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求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01
  第1065章 求援

    因果勾连成必中之局,最终垂落于五指之上。

    旋即,浩荡磅礴,轰然砸落。

    仿佛要在下一刻直接一掌按在开明的眉心之上,直接将其神魂镇压碎裂。

    开明双目怒睁,长啸出声:

    “休想!”

    九重天门齐齐亮起,而后刹那之间形成了镇压十方内外的屏障,道人的手掌落下,发出了浩瀚磅礴的声音,竟然无法洞穿这九天门,正如开明说的一样,九重天门,其威能也在笔直上生,恐怖的剑气洪流也没能撕裂这一切,这让开明的心终于安下来了。

    而后下一刻。

    才爆发出了滔天气焰的开明毫不犹豫,直接转进。

    一瞬间遁出万里。

    一座座的天门砸落下来,层层叠叠,化作了防御层,斩断十方内外一切纠缠,上下四方,过去未来,乃至于是生死都被割断,也因此,因果自然也无法存续下去,在卫渊的眼前层层叠叠地碎裂开来。

    跑得比老鼠都快。

    简直是卫渊目前见到的,见到他之后,转身转进得最果断,最直接,最毫不犹豫的一个。

    白发道人微有些目瞪口呆。

    这家伙,是属猫的吗?

    旁边传来了冷淡的声音:“……愚蠢之辈,因果虽强,也非万能。”

    “你不该救我。”

    “而是应该直接出手,将其杀死。”

    “过早暴露行径,简直愚蠢。”

    白发道人转了转眸子,看到那边巨大恢弘,长及千万里的巨大烛照九幽之龙消失散去,在金红色的光芒逸散之后,身穿灰袍,面容古拙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卫渊的身旁,只是和过去卫渊看去,其面容都带着一层灰色雾气不同。

    这一次的烛九阴脸庞却清晰无比,是清逸的样子。

    面无表情,皮肤白皙,手指骨节清晰修长,眉眼大而平和,鬓角黑发垂落,一身朴素灰袍竟然也能传出潇洒飘逸之感。

    这穿衣服的本事,禹王那个将天帝华服传出草莽豪杰之气的家伙看了都要眼馋。

    卫渊挑了挑眉,道:“……这么久没有见面,嘴巴还是这么毒辣,看来是真的。”

    “不过,认识了这么久,难得看到你这么狼狈啊。”

    烛九阴白皙手掌微握,抵着嘴唇咳嗽了几声,眼神平淡,大而清淡的眸子扫了一眼那边的道人,反而淡淡道:

    “道士何来之迟?”

    ???

    卫渊忍不住道:“这还怪我了?”

    他看着面色多少有些苍白的烛九阴,还是没有继续吐槽,皱眉道:“不过这一次你也太冒险了一点,差一点就被重伤了,你就不担心我来得迟了一步吗?”

    “冒险?”

    烛九阴平淡道:“你会过来吗?”

    卫渊点头。

    烛九阴淡淡道:“只要你来的概率是百分之百,那么,本座就没有冒险。”

    “至于迟了。”

    “因果之主如果都能迟了的话,那么本座输了也不算冤。”

    卫渊袖袍一扫,自身气机缓缓落下,流转变化,落入烛九阴身上,帮助其恢复气息,而后好奇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这里和我的因果似乎浓郁地有些过头了,不只是你我之间的因果,而且似乎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

    烛九阴眸光开阖,淡淡道:“你感觉错了。”

    卫渊伸出手摩挲了下下巴,道:“我觉得没有错才对。”

    “你没有感觉到吗?”

    “你看,就在这里。”

    五指握合,连烛九阴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有一道道因果直接被卫渊给握在了手里,而后微微一拉,一侧的虚空忽而出现了一道裂隙,而后一座玉书做成的小山直接出现在了卫渊的眼前,上面写着卫渊的名字,下面密密麻麻写着一个个正字,似乎是在记录什么。

    卫渊:“……”

    烛九阴:“……”

    卫渊拿着一枚玉书,道:“这是什么?”

    烛九阴神色平淡无波:“本座不知道。”

    可是卫渊只是靠着因果一看,就看到了烛九阴刻录这些玉书的模样,听到了烛照九幽之龙偶尔的自语,所以明白了这些玩意儿究竟是什么意思,嘴角抽了抽:“不是,烛九阴,你应该没有这么记仇啊!”

    卫渊咬牙切齿道:“我明明都叫你胸怀广大一点都不小心眼的烛照九幽之龙了吗?”

    烛九阴沉默,淡淡道:“此事论心不论行。”

    “???,不是万恶淫为首,此事论行不论心吗?”

    “你是不是颠倒过来了?”

    烛九阴平淡闭上双眼,而后淡淡道:“本座这里,不一样。”

    ???

    卫渊看着那边的烛照九幽之龙把视线转移来开,嘴角抽了抽。

    你有本事说瞎话,你有本事睁开眼睛啊。

    烛九阴平淡道:“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你来之后,居然会这么莽撞,选择了一招强拼九重天门,九重天门可是整个西昆仑当中,仅次于昆仑【诸界唯一】特性的至宝,尤其是和开明坐见十方之力融合,镇压十方内外,每一天门都可以彼此地配合,其威能提升,不可小觑。”

    卫渊看着那边的天门。

    看到九重天门都变得极为恢弘,其威能被彻底展开,仿佛碧玉一般,而且极高,恢弘壮阔,卫渊和烛九阴此刻的人形站在这天门之前,几乎如蝼蚁一般,其中无数的法则变化流转,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确实有西昆仑至宝的气象。

    卫渊道:“我只是想要试试看,果然很难打开。”

    “试一试?”

    “是……有人告诉我,这九重天门全部展开的威能极强,我也打不破。”

    “所以多少想要试试看。”

    “就像是有人告诉你东北冬天的铁栏杆不要去舔,后果自负,就会让舔栏杆这件事情变得充满诱惑。”

    烛九阴垂眸看着那边的九重天门,淡淡道:“等我片刻,你我联手,或可尝试破去。”

    卫渊道:“无妨,我倒是确实是有一个法子,可以稍微试一试。”

    “既然九重天门放在一起,可以彼此配合,法则之间也能够互相弥补,爆发出更强的威能,那么就只要打破【九天门】这个概念就可以了。”

    烛九阴抬眸。

    青衫白发的道人洒脱笑道:“我既然知道这九天门难以破去,难道说会没有准备就来吗?”

    灰袍黑发,眸子大而平和,神色冷淡的天神淡淡道:“难道不是?”

    道人喉咙哽住,话都说不出来。

    只好甩了甩袖子,没好气道:“总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就看着吧。”

    ……

    九天门内——

    开明见到那道人的攻击未曾击破天门的防御,这才松了口气,数千年前在浊世昆仑墟,这道人以决然一剑,硬生生斩了他一座天门,让祂的十座天门直接变成了九座,给祂的内心留下了极为深重浓郁的阴影。

    当即朝着这一处密地当中的心腹属下吩咐道:

    “立刻给浊世大尊传讯,此地元始天尊出现!”

    “请大尊祂老人家速速派遣援军前来……”

    开明一咬牙,道:“就说,我已经成功将烛照九幽之龙和玉虚元始天尊拖住!”

    “只要祂老人家派遣援军过来,便可以两面联手,将这二者拿下。”

    “就算是拿不下,也足可以趁着地势之利,将这二者重创!”

    “速去!”

    正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忽而有清越的剑鸣声音响起,如同万物化剑,天地为剑,森森的锐气,哪怕是有着九重天门的隔绝和封锁,仍旧让开明的瞳孔收缩,仍旧让祂感觉到了无比的寒意和锋芒。

    !!!

    神识一扫,就看到了那边的道人再度袭来。

    青衫广袖,仿佛盈满了天地之间无穷锋芒和锐气。

    还来?!

    开明不敢怠慢,九重天门齐齐爆发威能,法则汇聚,如同霞光瑞气,将此地映照地明亮一片,仿佛是重新来到了那昆仑秘境,美不胜收,绚烂夺目,而后无数的剑气恢弘如雨,尽数洒落下来,九重天门不得不全力防御。

    无数法则汇聚化作了屏障。

    被青萍剑一剑而开。

    但是青萍剑也已经剑势颓去。

    开明松了口气。

    只是这个时候,道人已经出现在了九重天门第一重之前。

    先前这道人用出来了比起之前更强的翻天,仍旧没能够打破这九重天门的防御,所以开明仍旧还是安心,顾左右言:“又是翻天之术,元始天尊,也是黔驴技穷也。”

    直到道人五指微垂,手掌扣在了这一座天门之上。

    因果猛然展开。

    并非是如烛九阴说猜测的那样,直接抢夺九天门的执掌资格。

    而是赋予!

    剑气恢弘凌厉,直接在上面以因果为剑落笔写出了三个字。

    浮黎元始天尊敕令——

    【南天门】!

    轰!!!

    伴随着轰然如雷的闷声,祥云翻腾,凭空出现在了这开明的福地之上。

    下一刻——

    这一座天门之上直接出现了另一股气息,来自于人间界和四海的天庭符箓体系瞬间察觉【天门】的存在,而后直接将其锚定。

    ……

    来自于开明的求援先一步落入了浊世,而后也同样理所当然地落入了人间界。

    落入了此刻忠诚无比,此刻勇武刚强的浊世之矛·吕布凤仙手中。

    “……援助么?”

    吕布凤仙微微抬眸。

    他正在和自己的好友聊到兴头上,本来不愿意离开,但是这似乎也是在浊世大尊面前表现自己的特殊机会,如果就此放弃的话,又似乎有些许的可惜。

    正在考虑要不要去的时候,忽而察觉到了一股气息,一股充斥着刚强和清气的气息。

    抬眸看去——

    在这个喷泉广场的另外一边。

    身穿黑衣卫衣,面容一丝不苟,同样握着手机,带着耳机听音乐的青年。

    “清气神灵?”

    正在和自己新的朋友解释了一些问题的石夷察觉到了鼻尖一股污浊之气,皱了皱眉,抬起头,看到了那边身材高大,足足两米三有余,脸颊刀削斧劈一般刚毅,仿佛鬼神在世般的男子,瞳孔收缩——

    “浊世魔神?”

    两人同时打出一行字。

    “下次再聊,工作来了,解决这个工作我找你聊。”

    “下次再聊,我有点事情要处理,稍等。”

    “(·_·“)/\(·_·“)。”

    “(·_·“)/\(·_·“)。”

    而后,清浊二气,霸道无比的最强浊世之矛,无可匹敌的清世之盾。

    四目相对。

    彼此之间,杀气肆意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