门和故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57
  第1066章 南天门和故人

    来自于元始天尊的敕令,就只是瞬间就在整个九天门之一上刻录下了新的烙印。

    其中十方内外之一,代表着四方之中的南,就此出现了无数的因果汇聚其上,开明面色骤变,感知到了自己那一座天门之上出现了的恐怖纹路,失声怒道:“这是……因果?!”

    “而且是虚构因果?!”

    “因果可以这样用?”

    “元始天尊,你无耻!”

    开明感知到了明明不存在天地之间的因果出现,这根本就不是现实中存在的因果。

    但是这些因果却偏偏又无比地真实,简直比起真正存在的那些因果纠缠都要来得沉重。

    【南天门】,在人间界过去岁月曾经存在的漫长神话当中,具备有极为夸张的存在感,几乎是瞬间,那代表着因果的纹路就直接占据了这一座天门的大半,哪怕是开明惊惧于先前那道人一剑,但是此刻也没有办法继续忍气吞声下去。

    虚空中空间被撕裂,洞开,而后一只巨大的手掌缓缓探出。

    轰然按在了这一座天门之上。

    青铜色的天门,已经有一半化作了碧玉般的色泽,双方的气机和法则开始了剧烈的冲击,卫渊毕竟是临时赋予了这昆仑天门神州传说的【南天门】的位格,毕竟只是虚构,在抢夺此物的控制权和所有权的时候,不占上风。

    大门之上青铜色泽越发清晰,而后震颤打开,有着无数的法则流光变化。

    这是代表着昆仑九天门原本的效果,

    而道人那边的门打开,却是一片幽深。

    开明曾经在人世间游历,但是看不起人间界的底蕴,此刻脑海中疯狂思考,人间界的【九天门】到底代表着什么,忽而,他想到了——

    人世间天庭南天门打开会出现一个效果。

    轰!!!

    刹那之间,雷霆之声爆开,隐隐约约,看到了那边的南天门内部,雷霆奔走,有世间诸多雷霆,而后雷霆之中,为首者正是龙首人身,大泽雷神!雷神一侧,则是群山伫立,云气缭绕,一白发道人烹茶呆滞状,而旁边更有昆仑武神应龙庚辰,昆仑女魃。

    三十六雷部正神烹茶品茗,一派祥和。

    儒雅清雅,正是道门风骨,世外仙人,隐修之辈的氛围。

    门对面的那帮人似乎也看到这边了,满脸呆滞。

    一瞬间迟滞之后。

    老道人瞬间抄起手里的桃木剑。

    刚刚还在喝茶的雷部三十六正神整齐划一,直接把茶碗一摔。

    咔嚓!

    然后整齐划一猛地起身。

    踏!

    他们整齐划一踏前一步,而后右手一挥,直接齐刷刷掏出了三十六把大斧头。

    一瞬间刀光斧影,雷霆炸开。

    满脸狰狞狂笑。

    “天尊在召唤我等?!!”

    “啊哈哈哈哈,兄弟们,立功之时,正在此刻!”

    霞光涌动,雷霆之声奔走,更是乌云滚滚压下来。

    开明面容扭曲,直接控制法则将九天门齐齐关住了,连刚刚准备好要轰击在了道人眉心的法则洪流都收了回去,而这个时候,开明终于明白了,人间道门传说【南天门】最大的效果是什么——

    直通天庭,堪比大荒建木。

    特殊类别神兵·【南天门】

    神兵特效:【十万天兵】!

    简而言之,权能·摇人!

    靠着和元始天尊,以及【南天门】这个传说有所联系的因果,而后将所有的因果都汇聚在这一座控制方位的天门之中,打开天门,就直接把这帮人一口气全部调过来,这也是因为开明的昆仑天门本就有部分的十方权能。

    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因果】简直就是绝配。

    一个是直接能在十方内外找人。

    一个是只要你找到人立马就能够拉过来。

    开明咬牙切齿看着那边的道人,知道自己的九天门已经被打上了这个道人的烙印。

    至少是其中一个被打上了他的烙印。

    直接有一半化作了特殊的法宝。

    这门是没法用了。

    正在这个时候,本来关上的南天门忽而剧烈震颤起来,这个时候卫渊和开明在角逐此物的控制权,反倒是没有闲心压制这天门,而后,本来已经被关住的天门轰然打开,而后就在开明惊悸,会不会是刚刚那三十六雷部战将杀过来了。

    轰的一声,那门简直像是被一个嚣张无比的家伙一脚踹开似地大开!

    而后一只毛茸茸的左手直接伸出,死死扣住了这南天门。

    旋即就有无数的水汽氤氲翻滚,让人如同落入了东海之下,一根棍棒伸出,旋即是桀骜的声音,语气里面满是不爽:“这什么门?卫渊你在搞什么鬼?!”

    !!!

    开明面容扭曲。

    战力之强,足以稍微胜过了浊世水神,虽然不擅长大道,在整体的根基和底蕴上不是十大巅峰,但是其战力之恐怖,意志之坚韧,完全不逊于那些不擅长战斗的十大巅峰,而且还传来了,极为浓郁的,浊世水神死前残留的不甘。

    草!!

    什么时候人间界出现了这么个孽障玩意儿?

    一开门,门后面到底都藏了些什么?

    不过,这应该就是最后一个了。

    一个足以胜过不擅长战斗十大巅峰的恐怖怪物。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的吗?

    轰然巨响,南天门再度被关注,开明强行关门,面色煞白,额头滴落大滴大滴的汗水,已经颇为吃力,而就在他和卫渊在抢夺这一座天门的所有权的时候,忽而,耳畔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音,儒雅有礼。

    而后是温和好听的声音,客客气气地开口,仿佛道德修养极高的卓尔君子:

    “你好,请问有人吗?”

    开明神色微微凝固。

    而后明明已经被封锁的天门就这样缓缓地被打开。

    一位身穿白衣,笑容俊雅的青年踱步走出。

    笑容温和,双瞳却是金色蛇瞳,妖异邪异,连带着那温暖的笑容都让人心底发寒,背后生出冷意,不知为何,开明的身躯似乎有些僵硬,隐隐有种难以动作的艰涩感,这代表着对面的这位青年,实力至少比他要强一个层次。

    轰!!!

    南天门再度被关上。

    这一次却是元始天尊动的手。

    面无表情,一脚直接踹出去。

    就仿佛已经经历过千百此的淬炼,这几乎是无可指摘的不破之招。

    一脚直接踹在那白发青年的屁股上。

    直接把他踹出了天门。

    元始天尊面无表情:“这个时候想要来摘桃子?”

    “再见了您内!”

    开明瞠目结舌地看着这元始天尊仿佛将自己的援军踹出去,觉得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而面不改色的元始天尊却在刚刚那渣蛇出现的时候,感觉到了背后烛照九幽之龙变得森冷的目光。

    毕竟,本来有望十大巅峰第一阶梯的烛九阴。

    就是被当时的好友【伏羲】给坑了。

    修行了颠倒阴阳之术,结果把自己的功体和根基都给分成了两个部分。

    一个是虽然是道德天尊但是一点道德都没有的渣蛇,另外一个是宽宏大量一点都不记仇不小心眼的烛照九幽之龙,凑在一起怕不是当场成了四人混战,你们龙蛇类别的先天神圣是不是都有点问题,还是说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了娲皇,剩下的就是你们两个?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是角逐力量和根基的时候,哪怕是刚刚南天门产生暴动的时候,两人都没有放松权能和法则的碰撞,这个时候,卫渊忽而气机暴涨,代表着天庭的因果一寸寸地蔓延,而后开明在尝试死拼抢夺回来的时候。

    道人左手五指微垂。

    而后直接和这一座南天门产生了联系。

    手掌垂落,竟然仿佛勾勒天地,苍苍茫茫,混混沌沌,直接将开明锁定其中。

    【南天门】和卫渊共鸣。

    是翻天的变种,将翻天之势和剑气剑意融合,掌行剑招,而后和这一座天门共鸣。

    仿佛要从十方之内,将敌人直接锁定。

    开明神色微微凝固,瞳孔收缩:“十方俱灭……”

    “你怎么可能?你学会了?”

    “你怎么可能看了一次就学会的?!”

    “不是一次。”

    道人回答道:“是两次。”

    儒家弟子南山之竹之所以没有办法名列七十二贤的唯一理由,就是他有两科无法合格。

    而其他几门,御,剑,射。

    则是魁首。

    一掌翻落,剑气随行,整个天门轰然巨震,瑞气千条,霞光万丈,而白发道人似乎比这天门更高,嗓音平静,道:“这是翻天掌法的第二招,从开明十方俱灭而悟,既然需要和【南天门】共鸣,故而名为——”

    “【斩仙台】。”

    一招翻落。

    开明气机暴退,只是留下了一摊鲜血,悬浮于空中,刺目无比,却又孕育有强大的力量,道人垂眸,屈指一弹,这一滴滴鲜血浮空,化作了一柄剑,而后循着因果,直接绕开九天门,远处传来了一声怒吼。

    而那一座巨大天门刹那之间从青铜色的苍茫雄浑,上古蛮荒之气化作了如图碧玉一般的透彻,只是其余八座天门这一次收缩地更是紧,阵法展开,完全无法靠近过去,卫渊皱了皱眉,袖袍一扫,那一座天门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收入了道人袖袍。

    烛九阴平淡道:“你要在这里等着吗?”

    卫渊道:“当然不,现在开明这样,肯定没有办法打破,况且,你也该恢复一下。”

    道人袖袍一扫,无数剑气仿佛洪流一般,和因果连锁,在烛九阴布下的时间凝固之中,又增加了如汪洋般的剑气,剑气纠缠,刹那之间化作了一座【诛仙剑阵】,直接把九天门,亦或者说八天门和天门之内的开明困住。

    我或许打不开你的锁。

    那我可以再在外面加一把锁。

    让你也打不开.JPG。

    道人深深看了一眼被封锁起来的天门大阵,袖袍一扫,消失不见。

    ……

    “可恶!”

    “可恶啊!援军为何不来,为何不来!”

    开明震怒的咆哮不断地在天门之内回荡着,让追随着他的心腹都噤若寒蝉,不敢多说,而在这天门内巨大福地空间的一处偏殿里,一名青年感慨道:“又来了又来了啊,阿七,你说,我们这一次能活着出去吗?”

    “为什么开明神会突然性情大变呢?”

    他说的阿七是一个身材不高的少年。

    微微点头,嗓音不紧不慢:“无妨。”

    “和我们这些小人物没有关系。”

    “这倒也是。”

    先前的青年感慨。

    而在这青年走后,正在洒扫此地的少年自语疑惑道:

    “……元始天尊,这是谁。”

    “竟然能够让开明都吃瘪……不过,或许是机会。”

    一个再斩下开明一首,乃至于数首的机会!

    那样的话,就可以和阿渊他们见面了吧……

    抬眸,幽深眸子,脸上带着一张面具,白发苍苍,如同枯坐千百年般死寂。

    阿七——

    阿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