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棋子暴打持棋人,以及计策最后一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17
  第1062章 棋子暴打持棋人,以及计策最后一环

    一个大劫的锚点。

    对于自己的经历。

    卫渊之前就曾经隐隐察觉到了不对——第一点就是堂堂认知之道的魁首,理论上甚至于比起白泽权能范围还要更广的开明,竟然没有察觉到珏去摘取不死花?而且,开明的权能坐见十方,其十方范围内,是有过去未来,甚至于生死的。

    在珏前往陆吾天之园圃之前。

    开明就应该有所预感。

    连现在这样的分身,都能够提前预知到元始天尊的攻击。

    那么当时的全盛开明,观测到了幼年时珏的行动几乎是没有丝毫难度的事情才对。

    这样的疑惑本来就存在,以及,李淳风的存在,以及大唐时代,身为昆仑的第一武神,在寻找让自己能够成功在大劫之时转世于人间的锚点的时候,竟然毫无犹豫,直接找到了身负昆仑不死花气息的卫渊。

    这些事情都始终让卫渊心中存在有部分的疑惑,让他心中隐隐奇怪,虽然说从情理上也不是说不通吧,但是直觉之上,总还是觉得有些许的不对劲,明明逻辑上没有问题,但是直觉就是觉得不大对头。

    而这样的不对劲,在看到了博物馆三鬼背后的气息之后,就豁然贯通。

    放任珏去摘取不死花的开明。

    坐见十方足以观测未来的强大力量。

    昆仑第一武神在大唐时期直接寻找卫渊作为锚点。

    再加上此刻博物馆简直变成了小昆仑,于是这几千年的疑惑终于联系起来,化作了从六千年前开始就存在的一条暗线——

    一个锚点!

    不死花和凡人的结合,导致了每次人间界有大劫的时候,就会导致此人真灵转世。

    也就是说——

    一旦有某个涉及到整个清气之世的大劫。

    那么人间界就必然不可能脱身事外,而人间界被卷入大劫当中,吃下不死花的卫渊就一定会转世,到了那个时候,只要开明再将自己的后手和卫渊本身绑定在一起,那么到时候大劫到来,一切后手和锚点都会汇聚于此。

    而这个时候,卫渊这个【大劫】的锚点,就会失去其价值。

    甚至于开明观测到了未来的劫难之时,选择大劫锚点的时候,并非是非卫渊不可。

    只是珏去采摘不死花。

    开明顺势而为罢了。

    没有珏,没有卫渊服下不死花,也会有其余的人成为开明的棋子和锚点。

    为祂提供锚定大劫的作用。

    也因此开明一开始就没有在卫渊这个闲棋上有太多的心力,只要能够保证他能够在每一世的正常转世,他根本就不会在意,也没有那么个闲心去管,但是鬼都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当做了【锚点】的闲棋,竟然在这数千年的转世当中,一步步挣扎着爬出来?!

    一步步挣扎到了现在这样的实力。

    甚至于拥有了【玉虚元始天尊】的位格。

    人之坚韧,强盛于此。

    开明看着眼前双目幽深,平静注视着自己的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一点当然不是他的本意!

    棋子就应该有棋子的自觉,那么强,都能把下棋的人直接抡起来以光速砸在墙面上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棋子那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啊!!啊?!

    你看看这是棋子吗?

    这是棋子的话,那我不成乐子了吗?

    事实上从大汉和大唐开始,就已经开始超过开明的预料了,而现在一开始去看的话,变数的一开始,是在先秦时代,连续两个老人都将当初的少年带在了身边,传授其古儒行事之道,并且得到夫子的判命之语,号南山之竹。

    南山之竹,本就已经可以如箭矢一般。

    修剪之后,加上羽翼,其势就越发迅猛,绝不回转。

    那一世虽然没有学到什么了不得的法门,但是却同时奠定了其品行基础以及道门基础。

    否则的话,区区三国年间的一个流浪孤儿,哪怕是有大贤良师张角的传授。

    又如何在道术之上境界越发高深,直达次天师之位。

    究其根本原因,自然是曾经在道祖和夫子身边,虽然那个时代并没有后世那般玄妙的修行之法,但是却也打下了最为纯粹的大道之基,九层之台,起于累土,不外如是。

    开明看着那道人注视着自己,沉默,沉思。

    最后叹了口气,双手捂着脸,哭丧着语气道:“打吧。”

    “别打脸就行了。”

    “这张脸是我安身立命的本钱,你打坏了的话,我可怎么办?”

    以十大巅峰之一的坐见十方,去算计了区区一介凡人,以一介凡人为棋子,当然不会被察觉,但是当这个凡人替换成了元始天尊,那么就是代表着昆仑三神之一设计算计了这位目前来开已经有了几分高深莫测的十大巅峰。

    替换一下的话,开明仔觉得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算计自己的人的。

    果然,元始天尊身上浮现出了凌厉莫测的剑气,因果为剑,万物为剑,双眸幽深,开明瞳孔收缩,眼前忽而闪过了一道流转变化的银色剑气,哪怕是自身权能已经观测到了元始天尊要出手,但是根本避不开,躲不掉!

    开始和终点重叠。

    代表着【中流】被抹去。

    当道人有动念攻击的时候,开始就等于结果,一动念招式就已经击中。

    命数可破,因果难逃!

    若是他巅峰期的时候,未必不能够尝试躲避因果,但是现在这个层次,这个念头是想都不要想,就在这个时候,却只是看到那道人动作一顿,剑指抵着开明自己的眉心,方才那凌厉的剑气,竟然只是来自于剑指。

    开明瞳孔微微收缩。

    卫渊剑指抵着开明的眉心。

    气氛似乎有些凝滞。

    忽而手臂一扫。

    手指只是斩断了开明鬓角的一缕黑发,道:“就以此代你之过。”

    卫渊袖袍翻卷,手掌收回,道:“过往之事,贫道可以既往不咎。”

    “但是,相对应的,我需要你帮一次忙。”

    开明摸了摸鬓角的断发:“什么?”

    道人道:“我可以帮忙让你恢复全盛,但是相对应的,你要为我做三件事。”

    “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

    卫渊语气和缓,但是开明却莫名感觉到了一种被威胁的感觉。

    不过这种事情一开始就是自己不大占理,而且现在对方还提出了会先帮助自己恢复功体,而自己需要做的也就只是帮助他做三件事情,倒是也不亏,咳嗽一声,道:“当然,没有问题……”

    “不过我可以问一下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会发生什么吗?”

    “也不会怎么样。”

    卫渊想了想,道:“大概会让你每天都吃我现在做的饭菜而已。”

    开明疑惑道:“每天都吃你做的饭菜?你确定是这个?”

    道人挑了挑眉:“怎么,你想要试试看吗?”

    山海诸界的第一名厨,当然可以试试看,开明正要开口,忽而感觉眼前闪过了一道画面,坐见十方的权能本能发动,‘看到了’桌子上一盘盘的菜肴,看到自己吃了一口,然后捂着心口,直接口吐白沫倒了下来。

    看到就连自己的背后的气运真灵之躯都中招。

    九个脑袋一起口吐白沫,啪一下倒下,四肢抽搐。

    ??!

    开明呆滞。

    等一等?这是什么东西?

    元始天尊你特么在菜里面下毒?!

    不是,你在毒里面下菜?!!

    抬起头,看到了那道人笑容温和。

    开明干脆利落地摇头,干笑道:“啊哈哈哈,我现在已经吃饱了,哎呀,真是可惜啊。”

    “元始天尊的手艺,我怕是没有命消受了哈哈。”

    “我还是选择三件事情。”

    “好。”

    卫渊伸出手,五指微微握合,而后直接凝聚因果,汇聚于此,编织谱写了一道敕令,让开明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真灵气息,这就代表着完全无法违背这一点,开明嘴角抽了抽,道:“所以,你还没有说呢,这三件事情是什么?”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就看本座如何回报你。

    哼哼,区区三件事情。

    道人收起了手里的因果敕令,脸上浮现出微笑,悠然道:“三件事情啊。”

    “第一件事情,令清浊平定。”

    “第二件事情,让大劫消弭。”

    “第三件事情,就暂且让我想一下吧。”

    开明脸上的神色一点一点凝固。

    清浊平定?大劫消弭?

    你这不是让我给你打一辈子工?

    虽然我之前是坑过你,但是你没有必要反过来这么坑我吧?!

    开明那种俊美的面容微微扭曲,道:“这,你,你这是……什么三件事情?”

    祂深深吸了口气,勉强维持住脸色,道:

    “可以请问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吗?”

    道人回答道:“之前,有一个心思宽广非常大心眼而且一点都不记仇的神灵和我约定。”

    “他让我做三顿饭。”

    “三顿?”

    “对,前世今生来世,三顿饭。”

    开明兽嘴角抽了抽,道:“可以问一下吗?”

    “这位心思广大心眼也很大一点都不记仇的神灵,是不是叫做烛九阴?”

    元始天尊道:“我可没有说……”

    开明无可奈何,道:“算了,反正我也打算这样做的,说起来,烛九阴现在应该正在盯着那个【我】……”

    卫渊道:“盯着你?”

    开明颔首,道:“你们南海那一战,之所以浊世方面的反应慢了一步,就是因为那个我被直接堵住了门口,相当于浊世直接失去了情报来源,只是我也没有想到,烛九阴那个冷静的家伙,这一次居然会选择直接把具备我权能和本体的家伙,堵死在了九天门内部。”

    “冒头就挨打。”

    “只是可惜,那九天门算是顶尖的法宝了,烛九阴虽然执掌岁月,极尽玄妙,但是在强攻杀伐之上,却也无法短时间内打破九天门的封印,可惜啊可惜,烛照九幽之龙一生都神机妙算,但是却如此莽撞,反倒是将自己陷入了这种兑子的困境当中。”

    “一开始在祝融之战的时候,算是他占据优势,现在反倒是他被拖住了。”

    “嗯?你在想什么?”

    开明看向那边的卫渊,后者微笑回答道:“你猜?”

    道人没有真的让开明去猜,只是平淡道:

    “或许,是我开始履行刚刚因果约定的时候了。”

    “???你?”

    卫渊道:“你刚刚说烛九阴下错了一步,倒是错了。”

    开明怔住:“嗯?什么意思?”

    卫渊道:“烛九阴会那么莽撞,自然是不智的,但是若是这计划并非全部的呢?”

    “并非是全部的计划,你只是看到了一部分,所以觉得莽撞,因为烛九阴缺乏足够的杀伐之力,但是你我现在知道了,所以,他知道的,我一定会询问他的情况,一定会亲自前去帮他。”

    “何其狡猾的一条龙蛇啊。”

    白发道人叹息,看了一眼开明,平淡道:

    “因为,烛九阴计策最后的一环,【杀伐】,正是本座。”

    “你,你找得到九天门?”

    “那地方可是藏得很深的!”开明像是被猜到了秘密基地的猫一样炸了毛。

    “那刻是我当年花了好多心思才找到的,昆仑上面那个只是假的,真的可是很难找的!”

    “大姐头和陆吾都找不到!”

    “你怎么可能找得到?!”

    “九天门我当然是找不到的,但是烛九阴的话,实在是太容易找到了。”

    卫渊平淡道:“我和他的因果,太重了,他在哪里,我当然能找到路。”

    白发道人看了一眼呆滞的开明,笑叩腰间神兵,悠然道:“贫道元始。”

    “此剑青萍。”

    “可破得你九重天门否?”